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中國病毒擴散,台灣沒有鬆懈本錢!

Wednesday, April 15, 2020

 

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日前公開譴責台灣過去三個多月來對他個人進行種族主義的謾罵攻擊,儼然已成為近日國內外媒體報導的焦點。

 

譚德塞並沒有提出對於台灣的指控的確切證據,但有部分媒體從PTT上截圖了一些對於譚德塞人身攻擊的用語。PTT被柯粉和中國網軍攻佔用來帶風向已經不是新聞。譚德塞發言之後,網路甚至出現一波台灣人向譚德塞道歉的風潮,調查局也已經查出是中國網軍的操作。

 

暫時不談如何定義的問題,任何一種歧視言論都應該被禁止,種族、性別、身體、職業等歧視都不例外。我們應該歡迎譚德塞向國際或台灣司法機關提出訴訟,查明真相。但筆者必須強調,高舉反(種族)歧視大旗、散布不實訊息和刻意製造矛盾,儼然已經成為中國及其側翼最新的鬥爭手法,伴隨著武漢病毒在全球四處擴散。這種鬥爭手段如同變種後的武漢病毒更加狡詐,更擅於偽裝和潛伏,即便台灣在關鍵時刻防疫有成也不應該鬆懈。

 

近日包括美國、英國、印度、澳洲等國媒體都針對WHO防疫的失職並且成為中國附庸,做了深度的報導。包括荷蘭、義大利、巴基斯坦等國都證實中國為了營造世界救星形象對外輸出的病毒篩劑、口罩、防護衣等防疫物資品質拙劣根本無法使用。相較於WHO和中國在世界媒體上的惡劣形象,台灣的防疫成效和醫療體系水準卻廣獲國際社會讚賞,這絕對是中國和它所操控的WHO無法忍受的情況。

 

理應對疫情精準判斷、實事求是、並且防患未然的WHO,到二月中都還反對各國撤僑和實施旅遊和出入境管制,遲至三月十一日才公告武漢肺炎為全球性流行病(pandemic),那時中國和義大利都已超過萬人確診,包括西班牙、伊朗、德國、法國等國確診和死亡人數都在急速攀升。譚德塞不僅對於中國隱瞞疫情噤聲不語,甚至還反覆稱頌中國資訊公開透明和防疫有成,絲毫看不到任何公衛和政治專業能力和道德勇氣。這樣的人主導的WHO讓疫情造成全球性災難,不也是一種體制性的違反人性、種族屠殺的罪行?在這種情況下,包括台灣的世界各國民眾發起連署要求譚德塞下台負責,也是剛好而已!

 

說中國和譚德塞操控的WHO成為一部鬥爭機器一點都不為過。它的鬥爭手法除了公布失真的事實和數據之外,還有不斷開闢新戰場製造更多的矛盾。台灣政府在十二月底給WHO的通報提到非典型肺炎病患接受隔離治療,不就是肯定了人傳人的事實嗎?譚德塞可以把整件事導向台灣政府並沒有通報人傳人,身為非會員的國家台灣已經善盡國際社會一份子應盡的責任,怎麼會變成指責的對象?那病毒發源國、又是WHO會員國中國又通報了什麼?

 

譚德塞的鬥爭手段是把所有對他的指責都無限上綱為種族歧視,利用個人虛構的屈辱感,把自己擺在一個「受害者」的普遍性的高度,挑起有色人種的共同屈辱感和敵意,以一種不加區分、本質化的手法,把台灣和質疑WHO的國家都塑造成共同的敵人。這種鬥爭方式不就是種族主義的最佳印證嗎?

 

身為台灣人對於譚德塞這種「具有中國特色」的鬥爭手段應該不會太陌生。中國持續對台灣進行傳統的文攻武嚇之外,包括在近日疫情嚴峻的情況下都還派遣軍機到台灣領空挑釁,以及透過網軍散佈和疫情有關的假消息,包括WHO、人權理事會和多個聯合國組織早已成為中國的囊中物。就在筆者撰寫本文之際,中國遼寧號航空母艦和六艘支援戰艦正通過台灣東部海域,嚴重威脅我國和區域安定與和平,絕對不容忽視。

 

如果說「病毒」的威脅在於擾亂(內與外、有機與人造、物質之間的)界線,具有不可捉摸的特性,中國正透過像譚德塞的鬥爭手段,高舉反種族歧視的大旗,將病毒和傳染病「政治化」和「意識形態化」。

 

在此疫情嚴峻的時刻幫中國進行政治鬥爭、散佈政治病毒的豈止譚德塞一個人?國民黨、民眾黨和統派媒體從一開始當口罩日產量不到一百萬片的時候,就指責政府不捐口罩給中國是違反人道精神。等到政府對中國發佈入境禁令的時候,又有一批學者配合中國政府的干預和情感勒索,發起連署反歧視。(見拙作〈拒絕以「反歧視」為名維護大中國主義〉)

 

連署名單中不乏支持港警鎮壓反送中抗爭者,三不五時就出來刷存在感的左派學者卡維波,當時就發文嘲諷香港民眾悼念被自殺者,近日同樣加入這波以反歧視為名為中國進行政治鬥爭的行列,栽贓台灣將因種族歧視惡名成為世界孤兒。

 

筆者的舊識法國學者蘇哲安(Jon Solomon)日前更誤讀了學者袁國勇和龍振邦評論武漢肺炎的文章,硬是將兩人扣上「殖民種族歧視」的罪名,並發起聯署要求香港大學調查兩人聘任之問題。連匪碟案在身的新黨成員王炳忠和侯漢廷也沒有放過這次以反種族歧視為名行鬥爭之實的機會。

 

曾幾何時左派學者淪為言論檢查和鬥爭機器,甘心做為中國側翼,協助隱瞞疫情,操控國際輿論,推卸為武漢肺炎全球流行承擔責任!當中國近日為了防疫在各地驅趕非裔人士,當中國隱匿疫情讓病毒在全球擴散成災難性的後果,當中國在對維吾爾人、藏人和港人進行種族淨化和戰爭行為的時候,左派學者在哪裡,又做了什麼?

 

種族歧視不是(假)左(真統)派學者說了算,更不是接連犯下違反人性和種族淨化惡行的中國說了算,也不會是為新中國極權主義和跨國殖民政權服務的譚德塞說了算。

 

Hsin Lien在她的臉書詳細報導了譚德塞在迫害衣索比亞人權長達二十五年的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igray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扮演核心角色,曾擔任衣索比亞衛生部長的他在2017的即將接任WHO秘書長之際,國際間發起多個反對他就任的請願。

 

其中,衣索比亞人也發起了連署,主要原因在於譚德塞在衣索比亞衛生部長任內,濫用國際援助基金,有組織地讓霍亂流行而不作為,造成境內許多奧羅莫人死亡。這樣的人和中國政府一同誤導國際視聽,無區分地譴責「台灣」涉嫌種族歧視,搭配學術和媒體側翼,莫不是最大的反諷?

 

中國儼然已發展出全球性的國家恐怖主義,病毒、謠言和假訊息、金錢操控都是它的武器,和武漢病毒一樣擅於偽裝,透過政壇、學術和媒體界的側翼與代理人,以人權和反歧視為名製造矛盾,進行政治鬥爭,對全球社會進行實質和象徵性的病毒戰。

 

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台灣近日的防疫表現讓深深地撼動了左派政治理論的一些神主牌,也就是說,保護生命的防疫不必然會走向例外狀態常態化,不必然會導向對人權和生命的殘害,讓生命成為失去所有保護和依賴的裸命(bare life)。

 

台灣的優勢在於頂尖的醫療體系、資訊透明、行政效率、民主體制和全民意志。然而,面對中國病毒無孔不入、無所不在的擴散,我們絲毫沒有鬆懈的本錢。除了第一時間澄清事實之外,還需要有更強大的意志和行動力,讓世界知道,台灣人的存在不容忽視!

 

 

 

作者任教於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不務正業,致力跨越學術藩籬,畢生最大夢想是臺灣人成為有知識、正義感和寬闊世界觀的新民族。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