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三小動作反罷免,韓國瑜徹底激怒高雄人

Sunday, March 29, 2020

近來,韓國瑜裝乖想避開罷韓風暴,卻是弄巧成拙。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第二階段連署突破55萬,可說是創下台灣地方自治史紀錄的高雄市長罷免案,在高雄市政府最新的小動作干擾下,再一次引發高雄市民的怒火。

 

回顧自總統大選結束後,韓國瑜面對罷免案所採取的各種反制行為,讓敦厚的高雄人以作戰的姿態全力以赴,實在並不讓人意外。

 

高雄人在台灣社會的印象中總是熱情、開朗,不拘小節;只要對方誠懇,高雄人也會真情相對。這樣的性格,是韓國瑜當初能夠勝選,擔任高雄市長的重要因素之一:「一個很敢講的市長,讓他做做看。」

 

可惜的是,高雄人卻換來市政無能、市長跳票毀諾的難堪下場。「自己犯的錯,自己來彌補」,是高雄人在這次總統大選中,用選票做出的回應,讓蔡英文創下歷史紀錄的百萬票,也讓韓國瑜只拿到六十一萬票,比市長得票少了約三分之一的二十八萬票。如果韓國瑜在這次的失敗中痛定思痛,檢討自己,全力專心市政,高雄人還是會願意再給他一次機會。這也是罷免團體起初所「擔心」的重要因素:要是韓國瑜真的很會裝乖怎麼辦?

 

所幸,到了中年之後,人的本性已經很難改變,就像韓國瑜在總統選舉期間,民調落後時開始口出惡言,一下「他奶奶的」、一下「得民調者得痔瘡」,讓選情更加惡化一樣,面對罷免案的反應,也是假裝專心市政沒多久,檯面下的小動作就紛紛出籠。

 

第一個小動作,任命副市長陳雄文兼任選委會主委。

 

儘管高雄市政府強調任用依法沒問題,但如果連依法都有問題的話,顯然就不是小動作,而吃相難看了。根據中選會在一月十七日的第540次會議記錄,當罷免團體在去年十二月進行第一階段提案時,高雄市選委會便去函中選會,以「資料繕寫與簽名筆跡不同、日期蓋章、提議人名冊提早填寫」等理由,試圖影響中選會,做出提案書無效的決定,然而未果。

 

高雄市選委會仍不死心,仍要求中選會刪除高達一萬多份提案書,要將罷免案在第一階段就因無法突破2萬2814份門檻,胎死腹中。

 

不過同樣遭到中選會依法拒絕。即使到了第二階段,面對突破門檻兩倍以上的55萬份連署,高雄市選委會依然死性不改。

 

既然沒辦法擋你填連署書,那就製造你的麻煩,選委會在二階段審查期間,寄發「罷免查詢單」,恐嚇市民「如果不回傳,將由選委會依權責認定」,言下之意,當然是「認定無效」;然而,中選會也已經表示,連署書有效與否,權責在中選會。換言之,高雄市選委會的用意,在於恐嚇參與罷免的市民。

 

第二個小動作,市府開罰、監委約談陳冠榮。

 

陳冠榮除了罷免的法定領銜人身份外,也是高雄氣爆事件的自救會長。由於在氣爆的後續處理上,與當時執政的陳菊市府密切互動,成為國民黨的重點攻擊對象。這也讓父親是深藍的陳冠榮,反而是走上反國民黨的道路。

 

高雄市政府在今年二月底,突然發公文給陳冠榮,指出有民眾檢舉,光復高雄總部並未依《公職人員罷免辦事處及辦事人員之設置及徵求連署辦法》規定,在申請後的7天內向高市選委會申設罷免辦事處,即不能再設立。

 

選委會監察小組前往查看,總部有看板、桌椅、人員,應屬辦事處,要求陳冠榮10天內說明,否則將開罰10萬至100萬。陳冠榮則回應,光復高雄總部只是收取連署書的地點,並非辦事處。依《選罷法》規定,領銜人「得」(可以要或不要)設而非「應」(一定要)設辦事處,事實上他並沒有設置辦事處,也就沒有申請與否的問題。

 

今年三月初,輪到監察院發函給陳冠榮,要求就高雄氣爆後的善款運用進行說明。由於本案早在六年前的氣爆事件後,便已經經歷過一次監察院約談與國民黨議員的「強力監督」,最後「什麼事都沒有」,使得這一次由馬英九時期提名的監委發出約談通知,充滿濃厚的翻舊案與警告意味。

 

第三個小動作,唱雙簧、利用疫情做文章。

 

陳雄文、高市府與國民黨扮演黑臉,全力攻擊罷韓;事主韓國瑜則扮白臉,只負責市政宣傳。自總統大選結束之後,韓國瑜便定調「全力拼市政」,臉書上幾乎都是鋪路、行銷高雄市的內容,日前與馬來西亞歌手黃明志合作的觀光影片,大有吸引年輕選民、擺脫之前找白冰冰、張俐敏等「上世代流行」的意味。

 

可惜的是,韓國瑜顯然「不安於裝」。隨著武漢肺炎疫情爆發,韓國瑜首先是在禁止口罩出口議題上與中央唱反調,表示「硬性規定未必聰明」;接著「以身作則」,當指揮中心推廣「健康的人、空曠處不必戴口罩」,韓國瑜就偏偏在戶外受訪時戴上口罩;甚至在視察公車消毒作業時,故伎重施,手捧漂白水「聞比例」,遭醫學專家痛批「不良示範」,更扯的是,還在近日花公帑宴請高雄市各區農漁會幹部,遭批市長帶頭「假防疫,真反罷韓,逆時中搞群聚」。

 

種種作為,無不凸顯出韓國瑜實在是「裝得了一時,瞞不了一世」。 高雄人雖然熱情而開放,但絕對不是傻子。給韓國瑜一次機會,卻是「真心換絕情」被當成跳板;而韓國瑜為了保住自己的市長寶座,不是誠心悔過道歉,請高雄人原諒,而是小動作不斷,用破壞的方式來回應高雄人的不滿。這樣的做法,不只是很有國民黨的特色而已,也必然會更加堅定高雄人要驅除害蟲的心。

 

 

 

作者原本過著白天工程師,晚上基進黨志工的生活,持續五年後決定全心投入政治工作。在罷韓行動中被稱為罷韓四君子之一,現為台灣基進新聞部副主任。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