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海外返台投票了!

Friday, January 10, 2020

 

蔡英文。圖片來源:總統府flickr

 

前一次大選回台,是在2000年第一次政黨輪替時。當時我派駐新加坡路透社,回台主要是支援選舉報導,順便投票。我必須非常慚愧地承認,這次是我離鄉二十多年來第二次因選舉回台,雖然期間每次選舉我總是盯著電腦看網路直播。2012蔡英文沒有掉一滴淚的敗選感言讓我淚流滿面,2016民進黨走完最後一里路一樣讓我熱淚盈眶。

 

像我這樣的人應該不少吧?不見得住在國外,只是不住在戶籍地,和朋友談及政治總有意見一定不滿,卻從來不覺得有什麼返鄉投票的急迫性,天時地利人和再說吧,反正也只是一票。

 

過去幾年我住在香港,不論是國民黨或是政治人物如柯文哲再怎麼嘲諷亡國感是為了選舉操作出來的,前年1124國民黨大勝時,我已經開始覺得就要變成中國人了;緊接著過去八個月以來,香港從和平示威,到滿街拒馬催淚煙水砲車,到維多利亞港時有無名浮屍,到黑警街頭亂打濫捕,性侵傳聞不斷,亡國感不僅千真萬確,還日益加深令我心慌。

 

香港人在1997之前,一定也沒料到今日動輒百萬人上街抗議,或是警察在半年內發了一萬六千顆催淚彈,或是運動至今已經逮捕了將近七千人,超過原來全香港坐監的總人數。台灣哪裡來的自信認為中國一定不會把手伸進台灣,或是隔了一個台灣海峽就比香港安全?

 

當我聽到朋友笑談讀大學的女兒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黃國昌是誰時,我的亡國感更重了。或許民主在許多人心中什麼也不是,因為與生俱來得來全不費功夫,因此寧可在投票日多睡幾小時也不願出門投票,寧可看韓劇打電動壓馬路也不願稍稍關心政治。香港人求而不得的真正選票,在一些台灣人眼中,或許一文不值。

 

任何政黨或是政治人物,都無法創造出這樣讓人焦慮的氛圍。至少對我而言,這是出自內心的恐懼和悲傷,因為幫著中國要來併吞台灣的,不是一看即知凶神惡煞般的敵人,而是和我們生活在同一塊土地上身邊的家人。是的,我還稱他們是家人,但他們是否一樣看待我,或者我只是他們可以拿來和中國交換利益的籌碼?國民黨打算和中國簽和平協議,即使西藏和香港的例子就在眼前。

 

然後你退而求其次地想,政黨不可靠,或許個別的政治人物不會那麼糟吧?

韓國瑜口沫橫飛。圖片來源:韓國瑜FB

 

今年初聽著意氣風發,剛剛就任高雄市長的的韓國瑜口沫橫飛,振臂喊著紅衛兵式的共產黨口號,除了厭惡,更多害怕,因為他沒有浪費任何時間,就拋下高雄成了總統候選人。這次他連政見也懶得說了,除了抹黑攻擊還加碼謊言,滿口粗鄙歧視,讓我在亡國感之外,還多了羞恥感。

 

向來讓我引以為傲善良敦厚有禮的台灣人,在他身上完全看不見。我只看見一個街頭小混混,一副痞子模樣,面對群眾時處於莫名的亢奮狀態,挑釁不負責任地信口開河,無端攻擊。這比未來中國侵略的可能性更讓我擔憂,因為韓國瑜的低俗把我們幾十年來建立的儒雅社會踩在腳底,還恥言他的表現是不虛偽。這種破壞是即時的,這種影響是深遠的。在他所屬的政黨同袍不譴責反倒鼓勵的狀況下,可以預見更墮落的未來。

 

除了跳樑小丑般的的高雄市長,我們還有投機自大的台北市長。柯文哲樹立的忘恩負義滿心怨懟從政模式,一樣顛覆了台灣人的面貌。會不會我們的下一代都變成他們的樣子呢?我悲觀地想。這樣的政治人物帶出的社會風氣和潮流,令人鄙視。《俗女養成記》裡的敗家子固然可惡,尚有可憐之處,而韓國瑜柯文哲對社會造成負面的影響,極度可惡毫無可憐之處。

 

回台後我去了一趟雲林,一個多年未曾踏足的地方。我看著香火鼎盛的北港朝天宮和五路財神廟,不禁要想究竟全台灣有多少宮廟被滲透了。我想像這些在廟裡忙近忙出穿著廟方背心的人,應該很多人都去了免費參訪中國的小旅行吧?他們被帶著去看了進步強大的中國一線城市,被殷勤的招待,回到台灣鄉村,覺得台灣樣樣不如人。他們也許不知道中國拆廟拆教堂掛上習近平的肖像,知道了也會說這是假新聞。這是多麼諷刺的事,他們沒有宗教自由的,卻如此成功愚弄了我們的宗教信眾。

 

雲林鄉間許多田邊的選舉布條都是對民進黨贊成同婚的批評,宣傳車放送民進黨鼓勵男的娶男的,女的嫁女的,以後會絕子絕孫之類的驚悚謊言。我們的社會和許多國家相比已是相當進步,但保守勢力不只是停滯不前,而是把社會往後拉,仇女厭女歧視同志蔑視外來移民,國民黨吳敦義韓國瑜為首,民眾黨柯文哲加碼,他們不用溫和理性的手法去說服不同意見的人,而是利用台灣人的善良單純,用極端的語言去煽動他們。

 

這些人在撕裂台灣,在香港呢?我想起元旦的香港百萬人遊行,隊伍從銅鑼灣前進至灣仔時,警察發催淚彈衝突開始,事後證明是便衣故意滋事,破壞完畢跑回警察一方邊喊著自己人,好讓中斷合法遊行有據。

 

市民不停從銅鑼灣往灣仔方向以人鏈方式傳送頭盔雨傘等物資,後來無法繼續前進只得後退。此時冒出全副武裝的黑衣人,示威人群自動讓出一條路,這群黑衣人就這樣往灣仔跑步過去支援。有一支空拍影片明顯看見黑衣人在後退的人群中前進,迅速打開雨傘,在市民和警察之間形成人障。

 

我想像如果自己在遊行隊伍中,應該只會是站在道路兩旁流淚鼓掌說小心的那一個,因為我沒有勇氣上前線,然後痛心為什麼年輕人必須經歷這一切,為什麼百萬人上街頭也無濟於事。開年第一天,警方在一天之內逮捕的人數,超過運動以來任何一天逮捕的人數,而記錄不會就此停住。

 

香港如此團結。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香港如此團結,在台灣的我們,要給下一代什麼樣的未來?或者是我們的年輕人,要給自己什麼樣的未來?還是我們要如何一起面對未來?

 

香港人此刻看台灣,彷彿是就要溺水的人看見海上的一根漂流木,也許救不了命,總是一線希望得抓著。心知肚明香港不會是台灣,還是要寄望於台灣的一舉一動。隔著一片海看台灣,蔡英文面對中國不屈服時,香港人在那頭就要鼓掌叫好稱快;選舉到了香港人在西門町舉牌告訴台灣人,千萬別投錯人;意見領袖在社群媒體紛紛為文呼籲,台灣人一定要出來投票。

 

即使台灣這根漂流木無法讓香港人抵達他們想要停泊的彼岸,至少台灣正在實踐他們流血流淚追求的目標。

 

回想去年這個時候,同溫層內的我們是多麼失望,多麼萬念俱灰!而這一年,有多少人跟我一樣,不再擔心別人的眼光,努力站在不同的位置大聲宣揚自己相信的理念,打擊那些想要把台灣推向中國的勢力,我們已經走了好長一段路了,就連蔡英文也改變了許多不是嗎?我看著她在造勢場合侃侃而談,四兩撥千斤自信十足回擊對手,慶幸在這個荒謬的年代,至少有一個不會讓我覺得恥辱的人可以選。

 

明天,讓我們一起出門,把票投給真正守護台灣民主的人,告訴香港我們和他們一樣團結,告訴全世界台灣是自己的主人。

 

 

 

作者曾任路透社駐台灣及新加坡特派員,住過印度六年出版過一本書,目前在香港和普羅旺斯之間如候鳥般移居。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