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該拋棄憲法一中架構的時候了!

Wednesday, May 27, 2020

圖片來源:蔡英文臉書

 

 

中國兩會(政協與人大)已於22日上午九時開幕。某種程度上來說,對於一個像中國這樣的極權國家形式上而不具任何實質民主意義的會議本身,並沒有什麼值得期待的。但是中國透過兩會要對外界傳遞的政治訊息,倒是值得我們嚴肅看待。

 

略知中國政局的人應該都會觀察到,中國的領導班子總是透過兩會整肅異己和展示控制權。這次在武漢肺炎擴散到兩會召開過程間歇傳出反習近平甚至零星政變的風聲,透過兩會宣示的疫情維穩、老調重彈堅決反對台灣獨立等等,也都是在這樣的脈絡下的政治動作,展示控制權的意義不言可諭。

 

中國當局宣示要通過的「港版國安法」嚴格來說是一個矛盾的命名因為那意謂著「香港內地化」和「一國一制」。這套國安法不需經過香港立法會的討論,徹底否定香港在政治和法律上任何自治的地位,如同是去年引發激烈抗爭的《逃犯修正條例》(俗稱《送中條例》)終極版,提供接下來更強力的言論與思想控制和武力鎮壓更確切的正當性。

 

中國選擇在這個時間點通過香港國安法,是否還有什麼隱藏版的政治算計,以及確切的國際政經效應都有待進一步分析評論。可以確定是,這是對去年自今武力鎮壓香港返送中抗爭引發的國際社會譴責,加上對武漢肺炎爆發和隱匿疫情招致世界各國咎責的反撲。這一切再再都顯示中國不可能也不願意理性對話和折衝的本質。

 

更值得關注的是,中國不僅對內強化國家治理,同時也更積極對外擴展掠奪式或戰狼式帝國主義,從一帶一路、全球各地搜刮醫療物資和竊取疫苗研發技術、到不斷挑起東海與南海周圍地區的海空衝突。當然,包括美國、印度、澳洲等已經開始研議或實行反制的國家都不是塑膠做的。可以預期的是「後武漢肺炎」時期將會是更多、更大規模的政經與軍事衝突的時代。

 

臺灣是否已經準備好面對或提前部署中國更強力的干預和侵犯、更不穩定的「後武漢肺炎」時期?臺灣從今年初的大選,到近日因為成功切斷與中國的武漢病毒連結,防疫有成贏得前所未有的國際支持聲浪,都已經清楚向中國傳遞一個訊息:中國將(或已經?)永遠失去臺灣!

 

臺灣透過大選和防疫向中國說不,顯示「公民民族主義」和「生物民族主義」的雛形,前者關乎治理原則與國家型態(不是本質性的族群)認同,後者則因著生物性存在的防護,兩者都凝聚了臺灣生命共同體。

 

太多、太複雜的因素使然,也許是出自某種既自卑又自大的民族性(或如同我前一篇文章〈不要讓台灣成為巨嬰國!〉分析的「巨嬰」性格),中國總是透過激化屈辱感、憤怒和仇恨,以更極端的方式否定現實局勢。

 

中國透過香港國安法等於也向臺灣傳遞一個清楚而強烈的訊息「一國兩制」已是歷史名詞,國家統一不再有任何模糊空間。這等於也是賣空了所謂的「九二共識」和「兩岸一家親」的市場價值。反諷的是,馬英九日前才因為蔡英文總統施政不符合他的期待(筆者不清楚他到底期待什麼)拒絕出席總統就職典禮,也批評蔡總統在就職演說中完全不提(虛構的也完全沒有市場價值的)「九二共識」。

 

馬英九的發言顯示包括國民黨、民眾黨等國內主要政黨對於臺灣與中國關係的立場,用個譬喻的方式來說,就像是過期黑心商品的代理商,或者留在已經翻過去的歷史的一頁。

 

國民黨持續「新黨化」或者「紅統化」的趨勢早已有跡可循,包括像洪秀柱主張要在台獨人士身份上加註標記,陳玉珍近日成為國民黨主要的媒體代言人,頻頻強調台灣不是國家,國民黨人士成為中國節目的常客,大剌剌地使用「台灣當局」、「台灣領導人蔡英文」等中國否定臺灣國家身份的用語,「諸如此類,更別說像吳斯懷這種早已向中國輸誠的退將能成為不分區立委。

 

民眾黨,柯文哲黨。柯本人向來只有嫉妒和政治算計,沒有什麼中心思想,更欠缺論述能力。柯文哲除了繼續跳針「兩岸一家親」、「實力不夠就別跟人家大小聲」之外,大概也提不出什麼具有國際視野同時又符合台灣集體價值的國家定位和中國政策。

 

然而,大家別忘了柯文哲身邊圍繞許多像范岳謙這樣的紅統人士,還是可以在任期最後兩年透過台北市政府機器和氣焰囂張的龐大網軍,為中國對臺統戰發揮一定的聲量,持續在後武漢肺炎時代發揮影響力,至少達到騷擾戰、製造台灣內部矛盾的統戰效應。

 

蔡英文總統的第二任任期從成功穩住武漢肺炎疫情和社會人心開始,但是面對的是一個更加嚴峻的後武漢肺炎時代,也沒有過於樂觀甚至鬆懈的本錢。蔡英文總統的就職演說對於就業、能源與環保、青年公民權與人權等議題都有著墨,向國人勾勒一個穩定中求發展的國家願景。更重要的,蔡總統有在這個重大的敏感時機,代表臺灣主流民意向中國傳達一個清楚而堅定訊息:臺灣人民絕對不可能接受「一國兩制」。

 

從蔡總統一貫冷靜謹慎的行事風格和修辭學來看,這是一篇面面俱到、四平八穩的就職演說。當然,我們不太可能期待蔡總統在如此儀式性的演說中,提出對中國和後武漢肺炎時期國際局勢什麼樣的細部的戰略佈局。

 

但是值得我們思考的是,從現實和理想上來說,「一國兩制」早已經是歷史名詞,早已經不是臺灣人民可能的選項之一。蔡總統在就職演說中再次強調這一點,我們不禁要問:然後呢?特別是中國持續對外擴張戰狼式帝國主義,不斷對臺灣加壓,持續對臺武力騷擾,並且透過代理政黨、媒體與網路、教育和學術界甚至鄰里宮廟對臺灣進行全面性統戰和滲透,除了「臺灣人民絕對不可能接受一國兩制」這樣堅定的宣示之外,還能夠和應該說什麼、做什麼?

 

蔡總統同時也宣示啟動修憲的工程,這是意謂著還是繼續保留中華民國法統甚或是一中架構嗎?這是國家正常化的最佳方案嗎?還能有什麼樣更積極的作為?回顧臺灣憲政史,有關國家主權定位較大的突破有1991年李登輝總統執政時期宣告終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和2006年陳水扁執政時期終止「國家統一綱領」。

 

即便蔡總統面對的是比李、陳兩位總統面對的更嚴峻的局勢,筆者相信很多臺灣人民也都在期待,挾臺灣總統選舉史上最高票數連任的蔡英文總統能在邁向國家正常化的進程裡往前邁進一大步。蔡總統,是該拋棄憲法一中架構的時候了!

 

形勢事實上是在臺灣這一邊的。臺灣除了在各國逐漸重新評價甚至對抗中國的時代潮流中佔有策略性的位置,對外更需要凝聚和展現全民意志。成功對抗武漢肺炎靠的除了一流的公衛和醫療體系、透明的資訊和行政效能之外,全民意志才是最佳最強的免疫力。

 

香港人民繼反送中之後,為了反抗國安惡法再次上街頭激烈抗爭,警醒世人民主和極權、反抗和失去自由之間沒有模糊的空間。臺灣人也應該清醒,國家主權和憲政一樣不應該有模糊空間架構,統獨絕對不是如柯文哲所說的是假議題,而是生命價值的選擇。

 

 

 

作者任教於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不務正業,致力跨越學術藩籬,畢生最大夢想是臺灣人成為有知識、正義感和寬闊世界觀的新民族。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