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談第三勢力選後展望(下)

Monday, January 20, 2020

圖片來源:立法委員黃國昌FB

 

 

在憲制面,目前的憲制體系也對第三勢力產生不小的路徑影響。簡言之,第三勢力政黨若與大黨共享社會基礎則極易被磁吸,選票遭大黨集中。導致前段所描述的「策略性思考」浮現,第三勢力意欲「創造市場」和主動分眾。時代力量四年間路線的挪移與柯文哲自2014至今的暴變都屬此類,制度誘使第三勢力劍走偏鋒,構成政治上的不穩定。

 

根本原因在於總統制為一封閉的行政體系,不像內閣制容許聯合政府,總統制下的小黨無從參與政府的國家治理,連帶也使小黨的支持群眾無法有效統合進國家治理生態內,而處於不穩定的浮動狀態。

 

政府的封閉性也使得即便行政權表現良好,小黨也無從分享成果。本土小黨就算流汗出力支持本土政權,選舉時依然面臨選票或者大黨磁吸,或是局勢不佳被大黨影響一起沉沒。但若採取與大黨堅壁清野的路線,雖然免於連動,卻也自絕與主流民意之外。例如時代力量此次以芒果乾對抗亡國感的令人不解,又或是為因應大黨動向而時常進行立場的挪移,如柯文哲的立場反覆,都不是足以長久發展的穩定路線。

 

台灣一日沒有憲改,就一日無法誕生真正穩定的第三勢力政黨。

 

各黨分析

 

此次挑戰國會的第三勢力政黨,分別採取了截然不同的政黨路線。大體上可以以「是否支持蔡英文連任」、「是否自我定位於本土社會」為基準一刀切,在與民進黨對抗一側的,是走與藍綠等距路線的台灣民眾黨和時代力量。在和民進黨合作一側的,則是與本土社會相對靠近的綠黨和基進黨。

 

時代力量是否會和民眾黨合作?這是許多人在問的問題。我判斷兩黨並不會產生實質的深入合作,關鍵在於時代力量與民眾黨的組成差別仍舊太大,且以民眾黨曖昧的兩岸路線和時而顯露的保守立場,時代力量與民眾黨合作無異引火自焚,沒有必要。

 

但對時代力量來說,未來在立法院的主要軸線與民眾黨同樣都會是對抗民進黨,兩黨恐會出現微妙的競爭與隱性的唱和。與其說這是時代力量主動的政治判斷,更不如說是此次大選積極與民眾黨競逐同樣群眾的政治代價與後續浮現的路徑限制。

 

民眾黨

 

對民眾黨來說,毫無疑問資產與負債都是柯文哲。如同大黨對第三勢力產生棄保效應,第三勢力也對其他第三勢力產生棄保效應,因此領先者享有極大優勢與政治紅利。柯文哲至今仍是台北市長,這一職位確保了民眾黨的媒體曝光無虞,未來柯在外開砲與立院內的五席立委裡外唱和,仍然具備相當的政治能量。

 

但柯的路線至今,累積的反彈也越來越大。其動輒人身攻擊與民粹式的對立操作已使得他2014年橫空出世時帶有的正面感與希望感耗損大半。蔡英文此次社群經營證明對新世代來說,正面遠比對抗更能吸引人心。兩岸更是柯的罩門,其路線較之國民黨沒有好到哪去,只是此次沒參選所以未承受多少砲火。過去柯能躲在市政的保護傘下,組成黨團後就不能了。「兩岸一家親」顯與台灣主流民意脫節,未來若美中持續衝突,民眾黨在外交國防的議題上恐怕還要失血。

 

民眾黨此次拿下五席,乍看成績輝煌。但若以柯曾經颳起的全國旋風,甚至曾在總統民調超越蔡英文的聲勢來看,11%仍是明顯的下滑,柯文哲自己就是民眾黨最大的未爆彈。但短期來看,2022若是在北市推出接棒人選、2024參選總統,民眾黨仍享有第三勢力中最高的曝光度、母雞加持、領先者紅利等優勢,足以維持該黨目前的領先地位。2022的北市選舉將是民眾黨發展的關鍵轉折。

 

時代力量

 

時代力量在新一屆國會面臨兩大挑戰,一就是黨內頭號政治明星黃國昌未續留立法院,時代力量能否維持媒體熱度與立院內的能量備受考驗。國昌雖短暫離開,但不用多久必然再度回歸政壇。對時代力量來說另一層挑戰則是能否在國昌光環外發掘新的政治動能,或是回頭倚賴核心戰神。前者充滿風險與不確定,後者則將走上一人政黨的老路,都不是能輕易解決的難題。

 

第二個挑戰就是面臨民眾黨的明槍暗箭、鯨吞蠶食。時代力量與民眾黨、黃國昌與柯文哲互相意欲超越對方成為第三勢力最明確的意見領袖自不在話下,同一社群不網內互打,這也是時代與民眾一直互相迴避正面衝突的原因,於雙方政治利益都不合算。但這個矛盾終須處理,民眾黨選前選後都是小動作不斷,侵蝕與試探時代力量的政治邊界。

 

對時代力量來說,新一屆國會面臨腹背受敵的尷尬位置。目前不可能回頭走與民進黨合作的路線,但與民進黨對抗,動作與力道恐怕很難勝過沒有中心價值的民眾黨,議程會不會被民眾黨設定是最大危機。

 

例如未來在立院民眾黨對政府發起民粹攻擊時,時代力量的位置是?如果同調則淪為附庸,如果不同調又恐被民眾黨扣上不認真監督、民眾黨才是真正第三勢力的帽子。又或者未來在重大議案上民眾黨若與國民黨合力杯葛癱瘓議事時,時代力量要如何反應?這些政治難題是時代力量為爭取柯粉支持而走向藍綠一樣爛路線所埋下的政治伏筆。

 

但回到正面來看,時代力量的體質仍遠較民眾黨為優,黨內主要由年輕優秀對政治充滿熱忱的政治工作者組成,並且現下已有為數眾多認真問政的縣市議員。這些是時代力量勝於民眾黨的最大資產,能否以此為支點穩固黨的基礎並擴大支持,是時代力量到下次選前的關鍵課題,畢竟上次時代力量當選的選區,難保下屆民眾黨不會推人競爭。

 

時代力量與民眾黨

 

綜上,時代力量與民眾黨兩者其實就是此消彼長的關係。這四年間將是兩黨的關鍵博弈。對時代力量來說,如果能夠堅守自身相對優秀得多的品牌價值,穩住陣腳守護現有政治聲量,稱到民眾黨自爆瓦解就是時代力量的勝利。反過來說,民眾黨作為主動出擊的一方,如果成功利用該黨最擅長的媒體滾動,以聲量壓倒時代力量。並在立法院成功搶下第三勢力議題的主導權,那麼邊緣化吸收時代力量的可能性就越高。

 

綠黨與基進黨

 

基進黨此次創下大驚奇,不僅一口氣攻下台中顏家選區,政黨票更是突破3%門檻,每年可分配兩千萬元以上的政黨補助款。對長期慘澹經營的基進黨來說,可說爆炸性成長。而綠黨則較為可惜止步於2.4%,未能獲得對小黨生存至關重要經費來源。

 

乍看之下,基進似乎已與綠黨拉開關鍵性差距。但相信兩黨成員應該都已從此次選舉中深刻體會到,現行選制下對小黨的壓迫有多麼巨大。即便蔡英文獲得817萬的歷史新高,兩黨苦於知名度不足以及大黨磁吸等效應,政黨票依然未能有長足的進步。

 

對基進而言,我想在此特別提醒。此次的成功肯定予人苦盡甘來之感,並產生這會是一個持續成長趨勢的感覺。但別忘記,時代力量在上次大選獲得更加優異的成績,佔據了更有利的社會位置,這次還是由五席倒退成三席。箇中原因當然很多,但大環境來看,制度的壓迫就是如此真實。第三勢力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不要被此次的勝利蒙蔽視野。

 

一個值得兩黨參考的數據是,綠黨與基進這次的政黨票若相加是足以跨越5%的,選票不能直接簡單用加法看,但仍值得借鏡。沒有修憲,第三勢力間的摩擦與一時誰先誰後著實意義不大。不形成穩固的社會基礎與制度支撐,這些領先落後都是暫時的,終歸難敵制度的巨大負偏差。

 

兩黨此次在國家與主權上都採取鮮明的立場,各項政策視野相信意識形態亦相差不遠,合作是一個值得考慮的選項,以此吸納本土進步的優秀政治工作者,甚至社會民主黨也可以是對象之一。因缺乏立法院內的能量與席次,在一般議事上恐難以與大黨和第三勢力領先集團競逐,可以考慮以更高層級的國家議題突破此一侷限,例如憲改,以此尋找在台灣政局中的關鍵定位。

 

結論

 

本文一再強調的重點,就是不推動修憲,第三勢力就沒有穩固的存續基礎,對所有第三勢力政黨來說都是一樣。第三勢力存在對台灣政治的意義,除了代表及鞏固未被代表的聲音和群眾之外,其實就是一般民主國家下所認知的反對黨、監督黨。但因台灣處於由不正常歷史遺緒邁向正常國家的轉型階段,第三勢力才如此獨特。如何在共同守護台灣主權立場下制衡本土政權,這也是由不正常國家邁向正常國家的關鍵階段。

 

第三勢力如何正確發揮關鍵的歷史意義,有賴各方政治領袖更高度的政治智慧與更纖細的判斷促成,修憲是其中不可或缺的關鍵視野,如何推動,值得所有期待第三勢力的人深思。

 

 

 

作者是一個關心第三勢力發展的人,曾參與太陽花運動、時代力量,現任職於台北市議會。興趣是電影與下廚。​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