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買春秋

「超前部署」的北市府「發言人群」!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台北市有一位正發言人,不過多數人應該不知道他是誰。三位副發言人戴于文、陳冠廷和黃瀞瑩。另外幾位陳思宇、林珍羽、李旻蔚和陳智函,雖然其中幾位堅稱他們並非發言人,而是研究員或是隨行秘書,但不論如何粉飾,工作性質全是媒體事務。


台北市政府網頁上顯示媒體事務組預算員額數雖僅有14人(不含正發言人一名),列冊卻高達20人,推測多出人數應為其他局處借調而來。他們負責「與市長相關」之政策及重大市政建設訊息發布、新聞聯繫及緊急新聞事件之處理等事項。


身為媒體人,我對媒體事務有諸多期許,當然也免不了拿出放大鏡嚴厲批判。接下來是一個很簡單的算數題。


市長柯文哲管理的台北市人口264萬,因為到處借調名稱不一,很難釐清究竟有幾位發言人,一般認定至少有六位。目前柯文哲是唯一公開表明參選2024總統的政治人物,若是他如願當上總統,以此推算,治理有2378萬人口的台灣,是台北市人口的九倍,柯文哲必須有54位發言人來負責發言事務。至於媒體事務組,按照目前北市府規模,將高達180人。


如果你認為如此龐大的團隊荒謬絕倫,這是台北市的現況,他們在媒體事務的表現,也正是如此。他們自稱為台北市「發言人群」,這是我從事媒體工作以來從沒聽說過的詞,即使美國總統川普,應該也沒有一個發言人群吧?


我開始注意他們的言行舉止始於民眾黨創黨大會,記者會當天採訪證準備不足,隨便拿一張紙手寫。當時我懷疑民眾黨事務似乎是台北市府媒體團隊處理,但無法確認。雖然事小,草率不嚴謹的態度讓我印象深刻。一個凡事以SOP自豪的人,創黨大事竟然如此草率,連記者證如何準備也未曾料到,猶如烏合之眾扮家家酒。


接著是郭台銘和柯文哲爾虞我詐,相約去新竹城隍廟拜拜一事。前市府副發言人轉任民眾黨發言人的陳思宇在媒體群組裡通知記者採訪市長行程,不僅忽而市長忽而主席,黨政不分毫不掩飾,連採訪地點時間都無法說清楚直到深夜。採訪地點在記者多番詢問之下,竟然冒出「以城隍廟為主」這樣的用詞,令人啼笑皆非。


或許這樣的批評會讓人覺得吹毛求疵,但這是堂堂台灣首都的發言人團隊,採訪通知尚且如此,要如何讓人相信他們有能力處理比安排記者會更大的事?見微知著,我對這個發言人團隊有的只是疑慮與不信任。


另一位發言人黃瀞瑩不分區立委落榜之後,毫不避嫌立刻大言不慚宣布要重回市府,幾個月後市府果真因人設事讓她順利再度入府。起初我對同為輔大畢業的黃瀞瑩並沒有什麼看法,剛出社會跌跌撞撞不懂事邊做邊學,社會新鮮人總是如此。每個人的機運不同,進入什麼行業,遇到什麼老闆,有什麼發展薪水多少,有人就是一路順暢,不必羨慕嫉妒,因為機運很難說。大傳系畢業還到英國留學的她,算是學以致用。


而黃瀞瑩幫柯文哲梳頭的照片讓我立刻改觀,記得看到的第一個感覺是嫌惡,為何必須對老闆如此這般?是老闆要求這樣被伺候,還是她主動覺得老闆就該伺候到這個地步?不管是前者還是後者,一個28歲的現代女性,受過高等教育,一臉熱切專注地拿著梳子為男性主管梳頭,令人搖頭。


不僅如此,她上政論節目說統獨是假議題,她只關心在台北可以做到什麼工作,獲得什麼生活,這個心態更是讓人瞠目結舌。不過果真她的老闆讓她如願了,離職無法當上不分區立委,可以加薪重回舊職。


和從市府轉任民眾黨的陳思宇相反,從民眾黨轉任市府的林珍羽,則是另一個輕忽隨便的實例。隨口說根本無需抽籤的口罩沒抽到,藥局關門了也買不到,只好回家蒸口罩,接著又讓人摸不著頭緒加碼說她去藥局排隊了。這樣顛三倒四的信口開河,竟然還可以進入原住民委員會再借調媒體組,面對質疑一天也沒在原民會上過班,還能臉不紅氣不喘宣稱正在學習原住民語言。


諸如此類的荒謬的行徑,幾天之後就船過水無痕令人氣結。而最令人無法置信的,則是林森錢櫃KTV大火當天各個副發言人在臉書上爭相發文。


先是戴于文在知道五個人死亡後,寫廣告文案般用起床時選紅酒開場,在臉書討論重大公安事件,是有多麼不食人間煙火?接著看似描述受難者的悲傷,卻全只是為柯文哲辯護,放上自己為老闆開路的照片,還要說是出自金牌攝影師之手。


接著黃瀞瑩轉發,把戴于文幫柯文哲引路宣揚為默默做事;已經不在市府的陳思宇貼上桃園市長照片暗示其他縣市也發生過火災,槓上桃園市議員王浩宇;李旻蔚則用嘿好像是該睡了開頭,導入自己當天悠閒吃了午餐還沒洗碗,洋洋灑灑一篇火災心情文。


最後一位出場的是聲稱自己因為無法忍受新聞圈,帶著使命感進入柯市府媒體團隊的前主播陳智函,在放行柯文哲站在窗邊嚴正關切京華城火災照片,提供網路鄉民無限梗圖素材之後,她質疑做梗圖嘲笑柯文哲的鄉民都是收錢的網軍。對於網路梗圖文化不求甚解任意栽贓,莫此為甚,所謂的使命感,無非是全力護主罷了。


而針對非市政議題發言的翹楚,非陳思宇莫屬。她在臉書的發言多半針對行政立法兩院的議題,甚至點名蔡英文、蘇貞昌猛烈攻擊,這種儼然以國政監督者自居的姿態令人不解,發文不為說明市政只為護主出擊,不在其位不謀其政的道理,領台北市府薪水的她顯然不懂。


最近前副發言人陳思宇沒來由開直播大談全國各地百工百業乃至外國經濟,希望疫情過後失業率不要再往下探。聽到此處我懷疑自己是否聽錯,反覆聽了幾次,她的確希望失業率不要下探,那麼她認為台灣的失業率不斷升高是比較好的?


戴于文在重大火災造成傷亡後用自己考慮開哪瓶酒發文;黃瀞瑩說統獨是假議題她只想買房子;陳思宇什麼議題都要攬來談卻連失業率也不懂;林珍羽覺得加入民眾黨就人生解鎖成功卻連買口罩也讓人笑掉大牙;李旻蔚火災過後扮輕鬆發了不知所云的抒情文;陳智函帶著使命感進入市府指責做柯文哲梗圖的都是拿錢辦事。


這樣的團隊,究竟把市府發言人定位在何處?跟柯文哲在火災後受訪,念念不忘說自己比絕大多數的首長上班時間多一樣,他們的中心思想只有自己,開口閉口就是我,不管什麼時候什麼場合,不管自己有沒有足夠的能力內涵。他們和柯文哲一樣,自認不會有錯。


至此我已經分不出台北市府和民眾黨的界限何在了,政治操守職場倫理放一邊,一群烏合之眾道貌岸然以為自己學識淵博伶牙俐齒,在我看來其實連草包都不是。草包或許不經世事沒有受過所謂的高等教育,還讓人覺得單純可愛。


柯市府不斷引進黨政不分,能力態度令人不敢恭維的民眾黨員處理首都媒體事務,假公濟私肆無忌憚,拿納稅人的錢挑戰納稅人的底線,市民之悲。而「發言人群」若是聽聞此篇評論,多半會要質疑我寫文章的錢誰給的吧。




作者曾任路透社駐台灣及新加坡特派員,住過印度六年出版過一本書,目前在香港和普羅旺斯之間如候鳥般移居。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