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只能靠封城鎖國,等待疫情延緩

Thursday, March 26, 2020

 

 

歐洲掉以輕心失去防疫佳機

 

武漢肺炎擴散全球,歐洲各國掉以輕心,坐看中國、日本、韓國抗疫,歐洲政客完全不盤點自己的防疫裝備,聲稱疫情都在掌控中,自己國家可以讓人民放心,結果疫情一到家門,歐洲全部潰堤,最後每個國家各自為政,把難得多年來的跨國通行,因疫情而重新築起邊界。

 

當德國築起義大利與奧地利防火牆時,同時與德國邊界的捷克與波蘭也不讓德國通行,為的就怕無情的疫情大火燒到自己家門。歐盟本身是以經濟為導向的結構,在這次疫情中完全沒有發揮到什麼角色,僅是喊一些空洞的話語。

 

英國在地理位置上沒有連結歐洲大陸,原本對疫情防守可以如同台灣,如果認真做圍堵工作,決戰境外,防疫工作會是相對容易,卻出了一個完全不懂疫情危險性的強森首相,採用所謂的「佛系」防疫。疫情到來,意外地島國英國毫無作為,還要大家儘量染疫,說出任由病毒傳染全民,讓全國群染超過百分之六十,就可以免疫的瘋話。毫無作為也可以說成是一種防疫政策,真正顯示出強森的無知與愚蠢。

 

類似這樣群染的政策,如果把人命當成是數字是可以,但是一個民主法治國家的領導人,態度比獨裁國家還要兇狠,公然地無作為,視人民性命如敝屣,怎能讓人民不害怕驚嚇。三月二十四日首相在強力的民意壓力下,態度轉為強硬,開始封城並強悍地限制了人民的行動自由。

 

英國防疫工作相對容易,卻出了一個完全不懂疫情危險性的強森首相,採用所謂的「佛系」防疫。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瑞士是一個素以傳統手工業與觀光為主的富裕小國,原本以為小國防守相對容易,但在這次歐洲疫情中,也是慢半拍,前瞻後望的結果,疫情來時,不願放棄中國觀光客,使得人口少於台灣的瑞士,傳染人數竟然飆高到幾近上萬,而死亡人數更是超過百人,顯然也是希望控制,而無法控制。

 

德國的防疫,可以說是西方歐美國家的典型代表。他們就是鐵齒不戴口罩,嘲笑戴口罩者,覺得在當地的亞洲人太過誇張,看輕疫情。他們防疫只做半套,只覺得管理好自己,好好徹底洗手就好,隔離管理受感染者,對於全面防堵疫情毫不在意,物資也毫無準備,僅是天真認為就是流感,疫情不要燒到我家,如果燒到就是觀察看看,再來反應。

 

幾乎所有歐洲國家會像今天這樣被疫情燒得如此嚴重,都是防疫只有初期做半套,包括義大利的防疫,只是政治象徵性地封鎖中國與台灣的航班,卻對歐洲之內的疫情完全漠視。而德國也是在二月初與台灣有一樣多的案例約十六名受感染者,他們追查出來是來自武漢的中國員工來巴伐利亞邦做研習交流以及專機載回的德國國人的受感染者。個人所居住的巴伐利亞邦當初也有做嚴格管理與隔離。然後就是一片空白。

 

另外,大部分的人認為義大利的第零號被傳染者是來自中國,但是根據病毒基因的排序,科學家認為義大利的第零號傳染者應該是來自德國慕尼黑。病毒攻擊沒有國籍之別,義大利封鎖中國和台灣,卻完全忽視歐盟境內的帶原者,這也是標準的防疫的政治動作,完全沒有想到需要實務性的防堵。

 

在意大利的高速公路上寫有預防冠狀病毒的標示。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關閉學校與封城鎖國

 

由於疫情延燒太過,現今歐洲國家與美國都是兩個月前中國的翻版。如果要作戰,老實說各國的防疫物資用品根本比中國還不如。因為中國就是生產口罩與防護衣物的主要國家,歐美各國過去多仰賴中國進口。

 

即使德國廠商覺得情勢不對,主動表態要優先供應國內用料,提醒政府部門要盤點,最後也只是被政府部門已讀不回,氣得廠商對中央級健康部門首長噴火。最後,他們只能預測國內需求,自己預留德國國內使用,不再接受其他國家的訂單,才暫時可以撐到今日。但是德國《鏡報》報導,漢堡市的防護物資到這個週末就要罄空,之後的情勢將會非常的嚴峻。

 

今日的歐美各國最後只好遵循中國路線,封鎖隔離全民,不准觀光旅遊,嚴格限制全民移動可能,限制個人行動,並且要求人與人之間相處的距離至少要超過一點五公尺。為避免傳染擴大,加碼關閉掉幾乎無關民生所需的行業兩至三週。唯一不同的是,比較富有的德國就只好大灑幣,救人已不太可能,現在就希望失業率不要大增,抑制動亂。

 

自從三月十六日關閉所有巴伐利亞邦的中小學校與採取各種限制行動之後,德國的感染數量並沒有減少,只是增加的沒有那麼劇烈而已。也許是德國採檢的數量比義大利更多也更全面,他們受感染者在超過一百例的第十九天竟然比義大利超過一百例的第十九天新增的人數更多。這也是專家預判,德國的情勢並沒有比義大利來得輕鬆的原因。

 

不過目前德國的措施主要是不讓人與人接觸,期望讓疫情延緩下來,希望醫療資源不會因為突然暴漲的重病人數,而把醫療救治的系統給壓垮。他們號稱擁有兩萬八千床重症病床可用與其中配有兩萬五千個可供呼吸的機器,是歐洲重症床最多的國家,認為他們足以供應重症病患。不夠的醫療人力,就招募退休醫師及護理人員與尚未畢業的醫護學生。養老院院內感染也已有一兩家正在開始,接下來德國感染與死亡人數將會達到最高點,只是不知是何時,目前的近三萬感染者與一百多人的死亡人數都是在爬升的階段。

 

德國的措施主要是不讓人與人接觸,期望讓疫情延緩下來。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個人認為,如果歐洲關閉學校可以提早三個星期前做,類似像台灣為避免群聚感染,彈性地延長假期,應可避免疫情擴散。而歐美國家卻認為發生的感染者人數太少,還沒有超過一百例,故只能一直觀望,花太長時間討論要不要關閉學校與封關。德國在受染者達到一百例之後,邦政府才感到情勢不對,必須有所反應,而一切都太晚了。

 

在德國關閉學校是沒有什麼線上學習的。學生受課權在這個非常時期,就是請大家看學校網頁做家庭作業。學校老師會去學校上班,給予學生每週功課,實現大家自主學習的精神。大部分德國學生算是自主,不過在家玩電動五個星期應該會是常態,因為現在學生也不能去別的同學家討論功課,也不能一起出去遊玩。

 

整個室外的公園的遊樂場多用紅線拉開,隔絕大家去玩。沒有電影院,沒能去美髮,也不能逛街購物,不能去健身房健身,游泳池也關閉。幾乎全歐美的人都僅可以一個人或和共住家人去散步與騎腳踏車。他們也不能去找沒有共住的祖父母或親友。在巴伐利亞的公共場所也不能有兩個非家人關係以上的人聚集。現在整個城市鬧區都像是星期日一樣地不開門營業,連為了工作的理由要出門都要有具體理由證明。

 

即使日常生活中到店家去買個麵包,都必須只能有一人進去買,其他人在外面排隊,而且是每個排隊的距離要超過一點五公尺的距離。人和人之間的距離被迫拉開,不能再和朋友見面共處,一些本來就獨居的人幾乎失去與人相處的機會與社交活動,一些可怕的種族主義的謠言也藉機傳開,危機時期,藉由人心的脆弱,散播仇恨。

 

有了歐盟以後,各國物資與人力都分工合作,也各取所需。但自從波蘭鎖國以後,原本每年春天會被德國雇主請來採收蘆筍的波蘭員工,無法跨過國界前來上工,農產的收成與銷售都會是問題。另外德國的物流也會受到影響,因為很多跨國載運貨品的大卡車司機,全天照護殘障者的護理人員,營建工人,很多都來自波蘭。波蘭的鎖國勢將影響德國生活。這些行業原本互相依存,現在鎖國的政策,使得各國之間的人力供應鍊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

 

德國總理必須居家隔離

 

德國總理為了安撫人心,幾次出來喊話,談到這是二戰以來最大的危機。就在她三月二十一日向全國人民提出沈重呼籲之後,她自己就馬上要做居家隔離十四天了。因為之前一天為她施打疫苗的醫師受到感染而致病。這其實是多令人憂心的醫療情勢。因為這也證實,德國醫護人員的裝備吃緊,很多家醫門診剛開始時,被迫要接潛在感染者的個案,但是他們沒有被分發到任河一個口罩與防護衣物。在診所中無法分流潛在病患,第一線醫師與工作人員根本無法自我防護,有的竟然也認命的認為可以「裸身」而不防護地為病人做採檢。初期,連醫療人員都以為就是輕症者多,應該沒有問題。一些顧及病患就診權益的家庭醫師不願關門,他們還必須自己網購防護物資,而物資根本也尚未到。

 

歐美國家在準備不足的疫情下,限制人民自由成了什麼也不能做的殺手鐧。德國醫護人員只能希望大家好好留在家裡,他們甚至在網路上溫情喊話,「我們待命,你們留家中」,但願他們溫暖的形象能夠讓全德國人民理解,留在家中的重要性。

 

 

 

作者為德國台灣協會前會長,台灣護理師、德國護理師及精神病患專業照護人,德國失智者專業照護人、從事動物輔助活動、教育及輔助治療的研究與資料搜集。著有《借鏡德國:一個台灣人的日耳曼觀察筆記》、《借鏡德國:毛小孩的神秘力量──從歐美的動物輔助治療看台灣動物福利》。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