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國族主義如何透過熱門電視劇傳播?從《愛的迫降》談起

Sunday, February 23, 2020

圖片來源:tvN

 

《愛的迫降》為李正孝導演與朴智恩編劇合作的電視劇,過去朴智恩編劇的作品包含《來自星星的你》、《製作人》、《藍色海洋的傳說》,在編寫過「外星人戀」、「人魚戀」的奇幻愛情題材後,《愛的迫降》則選擇將故事背景設定在政治情境敏感的南、北韓間。劇情敘述了南韓財閥之女因一次的滑翔運動失誤,意外降落在北韓,並巧遇了北韓大尉李正赫。在《愛的迫降》播出後,以21.683%的收視率打破tvN歷年來的成績,成為該電視台的收視冠軍,在創下高收視率之餘,也帶起了一波北韓熱。

 

本文嘗試討論的是,在韓流盛行的當下,韓國除了輸出本國流行文化外,又如何以愛情題材來包裝,對外傳播大韓民國國族主義的精神意涵?該部電視劇由南韓編劇所編寫,雖在編寫過程中有向脫北者諮詢北韓國情,然透過該劇仍可見得「北韓」是如何被南韓所建構。誠如薩伊德在《東方主義》中指出,「東方」是由西方所想像出來的概念,那麼《愛的迫降》作為一部南韓電視劇,又是如何為北韓「代言」?北韓又是如何為南韓所「想像」?

 

被代言的「他者」:北韓

 

故事的主要背景發生在近乎封閉的國家——北韓。劇中採取鮮明的對比關係,映照出南、北韓間截然不同的社會環境。從電視劇的開場片頭中,將南、北韓並置在同一畫面,以「都市林立的高樓大廈」對比「純樸農村」、「身穿軍裝的北韓士兵」對比「穿著時髦的都市女子」,而畫面中的界線好比是現實中的北緯38度線。透過男、女主穿越界線的行為,也意味著兩人穿越國界的相會。

 

具體而言,劇中對北韓人民形象的塑造,建立於對南韓文化的嚮往上。諸如在農村中的婦女們,以擁有南韓的化妝品、飯鍋為風尚。第五分隊的隊員甚至會因為在執勤時偷看《天國的階梯》而怠忽職守。即便有隊員聲稱要「抵禦美帝國主義、南韓的資本主義」,但在見到南韓繁華的景象時,仍不得不臣服於資本主義社會的榮景。本文並非指控以上現象全為虛構,而是指出劇中以隱蔽的方式營造並向外推銷南韓現代化的國家形象。

 

法治的南韓與不被信任的北韓

 

兩國於國安問題的處置上,也透露著南韓是法治且具人道主義精神的社會,相比之下,北韓則是無法讓人信任、危險的社會體制及氛圍。第一集中,當北韓大尉李正赫抓到意外降落於該國境內的尹世理時,他承認無法確保尹世理在審訊過程中的人身安全,甚至因為不信任保衛部的處置方式,因而決定私下協助女主角偷渡回南韓。

 

然而,與之相對的劇情是,當北韓第五分隊被南韓國情院扣留時,他們卻是備受尊重。作為偷潛入南韓境內的北韓士兵,其並沒有遭受到嚴刑拷打,反而受到妥善的照顧。另外,在彰顯南韓的軍事實力上,為了凸顯南韓對於北韓地理的瞭若指掌,不僅展示了北韓境內的空拍畫面,更讓第五分隊的隊員驚訝地說道:「他們連我故鄉的村子都很清楚呢!」

 

統一?被統一?

 

在第一集,尹世理曾對李正赫說道:「等到以後南北統一了,用另一種方式重逢也不錯。」於第三集處,當尹世理準備要離開北韓前,他為第五中隊的隊員們進行頒獎,並將獎項分為「統一獎」與「立即領取獎」兩項。編劇一再著墨於兩國統一的玩笑梗,並透過國籍為大韓民國的女主角口中說出,其中隱喻著兩國在政治上的競逐關係,而兩國「統一」的話語權,則把持在較為強盛的南韓(尹世理之口)手中。《愛的迫降》在拆解掉浪漫喜劇元素的外殼後,實則是傳遞著國族主義精神的內核。劇中的「北韓想像」便是在韓國國族主義下的文化形象建構,也彰顯了南韓在兩國間擁有較為強勢的文化輸出能力。

 

 

 

作者目前為國立政治大學傳播所研究生,研究興趣為電影研究、文化研究,多以文學意象或以社會層面解析文本。影評散見於《關鍵評論》、《想想論壇》、《映畫手民》。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