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兆年

疫情下的粉紅花絮:地緣政治下中國與台灣的世界想像


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武漢肺炎(COVID-19,或稱新冠肺炎)疫情方興未艾,兩岸在疫情主軸之外都出現了蔓延海外的粉紅花絮:一邊是中國「小粉紅」出征,另一邊則是台灣發起的「粉紅口罩」運動。雖然表面上顏色一樣,但中國粉紅與台灣粉紅在現象上、本質上、與成因上其實大不相同,或可說是全球地緣政治(geopolitics)長時間塑造下的結果。


本文僅把兩種粉紅的對比,當作一則有趣的疫情花絮,提供一些觀察和討論。


中國「小粉紅」出征


中國的「小粉紅」現象由來已久,並非此次疫情的產物。「小粉紅」起初是中國網民對部分帶有強烈民族主義情緒的中國青年網友的稱呼,可能包括自發者、以及受共青團指揮的群體。「小粉紅」除了在中國自家網路空間出沒之外,也經常翻越官方設下的網路長城、出征海外。


前些日子鬧得沸沸揚揚的中、泰網友大戰,其引爆點便是「小粉紅」不滿某泰國男星在Twitter上幫一張把香港列為國家(country)的圖片點讚,也無法接受其女友在IG對話中稱自己的穿搭不是「像中國女孩」、而是「台灣女孩」,此次出征甚至引來泰、港、台網友共組「奶茶聯盟」(#MilkTeaAlliance)聯手反制。


隨著疫情蔓延全球,「小粉紅」的足跡也跟著向外擴張。當美國開始傳出質疑中國政府防疫政策的聲浪,有些地方零星出現針對旅美華人的言語或肢體攻擊,「小粉紅」自然無法坐視不管、再度出征海外,聲稱要討伐美國人對中國人的「種族歧視」。殊不知部分美國網友的此種「排中」情緒,可能也是對中國官方及「小粉紅」的「仇美」言論所做出的反應。


例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曾在Twitter發文表示「也許是美軍將這個流行病帶到武漢」,官媒電視台亦曾在報導美國發病人數世界最多時稱之為「榮升第一」。「小粉紅」於是呼應官方論調,在病毒擴散海外時幫「冠冠加油」,在得知川普曾與據傳染病的巴西總統共進晚餐時狂讚「喜訊」,諸如此類對美國疫情的幸災樂禍,也就不足為奇了。


台灣「粉紅口罩」運動


另一方面,台灣帶動的「粉紅口罩」熱潮則是此次疫情的意外收穫。一開始,陳時中等五位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官員戴上粉紅色口罩,只是為了親自示範口罩顏色沒有性別差異,以此回應有家長反應家中男童不敢戴粉紅色口罩上學的情況。不料引起政府及民間單位的熱烈響應,包括行政院、內政部、交通部、教育部等部會首長紛紛戴起粉紅口罩,各政府機構的臉書粉專也陸續換上粉紅大頭貼,就連國民黨也共襄盛舉,此外許多民間企業(例如台啤、肯德基等)乃至全台各地的標誌景點(像是花蓮美崙山的米老鼠、台北101大樓等)也都加入了粉紅行列,彷若一場全民聲援粉紅、呼籲破除性別刻板印象的運動。


這波「粉紅口罩」熱潮也延燒到國際。除了外交部、各地外館在臉書粉專響應之外,旅美投手陳偉殷、羽球國手戴資穎、法國在台協會等都在臉書或IG發文力挺,《華爾街日報》一位社群編輯還特別在Twitter分享、引起外媒重視。如果「口罩外交」是台灣政府在此次疫情下基於人道主義(humanitarianism)考量而推動的一項正式外交行動,那麼「粉紅口罩」運動則是台灣各界基於高度的性別平權共識、透過自發性的網路參與而形成的一項非正式的公共外交(public diplomacy)活動。


兩種粉紅的本質、成因與世界想像


此次疫情下的中國粉紅與台灣粉紅,儘管表面顏色一樣,但在本質上及成因上都有著顯著的差異,這應該是長久以來受到全球地緣政治塑造的結果。中國官方鼓動或默許下的「小粉紅」出征,其核心關懷顯然是民族主義的,以對「民族」、「國家」的愛為中心。由地緣政治角度觀之,其出發點是為了洗刷百年以來在世界列強壓迫之下所承受的屈辱及國恥,其路徑是對改革開放、韜光養晦、和平崛起、偉大復興的追求,其目的地則在於(至少在經濟上或文化上)征服並宰制世界。因此「中國粉紅」所投射出的世界想像,是與世界競爭甚至為敵的,甚且是把世界納入中國麾下的一種「帝國」想像。


另一方面,台灣政府與民間共同營造的「粉紅口罩」運動,其初衷則是要求解放性別刻板印象、尊重個體的特質及選擇,故其核心關懷是自由的、是民主的,是以對「人」的愛為中心的。從地緣政治的邏輯來看,台灣對自由民主的提倡與堅持,一開始可能是策略考量的、「被迫向善」(吳叡人語)的,後來逐步把「善」在地化、內化了以後,又似乎變成「擇善固執」的。其出發點是為了因應1970年代以來美國「聯中制蘇」所導致的國際孤立困境,其路徑是對自由化、民主化的追求,其目的地則在於被世界重新認可與接納。因此「台灣粉紅」所描繪出的世界想像,是與世界為善乃至交朋友的,進一步期望台灣得以重新投入世界懷抱的一種「地球村」想像。


地緣政治決定褪色與否


既然中國粉紅與台灣粉紅都是地緣政治的產物,那麼何者將可常保光鮮、何者又終將褪色,亦是取決於地緣政治的變與不變。目前美、中對抗之勢固已成形,而此次疫情又勢必牽動全球各主要強權之間的地緣政治布局,一方面中國正趁著輸出抗疫資源與經驗的機會擴大其對歐美各國(如義大利)的影響力,另方面部分飽受疫情衝擊的歐美國家(如英國)也正重新評估自身與病毒發源地中國之間的合作關係。


值此之際,台灣應該如何應對?雖然台灣長久以來始終被正式的國際場域邊緣化,但此次疫情也讓台灣再度備受全球矚目,此時除了持續爭取加入WHO等國際組織之外,也應持續強化與世界各國在防疫上、以及疫苗/藥物研發上的雙邊或多邊的實質合作與連結,表達即使被國際孤立也渴望與世界站在一起的友善與意志,壯大並展現「民主抗疫」的軟硬實力,以與中國的「大國戰疫」取得抗衡。



※作者謹以此文獻給「WFTA世界台灣同鄉會聯合會」,期能與世界各地愛人、愛世界、愛台灣的朋友們共勉,願大家攜手穿越世紀疫影。本文也是《世台會好文分享 · 你按讚,我樂捐》文章系列之一。為了感謝賜文,每一篇此系列發表的文章世台會將捐出50€,每一個讀者按讚,再加碼捐出0,1€, 每篇文章上限150€。活動結束後捐給需要幫助的機構,如慈善醫療機構、弱勢族群。

作者為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助理教授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