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四面楚歌的習近平,還有牌嗎?

Monday, April 27, 2020

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在疫情爆發不久的二月上旬,台灣有評論家頗具先見之明的認為習近平短期內不會遭滅頂之禍,時至今日回頭看這個預測是相當準確的,然而儘管中共境內大部分地區已解除封城,經濟活動也慢慢恢復正常,這只能說中共僥倖的逃過了在疫情大爆發中直接滅頂的厄運。但其應對這場史無前例人禍之粗暴與厚顏的後果已經一一浮現,像廻力鏢一樣開始打回自己身上,又碰巧遇到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很可能已經無法繼續掌權,讓中共又多一個和美國正面衝突的戰場。

 

本文接下來就要釐清究竟中共目前的處境,可以說雖然習近平是以強力的威權暫時壓住了疫情,讓滅頂之潮暫時退去一些,但各種後遺症開始一一浮現就好比惡水又開始重新升高,是否這次水勢就一路高漲直至滅頂,無法再靠強壓渡過難關,就是2020剩下的七個月最值得矚目的焦點。

 

首先值得再強調一次的就是,中共最初的隱匿和徹底拒絕任何形式的國際合作抗疫(惡名昭彰的中共喉舌世界衛生組織二月下旬派出的考察團完全只是虛應故事,其作用堪比1930年代日本強佔東北,成立滿洲國後國際聯盟派至滿洲調查日本是否有侵略行為、並淪為國際笑柄的李頓國際調查團),讓和中共往來密切的西方國家根本搞不清楚情況有多嚴重。

 

加上各國政府和人民都有或多或少事不關己的輕忽讓西歐、美國接連成為破口,在柔性勸說無法奏效的窘境下各國也接連封城,造成經濟活動嚴重停擺,其後果比2008的金融風暴還要嚴重而直逼1920年代的經濟大蕭條,而這些發達經濟體就是中國大量出口商品的主要買家,中共內部又有大約兩億的人民(以內陸省分的農民工為主)是靠在加工出口的企業打工糊口。

 

現在即使復工程度已大幅提高,卻面臨無單可接的尷尬狀況,可以預期只要歐美仍然處於緩慢解封的狀態下,其經濟在未來一兩季仍陷於嚴重蕭條狀態,那麼中共龐大的出口部門也會如骨牌效應的出現破產、倒閉和大規模失業,這又會拖垮這些失業人口的消費力,因此中共經濟成長的所謂三駕馬車,有兩駕會處於接近熄火狀態是可以確定的。

 

更糟的是,因為中共的全國債務和GDP的比率已經超過250%,這次也無法像上次2008年應對全球金融危機一樣,以大規模舉債從事公共建設來拉動需求,所以到目前為止,中共提出的振興經濟措施規模和歐美比可以說相當小,而且是集中在投入許多根本不具有經濟效益的大白象公共建設上,所以也不用指望剩下的最後一頭馬車─投資,這次能將經濟拉出泥沼。

 

如果中共急了還是決定重蹈濫發貨幣的覆徹,那麼就有可能引發惡性通膨。若能抗拒走這條老路,則要面對房地產持續下跌與通縮的風險。因此光就經濟面來看,中共是處於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的死胡同。

 

另一個惡性隱匿疫情的後果是,當西方各國深受病毒肆虐之害後,開始發現病毒的性質相當詭異,有不少人會毫無症狀的成為超級傳播者、也有人身上病毒殘留的時間特別久,還有已經治癒的病人再度復發的怪象,但到目前為止,這些異象是否和武漢的P4病毒實驗室進行的相關研究有關連,我們完全看不到中共能提出任何有信服力的解釋。

 

反之,我們看到中共猛搞宣稱自己是救世主的大外宣和放任外交官毫無根據的反咬美國或是義大利才是病毒的始作俑者,這種作賊的喊抓賊的手法只是更堅定了美國官方和其他西方國家媒體、知識界對中共的懷疑。

 

現在連不屬於歐美自由民主陣營的俄羅斯都耐人尋味的和美國發表了聯合聲明,緬懷兩國在二次大戰攜手戰勝軸心國的光榮戰史,這很有可能是也慘遭疫情肆虐的俄羅斯加入西方究責大軍的先聲,如果連意識形態相近、經濟軍事往來也很緊密的鄰國也倒戈,那對中共已經很孤立的國際地位更是雪上加霜。

 

而另一個和中共只敢挑軟柿子吃,大張旗鼓利用歐美自由的媒體、遊說歐美官員為自己洗白、卻不敢對俄羅斯粗暴排華吭一聲的後果就是俄羅斯強制將境內的中共公民由邊境送回國,也引發了以綏芬河為重災區的東北產生大規模境外移入二次感染的風險。

 

目前除了綏芬河,省會哈爾濱也開始出現封路、封小區、有人忽然倒在路上、官方開始下令禁止傳播疫情相關的訊息,這些都是一月武漢封城前後一樣的狀況。一旦黑龍江又變成另一個湖北,擔心有被傳染之虞的省份或是城市很有可能被迫要再度封城,讓經濟也同時停擺。

 

除了以上三個應對疫情的惡行都落得自食惡果外,第四個可能產生反彈的點就是香港,自從港澳辦和中聯辦因為民主派在議會杯葛議事的爭議而自行解釋《基本法》22條第三款,主張中聯辦和港澳辦不屬於中央政府各機關,因此可不受第22條規定中央政府各部門不得干預除國防、外交外之特區事務的限制,這樣的宣告無疑是判了一國兩制的死刑。

 

果然不只輿論大嘩,很快已經激發出兩場小規模的抗議。隨著香港超過百萬人上街抗議政府修定逃犯條例將近一周年,可以想見在2019下半年飽受港警過度執法的眾多香港年輕人看到一國兩制最後的一點餘地也被不留情剝奪,很可能在重要紀念日時不顧疫情下的禁止集會規定,如果再度引發嚴重衝突,可以想見在當前美共劍拔弩張的氣氛下,去年在參眾兩院都是火速幾乎全票通過的《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會被正式援引來對付中共,以香港失去自治為由被美國取消獨立關稅區的地位。如果這情況真的發生,中共將無法透過香港輸美特定商品來規避貿易戰下的關稅,對一路往谷底走的對美出口又會是狠狠一刀。

 

諷刺的是,中共已經自作孽個不停,就在這個緊要關頭,又發生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生死未卜的插曲。一旦證實金正恩無法正常視事,美國、中共勢必要多一個角力的戰場,中共也的確開始在做準備已經派軍往邊界前進。雙方擦槍走火發生武裝衝突的機率也更大,已經債台高築、經濟大幅下滑的中共是否有能力承受一場即使是小規模的戰爭也是值得懷疑的。

 

從以上的討論可以看出,中共內外都面臨了空前的挑戰,而這一切還是在已經打了快兩年的貿易戰,到最後中共實在撐不住只好認輸,在白宮簽下承諾要改進它當初百般抵賴、不願意承認的惡行如強迫技術移轉、竊取智慧財產權等、還首次在協議中加入了協議的監督執行條款,但美方只是象徵性的降低了一部分中共商品的稅率而已,對華為也沒有任何解禁。

 

把局面弄到如此不可收拾,中共國際形象大壞的正是大權獨攬的習近平本人,其剛愎自用與昏庸無用其實在中共的菁英圈也終於激起了反彈,而出來奮勇開第一槍的房地產大亨任志強已經被捕,任和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的長期私交也無法換得免死金牌,證明習是鐵了心要硬幹到底維持其個人獨裁,果然繼任志強被捕後,擁有極為可觀的實權,也更為惡名昭彰的前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也證實遭到中紀委的調查而落馬。

 

孫力軍是靠和中共前政法委書紀孟建柱的良好關係而上位,還身兼公安部的重點單位─國內安全保衛局的局長與公安部港澳台事務辦公室主任。孫是中共政治舞台上最大的影武者江澤民/曾慶紅/王岐山/孟建柱聯盟具體執行權力的人物,一手主導了破壞一國兩制的銅鑼灣書店綁架案和對鎮壓香港反送中抗議下指導棋。他的被捕更確定了中共高層的內鬥因為目前內外交迫的情勢而白熱化。

 

綜合上面談到的所有原素,不難看出中共現在就是一艘虛有其表的破船在大浪濤中飄搖,而擔心船會沈而虎視眈眈的人馬也被只擅長權鬥的船長先下手為強開始一個個收拾,但這批實際上還擁有巨大財富與權勢的影武者會乖乖認輸嗎?

 

中共憑著過去經濟高速成長的果實建立一隻徹底監控社會的龐大公、檢、法隊伍,使得期待從民間產生反對勢力起來和中共對抗變得遙不可及,但習近平在十九大後加速集權的個人獨裁統治又因為他的能力低下,信任的幕僚一樣都是烏合之眾而讓自己陷入了四面樹敵的窘境,他真的能只靠緊抓暴力鎮壓與洗腦的宣傳機器就帶領中共走過這場史無前例的風暴嗎?從古今中外的前例來看,答案很難讓人樂觀!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