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宏恩

為何撤僑的外國人感染率比較高?

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由於新型肺炎肆虐,包括台灣在內的世界各國相繼撤僑。而在各國撤回僑民之後立即進行篩檢,也發現許多僑民已經感染新型肺炎。假如我們把這數字湊起來看,似乎可以看出一些懸疑的跡象。

首先,下表示各國這幾天撤出的人數以及確診人數(只列出有確診人數的國家)。

資料來源: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3538

這五個國家一共撤出了1679人,其中有36人確診,總比例為2.14%。


假如我們把這個比例跟武漢市相比,武漢市人口1100萬,加上流動人口約1400萬,而2月6日凌晨公布的最新數據是有8351人確診。假如換算成比例,武漢市的感染比例約為0.06%~0.07%,感染的比例約為各國撤僑人數比例的三十分之一而已。假如擴大到整個湖北省來看,湖北省人口約6000萬人,目前共有16678人確診,因此比例為0.03%,這數字雖然可以看出大多數的病人集中在武漢,但同時也顯示湖北省的感染狀況遠比這些各國僑民為低。


假如我們相信中國政府的數字,並且拿感染比例最高的武漢市來當作母體參數的話,並假設這些撤僑的人民生活水準與一般武漢人無異,所以感染機率相同的話,那撤僑的1679人裡面,確診的人數應該大約為1679*0.07%=1.2人左右。假如使用二項式檢定的話,撤僑染病高達36人的機率理應低於萬分之一,但卻發生了。


會有這樣的數字只有幾種可能:


第一,這些僑民染病的機率大於一般武漢人。或許這些僑民的工作性質較一般武漢人更容易接觸到病原(接觸更多人?)。也可能這些僑民在撤僑過程中被感染。


第二,僑民受到更嚴格的檢驗,所以被驗出陽性的機會比較大,各國抱著不可錯放的態度。


第三,則是中國的數據不確實,感染人數應該更高。但假如是最後一點,我們用僑民感染比例2%來看,那武漢市恐怕有二十萬人染病,這比例遠非任何醫院可以承受。


事實上,其他數據似乎就顯示了這樣的跡象。根據新華網公布的2月6號的最新數字,全中國確診感染肺炎的人數24460,死亡人數493,所以死亡率目前為2%左右。但這死亡率有重大的地區差異。


從全國層次來看,湖北省死亡率為2.9%,湖北省以外的死亡率為0.17%,差距為17倍。


從湖北省來看,武漢市的死亡率為4.3%,湖北省非武漢市的死亡率為1.4%,差距為3倍。武漢市的死亡率4.3%更是全中國非湖北省(0.17%)的25倍以上。


假如中國的醫療水準是各省均質,那湖北省跟其他省份的死亡機率不應該有差距。假如武漢市有足夠的醫療能力照顧病患、或假如官方已經投入足夠的資源,那疾病應該公平,不會讓武漢市有更高的死亡率。


除了假設武漢市是老年人較多所以死亡率較高外,更可能的解釋就是如同各個網路傳聞說的,武漢的醫療容量已經不足以完整照顧每一個病患,所以死亡率就遠較其他區域為高。那假如這個假設為真,那也很可能武漢無法確診每一個病患,使得確診比例佔總人口比也遠低於各國撤僑後偵測出來的病患僑民數。


假如真的在如此醫療能力不足與資訊無法充足的情況下,各國的撤僑不只是為了自己國家的人民安全著想,更是幫忙緩解中國當地的醫療壓力,畢竟多帶一個病人以及其家屬走,可能在當地消耗的食物與病床數就跟著到國外,這本身就已經是一種對中國的協助了。在這樣的協助下,中國假如仍選擇從中作梗、謀取好處甚至作為人質,那實在有違人倫道德。




作者為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在台中一中被選進數學校隊,接著考取台大電機系後想當個科學家。在椰林繞了一圈後,覺得還是人類有趣多了,於是跟著數學一起投入研究政治,成了政治科學家。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