• 翁達瑞

不管壓迫多久,公義終會體現

美國的民權運動領袖金恩博士有句名言:「The arc of the moral universe is long, but it bends toward justice.」這句話簡潔的意譯就是「邪不勝正」;較完整的意譯就是「不管壓迫多麽長久,公義總有體現的一天」。

金恩博士是種族壓迫的受害人,也是60年代美國民權運動的領袖,但最後卻被白人優越主義者暗殺。過去三百年來,美國的黑人受盡壓迫,抗爭的過程挫敗連連。在領導民權運動時,金恩博士用這句話激勵追隨者,期待他們對抗爭的結果抱持希望。

金恩博士的這句話,也是歐巴馬總統最喜歡轉述的一句名言。受迫害者對抗爭結果抱持希望,是維持人類文明不要倒退的關鍵。如果受壓迫者堅信「邪不勝正」,就會選擇「以正制邪」,而非「以邪制邪」,避免與壓迫者一起墮落。

這幾天發生在美國的種族暴動,似乎在反諷金恩博士的這句名言。在奴隸制度未廢除之前,黑奴動輒遭受主人私刑,甚至被警長殺害。在奴隸制度廢除多年後,美國的黑人繼續遭受社區居民槍殺,被警察暴力凌虐致死。黑人的命還是一樣不值錢!

金恩博士的這句名言,把道德宇宙比喻為一條漫長的弧線。也許在近距離這條弧線指向不公不義,但最終會彎向公平正義。從奴隸制度的廢除、60年代的民權運動、一直到現在的街頭抗爭,種族壓迫的正當性持續遞減中,而且是結構性的改變。我可以提出兩個有力的例子做證明。

第一個例子是近日川普總統的一則推文。在這次示威抗議出現暴力時,川普發了一則推特文:「When the looting starts, the shooting starts。」這句話的原意就是:「當示威者開始打劫時,警察就可開始射殺。」

川普這句話具有歷史背景。在60年代民權運動風起雲湧之際,邁阿密的一位警長曾用這句話警告走上街頭爭取民權的黑人。這位警長因此被視為維護「法律與秩序」的英雄;這句話也成為名言不斷被轉述。

轉述這句名言的代表人物,就是任期最久的阿拉巴馬州長。金恩博士領導的抗爭運動,終於促使聯邦政府通過民權法案。然而南方各州並不服氣,帶頭反對的人叫華萊士(George Wallace)。華萊士是阿拉巴馬州的州長,也是美國歷史中最具種族偏見的政治人物。

喬治·華萊士(George Wallace)曾三次出任阿拉巴馬州州長。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以今天的標準看,華萊士的種族偏見不可能有政治市場。在當年,他的白人優越主義卻讓他贏得美國獨立黨的提名,投入1968年的總統大選。華勒士競選時使用的暗語是「法律與秩序」,正確的解讀就是「黑人打劫、白警射殺」。雖然華勒士無法擊敗民主與共和兩黨的候選人,但他的得票數高達九百多萬,得票率超過13%,在南方五個州勝選。

在川普發出「When the looting starts, the shooting starts」的貼文後,他受到美國社會一致的譴責,沒人把他當作維護「法律與秩序」的總統。推特也在川普的貼文標示「崇拜暴力」的警告。最後川普被迫收回這句話,宣稱他沒有要警察射殺抗議民眾的意思,而是有人曲解他的推文。

在1967年,邁阿密警長說出「When the looting starts, the shooting starts」 這句話,被視為維護「法律與秩序」的英雄。隔年華勒士投入美國總統大選,靠這句話在南方捲起千堆雪。五十年之後,川普重複的這句話,在美國社會已無容身之處。這個長期的改變,證明道德宇宙的弧線最終彎向公義!

第二個例子是美國最高法院的兩個判例。在早期的美國南方,黑奴被主人殺害的案子幾乎上不了法庭。直到1970年代,無故射殺黑人的警察也不會被起訴,因為檢方只相信兇手的一面之詞,而被殺害的黑人無法替自己申冤。即便在錄影科技普及的今天,許多證據確鑿的警察暴力案,到了法院還是被判無罪。

這些被判決無罪的警察暴力案,全都基於美國最高法院的一個法律見解:「有條件免訴」(qualified immunity)。這個法律見解來自兩個判例。其中之一發生在1967年,允許警察執行任務時的過當的行為。另一個判例發生在1983年,保護執行公務的官員(也包括警察)免於被訴,除非人民的憲法權利明顯受到侵犯。

這兩個判例讓法院很難判處暴警有罪。警察在逮捕嫌犯時,並沒有充分的思考時間。在生命交關的剎那,用槍失誤在所難免。而影片呈現的現場,本來就有多種解讀。何況檢警一家,檢察官很容易輕信涉案警察的狡辯之詞。

追訴暴力警察的另一個門檻,就是受害人的憲法權利必須明顯受損。問題是,這類的有罪判例數量很少,因此在法律上很難證明人民的憲法權利受損。在判例法的美國,這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有罪的判例數量少,要將暴警定罪不易,定罪難又進一步造成有罪判例不足⋯⋯。

因為上述兩個判例繼續存在,惡警的「有條件免訴」就變成「無條件免訴」。多年來,美國最高法院毫不動搖,不願再議這兩個判例。這讓美國的惡警肆無忌憚,動輒對黑人暴力相向,完全不必擔心法律的制裁。

長期警察暴力所引起的民怨,似乎改變了最高法院的態度。今年四月底,美國最高法院一口氣分發了十三個「有條件免訴」的上訴案。在這十三個上訴案當中,有九個與警察暴力有關。這不是一個巧合!我推測美國最高法院將透過新的判例,修正「有條件免訴」的法律見解。

三百多年來的美國歷史,黑人的生命並未得到法律的保障。相反的,法律保障的是警察暴力。這樣的體制讓警察有恃無恐,形成一個漠視黑人生命的執勤文化。多年來不斷發生的惡警殺人案,已對這個體制產生衝擊。美國最高法院的態度改變,再次證明道德宇宙的弧線最終彎向公義!

我個人深信金恩博士這句名言!「邪不勝正」的信念,不僅給予受迫害者希望,也在引導他們的行為,不要「以邪制邪」,讓人類文明墜入深淵。「邪不勝正」的信念也是對壓迫者的警告,「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

願美國的這場種族風暴早日雨過天青!




作者為美國大學教授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