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退避雖可恥但有用,不封關就罷工

Monday, February 3, 2020

 

台灣政府宣告「防疫視同作戰」,這句話的內涵為何?在SARS期間,這句話是指軍令如山,要求醫護人員服從,像軍人一樣承擔戰爭死傷風險。醫護抗議,當時的台北市長馬英九嗆「抗命視同陣前逃亡」發動輿論譴責。這次疫情中,中國和香港醫護也已承受了同樣風險。

 

 

中共官媒宣傳年輕可愛的女護士為抗疫削髮明志: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東院區神經內科三十歲的女護士單霞,為加速穿防護服,長髮剃成光頭。她說丈夫支持,因為知道是她的天職。浙江省立同德醫院症醫學科護士陳彥潔,馳援武漢前,請同事幫她剪短長髮,減少打理時間。網民歌頌她們為大愛犧牲美貌:「最美的天使致敬熱愛的事業」、「比外表更重要的是心靈」。

 

與此同時,香港醫護在抗議抽「生死籤」賭命。因為香港內科病房爆滿,特首林鄭月娥仍拒絕「封關」徹底禁止中國人入境,武漢人紛紛逃港確診,香港醫護得抽籤決定派誰冒死去隔離病房。醫管局否認,但許多醫護受訪證實此事。有醫護質疑抽籤是黑箱作弊,有醫院是叫年輕、資淺的菜鳥犧牲。

 

一位男護士進了隔離病房工作,半年輪替一次,等於自我隔離,住在醫管局宿舍,不見戀人、家人、親友。他說,因為救人是天職,再不情願我也會去。

 

中國樣板護士自願,香港護士被迫,但他們同樣說,救人是天職。這天職有沒有界線,有沒有停損點?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香港醫護工會以罷工抗議提出了停損點,旅館工會也提醒了停損點。

 

中國疑似患者到香港住飯店,飯店雖然得知疑似患者入住,卻沒消毒,還口頭禁止外場員工戴口罩。旅館工會發聲明譴責飯店「罔顧員工及客人之生命安全和健康,於未提供合適及安全環境情況上班,完全違反作為僱主應有責任及承擔」。對象是僱主。

 

工會也發聲明說,多間飯店的員工反映,中客常狂咳不遮口鼻、發燒,「前線同業們深感生命受到威脅」,要求政府封關。對象是政府。

 

工會的聲明說明了什麼?勞工安全的工作環境,是僱主的責任,也是政府的責任。

 

政府有什麼責任呢?封關。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主張:禁止中國人來香港。香港人回香港、或中國人來香港工作和讀書,入境要隔離兩週。警察該學澳門去飯店搜捕湖北人隔離。

 

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表示,農曆春節前就該禁止中國人到香港,因為收假就有二十多萬香港人回香港,無法堵截感染擴散。因為政府沒有盡到以上責任,「醫管局員工陣線」則將從二月三日罷工逼政府封關。

 

中共官媒為何要宣傳樣板護士?實際上他們以此取代報導各省醫院罷工的事實。因為防護物資不足等原因,各省很多醫院也關門不收病人。靜默、隱密的罷工,實際比香港數千醫護罷工更徹底。

 

中共拿樣板護士標榜醫護要對別人生命負責,是專業大愛、民族大義。香港醫護不願抽生死籤,你說他貪生怕死,是小義。但當大義和小義衝突時,大義是否永遠高過小義?如果大義永遠高過小義,會發生什麼問題?

 

 

大義永遠高過小義的問題,就是殉職司空見慣,勞工變免洗筷。小義失守,長久了大義照樣保不住。

 

台灣的旅遊業者,在新聞中只抗議蔡政府兩岸政策強硬、激怒中共收緊中客自由行;對於中客讓員工承擔感染風險的大事,裝聾作啞。網友傳年假逛台北一○一百貨精品,發現中國雖傳疫情、店員卻沒人戴口罩,因為精品店怕影響形象。只有三、五家精品店准店員戴口罩。

 

店員不戴口罩,可能自己被感染,也可能感染後、默默傳染別的顧客。所以,小義失守,長久了大義照樣保不住。店家希望顧客看店員沒戴口罩,覺得疫情不嚴重,就安心。殊不知這種顧客只是受騙,店員不戴口罩,不是因為疫情還不嚴重,而是店家不准戴。店家既然不把店員的命當回事,也就不會把顧客的命當回事,要的只是顧客的錢。

 

這是黑店,工會應該聲明譴責。可是台灣有沒有會譴責僱主的工會?因為法令限制,所以台灣工會很少,多數是僱工開的,處在僱主牢牢控制之下,當然不會譴責僱主。店員不戴口罩,也讓顧客承擔了風險,可是顧客並不知情。所以勞動部規定,僱主若禁止員工戴口罩,依法開罰。這是好事。

 

近日台灣各地有人對口罩掃貨,除了中客運回中國炒賣,還傳聞中國企業下令,台幹回台過年後,回中國上班,每人要交五百、一千個口罩。台灣中商旅館業者汪小菲網稱在台掃萬個口罩送武漢,又掃萬個口罩,其中五千送顧客、員工。這說明什麼呢?中國企業有責任提供員工口罩,以免群聚感染。那台灣企業有沒有責任呢?北市勞動局呼籲,僱主應提供員工口罩,或協助代購。我認為呼籲並不夠。如果僱主做不到提供口罩,至少一些白領工作,應該規劃員工盡量遠距網路、通訊在宅上班,讓員工節省口罩。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台灣二階段限制中國人來台,最後禁止湖北省人來台。先前已獲准、和後來商務、就醫等條件審查獲准來台者,中生限二月九日以後,以及陸配,這些人來台後自主健康管理十四天。

 

台商、台幹等數十萬台灣人回台,活動難以限制。年假期間,台中市西屯區李姓男子po網稱慶祝兒子逃出武漢、大宴親友,兒子外出遊玩,後來又拒絕居家訪視,就是一例。他可能沒有症狀,但現在公眾得知,沒有症狀和沒有病毒是兩回事。

 

高雄市警察局下令警員每天探視自主隔離者「居家關懷」,臉書「靠北警察」粉專抗議。因為警員沒受過衛生防疫訓練,沒有專業背景,深怕感染了、傳染給同居共食、值班相處的全局警察。公共衛生行政,更不屬警察職責。

 

後來行政院蘇貞昌院長宣布發給手機,電子監控四百六十位接觸者是否執行隔離。如果有人把手機放在家裡、自己跑出去呢?他說,發現就嚴懲嚴辦。表示即使不到五百人的接觸者自宅隔離,也難以落實。

 

香港政府改裝新界北區粉嶺暉明邨當集中隔離區,遭居民設路障堵路、示威者扔汽油彈縱火而撤回。港府澄清,密切接觸者入院隔離,其中沒症狀者要待檢疫中心十四天,包括麥理浩夫人度假村、鯉魚門公園度假村、保良局賽馬會北潭涌度假營,並繼續洽談徵用其他地點。

 

新加坡徵用新加坡大學、南洋理工大學、新加坡管理大學數棟宿舍集中隔離,要原住的學生搬遷淨空。新加坡軍隊回新加坡後,到樟宜度假村隔離。其他地點包括三巴旺度假村、白沙度假村、烏敏島的外展營地。所以新加坡人從中國回新加坡,強制休假十四天不准上工。即使新加坡僱主們可能不高興,政府還是照幹。

 

以香港和新加坡的執行方式來看,其實台灣這四百六十位接觸者,本該離家集中隔離。現行自宅隔離,只是成本低,不見得有隔離的效果。

 

 

近日教育部要求,重新開放陸生入境以後,學校須「集中監測管理」。如單人房不夠,允許多人一室、用屏風隔離。中生孫宇凡發公開信抗議,顯然中生也害怕群聚感染,變成微型的武漢封城煉蠱。

 

這說明什麼呢?就是台灣政府靠各校自行規劃中生隔離區,來避免全面封關,盡力保全大學的經營生計、中生的就學權益。但是就像住院需要醫護、設備、空間,自主隔離也需要送餐等配套措施、宿舍空間等資源。教育部顧慮各校無法執行,才會允許中生屏風隔離。

 

允許屏風隔離,就是偽造灰色地帶,掩蓋需要封關的事實。光是實踐大學一校,就有一萬五千名中生等開學。一些大學若無法提供中生單人房隔離,那就別向政府抱怨沒有中生入學會倒閉,因為這些大學只要中生的錢,不在乎中生的命。中生沒有工會替他抗議,他當然該為自己抗議。

 

論者舉「南韓政府已經考慮三月開學要中國留學生休學」的例子,要求中生閉嘴。其實南韓例子表明的,不是中生該做什麼,而是政府該做什麼。南韓宣布,二月四日起禁止十四天內到過湖北的外國人進入南韓,到過湖北的南韓人自宅隔離十四天。顯然南韓比誰都慢,還未設集中隔離區;那麼若不開放中生入境,很合理。台灣要接納中生,應該先有充足單人房隔離區;否則不應開放中生入境。

 

圖片來源:韓國瑜臉書

 

各國政府焦頭爛額,唯獨台灣輿論只砲轟中生孫宇凡有問題。後來,高雄市長韓國瑜要求蓋患者收容所,又被砲轟。韓國瑜犯的錯誤,是混淆醫療和隔離需求:患者需要的不是收容所、是醫院病房。但高雄市負壓隔離病房也只有一六四床,顯然醫療空間該未雨繆綢規劃未來擴充空間,而隔離場所更是當務之急。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宣布,北、中、南已準備隔離場所,將在軍營或部會閒置的會議、住宿空間,為免附近居民恐慌或汙名化,所以地點不公開。接著,台北市長柯文哲爆料,稱武漢撤僑將在陽明山台銀宿舍隔離。輿論又砲轟柯文哲不該洩漏、導致居民反對。

 

柯文哲以往各種不當發言,確實惹人厭,台北市民忍到現在也該罷免他了。但集中隔離區該設,地點也該公布。首先地點不該逼近聚落,其次週邊若真有居民,公布地點後居民才可注意管理,而非讓居民不知情出入。有了中共隱瞞疫情肇禍的前車之鑑,台灣群眾在不知情承擔風險,和政府誠實揭露之間,必須擇一,沒人會要求政府作更多隱瞞。中央設置的北中南隔離場所,該趕上各國進度,也該公開地點。

 

林鄭政府拒絕封關,擠牙膏式地每挨罵才封一點點,香港醫護工會就組織大罷工、痛罵政府。台灣的二階段限制無人聞問,醫護沉默。但兩者其實很像,就是沒人知道不封關到底放行了多少中國人和本地人入境。港府一月二十八日說中共停發香港自由行通行證,可是期間到底發出了多少人,沒人知道。甚至之後中國人只要在網上花台幣七百多,就能買到偽造的轉機證件入港。

 

中共收緊對台自由行,可是台灣政府只公布了中客團人數,到底十四天內有多少中國人自由行來台,不知道。來台該隔離的有沒有好好自主隔離,不知道。不公布人數,有可能因為知道根本無法隔離。國會、媒體應該主動瞭解監督。

 

雖然口罩荒連日占據版面,但其實外科手術口罩等都防不了病毒。尚無集中隔離區,才是群眾戴口罩想解決的真正問題。

 

無論封關或隔離,都有大小問題要解決,政府的責任是攤開來一個一個落實處理;若沒條件確實隔離,就要封關,而不是把責任推給中生犯公主病、隔離失敗者沒公德心。香港、新加坡改裝集中隔離宿舍,一定比增建負壓病房設備便宜。台灣自主隔離若失敗,負壓病房需求就會增加。若是超載時,醫護就會變砲灰。現在該努力,不能讓它發生。

 

 

馬英九市府封和平醫院的「防疫視同作戰」,這句大義凜然的話背後,是政府捅簍子叫醫護去收拾。而香港林鄭政府叫醫護去擦屁股時,政府還在繼續捅簍子。

 

以服從為大義,可以產生平庸的邪惡,聽命行事、危害別人。極權和民主的界線,不是人人有大愛,而是大義不能侵犯群眾的小義,政府逾越界線時,群眾就不該再死守大義。醫護對別人生命負責,不能忘了對自己生命負責。SARS時馬英九市府引導輿論攻擊專業人士,但專業人士若小義失守,長久了大義照樣保不住。現在既然屏風不能隔離病毒,最後倒楣的就會是醫護。政府先負起責任防疫封關,才有資格要求醫護負起責任救隔離病人。

 

如果防疫視同作戰,聽聽日本雜誌總編輯花森安治怎麼說。二次大戰時,他先是投身軍國主義宣傳主戰,接著親身被丟進戰爭前線,當一名士兵,看盡地獄,歷劫歸來。結果他這樣說:

 

「我們的生活,和企業發生衝突時,就應該打倒企業。」

 

「我們的生活,和政府發生衝突時,就應該推翻政府。」

 

防疫要團結,也要問責。

 

 

 

作者曾任《自由時報》主編、台北之音電台主持、《Premiere首映》雜誌總編、《明日報》、《蘋果日報》主編、金石堂書店行銷總監,現職寫作。獲《聯合報》等文學獎,著《帽田雪人》、《愛比死更冷》等書。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