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直接插入「國安法」── 美中脫鉤波及東亞的第一衝突點

Monday, May 25, 2020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北京政權在「兩會」期間公佈,會將「國安法」直接插入《基本法》附件,在香港和世界政局投下震撼彈。

 

現時這個關於「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和執行制度」的「人大決定」,仍是「草案」階段。跟2003年的「23條國安法」不一樣,當時「23條」要通過本地立法,最終失敗;現在的國安法,是北京訂立「全國性法律」,直接在香港實施。人大決定,香港就公佈,沒有任何轉圜餘地。只是北京自己何時立法、會否立法,仍是充滿未知。

 

根據草案文件,北京做這個決定,是為了在香港建立維護國家安全「法律和執行機制」,特別留意的是「執行機制」。北京在香港要打壓異己,要依賴現行和前朝法律,例如支持香港獨立的香港民族黨,就是用英國時期留下的公安法律,定性為「非法社團」,強行終止運作,卻不能告它「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因為香港特區沒有相關法源。要立「國安法」,就是為「政治罪」製造法源,在香港架設北京身之使臂的「法律武器」。

 

解釋這個邏輯之後,草案文件就表示,「反對外國勢力和境外勢力以任何方式干預香港特區」,要懲罰上述勢力利用香港進行分裂、滲透和顛覆活動;比較重要的是,北京表示會在香港建立「維護國家安全的機構」,可能是名正言順的特務警察;根據北京最近講法,「中聯辦」不受《基本法》限制,而即將成立的「維護國安機構」,亦多數不受《基本法》限制。

 

北京推「國安法」,事關美中對抗,是金融戰一部份。最近一兩個月,雖然武漢肺炎仍然肆虐,但美國「脫中」步伐沒有停下。美國政商階級,開始提出美國基金不應再投資中國資產;又有要求在美國上市的中國,要通過美國自己的核數程序,導致一些中國公司被揭發做假帳,而其他帳目有問題的中國公司,自然急急退場,打消美國集資夢。

 

美國是在金融場域截斷水源,對中國來說,金融戰沒有狼煙,卻嚴重打擊周轉和經濟命脈。美國主導生產鏈重構,中國很多實業製造業被印尼、越南等新興國家吸收,外資已在退場之中,「中國製造」越來越困難;至於金融投資方面,中國補貼國企,國企假扮民企,去國外金融中心集資,黨國再攤分國企利益,只要西方容許,外面帶動裡面,避開內需不振的問題,這是中國經濟一直行之有效的模式。現在美國提高中國公司集資難度,不只傷害企業,而是傷害企業背後的黨國高官和全中國經濟活水。

 

這種格局,中國要反制美國,卻沒甚麼好牌可打。美國去年也不顧中國反對,參眾兩院一致同意訂立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中國視為顏色革命前奏,大概中國也是在大致時間覺得要立法反制。

 

然而北京立國安法,其實毫無大局實際效果,激起反送中群眾再次充電上街抗爭,固然是為自己添煩添亂;用國安法拘捕知名反抗者,只是製造烈士英雄,也有助抗爭陣營新陳代謝,反而是加強能量。

 

而且這又是自己製造藉口,讓全球國家進一步表態反中,美國兩黨也以此為由,火速制訂新法案,要制裁京港權貴,而且是要禁止美國國內銀行跟中帝國爪牙有任何來往,否則連銀行也制裁。這樣就令中帝國轉移資產的難度又再提高。也許中國是看見美國攻勢一浪接一浪,無論對香港是軟是硬,美帝都不會改變心意,所以就直球打到底,對香港進行「最終處理」。

 

不過中國真正的心意,仍然令人感覺詭異。因為「國安法」消息一出,全港市民在網絡上恐慌一片,股市也急挫。然而大部份屬外資將錢抽走,中國企業在香港的錢,反而如如不動。大跌的都是香港公司股票,例如掌管本地商場的領展公司。

 

中國企業背後的黨國高層,應該更早知悉,但他們沒有大規模吐現離場,究竟他們是天真到認為安法不會帶來金融動蕩,還是相信中國玩brinkmanship的時候,仍有理性,不會完全毀滅香港,我們不得而知。

 

其次是中國資本在美國遇到集資問題,日漸受到封殺,香港的集資地位,理應對中國越來越重要。也就是中國整體北韓化,香港窗口,一個受外國承認和友好的香港,不是更加重要?如果做到這一步,香港焚燒,意味著北京要正面決戰全世界。

 

北京不想世界體系繼續有香港做一個政治槓桿的窗口,而黨內高層在香港盤根錯節的股票、地產、企業利益,也導致每次政治鬥爭都會波及香港。將香港尤如羅馬一樣焦土焚燒,可以引來外國壓力和撤資,共產黨早年在香港建立的利益共同體一次蕩清,可能恰恰是是致力於集權的皇帝所樂見。非常毛澤東的策略,天下大亂,達致堅壁清野,天下大治。

 

然而中國標準的「治」,往往不是人民有錢安全,而是人人維持低標準,不叛亂,餓到無力叛亂,而權力只有一個,那就是中國文化的「大治」。

 

台灣在旁邊,可能會提供援助予將來的被迫害者,這是人道,也有利國家利益。中國與西方的新冷戰前沿,此刻是香港,這場戰役能撐多久,台灣就有多少空閒時間能夠準備下一波衝擊。「送中法案」和「國安法」看似無妄之災,毫無先兆就臨降,其實就像中國可以突然挑起台海戰爭,西方世界要去中國化,中國自身也可能為了保衛政權,想「從世界體系中獨立」,也就是北韓化。所以台灣拉住香港,受到的壓力就會減輕,因為香港拉住了中國大量精力和資源。

 

共產黨政權從來不需要國家繁榮才能生存,它的權力往往是在戰亂中達到顛峰。改革開放以來,共產黨是在妥協,覺得經濟和社會發展,但自己的權力卻降格。如果時間到了,共產黨從來不惜再次鎖國,切斷外力顛覆自己各種管道。經濟交往如是,香港如是。如果中國真是將香港大火一焚,就代表中國和世界分手。台海之間的暫時停戰局面,也是美中和好之間的協定,如果美中分手,中國攻打台灣,就又少了一層考慮,剩下就只是看實力評估。

 

台、港、日、越南等地,將被迫成為西方阻止中國向外擴張的定點。外國會支援香港,拿香港做槓桿中國的工具,而中國為了槓桿,會不惜傷害香港,傷害自己的金融利益,衝突將會不斷上演。如果香港沒有了,中國和外國都會將目光放在台灣,台灣將會成為新冷戰衝突下一個戰場。對台灣來說,維持其他衝突點,總是好過衝突點全集中在自己家門。

 

 

 

作者為香港本土主義者、作家,評論人。關注中國殖民主義、香港主體性發展。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