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配困境:人質成肉盾,該怎麼救人?

Sunday, February 16, 2020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因疫暫緩多數中國人入境後,陸委會陳明通主委宣布接受中國配偶的無台灣籍長居子女入境。激起民怨反彈,視為廣開後門,重演中國人持偽造轉機文件逃港、造成香港醫療崩潰危機。在台灣,隨之而來的海嘯式抗議,迫使政府迅速撤回前議。

 

政府走在鋼索上,危顫平衡外交、內政交襲的多重壓力,民怨雖然降溫緩解,那廂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稱民進黨當局和台獨「趁火打劫,大搞政治操弄」,「充分暴露出靈魂深處的醜陋」,「暴露出其所為民主、人權、人道的虛偽」,「不斷編造疫情防控保障能力不足等各種藉口阻擾拖延」,「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不惜犧牲台胞的生命健康,毫無起碼的人性良知」。

 

這廂出書揚言不排除選總統的馬英九,抨擊台灣政府違反《兒童福利公約》(評論者指出,公約明定保障的責任歸於兒童本國,亦即中國);武漢台灣人家屬抗議陸委會撤僑不力時表示「抗疫不是我們的事,是政府的事」,揚言不排除擴大動員抗爭。裡應外合,火上澆油,再煽眾怒。

 

許多評論者擔憂歧視蔓延,呼籲網民停止指控中國配偶、子女不愛國來合理化撤回。陳明通表示符合條件的子女有兩千人。支持開放入境的論點包括,「都開放三十多萬中配,每天數萬台商、台幹往返兩岸了,為何不開放子女?應該一視同仁看待」。以人數來說,顯然放行子女的疫情風險遠小於中配、台商。支持開放入境者預設,開放台商往返,是理所當然。他們忽略了,子女禁令,是群眾容忍政府不斷航下的雙方妥協。

 

台灣的確診人數成長,相較港、日、星等地爆發,相對緩慢,政府對斷航仍審慎觀望。但中國疫情越嚴峻,斷航壓力就升高。四十萬台幹、台商在中國生活、工作,若因斷航而有一半返台,對當事人和台灣經濟、疫情都衝擊鉅大,台幹、台商和政府需要餘裕規畫因應。支持入境者爭論,選擇國籍的是父母,為何要小孩承擔苦果。

 

其實要父母配合小孩暫時遷居中國或第三地,影響工作的問題,只是台幹、台商廣大困境的冰山一角。目前真正在作艱難選擇、考量自己能否承擔的,就是台幹和台商。

 

斷航議題在沉默中騷動醞釀,子女議題才意外成了爆發的破口,兩者是地底相連的。許多群眾期盼斷航,因這種種顧慮、沒說出口。支持開放者把群眾的隱忍看作是理所當然,要求更慷慨,只是狂踩痛腳。

 

此時此刻要群眾同理中籍子女的父母,無異加入徐熙娣、徐正文和國台辦道德勒索。要阻止群眾憤怒淪為種族仇恨,必須先承認憤怒其來有自,承認憤怒的受挫轉移,才能準確回應憤怒。

 

 

法蘭西學院的院士、物理學家讓-保羅.波瓦希耶《里斯本1755:改變人類歷史的大地震》一書,解釋災難如何成為社會衝突中掌權者的提款機。里斯本大地震洪水倒灌、建築失火崩塌,財產損失不計其數,至少奪走五萬條人命,屍橫遍野。群眾視為聖經中的末日審判,紛紛背上十字架、聖徒雕像,唱起連禱經文。只要餘震再起,他們就連忙跪下大叫天主垂憐。

 

神為何允許這種慘劇發生?宗教界和神學家掌握詮釋權,葡萄牙宗教界歸咎於市民道德淪喪、寬容異端,讓新教徒害怕被追殺,躲起來不敢接近任何人。新教徒則主張,是宗教裁判所的迫害招來天譴。英國開始流行「地震佈道」,大聲疾呼罪人趁早悔改,否則後悔也來不及。

 

TVBS報導是台灣政府做不好,害群眾搶口罩。就像選前吳敦義說,因為蔡英文衰尾查某,台灣才會出一堆分屍案。這不只是競選語言,是一種期待,期待上天藉由分屍案凶嫌來幫國民黨出氣,懲罰民進黨混蛋。《里斯本1755》簡述了一八○七年的德國小說《智利大地震》,劇情敘述富裕的貴族父親,撞見女兒幽會年輕的家庭教師幽會,一怒送她進修道院。但女兒還是在修道院花園跟家庭教師幽會、懷孕。然後跟成群修女走宗教遊行時,她當眾生了小孩。小孩被當局搶走,媽媽見不到孩子,傷心欲絕。同時因為罪證確鑿,法庭宣判要把她砍頭。

 

押她到刑場的途中,發生了大地震,全城陷入火海,河川氾濫,洪水淹城。監獄也被震毀,家庭教師逃了出來。貴族千金找回了小孩,家庭教師也趕到,一家三口跟群眾逃出城外。

 

第二天,他們跟所有人回城裡,聽大修士向天主獻彌撒求恩典。大修士感謝天主饒過倖存者,痛罵本城道德墮落、風俗敗壞,連所多瑪、娥摩拉都慘輸。要不是天主垂憐,本城在地表上根本不存在了……大修士把修道院花園貴族千金和家庭教師的姦淫,仔仔細細描述了一遍,指責社會容忍這滔天大罪,褻瀆了天主。他指名道姓罵他倆罵很久,詛咒他倆在地獄永世沉淪。

 

忽然底下有人發現了這對情侶就在現場。於是群眾瘋狂了,當場把他們處以私刑……

 

讀者以為演到監獄震毀、有情人淚奔團圓就本片終,沒想到作者要講的不是這家感動上天、金石為開,而是大修士帶風向,堪稱假新聞、劍橋分析的先驅。更苦澀的是,直接受害的情侶並不是被綁回城裡上火刑架,而是自己雙腳走回來聽講道,因為本身虔誠信仰大修士這套謊言。台灣網路流傳一些中籍配偶發文的截圖,內容怒責衛福部長陳時中撤消中籍子女入台,「那我們習近平也不要你們了」。從中可以窺見她們遭受排擠孤立,心情的痛苦。而截圖激起的憤怒,更將對廣大中配落井下石。

 

書中哲學家康德稱「不應該把罹難或是受災的人看成上帝復仇的對象,看成上帝正義之怒的宣洩之處」。疫情初起時,台灣很多網民廣傳哽圖「逼穆斯林吃豬,結果豬瘟;禁港人蒙面,現在規定要口罩蒙面」。其實滅絕維吾爾人的是中共,豬瘟害到的是中國人民。姦殺香港人、把香港人活活扔下十幾層樓的是中共,肺炎害到的是中國人民。中國制度的恐怖,就在於獨裁者闖禍,永遠死道友不死貧道。所以禁吃豬跟得豬瘟,其實不是天譴教訓中共,新疆、香港跟中國,都是中共教訓人民。

 

中共有沒有漏了用肺炎教訓台灣?當然沒漏。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中共的國教,就是疫情「可防可控」。從台灣禁運口罩煽動中國網民痛罵台灣不認爹起,中共這位大修士,已經將疫情歸咎於台灣不給口罩。確實若只看台灣防疫現狀,會感到台灣十分安全,何必小氣。殊不知,台灣的口罩原本多數是從中國進口。口罩之亂,撤僑之亂,本質相同,徐熙娣、范瑋琪和支持中籍子女入境的進步分子都主張,應該不分台、中,平等對待。

 

這種前提是台灣資源充足,付出不必犧牲台灣人的安全權益。論戰雙方立場的差異,在於是否承認現實的資源短缺。無論台灣口罩、撤僑機位、隔離房間數、閒置負壓病床數、醫療人力,雖然可以擴充,但當下都是有限的。

 

評論者鄭立早已指出,武漢肺炎的威力,就是能在原本醫療資源不稀缺的地方,迅猛製造出稀缺。近日也有評論點出,雖然疫情進展五週,但是中國痊癒人數不多。由於中共隱匿,全球都無法掌握瘟疫潛在的傷害幅度。

 

台灣看好了,武漢只示範一次。

 

台灣政府嚴陣以待,要求撤僑包機乘客須防護週全,確診者不能登機,但中共不置可否。第一批撤僑班機抵台,傳出有人確診,卻沒防護,全台憤怒困惑,卻得不到解答。因此網路開始質疑,中共是有意對台生化恐攻。

 

沒搭上班機的中配抱怨,在搭乘遊覽車專車前往機場的路上,中共一名科長才上車告知取消。她將自己一家人滯留宜昌受苦,歸咎於台灣不管他們死活,還在搞政治鬥爭。居間斡旋的台商徐正文臉書痛罵台灣政府「少一點口水,少一點政治,多一點救援」,當時兩萬多人按怒。

 

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稱撤僑為中共對台胞真誠照顧、人道關懷,指台灣當局阻撓撤僑,口是心非、口出惡言,充分暴露無視台胞利益的惡劣本性,應當立即停止一切政治操弄。

 

過兩天,湖北省台辦副主任邢軍志繼續指責:台灣方面一些人指責有陸配登機返台,喪失人倫、毫無人性,強行讓母子分離,違背人道。患病台胞不安和焦慮。

 

中共拒絕釐清台灣群眾的疑慮,反把談判僵局的責任全推到台灣政府身上。國台辦的連續咆哮,中共在世衛組織排擠台灣,導致菲律賓對台斷航,豬瘟病死豬屍漂到金門,兩度軍機繞台,看來反覆證實了疑慮,撤僑果真是生化恐攻,是向台灣宣戰。

 

然而,台灣政府受訪澄清,不是生化恐攻,確診登機,可能只是因為中共缺乏檢測設備。

 

不只台灣,各國撤僑都飽受中共刁難:韓國撤僑議定一月三十日派兩機接回七百多人,起飛前幾小時被無預警取消,因中共要求「撤僑只能在深夜」、「一次限一架飛機」。英國撤僑也遭中共臨時取消,且不許英中雙重國籍者撤僑,連三歲幼兒都受阻。

 

可以推測,台灣撤僑,第一趟原是兩班包機,中共也臨時取消一班,才有「科長上車通知台人取消」之舉。原因是,中國微博可以每天刪除群眾抗議貼文,但撤僑專機通過武漢居民頭頂的天空離開,卻不能刪除。一再提醒武漢封城的居民,若不生為中國人,這世上還有其他命運。

 

中共擔憂武漢人群情激憤搞革命,於是要求深夜起飛,又臨時取消班機。若真如此,乘客被通知前往第一次撤僑卻沒搭上飛機,責任完全在中共。

 

 

如果中共直說原因,台灣政府能研議配合,國台辦、中配、台商不必攻擊台灣政府泯滅天良,台灣群眾也不致誤會中共蓄意病毒攻台。但中共為演出「可防可控」,不惜辱台以卸責,結果製造了台灣的內部衝突。

 

國民黨帶領少數中籍配偶、台商附和中共,激起群怒後,自己安全下莊。所有中籍配偶、台商和子女卻一夕形同全民公敵,心情受創慘重,求告無門。當中有些人便只能更加虔誠信仰習近平,祈求統一解決一切。中共、國民黨才是罪魁禍首,卻逍遙法外。

 

《里斯本1755》解釋宗教界的影響力,說里斯本有六分之一人口是神職人員,包括出家人和他們僱用的俗人。台灣廣義的政治從業人員,從媒體、台商協會、兩岸婚姻促進組織等大小團體也不少。中共怕武漢人心動盪,國民黨只怕台灣人心不動盪。從「中國小小肺炎」開始,例必中共定調、藍營廣傳、綠營譙翻。

 

中共在台灣的聲量不大,但國民黨就是一具放大機,負責讓它激怒人心,破壞政府防疫,責怪台灣口罩禁運是對中國見死不救,逼迫政府向中共屈服:高雄市長韓國瑜炒「新住民買口罩」、「要求防護裝備」等中央早已解決的問題,對事實缺乏掌握,居然表演捧聞漂白水防疫。新竹縣立委林為洲責怪政府要求撤僑檢疫是「看顏色救人」,搞戒嚴黑名單。立委賴士葆要「李文亮之死」「喚醒民進黨高層的一點良知」,停止反滲透。

 

這不是韓國瑜草包,是整個國民黨草包。既無防疫專業,對變局也沒有學習能力。

 

國民黨與民眾黨不會做事,對公眾沒有貢獻,所以只會刷仇恨。卻延續特權,佔據政府、媒體、政黨高位,享受其言論品質所不配有的超級發言權,破壞正常治理,這才是問題所在。群眾為此積壓憤怒、在中籍子女問題上終於爆發。子女問題只是導火線,炸彈不拆,未來仇恨無解。

 

選前蔡正元、邱毅撒謊爆王立強是民進黨特務,被澳洲政府戳破。台灣政府不處理,那麼國民黨是否處理了?國民黨主席有沒有因為中央委員撒謊而向支持群眾道歉,宣示不再犯同樣錯誤?沒有,國民黨假裝這些事沒發生過,口罩之亂、撤僑之亂繼續重施故技。這又何異於表演「可防可控」?

 

 

中配的困境,就像是人質陷於斯德哥爾摩情結,自願充當綁匪的人肉盾牌時,警方該怎麼救人?

 

答案是,人質相信自己的存在價值僅止於拿命擋槍,世上會保護自己的人只有綁匪。所以警方必須證明自己比綁匪更珍惜人質性命,比扔下人質逃命的綁匪更穩固可靠。

 

民進黨政府、民間團體,此刻可以組織力量,瞭解中配、台商、子女各方面的需求,成為支持他們度過艱難的力量。感激中配、台商、子女對台灣的貢獻,承認他們是同舟與共抗疫的成員,未來在心情和經濟上穩定支援受疫情影響失業的家庭。政府劃出暫時的接收界線,是因為民意所趨;所以社會、社區有志之士用未來十年二十年去彌補傷害,一點也不為過。

 

同時,台灣的大修士,TVBS、中天,年底行將換照,必須下架。

 

 

 

作者曾任《自由時報》主編、台北之音電台主持、《Premiere首映》雜誌總編、《明日報》、《蘋果日報》主編、金石堂書店行銷總監,現職寫作。獲《聯合報》等文學獎,著《帽田雪人》、《愛比死更冷》等書。​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