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的一意孤行與人格特質

Wednesday, January 22, 2020

 

 

習近平野心勃勃。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中國政府的決策模式並非以彈性、效率、快速見長,這是不難懂的道理。不論是十九世紀以前的大清國,還是當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幅員以內的大量資訊首先必須穿過一道道的行政層級,往權力中樞輸送;而就規模如此龐大的體系來說,領導人再怎麼英明神武似乎都嫌不夠,受限於個人記憶體和處理中心(CPU)的能力,中樞無法在同一時間應付帝國內的所有危機,因此往往拖延到事態難以收拾,決策者才發覺一開始的病癥未受到足夠重視。

 

以上所述,是兩千年來不斷在中華帝國內部上演的決策失能劇本。雖說廿一世紀科技昌明、訊息流動快速,但是龐大的官僚體制和行政層級卻沒有改變多少;而媒體由於受到嚴格控管,因而無法提供正確透明的資訊;加上習近平的角色又和帝國時代的「寡人」極其類似,因而整體決策流程與資訊的回饋模式,依然保留了諸多帝國時代的特徵。中國的歷史教訓表明,愈懂得分權而治的帝國體制,通常較能夠長治久安;至於絕對中央集權的體系,例如秦帝國,一旦權力中樞失去效能,往往在極短時間內便遭到顛覆。

 

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以來,在毛澤東時代類似中央決策失靈的例子層出不窮,但是拜中國共產黨包山包海的黨、政、軍、經體系所賜,即使出了大饑荒和文革這樣的大亂子,鐵打的江山依然不動如山。從鄧小平、江澤民到胡錦濤主政的三十三年間(1979─2012),共產黨與民休息,鼓勵經濟和科技發展,足以讓步入小康之境的中國人民繼續擁護共產黨領導。

 

但是習近平2012年上台之後,總體經濟成長力道不再遒勁,悶聲發大財的夢想愈益艱難,而習近平的個人領導風格則又好大喜功且刻薄寡恩,一方面以強國夢拉抬民族主義的虛榮感,另方面則以「強化治理」為藉口急遽限縮自由。這樣一個領導人,未來幾年難保不在決策上繼續發生失能狀況。

 

從過去兩年習近平處理美中貿易摩擦、香港反送中,以及對台政策,都可以看出一個剛愎自用的領導人,搭配上反應遲緩又欠缺彈性的決策體系,究竟會造成什麼災難。

 

由於江澤民與胡錦濤留給習近平一個欣欣向榮的經濟環境,中國在2010年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以至於習近平認為他終於可以實現毛澤東當年超英趕美的美夢。2012年一上台,即忙不迭喊出中國夢,之後搭配「一帶一路」及科技強國計畫,最終引起華府心生警惕。去年更因處理香港反送中運動的輕忽與蠻橫,最終造成局勢一發不可收拾。

 

從過去兩年習近平的決策模式,我們可以看到他的剛愎自用究竟表現出何種人格特徵。首先,他行事風格一意孤行,幾乎不與任何人對話。就這一點來說,他倒是與開國君主毛澤東有異曲同工之妙。毛澤東在建國初期由於受制於黨內紀律,再加上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等務實派官員組成一個可信賴的執政團隊,1956年之前毛澤東尚難為所欲為。然而1957年他炮製了一個「反右運動」,將中國上百萬知識分子整得死去活來,接著又推動大躍進,活活餓死兩三千萬中國農民,這些罪行全源自於毛澤東性格上的剛愎自用及一意孤行。

 

當1966年毛澤東掀起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時,13歲的習近平剛上初中一年級。他的世代正好就是紅衛兵世代,他的同儕朋友在青少年時代,全都被捲進狂熱的政治風暴中,對他們來說,共產黨的意識形態以及毛澤東的偶像崇拜,是再天經地義不過的事情。儘管習近平當時受到他父親習仲勳的拖累,或許未加入以高幹子弟為主體的保守派紅衛兵,其在文革初期的個人經歷也相對模糊,不過當今習家軍成員,大抵都有近似的成長經驗,尤其人大委員長栗戰書、中央軍委副主席張又俠,基本上就是「老三屆」紅衛兵。

 

屬於這個世代的習近平,即使到了花甲之年,其人格特質依然迥異於民國時代出生的江澤民和胡錦濤。可以說,習近平是第一位喝共產黨奶水長大的中共領導人,他的意識形態、偶像崇拜、世界觀、人生觀,較之二十年前的江澤民,都更教條化而欠缺彈性,至於鄧小平「不管黑貓白貓,會抓老鼠就是好貓」的務實主義,更被習近平置之腦後。由於強烈的非務實導向心理狀態,習近平近幾年在面對一連串國內外變局時,應對方式也顯得欠缺彈性甚至一意孤行。

 

習近平的第二個人格特質,則是迷信個人崇拜,而且永遠自我感覺良好。正如上述,這種不正常的自信與自大,多半來自於少年時代對於毛澤東的崇拜與憧憬。毛澤東在1956年中共八大之後,其人格異常的自我膨脹,達到極端扭曲的地步,因而造成1958年後一連串的決策失誤,直到1976年病逝為止,毛始終不曾卸下神格化形象。習近平從小活在這種偶像崇拜的世界裡,有朝一日自己當上了中共最高領導人,觀察他近兩年的表現以及下屬對他的吹捧,似乎也正朝向神格化的方向發展。如果歷史會重演,那麼被神格化之後的習近平,是不是在決策上也會步上毛澤東後塵,好大喜功且一意孤行到底?

 

最適合拿來檢討習近平決策模式的事例,當然是去年香港的反送中事件。在6月份連續兩週百萬港人上街之後,稍有理性的政治領袖,就應該知道是時候傾聽民意,同時展開對話與溝通。如果時光倒回1990年代,相信身段柔軟且又能言善道的江澤民,會想辦法透過公開講話甚至在記者會上吹吹風,和緩一下港人怒氣。

 

但是高高在上的習近平,完全無動於衷,寸步不讓,只一味動用黑警鎮壓街頭抗爭的港青。至於明顯失職的中聯辦主任王志民、特首林鄭月娥,甚至是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長達半年完全不考慮人事調整。習近平的姿態當然是清楚的:誰挑戰權威就以嚴刑對付。他完全忘記了儒家經典的教誨:「萬方有罪,罪在朕躬」。

 

《尚書》所昭示的,是一種仁政的思想,那是三千年中國政治智慧的結晶。但是習近平偏偏要學毛澤東,學毛澤東偶像崇拜那一套,學神格化,學「萬民有罪,朕躬無罪」。以致連懲處王志民,都要千方百計照顧習近平的面子,拖到老子高興,再關起門來打狗。如果早半年叫王志民滾蛋,不是挺好的嗎?一方面懷柔港人,二方面創造各找臺階下的空間。只可惜,習近平空有學習毛澤東的野心,卻無政通人和的智慧和手腕,未來,只要習近平繼續執政或垂簾聽政,中國國內苛政猛於虎的情勢不消說,印太地區周邊國家,大家皮最好都繃緊一點。

 

1月11日深夜,蔡英文總統在勝選談話中提出,兩岸和平穩定的關鍵在於「和平、對等、民主、對話」八個字。但是筆者這裡必須潑一下蔡總統冷水,以習近平的人格特質和決策模式,未來四年如果北京願意「冷處理」台灣就很不錯了。以習近平的好大喜功,加上部分解放軍將領從旁鼓噪,一旦習近平開啟一意孤行的決策模式,那麼未來四年台海恐怕很難風平浪靜。

 

當然,這裡還涉及美國如何對中國使力,以及西太洋區域(尤其東北亞)情勢的變化,變數仍多。總之,面對習近平這種剛愎自用的中共領導人,台灣必須格外小心,步步為營,以實力保障自己的生存。

 

 

 

 

作者為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副教授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