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中國政府的政治和情感勒索

Wednesday, February 19, 2020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武漢肺炎的擴散和防疫並非只牽涉醫療專業,而是一道十足的生命政治(biopolitics)的課題,關係到法律、經濟(包括生產活動以及人員、物資與空間配置)、政體與主權等面向,也在在是「界線維護」的課題。在防疫期間,個人與集體的生命都被納入「例外狀態」(state of exception)的管理之中,日常生活行動自由工作交通各方面多少受到限制,理想的狀況是在安全與人權之間求得平衡。

 

台灣第一次從中國撤僑被中國政府和徐立文主導,在中國政府的主導下,特權人士排擠更需要回台的老弱病殘者、確診者登機造成防疫漏洞的慘痛經驗。中國政府想繼續主導第二次撤僑,由他們單方面決定登機名單和中國飛機運送,並且以中配和台商做為人質,對台灣進行政治與和情感勒索,我方政府在過程中更為謹慎應對,絕對是正確的做法。

 

第一次撤僑凸顯了類似徐立文這樣不惜出賣國家利益和安全的中國買辦,國民黨先是企圖收割撤僑的功勞,發現事態不妙,又以停權處分撇清和徐立文的關係。

 

然而,包括馬英九和國民黨立院黨團仍持續為中國政府助攻,抨擊我方政府延遲撤僑是對人權莫大的踐踏。馬英九就說,那是「民粹碾壓人權」。防疫指揮官衛福部長陳時中的一句「當初選了中國籍,沒有選台灣國籍,就應該自己承擔」更招致國民黨方面的撻伐。

 

指揮和執行防疫作戰的努力獲得超過百分之八十二民眾肯定的陳時中說錯了什麼、做錯了什麼嗎?那些中配子女難道不是在利益考量(例如,逃避兵役義務)之下,選擇中國國籍?馬英九和國民黨從一開始的口罩配給和出口限制政策、要求政府捐贈口罩和物資給中國到撤僑,無一不與我方政府唱反調。

 

不少評論者認為國民黨還活在114大選之前,還沒有或者不願意從敗選的震撼中看清現實,更根本的是,還沒有從他們的中國夢清醒過來。

 

即便我們暫時拋開P4實驗室加工製造和外洩病毒的推論,武漢肺炎在中國的疫情和全球性擴散至少證明一件事:中國的極權體制對全球社會就是一場病毒的惡夢。這也是包括國民黨和統派媒體不敢說也不願意承認的事實。中國極權體制面對武漢肺炎嚴峻的衝擊已全面失控,對生命的管理與防護變成對生命人權與人性的戕害,或者說是生命政治逆轉成「死亡政治」(thanatopolitics)。

 

中國政府沒有足夠的醫療設施、技術與人員應付每日以數百計暴增的確診病例,類似雷神山、火神山和其他集中收容所,充其量不過只是中國政府的政治宣傳樣板,根本沒有能力、也從來不是以隔離治療為目的。每日一批又一批送往火化的屍體早已超出第一線人員的負荷,殯儀館地上的無主手機堆不就是如山的鐵證?

 

中國號稱全球最大的經濟體,但顯然完全無法抵擋肺炎疫情的衝擊,其脆弱本質暴露無遺。武漢甚至整個湖北早已成人間煉獄,封城政策除了在上深京廣等一線城市實施之外,也正持續擴及其他省市,交通與經濟生產幾乎癱瘓。源源而至的物資援助絕大部分都被行政當局扣押強占,各地方政府之間甚至出現各自為政、爭搶物資的亂象,充分凸顯資源分配不均、弱肉強食的治理結構。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主任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日前接受CNN專訪時指出,中國疫情已全面失控,但中國政府依然拒絕美國政府進入協助。事實上中國去年十二月就已出現武漢病毒擴散的案例,包括李文亮醫師等「吹哨者」就已提出警訊,卻被中國政府構陷為造謠者,言論和人身自由都受到壓制。中國極權體制下的資訊不透明絕對是這次全球疫情的最大元兇。

 

我們也是從這裡可以看出,政治體制民主與否與醫療防疫體系、經濟治理是否健全有密切的關連。中國政府一如往常依然持續透過官方媒體拍出各種樣版宣傳,營造一切都在控制中的假象。習近平的意志依然貫穿整個政體到所有的日常生活之中,安排自己的人馬擔任要職,以穩固統治權,集中收容的病患甚至還宣誓入黨,民眾感謝政府的照顧⋯⋯

 

台灣有世界一流的醫療體系,利用雲端科技統一管理醫療資源庫存和運用,耗費鉅資建造每間超過一千五百萬元的負壓隔離病房,而政府的衛福部門在到目前的防疫表現也已得到絕大多數民眾的認同。除了一日數次的記者會公告最新疫情與決策,也透過各種媒體介面隨時將重要資訊傳遞給民眾,細心說明和處理任何一個案例。

 

和中國的現況相比,台灣人民應該更有條件克服無知和恐慌,把醫療資源留給第一線醫療人員優先使用,讓防疫體系能更有效運作,讓受感染者得到應有的照護與治療,也不應該把自己的偏執、恐懼和仇恨投射到確診者及其家人。「我OK,你先領」絕對不是像到哪裡都戴口罩的馬英九說的,「民進黨說的能信嗎?」

 

中國沒有的,台灣有,這是值得我們珍惜的優勢。然而,我們有太多理由不能對疫情過度樂觀。

 

台灣傳出第一個死亡個案,接觸網絡難以追蹤,是否因此開啟社區感染的可能性,情況不容輕忽。目前包括醫學專家對於武漢病毒的了解依然相當有限,對於病毒可能的變化充滿不確定感。全球疫情爆發至今痊癒的個案極少也極慢,疫情的高峰期和消退期落在何時仍是未知之數,之後是否會轉為常態性傳染病的循環,諸如此類都值得我們警惕。

 

防疫不只是醫療也是政治和道德的問題。我們不能對疫情過度樂觀的原因還包括體系內干擾防疫體系運作的因素。旺中媒體從口罩價格過高,寶星號郵輪乘客會成為被政府拋棄的海上人球,到醫護人員染疫,不改其造謠本色。國民黨和統派媒體無視中國主導撤僑行動的政治算計,搖身一變為人權捍衛者,但是他們口中的「人權」不過只是傾中的藉口。

 

台灣防堵中國利用中配和台商對台灣進行政治和情感勒索,介入、干擾甚至拖垮台灣的醫療和防疫體系,難道不是為了保障更多台灣人(包括那些造謠者)的醫療和健康人權嗎?國民黨和統派媒體不是最喜歡吹捧中國強大的實力,現在是不是又和中國口徑一致,出入境嚴格把關就是搞台獨,就是迫害人權,無所不用其極要台灣承擔中國的災難,再次顯示他們順從加害者和檢討受害者和被壓迫者的悠久傳統。

 

網路鄉民流傳的「沒事中國(華),有事台灣」形容法馬英九、國民黨和中國買辦們最貼切不過!他們平時吹捧中國夢,嫌棄台灣多麼沒有競爭力,現在又反過來對我方政府提出各種要求,要求現在要談愛和人權不要談政治。看看像黃安、劉樂妍、馬先玲之流平時如何媚共仇台,但從未忘記用好用滿台灣健保資源。

 

很難想像114如果是國民黨勝選,台灣面對武漢肺炎的侵襲會變成怎樣!此刻的防疫對台灣的醫療體系、政府效能、民主體制和國家主權都是嚴峻的考驗,也是許多人的照妖鏡。防疫如作戰,必須找出病原,瞭解病毒的特質。普世人權有必要的體制和物質基礎,不該淪為空談,甚至政治和情感勒索工具。一個能夠自我照料和修正對環境的回應的民主體系是實現普世人權價值的基礎,一個不懂得自我照料、不懂得自重的人,也不可能真的尊重和愛別人!台灣的疫情要守住,就必須拒絕中國透過國民黨、中配、買辦各種管道進行的政治和情感勒索。

 

 

 

 

作者任教於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不務正業,致力跨越學術藩籬,畢生最大夢想是臺灣人成為有知識、正義感和寬闊世界觀的新民族。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