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韓的意義與江啟臣的偽善

Monday, March 16, 2020

圖片來源:Wecare高雄

 

由公民團體Wecare高雄、公民割草行動以及政黨台灣基進所共同發起的罷免高雄市長韓國瑜行動,從1月29第二階段連署開跑後,法定要在3月28日前蒐集到約23萬份門檻數量,沒想到才經過短短十八天,罷韓團體在2月15日下午即宣布連署破30萬,最後比法定期限提早20天(3月9日)送件,最終連署份數更高達55萬之譜。

 

依法,高雄市選委會必須在送件後40日內完成查對,若合格份數通過門檻,將由中選會宣告第二階段連署過關、罷免案成立,接著20至60天內舉辦罷免投票,中選會主委李進勇在質詢時也指出,可能將在六月中下旬投票。

 

在三階段投票時,支持罷免方還得通過「同意票高於57萬票」、「同意票多於不同意票」的雙門檻才算罷免成功,在《選罷法》的缺漏下,罷免領銜人無法開設政治獻金專戶,募款功能受限下,能否有效宣傳也成為一大考驗。

 

在現行法規可電子連署,但實務上尚未執行的情況下,罷免團體招募了大批志工進行街頭擺攤連署,除了三個團體各自的據點外,更找了在地民代服務處、一般店家店面做串連,而熱情民眾更是有如選舉拉票一般,人人自動成為行動連署站,讓罷免遍地開花。

 

第一階段連署正好是去年大選期間,拋下市政落跑的高雄市長韓國瑜面對質疑聲浪,一概使用強硬手段回擊,比如在造勢場合上嗆聲「放馬過來、恁爸等你」,又或者是在總統政見發表會上,以「沒水準、沒良心、可憐」連罵三家媒體,目的都是透過與反對聲浪的較勁,催化韓粉在大選的投票率以及聲勢。

 

只可惜,被看破手腳的草包,政治操作所帶來的聲量紅利遠遠比不上聲勢殞落的速度,韓國瑜民調在選前一個月仍然毫無起色,為救民調,韓辦甚至故意選在罷韓團體舉辦罷韓遊行的同一天,在幾公里外同步舉辦挺韓遊行,試圖製造雙方人馬衝突來拉高聲勢,遊行後五天,罷免第一階段順利送件,負面選戰無效,韓國瑜聲勢再遭重創。

 

然而韓市府與韓粉們對罷韓團體的打壓,並未隨著選舉而結束,由於韓市長曾在去年九月將原本是文官派任的選委會主委一職,改由政務體系的副市長陳雄文擔任,市選委會就曾在連署期間發文警告「法定領銜人陳冠榮醫師私設罷免辦事處有違法之虞」、「有民眾檢舉連署可能造假,若為真將觸法」,主委陳雄文更在罷韓二階送件隔天,都還沒開始審查,就先表示要剔除一、二階段中的三萬份重複連署,遭罷韓團體質疑這位不進行利益迴避、也毫無行政中立可言的陳雄文,根本就是韓國瑜的反罷免主委。

 

不只選委會動作頻頻,韓粉與挺韓直播主也積極挺韓反罷免,韓粉們先是有組織的到各個戶外擺攤連署點盯哨,不只瘋狂檢舉罷韓妨礙交通,更屢次出言辱罵志工,甚至還有挺韓里長威脅開車追撞,也有直播主一狀告上地檢署,指稱罷韓團體賄選、違反《集遊法》。

 

這些行為一再反應了挺韓方的焦慮,由於二階連署從大年初五開跑後,不只連署書迅速突破門檻,1月15日、2月10日兩次的電視台民調,罷韓支持度都維持53%的穩定結構,顯示敗選過後一個月來,韓國瑜的裝乖、回歸市政、低調不回應媒體等試圖降溫的行為,多半市民並不領情。

 

眼看罷免投票舉辦的可能性越來越高,若要保韓,到時候勢必要有更多人出來投下反對票,挺韓方開始轉移到國民黨內部尋求解方,希望讓罷韓投票回歸到最基本的藍綠組織動員,新任黨主席江啟臣甫上任,也馬上表態將協助韓國瑜度過難關。

 

若回顧江啟臣在國民黨內部浮上檯面的脈絡,要從國民黨大選敗選後的檢討說起,國民黨在選後世代交替的聲音此起彼落,卻鮮少聽到檢討韓國瑜的聲音,連外人都看的出來問題出在理盲挺韓不被中間選民接受,黨內沒人敢直指問題核心,可是選輸必然面臨改革,於是國民黨青壯派打著「世代交替」的大旗,展開了名正言順但不碰觸敏感部位的改革,「老的不行,讓年輕的來」,江啟臣成了這場選後檢討的最大受益者,並且順理成章的頂下了國民黨的改革派的光環。

 

但從行為上來看,事實並非如此,若江啟臣的崛起,叫做「改革」,那讓國民黨走到今天這步田地的韓國瑜,自然是「需要被改革的對象」,韓江不只不可能連線,江啟臣更應該帶頭支持罷韓。

 

但奇妙的是,從挺韓到底的台中顏家戰敗,到高雄八席國民黨立委參選人全軍覆沒,國民黨選後支持度一片低迷,韓國瑜明明是拖累大部分立委選情的戰犯,但主張改革的江啟臣不只派手下愛將鄭照新擔任韓市府新聞局長,幫忙韓在媒體形象上洗白,更在黨主席選舉時表態「韓國瑜若掛了,國民黨未來難以想像」、「國民黨開啟正向改革就是幫韓」,此話一出也讓許多期待國民黨有一番改革作為的年輕人大為心寒,從吳敦義到江啟臣,不過就是年紀與派系上的差別,本質上並無二致,選前選後,中國國民黨依然挺韓到底。

 

綜觀整個韓國瑜罷免案的來龍去脈,由公民團體發起罷免,有別於過去黨外時期從統獨延伸到民主陣營與黨國威權的對抗,許多支持罷韓的民眾本身並未對於國民黨有其他負面印象,或者對於政治有更深一層的理解,較多出自於對自身權益的捍衛、城市家園的熱愛,於是對於市長說謊、跳票感到厭惡。

 

但因為中國國民黨大選前對韓國瑜的支持,到選後換了黨主席結果是一場假改革,挺韓態度不變,市民也需要面對一個核心問題,韓國瑜的共犯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從過去威權時期污染放高雄、發展給台北的政策開始,到明知韓國瑜帶給高雄的負面影響,但為了黨的利益仍然挺韓到底,成為高雄市民的絆腳石。韓國瑜在市長選戰中不斷強調選人不選黨,如今看來,從2018一人救全黨,到2020全黨救一人,其實都是中國國民黨與韓國瑜之間互相掩護的把戲,在這兩年當中,犧牲的其實都是高雄市民的權益,以及高雄的轉型契機。

 

罷免韓國瑜,等同否定一個說謊的政客,但透過罷免宣傳、街頭連署、說服民眾的過程,其實更應該把握這個曾經錯誤的選擇,讓更多民眾認清,問題的根源,其實來自於不斷的生產出更多韓國瑜的中國國民黨。

 

 

 

作者原本過著白天工程師,晚上基進黨志工的生活,持續五年後決定全心投入政治工作。在罷韓行動中被稱為罷韓四君子之一,現為台灣基進新聞部副主任。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