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疫情時代的美中關係與台灣的戰略角色

Tuesday, April 28, 2020

原本擁擠的新宿鬧區,因疫情影響而空空蕩蕩。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武漢肺炎疫情還在歐美延燒,現在東南亞與南亞的狀況也開始日趨嚴重,甚至先認定已經稍有控制的日本似乎也出現新的發展。雖然中國黑數甚多,因為種種過程的不透明而導致的疫情亂象,現在連中國人在內也沒有太多相信北京政府公布的數字。

 

台灣的積極應對與國民的高度配合,是這次全球大疫災至今還讓台灣相對穩定,社會生活相對正常的主因。台灣國家的能力被全世界高度肯定,台灣人民也正經驗前所未見的國際存在與自信。作一個台灣人從沒這麼「爽」過。

 

可是中國的對台騷擾並未止歇。隨著台灣受到的國際稱讚越多,見不得台灣好,巴望台灣變成鬼島的中國共產黨政權,其發動的軍事侵擾與網路攻擊反更猖獗。而其活動不止於台海周邊,現在可以看到一個相當明顯的模式,就是中國利用歐美與印太區域各國忙於對抗疫情時無力他顧時,反而頻頻軍事出擊,意圖在美、澳、日等因疫情而出現軍力空缺時,透過強勢軍事作為搶占作業制高點以營造既成事實,確保在後疫情時代的優勢位置。

 

中國從二月中在外交、軍事展開全方位出擊

 

在武漢肺炎疫情於中國正熾烈時,中國可以對台灣說在湖北的台灣人被中國照顧得很好,無視於台灣當時有意與中國討論撤僑的呼籲,但另一方面卻頻頻派軍機來台侵擾。

 

相較於過去兩年中國以平均一次的軍機繞台頻率,今年選後,中國從1月23日、2月9日、2月10日、2月28日、3月16日、4月10日,都有中國軍機或是軍艦在台海周邊繞行。還據稱其2月10之繞台軍機有再度跨越台海中線,與以雷達鎖定我軍機的報導。而3月16日則出現首次共機「夜襲」台灣的狀況。今年以來,中國機艦擾台頻率不僅快速升高,其軍機規模也遠較過去多以一兩架同型機滋擾的態勢,在數量上與組成上也都多出許多。殲11、轟6、空警500幾乎是必然編隊。

 

4月10日我們更看到遼寧號航母群(兩艘052型飛彈驅逐艦、兩艘054型飛彈護衛艦、一艘901型快速戰鬥支援艦)的編隊出動。當時遼寧號航母群在台灣東部海域的活動,引發了海軍出動一六八艦隊,並把剛結束敦睦艦隊任務的岳飛號與康定號也調去支援一六八艦隊的監控任務。

 

但除了台海之外,中國於3月30日以武裝民兵漁船衝撞日本海軍驅逐艦、4月2日其海警傳更在越南專屬經濟海域將作業之越南漁船撞沉,4月17日也對在馬來西亞專屬經濟海域進行探勘作業的英國石油公司展開驅離騷擾。由於中國剛好公布從四月一日起到十一月底的半年期間,中國要展開「碧海2020,海洋生態環境保護執法行動」,宣稱要「堅持全域覆蓋、全程監管,主要圍繞海洋(海岸)工程建設、海洋石油勘探開發、海洋廢棄物傾倒、船舶及其有關作業活動、海砂開採運輸、海洋自然保護地、陸源污染物排放、典型海洋生態系統等8個領域開展全面監督管理」。因此其在四月撞沉越南漁船與武力騷擾馬來西亞經濟區作業之英國油氣探勘作業,可能是這個半年期行動的一部分。

 

顯然中國對台海的軍事騷擾不是只針對台灣的單一現象,而是對東海、南海等軍事擴張作業的工作之一。當武漢肺炎疫情從二月中開始擴散到韓國、日本,以及之後到義大利、法國、英國等地,不僅影響駐在當地美軍的行動,兩軍的例行演習往往也因此中止。

 

而從三月中下旬美國派來南海作業的羅斯福號航母也發生染疫現象而必須到關島隔離後,美國在西太平洋的存在因此受到不少限制。中國對此認為有可趁之機以進一步鞏固中國在此區域的軍事存在感,並削弱美國的影響力與軍事行動自由度。北京在東海、台海、南海的系列強勢挑釁作為,與前述理由有直接關係。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疫情未帶來美中合作,反而擴大裂痕,美中關係已經回不去

 

美中關係在武漢肺炎疫情發生前已經不太順暢,國際焦點都在於一月初美中是否簽署經濟協議讓進行一年多的美中貿易戰得到中止。這也是外界認為習近平在一月最關心的事是與美國簽署經濟協議,因此對於疫情即便知曉,可能也無暇他顧,或是習擔心這個訊息會讓美方認為中國無力繼續打貿易戰,而傷及中國在經濟協議談判的位置與籌碼。不管是哪一種解釋,結果都是中國對此疫情反應是不關己,而助長了病毒的散播。

 

當美中在一月十五日簽署第一階段經濟協議後,習近平自己說他於一月二十日下達明確指示,中方學者以此稱武漢會在一月二十三日封城,與習近平在一月二十日的指導有關係。但在封城前已經有五百萬人離開武漢到中國與世界各地。

 

而當世界衛生組織於一月二十一日與一月二十二日以視訊會議討論是否要宣布全世界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時,卻傳出中方積極施壓與會者希望不要作出這個宣布(當時疫情已經散播到泰國與日本)。中國更對美國帶頭對中國發動的旅遊限制憤怒異常。外交部長王毅在一月中於慕尼黑開安全會議時,還抽空接受路透社副社長的訪問,當場指控美國在當年散佈H1N1造成大流行時,也沒見到要進行旅遊管制。

 

但是之後美中關係急轉直下。雖然美國也捐給中國防疫物資,但從二月底開始,中國就出現了「新冠(武漢)疫情出現在中國,但病毒源頭並非中國」的奇怪說法,甚至之後其外交部發言人還指控是美國軍人來參加武漢軍人運動會時所播下的病毒。美國對此誣賴憤怒異常。但中國從未收回這樣的主張。

 

一般而言,武漢肺炎這種大規模傳染疫情是最能放下政治的國際合作議題,但是中國的作為卻讓很多國家大搖其頭。對美國而言,中國先是對外隱匿疫情,之後則是為了讓外就對其經濟與國家能力有信心,而嚴重低報疫情,混淆外界對疫情的認識。中國更是在知道疫情嚴重的狀況下,開始向外大量搜刮口罩、呼吸器及其他必要的醫療裝備,造成美歐等國之後在面對疫情於本國出現時,嚴重缺乏必要的器具給醫護使用,增加其生命的損失。

 

二月底更出現意圖甩鍋,開始主張病毒是外來者,不是來自中國本土,甚至之後其外交官還指控武漢肺炎病毒是從美國輸進中國。這些作為讓美國懷疑中國有意迴避責任。最後,中國還趁美軍被疫情影響導致即戰力受損的情形下,頻頻在東海、台海、南海等區域高調秀軍事肌肉。對華府來說,這根本就是在趁火打劫。

 

更有與美國進行二軌對話的中方學者主動提到,美軍現在缺乏即戰力的處境,對中國而言是少見的戰略機會,會建議北京政府利用時機積極應對、主動出擊,以改變這兩年來中國在美中對奕時處處居於下風的狀態。因此中國不僅不是美國防疫的國際夥伴,反而是個說謊、迴避責任,還是個想趁亂搶劫搜刮的強盜勢力。

 

這個疫情對美中兩國影響都很深遠,基本上是深化美中對立態勢。對立的深化除了來自前面指出美中兩國在安全與戰略的對峙外,也包括經濟互賴程度的降低,以及在國際組織新戰場的出現。

 

何時疫情會結束尚不清楚,但可以確定的是,一般期待美、中經濟在後疫情時代的V型或U型反轉大概不會出現,因為各自的經濟結構被這個疫情摧殘後已經出現變化。美、日等國看到中國應對疫情毫無責任感的表現,開始加速從中國撤出其產業,降低對中國的製造依賴。美、日等國也在此時同樣認識到自身製造業空洞化的危機,因此新的「在美國製造Made in USA」而不是單純的「由美國製造Made by USA」系列政策應該會出現,實體經濟會再度受到華府的重視。當然其是否會逆轉從1990以降金融業服務業主導美國經濟並掌握政治影響力的趨勢,還要再觀察,但可以預期華爾街對華府的政策影響力可能會進一步降低。

 

對中國而言,疫情重創其先前因美中貿易戰已經雪上加霜的經濟,等到好不容易出現第一階段經濟協議,準備要回到正軌時又出現這個疫情,導致產業先是無法生產,強力復工後又發現製造好的東西無處可賣。這個情形大概要等到七、八月以後才有可能緩解,但經濟死半年的情形勢將引發新一波企業倒閉潮。加上現在出現的外國工廠有準備遷移的趨勢,製造業、對外貿易與失業的問題會更加嚴重,美中產業脫鉤的趨勢也會加強。

 

外界也預期中國要完成其在美中第一階段經濟協議的承諾會有困難。中國會被迫更加倚賴內需,但因中國在2008年金融海嘯已經注入四兆經濟寬鬆政策導致嚴重的通膨與對實體經濟的排擠,使得北京就算想要印更多人民幣也沒有用。內部經濟問題只會更嚴重。

 

此外,中國經濟力的下降立即會影響習近平「一帶一路」計畫的能量,也會讓中國與帶路計畫沿線國家的債務爭論快速升高。但因為中國過去幾年已經在聯合國組織成功的積極滲透,掌握不少專門機構秘書處的位置,預期中國因此會更加仰賴聯合國相關機構為其「一帶一路」等國際計畫背書與支持。現在美國又正要開始積極應對聯合國及相關組織中國化的問題,因此美、中在聯合國及其他國際組織的對立也會日趨嚴重。

 

後疫情時代法律戰的戰略意涵需關注

 

後疫情時代美中關係對立,在印太的軍事態勢可能還是會維持一段時間的鬥而不破,但是彼此掣肘暗槓的動作會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大,其他場域的鬥爭也可能會浮上檯面。以美歐等信奉「依循規則的國際自由主義秩序」( Rule Based International Liberal Order),加上美國善於透過法律處理問題,因此美國是否會在後疫情時代聯合歐洲、日本、美洲及其他國家對中國發動與武漢肺炎問題相關的國際訴訟,值得關注。

 

雖然有所謂主權國家不對主權國家提告的規定,但這不妨礙民間對國家,或是民間對民間的提告。而如果疫情相關作為形成商業侵權,轉化為商業爭訟也不是不可以。但這些作為的關鍵,是在於這樣的法律提告是否會形成新的國際「訟中」連線,形成新的國際抗中合作。

 

由於這個合作不是動刀動槍,衝突性沒有軍事聯盟那麼高,而且會迫使中國為了避免被爭訟,對於參與國會私下提供各種經濟誘因希望其可以退出,對於參與國來說,形同增加一個與中國議價的籌碼。因此對某些國家是有吸引力的。現在從美、歐等國對中國在武漢肺炎議題的討論風向已經從批評其隱匿疫情與誇大自己的貢獻,轉向討論武漢病毒研究所鬆散的管理問題。這應該不僅要確定病毒緣起中國,其源起還是因為中國政府的人為疏失,而不只是中國人民愛吃野味的結果。

 

抗疫優秀國家在後疫情時代會有更多機會與更大責任

 

歐洲與東協國家都是武漢肺炎疫情的重災區之一,因此這些區域在後疫情時代應會更加關注自身內部的問題。歐盟超國家的實驗更被疫情打到奄奄一息,會員國重新站上檯面,這除了讓疑歐勢力更振振有詞外,也讓願意留在歐盟的「非自由民主國家」例如匈牙利等,因對疫情的處理使其聲量變得更大。東協雖然沒有歐盟的超國家實驗,但東協經濟受創的狀況會很嚴重,會需要更久時間才能復原,也會鼓勵國家的非自由的政治趨勢。後疫情時代,歐盟的民主弱勢與東協的民主赤字會使這兩個區域的主動性與發言力道下降不少。

 

相對於歐盟與東協處於盤整期,先前被東協等冷淡以對的美日澳印的四方安全對話,其動能再現在反而會進一步提升。當羅斯福號航母開始出現疫情時,美日澳印在三月二十日舉辦了針對疫情通報與後疫情時代經濟與區域管理的「QUAD+」視訊對話,除了美日澳印四國外,還加上南韓、紐西蘭與越南,且是個副部長層級的會談。七天後這些國家還再舉行會談一次,未來會以每週一次的頻率展開會議。

 

雖然這個對話沒提到台灣,但後疫情時代的經濟與安全事務,一定會優先找在抗疫表現良好,整體實力相對受損較輕的國家作為主要合作夥伴。因此可以合理預期屆時台灣會有很多國際合作機會,以及負起很多國際責任。這不是捐口罩與呼吸器,分享開發搜尋醫療物資app等可以相比。同時因為疫情對於經濟結構會出現根本影響,因此先前有關自由貿易協定的討論方式與對未來經濟活動的想像,可能也都有調整的必要。自由貿易協定推動動能的停滯,但來的可能卻會是與台灣直接連結的新模式。這有可能帶來台灣破繭而出的全新契機。

 

台海局勢會更為緊張,強軍禦敵勢必為最優先順序

 

台灣如能維持目前的成果,在後疫情時代自然會站上新的戰略制高點,成為各國想要合作的對象。但也因為台灣的優異表現,中國的反應會更激烈,加上內部問題會更為嚴重,中國對台灣的壓力只會有增無減。最近中方學者在與美方二軌對話時,對蔡總統就職演說內容提出漫天要價的作為,顯示中方對自身嚴重缺乏自信,連對台政策想要什麼都搞不清楚。

 

而政治上對台灣的期待不清楚,又凸顯其軍事對台步步進逼的相對清晰,這很容易形成新的對台政策路徑依賴,即其不明所以的政治作為只會帶來更多的徒勞無功,並因此凸顯軍事施壓的必要性。除非中國將注意力回到自身,專注於處理內部的問題,否則這個惡性循環只會持續強化。

 

但這個惡性循環卻會被中國,以及中國捍衛者(China Apologists)以一種相反的方式陳述出來。意即後疫情時代中國有諸多內部問題要處理,因此無意在對外事務滋生事端,以此強調其對台軍事作為都是針對台灣或是台美安全合作的回應。但實際上卻是因為中國無意,或不想處理內部問題,加上對自身缺乏自信,使其不敢面對自身進行政策調整,也讓對台作為淪入超級玻璃心與硬的更硬所形成的惡性螺旋。

 

要根本反轉這個螺旋,重點不在於如何安撫這個精神高度亢奮與脆弱的大猩猩,而是堅定捍衛主權與認同立場,強化國防力量,提升民眾精神武裝,並積極建構外交安全網,同時讓對方知道其辱台作為必定會付出代價。只有完成這些基本功後,兩岸關係的經營與管理才會在一個比較堅實的基礎,也較能好整以暇的面對未來的可能變局。

 

台灣官民的團結合作,使得武漢肺炎疫情對台灣不僅不是危機,反而成為台灣破繭而出的重大機會。台灣的表現也讓國人充滿自信,對自己的國家能力有信心。我們每天珍惜的小確幸,現在對全世界都有重大意義。台灣守得住不僅向世界證明「民主可以讓人有飯吃」,台灣在未來還可能需要承擔在後疫情時代協助重建民主,解構舊世界,並參與形塑新全球秩序的任務!

 

 

 

作者為讀錯書,入錯行,生錯時代的政治邊緣人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