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序歐洲無力抗武漢肺炎

Monday, March 9, 2020

武漢肺炎疫情重創歐洲各國。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自武漢肺炎侵襲世界以來,來自台灣的消息,讓人看到的是如臨大敵,嚴陣以待,每一個防疫環節在防疫中心的指揮下井然有序,看到陳時中部長每天的報告,把人數、感染來源及感染者的移動動線都做透明的公佈與分析,口罩等防護用品政府都用心掌控與評估,使台灣人民安心,這真的使海外的台灣人感到羨慕,因為即使是台灣甚為艷羨的歐洲,對於這次的武漢肺炎的輕忽,可以說是進退失據也讓人感到憂心如焚。

 

1918年西班牙流感,歐洲死亡數千萬

 

歐洲歷經中世紀的黑死病,已經相當久遠。對於黑死病的印象,早就不在歐洲人的腦海裡留下一點痕跡,再說他們認為此次疫情與黑死病成因完全不同,他們不可能也不會把此病與黑死病的瘟疫做有任何聯想。歐洲前一次流感大流行,是 1918年稱之為西班牙流感的傳染病,全世界當時死亡的人數高達五千萬人口,光是瑞士當年就有兩萬五千人死亡。而其他國家的統計很多不詳,因為許多國家在當時都嚴格管制報導,以免影響民心。為何叫做西班牙流感,原因很簡單,因為當時西班牙對於報導的管制不算嚴,歐洲人可以知道的消息來源,就只有從西班牙的報導得知。西班牙流感和其他流感不同的是,此流感多感染二十歲到四十歲的年輕人,與其他流感容易感染的年幼與年長者有別。

 

混亂無章,德國政府失措無能

 

相較於台灣於十七前因對SARS疫情掌握不足,造成國人三百四十六人感染,七十三人死亡的慘重情況,德國當年才僅有九個人被感染,瑞士、法國及其他歐洲國家也都波及甚少。也難怪他們對此類似SARS的武漢肺炎無知至此。只是他們的無知,並不會減少傳染帶來的人為災難。

 

本人所服務的學校,班級老師發給學生的防疫資訊中,重點就要大家好好洗手,洗好洗滿,咳嗽用手臂遮掩就好。剛放完一星期寒假德國南部的巴伐利亞邦,鄰近奧地利,接著就是義大利。寒假時,許多德國人都會到奧地利、瑞士去滑雪,也會到較為溫暖的義大利渡假。義大利北部的疫情爆發地米蘭及鄰近山區的Tirol南區,更是南部德國人度假的勝地。

 

開學後,學校老師輕鬆地要學生洗手的作法,讓我非常傻眼。當有同學提問是否要帶口罩時,老師竟然斬釘截鐵地告知大家,洗手就好,帶口罩無意義!他氣勢凌人的口氣,好像警告學生,帶口罩是無知的象徵。所以,班上同學也不敢再多問,大家就把這個傳染病當作是一種新型而完全不危險的疾病。

 

學生既然不須帶口罩,但防疫資料中有提到,請大家如果有到過疫區的地方,最好留在家中,沒有任何強制性的作為。所以,老師要大家洗手,又無須帶口罩,所謂的肺炎傳染病,在大家看來就是不嚴重吧!大家還是嘻笑怒罵地過日子,有些同學還自動為此病編了歌來唱,而且是坐在我後面,面帶輕鬆地對著我哼唱。

 

在工作單位的會議,負責人說她必須為員工的工作安全把關。講得非常負責任。接下來她說,她有去藥局要購置口罩,結果口罩全無,藥局專業人員還告訴她,這傳染病戴口罩根本無用。負責人就淡淡地告知我們,要我們勤洗手,武漢肺炎就像一般流感,流感死的人更多。

 

這樣的傳說,到處在德國的民間、學校流傳著。不知他們是理盲,還是鴕鳥,總之大家都知道大家都在睜眼說瞎話,因為所有大型活動都停止進行了,書展不展,音樂會不開,足球比賽也不能去看,平日可以參加的活動,幾乎都被迫停辦。即使不停辦,去參加的人也只是謙卑地希望,武漢肺炎不要傳給我就好。

 

會議中單位負責人說得頭頭是道,當下我一個亞洲人,聽得頭皮發麻,想說,我又何須和這可憐又無知國家的人爭辯什麼,身為講母語中文的我,不要被他們歧視,就該慶幸了。教訓常常必須是血淚才能換到,別國的寶貴經驗,是不可能輕鬆被移植或轉載的,這點真正地就在歐洲與美國各地上演。

 

醫師的告白揭真相

 

原本就選擇跟著大家相信明天會更好的我,三月初的一個臉書影片,震驚了還在迷醉的我。身為醫療人員,選擇相信前線醫師的話。影片是一個德國執業醫師的醫療現場報告,他要向德國的國人說明,官方胡扯蛋,說什麼疫情在管控中,其實是對疫情的失控與束手無策。這個德國醫師具名曝光自己身分地做了影片,認真地告訴大家,德國防疫是徹底的失敗,官方健康部門所說的武漢肺炎在控制當中,是個天大的謊言。

 

因為他是第一線診所的醫師,他想要取得的防護用品與口罩等物資,經他詢問中央與地方相關單位,至今他所得到的資訊是完全闕如。他說,他無法這樣看病,所以決定要關閉自己的診所,他不想讓他與他的員工暴露在傳染病的風險之中。這就是真相,第一線醫療人員大緊張,而官方單位掩飾太平,這種官方處置與作法和中國政府的習近平所差不遠。

 

專家各說各話,險象還生

 

在一片疫情混亂、資訊不透明的情況下,大家心理大多是潛藏不安的。許多人跟著群眾心理,聽說要搶購民生用品,免得會停電、會被封城,瘋狂購物成了重症疫區的日常。個人所居的十萬人小城茵果市Ingolstadt,目前證實有一人被傳染,官方公佈說,此人沒有小孩,也沒有去過學校及幼稚園。他目前在做居家隔離。德國因為有個人資料保護,所以也就沒有告知公眾,他的動態與可能的接觸地與人。市政府要市民安心,卻完全沒說他的動線資料,這要我們從台灣走過SARS病痛的過來人如何安心?而市政府還強調說,他們已做了最好的準備,請大家無須有不實跨大的反應。資料不透明,要人安心,只有拜神吧!

 

在德國因為沒有口罩可買,所以幾乎所有人就認為帶口罩沒有任何防疫的效果。到今天戴口罩出門,在德國完完全全會被看成是異類。學校負責防疫的人員僅問我,有沒有拿到防疫資料?我說有,但老師買不到消毒用品來消毒手或消毒門把及公共的文書用具。防疫人員說,手洗乾淨就消毒了啦,無須什麼消毒用品。完全是沒有用品,就無關緊要的態度。這就是德國,官方有傳達到消息就好,至於能不能做到,就看運氣,好自為之!

 

現在透過世界網傳消息,德國媒體也知道台灣防疫措施大好,而大讚台灣,用輿論來刮他們國家防疫官員的臉。但是國家官員完全不為所動,仍然強調:各地區自己決定疫情需要處置,中央只做建議,不是硬性規定。

 

會這樣說的原因,是因為醫療體系完全失靈也裝睡叫不醒了!三月六日報導柏林Charité 醫院有確診案件。按照中央建議的作為應該是,所有醫護人員,只要與此確診病患有接觸過的人都須隔離十四天。但是柏林醫院管理卻做不到。他們說,我們不能讓接觸過確診者的醫護人員都隔離,因為這樣整個醫院都會停擺。而這不是第一個醫院這樣讓接觸過確診者的醫護人員繼續上班,在傳染最嚴重北萊茵河邦的重症區阿亨Aachen醫院也如此背離中央防疫的建議。

 

柏林醫院的病毒專家多勒斯登Drosten甚至出來背書,拍胸脯向大家保證說,通常接觸確診者的第一天,傳染給別人的機率不是非常大,所以我們建議,每天給門診部門的醫護人員做測試就好,如果沒有被測出被傳染的人,就讓他們繼續在醫院工作。醫院營運大於一切,病患與傳染人數都不是問題。

 

這在台灣,可能會被罵到爆,但沒有發生過SARS的德國專家,可以把人命用傳染力不大來賭機率,實在令人不敢相信,這是所謂重視人命的德國所為。而中央看這些亂象,完全束手無策,眼看確診人數直接上升衝到爆。就在中央政府所在地的那位柏林病毒專家還公開嗆說,中央的建議,我們聽聽可以,但沒法確實執行,只能依據現實狀況來慢慢配合。

 

沒有強制作為,最後就是各說各話

 

一位負責學校健康的醫師接受採訪就跳出來說,許多人認為要仿效義大利,最好關閉學校,他認為沒有必要,這是太過歇斯底里誇張的做法。德國目前還沒有死亡人數,也沒有如同義大利這樣上看幾千例的感染,我們不應犧牲放棄一般的公眾生活的可能。

 

最終這場疫情會在歐洲犧牲多少人的命,其實是未知數。同樣是病毒學家,也有人統計,德國這一波武漢病毒,依照死亡率的攀升,最終可能會有數萬人的死亡。我們僅能希望,德國醫療夠好,病毒經過中國轉來的傳染,希望毒性不是那麼強。

 

三月九日的德國,傳染人數破千人,並突破零死亡,已出現一 個死亡案例。病毒專家嚴正向大家警告,這場傳染病不能容許大家再輕鬆看待,現在做防疫措施還來得及,請大家必須嚴肅看待。而義大利北部已封城到四月三日,即日起關閉所有的滑雪勝地,一日內的死亡案例從93 直衝到 423人。德國政府警告大家不要出門旅行,如感冒要請七天的病假,可用電話請假,減少到診請醫師開假單,減少醫師的工作量。看來這場防疫戰至今才要開始作戰,但起始的腳步確實是太慢了。

 

 

 

作者為德國台灣協會前會長,台灣護理師、德國護理師及精神病患專業照護人,德國失智者專業照護人、從事動物輔助活動、教育及輔助治療的研究與資料搜集。著有《借鏡德國:一個台灣人的日耳曼觀察筆記》、《借鏡德國:毛小孩的神秘力量──從歐美的動物輔助治療看台灣動物福利》。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