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鳴人堂

林運鴻/一字不提國民黨?從敗選感言看韓、蔡的「政治修辭學」


這次的敗選演講,鮮明地展現了韓國瑜的人格特質。 圖/路透社


激烈廝殺的2020總統大選,已然告一段落。因「韓假」曠課許久的韓市長,終於願意回到高雄執行公務,蔡總統也在青年民意支持下,高票獲得連任。既然統一或獨立都不會倉促發生,小島上被兩種「亡國感」激情動員的韓粉英派,大概可以稍事停戰,握手言和。台灣的前途,猶待所有公民共同努力。


儘管如此,這兩位歷練與氣質均南轅北轍的政治領袖,看來在台灣政壇上,都還要活躍好一段日子。從民主深化的角度,除了我們已見證韓蔡各自春風得意的競選時刻,也該回憶他們選擇怎樣的態度與發言,去面對失落低潮的政治難關。


因此,2020年韓國瑜的敗選感言,以及2012年小英首次競選總統失利後所發表的公開演講,有許多值得比較、對照之處。


作為「政治表演」的敗選演講


首先,如果說政治從來都是一種「表演」,那麼這兩位的敗選演講,無比鮮明地展現了韓國瑜和蔡英文在人格特質上的重大差別。


對於韓國瑜來說,這次選舉失敗,與鋼鐵韓粉預期的「大勝120萬票、穩拿800萬票」,有著相當出入。因此韓國瑜當晚的演說姿態,看來有些失常。比起2012年蔡英文穩重堅定的敗選感言,一向深受韓粉喜愛的那種指桑罵槐、天馬行空、嘻皮笑臉「令狐沖」話術,似乎到了強弩之末。


這位擅長動員民粹情感的「政治奇才」,在落選當下,面色凝重、語意重複、數次任由台下鼓譟打斷自己說話,完全失去平常那種面不改色的從容顏藝。在發表落選聲明後,更臨時取消國際記者會,趕忙前去大啖美味火鍋。或許我們可以推測,意外戰敗的韓國瑜,在開票當晚,並沒有意願或者勇氣「繼續留在舞台上」。


相較之下,儘管蔡英文常遭「缺乏群眾魅力」、「沒感情讀稿機」等等批評,但是如果點開2012年敗選感言的影片,恐怕很難不受感動。當時天空飄著陰冷細雨,站在蔡英文身後的高嘉瑜、許淑華等人,幾度泫然拭淚。然而比誰都要鎮定的蔡英文主席,不只面帶微笑、侃侃而談,語氣更是上揚堅定。其肢體語言對政黨支持者傳達了明確的訊息:我和民進黨有信心捲土再來!


蔡英文曾在2012年向民眾表達有信心讓民進黨捲土再來。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一字不提國民黨


其次,總統選舉雖然高度依賴個人魅力,但大選畢竟不是天下第一武道會,可以靠天生神力單打蠻幹。一個稱職的總統候選人,即便必須穿戴英雄形象,然而背後的政黨組織、價值理念、政策核心,理論上不該缺席。


在2020年韓國瑜的敗選演講中,最使人驚訝的,恐怕是韓國瑜「一個字都沒有提到國民黨」。仔細想想,這也不讓人意外,作為民粹主義領袖、因緣際會才問鼎大位的政治素人,這一年來韓國瑜與國民黨高層並不和睦,屢屢傳出他與王金平、吳敦義、侯友宜摩擦齟齬的新聞。


也許因為種種選民無從得知的原因,韓國瑜似乎是以「個人身分」,而非「國民黨候選人」,來為這次的敗選致意。當韓國瑜大聲感謝張院長搭檔、感謝支持者選票的時候,卻沒有提及出錢出力的黨內元老、地方樁腳——可能韓國瑜心中還有些不足為外人的傷心委屈,而站在身後的國民黨競選團隊,想必也不會進一步解讀這種「省略」是否存在某些弦外之音。


相較韓國瑜這種「忘記團隊」的演說策略,在蔡英文首次敗選演講裡,一共提及九次以上的「民進黨」。蔡英文顯然將自己定位為「政治領袖」,而非宗教先知。也因為這樣,黨的理念、國會團隊、對弱勢人民的願景,就不能夠在落敗演說中缺席。


「民進黨的轉型跟改革,不會停止。我們堅持和弱勢人民站在一起,我們堅持政策理性,我們堅持以小額募款擺脫對財團的依賴。」人們能夠在這些字句中理解到:選舉勝敗乃民主常態,但政黨的價值與理想,才是未來可以再次託付的真正原因,無關特定政治明星的一時榮辱。


「韓流神話」vs.「民主傳承」

也許還有一個更隱微的論述策略差別,存在於兩人敗選時刻的政治修辭裡頭。


做為國家領導人,參選不應是一時興起,既要思考大局,也該放眼未來。在韓國瑜的簡短演講裡,韓國瑜頻頻提到「一年多來一路的相挺」、「大家前一段時間過得很辛苦」。顯然,活在當下是韓國瑜的首要人格特質,正如他2017年申請移民加拿大、又因為北農事件意外重回政壇——失業期間總是小酌微醺的韓國瑜,對於自己在台灣民主歷史中可能的位置,並沒有長遠的期許。


因此,韓國瑜的政治視野,主要聚焦在多采多姿的「這一年多」,恰好就是他決定離開政壇後,唯一再次與本土民主政治發生交集的短暫光陰。


蔡英文的演說內容則完全相反。當年蔡英文臨危受命,她謹記民進黨仍在陳水扁執政爭議的餘波中飄搖擺盪,所以蔡英文當年的敗選演講,並不只是關注一小段「選舉過程」。就台灣政治的「未來願景」而言,蔡英文明確點出,民主體制始終需要在野監督,一次的競選失敗不能使一個政黨免除責任,「台灣不能沒有制衡的力量」。因此在未來四年,民進黨將再度謹守反對黨的角色,健全我國的政治環境。


再就台灣政治的「過往遺產」面向,蔡英文則是語氣鏗鏘地聲明,「過去在面對挫折的時候,我們從來沒有倒下過。」這裡指的是飽受打壓的黨外時代,也意味陳水扁後期民進黨陷入的消沉困頓。然而這些顛簸的過往,正考驗著成熟政黨的韌性,能夠挺過風雨、能夠再次輝煌,其實就是將來再次擔當公民託付的最佳保證。

韓國瑜的視野,侷限在過去這一年多。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截然相反的兩種語言策略


綜上所述,如果我們從一個較為文本分析的角度,來分別檢視兩位「落選人」不到十分鐘的敗選演說,那麼不難發現,作為政治表演,韓蔡兩人選擇了截然相反的語言策略。


面對選舉挫敗,韓國瑜難掩落寞、刻意與團隊切割,並且念念不忘他走上神壇又失足落下的「黃金一年」。也許在這次落選演講中唯一值得肯定的是,韓國瑜雖然長年習慣扮演潑皮無賴,至少在最後一刻,他願賭服輸,「既然中華民國的國民,大家做出了決定,我們身為參選人,我們一定服從選舉的結果」。一向健忘的韓國瑜居然記得連戰、宋楚瑜、丁守中等同志在歷年選舉中的「光榮驗票傳統」,此一發言可說多少矯正了國民黨那歷史紀錄並不良好的「民主風度」。


蔡英文則不然。在2012年民進黨創黨以來僅見的低迷氛圍中,蔡英文一掃悲情,以堅毅微笑,坦然承受人民選擇。與此同時,她辭去黨主席負起全責,肯定黨內同志在國會中的努力,並強調「民進黨」在台灣代議政治中的中堅位置。這種不凸顯個人成敗、重視團隊作戰、緬懷歷史傳承的意志,恐怕就是在接下來兩次選舉,蔡英文成功凝聚黨內同志、打出漂亮選戰成績的不可忽視因素。


小結

誠然,洗鍊的語言藝術,絕非實質施政的保證,情溢於詞本來就是代議民主政治的常態。在恭喜蔡英文總統當選之餘,台灣公民也要更加嚴厲監督執政團隊,不要讓雄辯演說淪為甜蜜空談。


但是先撇開施政成果等部分,如果我們只從語言、文化的角度,來切入兩位領袖人物的政治表演,或許可以說,長年固守黨國修辭、聖王道德論述的國民黨政治人物,並沒有讓自己的公共演說與時俱進,他們的政治語言往往聚焦於選舉明星的際遇浮沉、私人恩怨,而疏於重申政黨體制中理念與價值的重要性。


也許最後還有一點值得一提:雖然鋼鐵韓粉口口聲聲保衛中華文明,但他們領導者那貧弱的「中文」應用能力,以及國民黨數量龐大但內容陳腐枯燥的廣告文宣攻勢,恐怕一直是其對手勝選的重要助力。


從一個純然善意的角度,這裡要提醒韓國瑜及其支持者:真的應該多唸點武俠小說之外的現代人文社科著作了。




當代文學、大眾文化的重度愛好者。感興趣的問題是,靡爛而虛幻的符號政治,到底會不會阻礙人們去實現民主與平等?

推薦閱讀:​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