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威良

德國的媚中與納粹情結


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近來因為諸多與中國相關問題,德國政府媚中的發言, 漸漸浮上檯面。在台灣人民的眼中,德國政府媚中的荒誕舉措,時常令人不解,也屢屢被人拿來探討,舉凡對台灣捐口罩不敢提台灣,還有香港反送中對中國的批判極為保守,一直到近日中國通過的「港版國安法」,一些民主國家都開砲批判中國,但一向講求人道的德國卻對中國噤聲,實在 讓人百思不解。


經濟擺第一,人道支援放兩旁


德國因為是外銷大國,中國也就成了最大的客戶, 德國幾大企業如福斯集團與雙B汽車的產業,所產的汽車中三台就有一台是中國人所購買,可以說,德國有目前經濟的榮景,靠得都是中國市場在支撐。一年將近兩兆歐元的兩國貿易金額,德國依賴中國的程度遠比中國依賴德國多,德國乖乖聽中國的話,不敢違逆中國,就是因為德國經濟的脖子被中國掐得緊緊地。沒有中國市場,德國的經濟根本無法存活。


而中國也藉由嚴重的疫情與西方國家的分歧作為,趁亂當中逐步把香港給吃掉。在這個大多數國家疫情嚴峻的時期,每個國家都顧自己的利益,誰會來管小小香港的死活,政客為自己的政權延續,香港東方之珠的存滅,早已無法得到西方所謂民主國家政客的關注。如果說,這場疫情是生物戰,我現在真的認為可信,否則中國何以要在各國疫情期間立法,破壞中英聯合聲明,趁機攫奪香港自主權。以戰略策略來說,中國以病毒做生物戰,把世界各國搞得灰頭土臉,然後火速解決香港問題,使其成為一國一制。而中國政府犧牲中國與世界人命,目的就在解決香港與台灣問題,也並無不可能。


經濟衰退,納粹再起


相較於德國與其他英、美國家經濟衰退,其他國家只要單純對抗經濟下滑的問題,德國政府則更害怕因經濟衰退,導致國內納粹極右派的勢力急速再起。幾年前德國因為接收大量難民,已讓極右派政黨竄升取得第三大黨的地位。從二戰以後,雖然德國政府極度努力克服過去暗黑的歷史,但是也讓整個國族的人民,不管是任何階層都對於納粹問題的討論,變得非常敏感,甚至自我切割,造成嚴重的自我審查。


在德國討論問題,只要有人提到納粹或以納粹做比較為例,整個討論的話題就會斷然結束,沒有接下去討論的可能。因為沒有一個德國人認為,有任何事情是可以比得上納粹對人民的殘暴與手段之極端。人們不應隨便用這個殘暴極限的歷史去做與之可能的比較。


納粹是邪惡的,應該被公審,是德國人民的共識,但納粹一詞是不能被做比較或被討論的,這樣的印痕深深地烙在每個現在德國人身上。 當然讓自己有一點點的納粹行徑或思想餘毒被察覺,對個人名譽與人格損害則是最大。


在德國如果被人察覺到有納粹的歧視想法,其嚴重程度,甚至比被說性騷擾還嚴重。他們對納粹的反省,在自認為支持民主的人士中,已成為一種觀念上的潔癖。


也因為這樣,所以人人都不想提或比較與納粹當代相關的事,而不提也就成了人們心中不得解決的暗流。個人的經驗是,如果真有人提到納粹與任何事物或個人做比較,德國人的心總是極為玻璃,因為譴責納粹好像就在譴責自己的祖父輩的同代人一樣,在沒有一定必要的時刻,何必自己在傷口上灑鹽?這樣的轉型正義,也影響了德國人對納粹行徑在往後其他獨裁政權中發展的視角。


生活中不提納粹,可是德國社會中卻有各種形式延續納粹思想的團體與政黨,現在德國第三大黨AfD就是這樣一個極右派的政黨。如果德國真的已經把納粹遺毒透過政府與民間的努力而轉型成功,為何極右派種族歧視的政黨卻可以在七十年的戰後,能跳過國會門檻,得到百分之十三的得票率?極右派最好的土壤就是經濟衰退,過去是如此,直到現在也都還是如此。


所以站在要避免極右派得勢的立場上,德國政客必須維持蒸蒸日上的經濟就給了中國軟土深掘最好的滋養。就這樣,一個要防範納粹在國內盛起的德國,只好對納粹獨裁的中國政府屈膝卑躬,說起來荒謬,而這正符合了中國政府的最大利益。中國扣住德國的頭,整個歐盟就站不起來,中國不只擅長分化人民,使之對立,它們對於分化民主國家的團結,更是立竿見影。


德國人不願真正面對的納粹問題


另外同樣是納粹問題,德國人就是不願面對中國對內鼓勵民眾高漲的民族主義與崇拜政治人物的政治生態,這其實就是當年納粹德國形成的翻版。中國在二○○八年的北京奧運過後,民族自信心高度提升,對於人民的管控卻越趨嚴酷。近年來中國持續充實國家軍隊與各項實力的發展,不論是一帶一路擴大世界版圖的勢力,或者是對國內維吾爾族人進行惡意欺壓甚而種族清洗、建蓋集中營的洗腦作為,或者是長年以來毫無人道活摘器官買賣,其殘忍無道的行徑早已比納粹還納粹。


一直到幾天前中國通過港版國安法要香港變成一國一制,再接下來中國要解決的台灣問題,沒有一個國家會看不到中國的野心已如當年納粹德國的崛起與張狂,而德國就是選擇沈默無聲。為什麼德國人是經濟的巨人,而選擇當外交的侏儒?因為德國人對於其他國家納粹化有著心理上排拒的盲點。


這幾年來許多政治觀察者都警示性地向世界揭示,中國煽動民族情緒、壓制異己、種族清洗與擴權的行徑與當年的納粹如出一轍,而民主國家都為了自己國家經濟的經濟利益對中國的惡行與暴力視而不見。在這裡比較值得一提的是,現今以中國與納粹政權比做較的論述中,有澳大利亞、英國的政治觀察專家及菲律賓國家領袖Benigno Aquino(2014年),但就是沒有任何一個德國政治觀察家或媒體主動提到中國有納粹化的現象。


大多德媒的報導都是引述其他國家的觀察與批判,德國人不想以自己的立場訓斥批評中國,只是因為他們覺得自己過去犯錯,自己沒有立場說其他國家的錯誤,這也和他們不敢也不能非難以色列一樣。同樣的狀況,德國歷史的原罪,讓他們無法有勇氣批判中國的納粹。因為他們的避談,拒絕認清中國納粹的事實,也就無能譴責,更無力抵制反抗中國。


現在德國人想的是,以不屑的態度看美國川普商人情緒噴發,認為香港是英國的前殖民地,英國發聲是必然,香港的失去自由,根本和德國沒有有任何關係。他們想站在高高第三者的立場,不陷入與中國緊張關係,維持自己最大的經濟利益,避免國內極右派奪權,這就是梅克爾政府所認為的,和中國合作符合德國最大利益的所在。


德國對中國納粹化的盲點


德國的轉型正義在全世界是模範生,但很多人都沒有好好探討這樣的標準化的轉型正義作為已經把德國人民的視角給扭曲了。明白一點的說,當前中國的納粹化,德國人民與政府都拒絕承認。這是一個很明顯的事實,但大多數德國人是不可能承認的。


我們可以聽到,德國人可以為德國政府捧中國政府,不批判中國政府的作為感到羞恥或憤怒,但你絕不會聽到德國人說,中國政府就像當年納粹德國的作為。因為德國人不想再被提起那段歷史,自己更不願意再把過去的暗黑的歷史與現今做任何形式的比較,因為這種自揭瘡疤的事情,心理瘡傷過大,在國內轉型已經足夠了,無須再讓德國人的瘡疤在中國面前揭開,而他們確實也沒有勇氣拿自己的暗黑歷史去教訓別人。


只是如果今天德國人看不清中國的納粹作為,不加以譴責,對暴力的沈默,也就成了暴力加害者的共犯。德國努力轉型正義的作為,無法坦然面對國際社會並譴責同犯與自己一樣錯誤的中國,不僅得不到世人尊重,對於他們無能辨識當年自己國家暗黑歷史是如何發展出來的軌跡,而僅用經濟鴉片來治標,看不到必須改變探討納粹的心理情結, 歷史在世界上都會重演。




作者為德國台灣協會前會長,台灣護理師、德國護理師及精神病患專業照護人,德國失智者專業照護人、從事動物輔助活動、教育及輔助治療的研究與資料搜集。著有《借鏡德國:一個台灣人的日耳曼觀察筆記》、《借鏡德國:毛小孩的神秘力量──從歐美的動物輔助治療看台灣動物福利》。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