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虔豪

電視台搶先公開「N號房」經營人身分,公益還是觀感刺激?


SBS放出了「博士房」經營者的照片和個人資料。圖片來源:SBS截圖


在附有加密與銷毀功能的通訊軟體Telegram上開通秘密群組,誘導未成年女性拍攝淫亂影片,吸引近30萬人加入觀看與傳播的南韓「N號房」事件,近日鬧得沸沸揚揚。


其中,最大宗群組「博士房」的經營人,日前遭收押。而這名經營者脅迫與公開被害人個人資料的惡行,引發群集激憤,青瓦台的國民請願頁面上,已有共500萬人參加連署,要求公開群組經營者與相關人士的身分,並予以嚴懲。


最後,南韓總統文在寅要求徹查;警察廳長閔甲龍也宣誓,將盡可能動用所有資源與人力,搜查經營者、影像製作者與傳播者。呼應民意要求,警方原預定在週二(24日)上午,召開由警察、律師、教授與精神科醫師代表組成的「公開審議委員會」,決定是否公開經營最大宗群組「博士房」的身分資訊。


而就在會議召開前一晚,首爾放送(SBS電視台)在當天《8點新聞》首開第一槍。當家主播金賢宇說道:「SBS判斷,這次事件是以青少年為對象所肇下殘忍的性犯罪,也是對被害人造成傷口難以恢復的重大犯行。」


「所以,為阻擋有新增加的被害案例發生,以及對還未水落石出的犯罪搜查提供幫助,還有在國民『知的權利』原則下,接下來要播出的本台獨家採訪內容,我們決定將已被收押的嫌疑人臉部和姓名,予以公開。」


隨後,SBS放出了「博士房」經營者的照片和個人資料,是今年25歲、本名「趙柱斌」(音譯)的男子,SBS還播出獨家追蹤報導,包括前往其畢業學校,詢問同學與師長有關他的為人;調查成績與社交紀錄。之後其他媒體也跟進報導,並找出他曾在育幼院擔任志工等經歷,強化趙的「雙重人格」形象。


報導一出,許多人拍案叫絕,認為SBS盡到社會責任,值得尊敬。事實上,南韓對製播散佈未成年淫亂影片的行為處罰,仍過於輕微,面對這樣的案例,法官大多念在初犯,而判處嫌犯緩刑,就算實刑也很少超過3年,相較於歐美國家動輒5─10年的刑期,太過輕微。


加上南韓對這類犯罪處理與預防仍相當欠缺,2年前掀起#MeToo浪潮還未平息與還給當事人公道,現在又有像N號房這樣更新型與更殘忍的犯行,民意的憤怒與要求公道,是可被理解的。但大眾面對趙柱斌犯行,而憤怒連連的同時,看到身分公開,也大呼過癮,但SBS搶先報導的作法,也存在可議之處。


SBS與其他媒體都有報導自由,這樣的做法也無違法問題可言,問題出在「正當性」。南韓警政部門碰到要不要以性暴力處罰條例為依據,這回還是頭一遭;經過國民連屬請願、警方也為回應民意而宣布要開會討論,顯示南韓社會正進入一個由下而上的議題「公共化」進程。


警方才要召開公開審議委員會,就事件涉及的公益性、受害範圍與公開身分的效果評估等,討論與決定,SBS搶先披露趙柱斌的身分,若消息來源出自警方,就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但目前看來,SBS對N號房事件的採訪準備,應該已經持續一段時間,這樣的可能性應該不大。


但就算是藉其他消息來源獲得情報,SBS的舉動,也打壞議題「公共化」的方向,易導致民眾無意間忽略法定程序,陷於情緒中,並催生「輿論公審」的心態。


SBS主張自己是基於公益和國民知情權等原則,才決定公開趙柱斌身分,但報導時間與公開審議委員會召開與拍板,只相隔不到半天,這半天有牽涉到甚麼樣的急迫條件,會讓搶先公開變得有價值,SBS並未說明。


若結果是警方議決不公開,或遲未定論,還是刻意拖延,SBS屆時批露出來,會更有意義,否則選在警方拍板前播出,又是連串訪問與調查身家,刻畫出「偽裝成普通人肇下恐怖犯行」,而未細部探究何種成長因素造成問題發生,只有加深大眾恐與猜忌表面上的公益考量,實際上應該有更多成分,是為搶快與刺激的新聞素材,來拚收視率。


N號房事件激起海內外的廣泛關注,我們看到這樣的新聞,抱持對被害人的同情心而對嫌犯所作所為感到犯怒的同時,若不保持冷靜,隨時思考與判斷我們接收的訊息傳播與操作有無問題,最後很可能都只會流於一時情緒波動,高喊著處罰犯人的同時,卻無法深究與解決問題。

作者為定居首爾的駐韓獨立記者,《韓半島新聞平台》創辦人,長年採訪與評論南北韓時事,希望注入具有台灣觀點和現場觀察的韓半島新聞。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