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武漢肺炎疫情:一場系統性的失靈

Thursday, April 2, 2020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4月1日,星期三,晚間十點十九,法國實施居家隔離的第16天。我帶著疲憊的身軀,看著晚餐,在臉書上更新法國今天確診及死亡人數,試著從法國焦點新聞中,找尋若有天台灣防疫不幸失守,或許可以參考的策略。看著超現實的數據,數不清的問題浮現腦海。法國這個有著現代醫學頂尖技術的國家,怎會病到膏肓?當一切都因禁足令而停下時,人們的生活起了什麼樣的改變?

 

回到一月底農曆年間,隨著台灣第一位確診病例的出現,口罩、乾洗手瞬間成為到處缺貨的防疫必需品。儘管政府一項一項的防疫措施,有條有理的推出,隨著武漢的狀況越來越失控,台灣整體氣氛逐漸轉趨緊張。然而此時的法國衛生部長Agnes Buzyn女士,正違背常理地向法國人說:「武漢地區流行的肺炎於法國傳播的機率幾乎不存在,人民被感染的機率非常的低」。

 

然而,即便在台灣已知疫情即將來臨,當時的我們均還無法想像,一個半月後,世界會有如此大的變化。

 

1月28日清晨,我回到巴黎。機場的檢疫措施告訴了我們,法國將無法避免這波疫情 ; 負責亞洲航線的戴高樂國際機場第一航廈,唯一的防疫措施僅限於一張宣導海報。新聞台充斥著口罩無用論、武漢肺炎僅是一場小感冒,流感一年死亡八萬人,怎麼就不見大家緊張了的奇怪言論,彷彿整個亞洲大驚小怪,就連後來萬眾矚目的Raoult醫師(主張奎寧療法有效的法國醫師),也持著這種看法,難怪日後大家說:「如今要拯救我們的Raoult醫師,如果當時是我們的衛生部長,恐怕也會害死我們」。

 

法國的藥局很快的一家一家開始口罩缺貨,許多亞洲人趁著法國政府完全不緊張時開始囤貨,買乾洗手、衛生紙、乾貨。因為知悉法國人長年被教育只有生病的人才需要帶口罩,又清楚法國的大眾運輸是如何的擁擠,以及公共場合怎麼樣都不可能提供手部清潔,因此我如同許多人,早早就自主地減少外出活動。

 

2月16日,一部由俄國政治難民Piotr Pavlenski公佈在網路上的性愛錄影帶以不知結果的方式,改變了法國的命運。馬克宏總統的共和國前進黨政治金童Benjamin Griveaux因為該影片宣布放棄角逐巴黎市長寶座,改由不久前告訴法國人法國不會有疫情的衛生部長Agnes Buzyn取代角逐,促使法國有了不知是否較好的新衛生部長Olivier Véran。

 

新部長於第一場記者會中告訴國人:「我不需要確認我們是否已經準備好面對疫情,因為法國已經準備好了,法國有非常堅強的醫療體系」。五天後,Véran部長再次告訴國人:「請不要擔心,所有防疫細節我們都考慮過了,沒有任何輕忽,所有細節都非常的重要」。

 

3月3號,衛生部長接受媒體專訪,再次信心喊話:「公共醫療體系準備好了,診所準備好了,我們提供了醫護人員所有需要的醫療器材」。即便疫情於義大利大爆發,也無法動搖法國媒體對法國醫療的自信,而馬克宏政府也毅然決然地維持3月15日的市長選舉,同時為了不要貿然影響經濟,絕不輕易下令封城、鎖國。

 

3月17日,在執政黨於市長選舉大敗後的第二天,在7.730人確診,175人死亡後,所有人不願的事情終於發生。法國政府宣布了全國禁足令,疫情進入第三層級。很幸運,也很不幸的,疫情沒有給身為律師的我喘息的時間,隨即而來的是客戶詢問各類問題。

 

我們公司可以繼續開嗎?政府是鼓勵大家居家工作還是強制居家工作?禁足令符合法律上不可抗拒的要件嗎?我能不能讓員工先暫時性的失業?有什麼補助可以領嗎?隔離的前幾天,一方面要弄清自己執業環境是否還有辦法繼續,一方面要查詢各類政府措施,還真是忙碌。

 

隔離的一週後,法國社會出現了無數的問題。除了所有人不得上街外,我們熟悉的一切逐漸消失,學校、餐廳、咖啡店關閉,郵差開始不送信,市政府不接電話,家爆案件通報人數大增,除了非常緊急、攸關刑事辯護的案件,所有法院庭期全部延後。想想也真不可思議,之前律師因為退休制度改革發起罷工時,法務部一直以大量申請延後開庭,會導致司法體系崩盤為理由不斷阻擾,這下成真了。若所有庭期無限期的延後,這個國家的司法體系還存在嗎?

 

但更多人此時關心的是:這個國家的醫療體是否撐的下去?隔離一週後,法國確診人數已來19.856人次,全國150間的負壓隔離病房早已不堪負荷、法國西部與大巴黎地區開始傳出醫療量能緊繃,無論是診所還是公共醫療體系,均反應缺口罩、缺隔離衣、缺插管的麻醉藥、缺呼吸器、缺急診病床。許多診所根本沒有口罩,各地公家醫院更傳出院內「口罩遭竊」的另類疫情,而不受控制的法國人也持續的以各種理由出門透氣。

 

面對醫療人員的憤怒及各界的質疑,政府終於改口承認:「我們純粹就是一個因為九年前的一個決定,導致沒有足夠口罩和防護設備的國家」。往後的幾天,政府上下不斷的告訴大家,口罩來了,口罩到哪裡了,但是就是不見口罩,只見一個個倒下的醫護人員。

 

看到這裡,讀者肯定很好奇九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回到2011年,法國政府當時正嚴厲的檢討2009年H1N1流感時政府的處置。經法國國會和審計部檢討後,所有的箭靶指向了當年的衛生部長Roselyne Bachelot,認為她過度緊張,決策錯誤,除了購買過多的疫苗外(9.400萬劑只用600萬劑)還囤積了過多沒用到,卻只有五年效期的FFP2等級口罩(也就是國內熟悉的N95等級口罩)。

 

依據上議院報的報告結論,Bachelot衛生部長理所當然的丟了官位,背了十一年的黑鍋,直到此次疫情才被當作先知而洗清污名。然而法國自2011年起,為了節省預算,便不再更新過期的FFP2口罩庫存,導致疫情爆發時,法國根本沒有FFP2口罩的戰備庫存。

 

然而什麼都缺的情況只跟2009年政府的決定有關嗎?那恐怕是刻意忽略過去20年,所有法國政府(包括馬克宏政府)的責任,因為法國醫療體系早在一次又一次的醫療改革中,連續撙節了20年,光是馬克宏總統執政的三年,每年就足足地減少了10億歐元的預算。而戰後至今,沒有適時地開放的醫學院錄取人數亦是年輕醫師人數嚴重不足的原因,政府口中的那個堅強的醫療體系,早已不存在,而醫護人員過去上街怒吼,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在催淚瓦斯和警棍下被驅散,未得到制度性的改善。

 

一場系統性的失靈,除了法國人長年的衛生教育(只有病人帶口罩)、上述不可思議的決策,希望避免對經濟受到太大影響,也需要一些外在因素,那就是過度依靠世界衛生組織。直至今日,法國總理愛德華·飛利浦都仍以世界衛生組織的公文,做為自己施政的依據或擋箭牌,並於國會的公聽會上直言:「政府的一切決定均符合世界衛生組織的建議」。

 

他以世界衛生組織專家表示:「沒有證據全民帶口罩對防疫有幫助為由」,為法國口罩不足的狀況開脫,迴避醫護人員、警消、所有繼續讓國家運作的人都沒有足夠口罩,每天曝於險境下的責任。甚至大辣辣的說:「若世界衛生組織的說明有誤,疫情結束後,該負責的人都該負責!」

 

回顧了過去一個半月的實況,法國的嚴峻疫情以及為何法國政府吃上了十件過失殺人的官司,似乎不再那麼難以理解。

 

然而在眾多的措施中,每天晚間七點防疫指揮官的記者會裡,法國仍舊做出了很多的反應,這是疫情層級依舊維持一級的台灣可參考之處。至於疫情拐點何時會出現?何時會趨緩?何時可以解除禁足?以何種方式解除?目前尚無足夠科學依據判斷。

【附記】

 

法國政府具體工作落實如下:

 

隔離措施:

 

●關閉所有層級學校,包含托育中心、私立幼稚園

●禁止100人以上的活動

●3月17日起,為期兩週的全國禁足令

●3月24日,禁足令延長至4月15日

●全國禁足令變嚴格,出門僅能在家方圓一公里內活動。

●第一次違規罰138歐元,若15天內兩次罰1500歐元,若15天內違規三次,罰3750歐元並坐牢六個月

●冬天房東不可驅逐未付房租之房客措施延長兩個月,不得斷水、斷電(本來三月結束)

●旅館、計程車將免費服務醫護人員

●徵收5.460旅館客房供遊民自主隔離

●所有公園將關閉

 

醫療措施:

 

●住院兒童、婦產科暫時停止接受訪客

●養老院、長照中心停止接受訪客

●醫院如果因為太多需要檢驗的案例而忙不過來,可以停止檢驗的工作,只有重症病患才必須要百分百檢驗

●許藥局自行製作乾洗手或酒精

●取消醫院醫護人員加班時數上限

●政府將投入四十億歐元添購醫療器材

●改造一般高鐵列車為醫療疏散列車

●請所有醫院將沒有急迫性的手術改期,盡量維護醫院醫療量能

●將法國急診病床(有呼吸器)從五千床提升至一萬床

●所有視訊看診的費用將100%由健保負擔

●經研究表示沒有證據可以顯示一個康復的病患會再次得病。中國的例子是沒有痊癒就出院,才會又病起來

●馬克宏總統希望增加法國自產的醫療設備(口罩、呼吸器)

●馬克宏總統表示:沒有戰備庫存的必要,我們可以輕易的從世界另一端進口

●總統表示,疫情過後,我們將大量的投資醫療體系,改善醫護人員待遇及工作環境

●成立隔離心理諮商專線

●允許醫院使用過期6個月的FFP2口罩

●香水重鎮Antibes推動不下車檢測

●疫情Opendata,可供大家下載

●奎寧+日舒療法可產生非常嚴重的副作用,絕對不能自己吃藥

 

公民方面:

 

●啟動後備醫護人員計畫(動員退休醫護人員及醫學生)

●啟動jeveuxaider.gouv.fr網頁,招募志工,進行四項工作:1. 送餐、送菜、送衛生用品 2. 協助照顧醫護人員孩童 3. 探視健康狀況不佳的獨居人士 4. 協助左鄰右舍

 

軍警方面:

 

●軍隊協助疏散重疫區病患至仍有量能之其他省分醫院。

●徵調警校學生加入維安部隊

 

企業方面:

 

●員工能夠在家工作就在家工作

●允許企業讓員工大量休假(七成薪)

●所有公司三月份稅務,社會福利,均可延後支付

●政府以行政命令方式推動振興經濟方案。(3月21及26日公佈)

1、旅遊業退費可以用等值禮券/購買卷的方式退費,避免旅遊業出現現金流不足的問題

2、所有企業只要沒有收入,就避免企業有開銷。「零收入、零開銷原則」將適用於所有的企業。禁止因為沒有繳費就斷水、斷電的行為。所有的辦公室、店面租金、水、電,可延後到疫情結束後,以攤提的方式於日後的費用中收取,不會有遲繳罰金

3、成立10億歐元的自由業互助基金,適用於所有微型企業、小公司、自由工作者、自由業。只要營業額低於一百萬歐元+營利低於6萬歐元+企業因為行政命令關閉或者是今年三月份收入低於去年三月份七成便可獲得1.500歐元補助。嚴重者可再申請最高2.000歐元的補助(基金由中央、地方以及保險業提供,地方出2.5億歐元,保險業出2億歐元,其餘中央出)

4、所有政府公開招標案執行期限暫停, 政府僅能預付60%款項的限制也暫時取消,讓得標企業可以有更多的現金流

5、所有企業股東會議允許以線上方式進行,無論章程是否有規範,也允許企業將股東會延後至9月份再開

6、放寬電信業施工限制、讓電信業可以快速強化線路、網路量能

 

勞動部宣布:

 

①所有臨時性的失業的支出將由政府補償給企業(在法國當企業遇到困難時,可以請員工暫時不要來上班,並僅支付員工七成薪水,稱之為部分/臨時性失業)

②擴大讓所有員工都可以享有臨時性失業的制度(本來有部分職業不適用,像是保母、幫傭等等)

③政府放寬申請暫時性失業的期限至三十天(並且可回溯至疫情開始時),若四十八小時內沒有得到政府答案,可視為政府同意。(他們非常理解自己的效率差)

④允許企業要求員工使用一週的特休假(法國每年有五週特修假、不用掉,將來還要修,對企業會是困擾)。

⑤部分企業,允許將工時提升至一週60小時

⑥所有本來到期,即將失去失業救濟金的勞工,可繼續領取失業救濟金

 

●發放紅利的公司,將不得享有振興經濟方案的優惠

 

大眾運輸方面:

 

●巴黎地鐵公司開設20條醫護人員公車,專門接送至各醫院

●大眾運輸會繼續,但請少搭

 

海外僑民方面:

 

●武漢包機

●海外定居法國人請不要回國(3月20號呼籲)

●海外13萬法國人,歸國了6萬人次(3月23日公佈)

 

托育方面:

 

●平日接受超過10個小孩的托兒所從下週起全部關閉(3月14公佈)

●平日收低於10個小孩的托兒所,下週繼續營運(3月14公佈)

●醫護人員小孩,可以去學校,學校不會開課,僅提供醫護人員孩子一個自習的地方(3月14公佈)

●保母平日照顧三個三歲以下幼兒的限制改為六個(3月14公佈)

 

 

 

作者為旅法30年,巴黎律師公會登錄律師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