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賴怡忠

譚德賽的謊言與中國的軍事壓力──台灣在疫情外的另兩條戰線

這些年想安安靜靜地當一個台灣人好難。想自己好好一個人過日子,但偏偏就是有個惡鄰居拼命威脅你。他花大錢要其他人不可以與你做朋友,想花錢買通你家人說你的房子不是你的,你的土地不是你的,連你自己都不是你,而是他們認定的另一種人。

你找警察保護讓他生氣,他就說要殺光你全家。他還輸出環境汙染與病毒,當你努力把家裡打掃乾淨兼注重公共衛生而受到街坊鄰里的稱讚,他又開始眼紅,一方面買通市政府衛生局長官指控你在歧視其他鄰居,同時天天派流氓拿石頭到你家門口作勢要砸窗。

對他們而言,你歸順還不夠,還要跟他們一起使壞,只有你與他們一起做壞事,這個鄉里惡霸才會到心安,因為到時追究是大家一起死,而不是你看著他受報應。

所幸因為這個惡霸的公害作為實在太破壞公共衛生,造成疾病大量出現,大家也都看出被其買通衛生局長官一味庇護的醜態,於是街坊鄰居一方面開始反對這個惡霸,同時也高聲對衛生局長抗議,還紛紛向你請問如何面對這個環境公害。

一時間你發現原先街坊鄰居對這個惡霸明知欺負你,但要嘛敢怒不敢言,或是乾脆無視的狀況有所改變,更發現大家紛紛找你是因為自己在爛衛生局長的刻意忽視下反而變得很會處理環境問題與維持家內整潔。於是乎自己的地位大幅提升,還會生產一些清潔小物與鄰居分享,對幫助維護環境很有用。

但現在的問題來了,在惡霸鄰居的指使下,這個爛衛生局長開始指控你開的公司有歧視員工,還說你在密謀要傷害他甚至殺他,讓他心生恐懼。

警察局長雖然討厭衛生局長,但沒有權力要衛生局長下台,反而衛生局長的指控開始讓其他被惡霸買通的市府官員如交通局長、民政局長等,也開始強調你是構成公共危險,因此更沒資格參與街坊鄰居可以參加的交通聽證大會、民政聽證大會等,還要進一步拿掉你的身分證,讓你在沒身分下走不出家門口。

這個惡霸更趁著警察局長被這個公害搞到生病住院時,進一步要擴展勢力範圍,並說警察因生病導致人力不夠,所以要裁撤設在街角的派出所。

WHO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Ghebreyesus)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這就是我們現在面對的現象。譚德賽指責台灣搞種族歧視固然想召喚非洲國家對他的支持,但提到台灣威脅他的生命,以及我國外交部對此知情卻故意放縱,這就形成新的指控。問題也不再是台灣能否加入世衛組織,而是台灣是個違背國際公理,與威脅國際組織高階員工的邪惡國家。

台灣在譚德賽的控下變成國際惡霸,當然外交部與總統府都須出面回應。因為如果不積極要求譚德賽收回,並期待理念相近國家為此出聲以支持台灣,屆時這些指控就會流向其他聯合國內之國際組織,成為其禁止台灣參與的口實。到時候議題就不再是台灣參與的資格,而是台灣根本就是個國際惡棍,不讓國際惡棍參與不是很正當嗎?

譚德賽此舉是否先與中國溝通過我們無從得知,但因為種族牌更可以重擊美國與嚇唬歐洲,譚德賽作為首位非洲國家出任國際組織秘書長,在自身地位不保時會為了爭取非洲支持而使用種族牌是完全可以預期,但這也表示譚德賽的心虛,因此不敢用專業說服,而是引用高度爭議性的種族牌來掩蓋本應可以用專業討論與處理的問題。即便知道譚德賽意圖以此轉移焦點,但台灣還是不能對這種點名的嚴厲指控惦惦不說話。

此外,在年初美國已經有意要處理聯合國內國際組織中國化的問題,甚至特別派遣要在聯合國內專注這個現象的資深外交官,本身也再度指派具將軍官階的軍醫進入世界衛生組織執委會,顯示美國對於世衛組織有了不一樣的重視。華府也在二月成功阻止中國拿下世界智財權組織(WIPO)的幹事長,並使美國及歐洲國家支持的新加坡代表擔任這個組織的秘書長。這顯示美方對聯合國中國化的問題已在關注,且有所動作。

北京對此自然不會坐視。因此譚德賽在這個時候丟出種族牌,也有著北京針對之後美國發起的國際組織主導權爭奪戰時,透過先鞏固亞非拉等開發中國家(G-77)集團的支持,以反種族主義為由達到反對美歐等國家的國際倡議效果。台灣在此有點像是受到間接傷害,但譚德賽被台灣議題搞到體無完膚而痛恨在心,也是譚主動把台灣與種族議題連結的重要原因。

但武漢肺炎疫情的肆虐,使得台灣被隔離在國際組織之外,與國際組織因中國影響力大增而失去專業性與合作性等這兩個問題合而為一,成為銅板的一體兩面。

台灣參與國際組織的奮戰,與國際組織改革議程開始結合。因此台灣面對譚德賽的謊言指控,不僅要指出譚德賽的問題,強調台灣沒有種族主義與對譚生命威脅,要求渠立即收回並道歉認錯外,也要將國際組織改革與台灣參與的議程進行理論與論述的統一,指出這兩個議程在本質的互通性。

我們才可能體現台灣諸多的個別國際組織參與議題,實際上就是國際組織改革議程的一環,甚至是國際組織能否改革成功的重要指標。雖然一旦牽扯國際組織改革議程反更容易延遲台灣的參與,但這是有機會從本質上處理台灣的國際參與以及國際身分問題。現在正是提出這個議題連結的有利時機,我們應要積極把握。

另一個不能忽略的問題與區域安全有關,特別是美軍因疫情問題而可能出現對即戰力的影響。中國學者在與美方對話時就提到認為武漢肺炎疫情對美國戰力已經有負面影響,而這正是中國可以利用的機會。我們看到當中國在二月宣稱預期疫情已經受到控制後,於二月九日與二月十日、二月二十八日(很會選日子)、三月十六日、四月十日連續五次有軍機/船艦擾台。

與過去不同的是,這次軍機多次是以多架次、多功能的飛機繞行,包含殲十一、轟六、空警五百等不同型號飛機多次參與任務,與過去給每個月一次、且多是以一至兩架戰機的作為非常不同。期間還發現其有越過台海中線、夜間出擊、甚至報載有對我機雷達鎖定的情事。難怪美方會認為中方是在大幅提升軍事威脅等級,更意圖以升級的多次行動造成新的騷擾常態並麻痺台灣心防,以便在關鍵時候發動致命攻擊。

中國的作為發生在美國海軍戰力,包括羅斯福號航母、雷根號航母、卡爾文生號航母、美利堅號兩棲攻擊艦等,都傳出艦上官兵有可能染武漢肺炎的消息時。如果全數為真,則印太司令部的即戰力必然受到影響。我們知道南韓在二月中因疫情變得很嚴重,使其被迫取消三月至四月的兩大美韓年度軍演。

而北韓在這期間卻不尋常的多次發射飛彈,其頻率甚至超過2017年美朝關係最緊張,號稱要以「迎頭痛擊」(Bloody Noses Strategy)戰術對付平壤的時期。相信平壤此時會這麼做,除了以此要求美朝重新協商外,也是利用美韓同盟戰力相對低潮頻頻作為。當北韓會這麼做,中國更有動機這麼處理,即便當時中國還處於疫情高峰。

之後在三月先後出現中國(武裝)漁船衝撞日本驅逐艦、以及中國軍艦撞沉越南漁船的事態,更證明了中國意圖利用美軍因疫情可能出現的戰力空缺,藉機擴張以形成新的戰略現實,想更進一步把美軍的作業場域趕出第一島鏈。中國也意圖利用防疫外交對東協國家施壓,一方面希望降低台灣與東協的關係,對新南向政策產生破口外,但更重要的是降低美國在東協的存在感,特別是在南海。因此中國對「南海行為準則」是否因美軍戰力受影響而出現新的推動力,我們更要關注。

日前中共某一官媒對台灣提到「勿謂言之不預」(見《環球時報》社評〈世界進入多事之秋,台當局须悠著點〉,因在1962、1967、1979年的中印、中蘇、中越戰爭前夕都有類似用詞,引發外界議論紛紛。我們無須因中國報紙的幾個字嚇死自己,畢竟守衛台灣的根本還是我們具備堅實的國防力與團結的民心。

但這段期間的確是中共認定的可趁之機,而中方也絕對見不得台灣防疫的好表現,因此力圖降低台灣國際存在的正當性與好感度。台灣在這段期間除了積極準備與強力因應可能的挑釁外,我們在美國於印太區域的戰力低潮期可以做什麼與要做什麼,更要仔細思量。

台灣因處理武漢肺炎疫情得當,使飽受國際歧視/忽視的我們走路有風,珍惜我們的國家,並以身為台灣人為傲,但這更引起北京與親中勢力的妒恨而加大對台施壓力度。做一個台灣人實在好難。

這個現象也意味著爭取台灣早日獲得平等對待,讓台灣認同不再是需要質疑與要辯護的對象,讓台灣公民與其他國家公民一樣,有同等在國際組織發展的機會,可以透過自己的能力在平等的基礎與其他人競爭,而不是因為身為台灣人就被剝奪這些機會。這些要求就成為這一代台灣人的歷史任務,也是我們必須持續努力的共業,以使下一代不再受到這個不平等條約的束縛。武漢肺炎疫情因我們的共同努力而走了這麼遠,再堅持一下,這個最後一哩路的終點很快就會看到了。


作者為讀錯書,入錯行,生錯時代的政治邊緣人。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