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絕不能讓舊黨國決定你們的未來!

Wednesday, January 8, 2020

圖片來源:韓國瑜粉專

 

距離2020大選只剩倒數三天的時間,媒體傳播著各種評估和預測,中國介選的動作也未曾停止,國內部分政黨依舊毫無節制地散佈謠言和仇恨動員,在國家遭逢軍機失事的國殤期間不改其嗜血本質進行政治鬥爭。種種因素都讓處在重大歷史時刻的台灣瀰漫著一股不確定的氛圍。即便如此,到目前為止的各種調查和研究結果大多顯示,年輕族群(泛指二十歲至四十歲的選民)的投票率將對大選結果產生決定性的影響。

 

毫無疑問地,總統蔡英文在年輕族群獲得壓倒性的支持。依據中選會針對2016年大選所做的數據分析,年輕選民的投票率明顯低於中老年族群,二十歲至四十歲選民投票率甚至低於七十歲以上選民超過20%。暫且不論如何從不同年齡層的投票行為預測此次大選可能的結果,筆者個人的確觀察來到,此次大選的確凸顯了世代之間的矛盾。

 

統派媒體大力鼓吹「這次聽父母的」,以家父長式的口氣要年輕人支持韓國瑜,各種社交媒體和社團(例如「韓粉父母無助會」)訴說著各種父母對子女的投票指令和情緒勒索。這些呼籲、喊話或勒索似乎認定年輕人未經世事,容易被洗腦和操控,明顯和事實與年輕人的自我認知有極大的衝突。

 

但是必須說明的是,筆者所謂的「世代」並非單純指涉生理年齡族群,而是指對於台灣的價值信念與願景的認同,而世代之間的矛盾指的是這些認同的矛盾,創新與老朽、進步與反動、民主與威權之間的矛盾。台灣人民透過投票選的不只是不同政黨候選人的人格特質、執政能力、選戰方式和政策,更是選擇台灣未來的願景。

 

韓國瑜和國民黨為什麼得不到年輕世代普遍的支持,恐怕不是三言兩語說得清楚,但是候選人本身的能力與人格特質,以及政黨的形象絕對是主要因素。開過一張又一張政策空頭支票,所謂的政績只剩下鋪幾條馬路,任期不滿一年就想要競選最高的政治職位,背棄對於高雄市民的競選承諾,像是連期末作業都交不出來的研究生要爭取講座教授職位。

 

韓國瑜不管在市長任內選舉造勢和政見發表充分暴露出對於各種政策的生疏又不做功課,連早已行之有年的勞退提撥制度都可以拿來當作預定推動的政策,完全沒有任何評估和規劃,就提出要補助所有研究生出國交換一年,辯論會上被問到自己要蓋更多核電廠的立場,見笑轉生氣,以「反正不會蓋在我家,也不會蓋在你家」這種賭氣擺爛的方式回應,諸如此類不勝枚舉。

 

韓國瑜在各種場合提到事實經過查核,有超過百分之八十不是事實,包括德國後悔實行非核國家計畫,加上他競選高雄市長期間開出的空頭政治支票(挖石油、迪士尼、一級方程式賽車、國際名人訪問、企業投資等)和「國家機器動得很厲害」在監控他,說他是一部假新聞或謠言製造機一點也不為過。

 

這樣子的言行紀錄充分顯示韓國瑜就是一個不學無術、舉手投足十足江湖味的人,完全沒有政治專業歷練和學識。這樣的人要如何贏得年輕世代的支持,韓粉爸媽們以什麼理由要求甚至脅迫子女們支持韓國瑜?韓粉(爸媽)們會說韓國瑜說話很直率,直率到可以直接在造勢場合罵「幹」、「他奶奶的」、「恁爸等你」,說要陪女性選民睡覺,說東南亞移工是「雞」,暗指她們來台灣是為了從事性交易,直率到可以在辯論會上直接飆罵提問的媒體。

 

韓粉爸媽們要求子女支持的是一個這樣充滿性別與族群歧視的候選人和政黨,這樣對待子女的方式等於是透過父母的權威,把個人非理性的崇拜凌駕在是非判斷之上。他們所崇拜的就是一個黨國家父長文化的代表,如同他會隨意摸領獎學生的頭和臉,連採訪記者也不放過。年輕世代希望被這樣對待嗎?

 

韓國瑜陣營和國民黨在這次大選顯然繼續複製2018年的勝選方程式,持續發動謠言和假新聞攻擊,刻意挑動民眾的恐慌和仇恨,而不是回歸政策事實進行辯論。於是,他們刻意扭曲2018年公投結果是否決修民法讓同婚合法化,並不是否決另立專法,四處擺放類似「蔡英文沒收公投」、「爺爺奶奶沒有孫子可以抱」的宣傳標語。國民黨不善盡在野黨監督法案的立場,任意曲解《反滲透法》條文,四處造謠文化交流、媽祖都變成叛國之類的謠言,甚至連支持者在網路上散佈中選會預備作票和民進黨政府掏空農會7000億的謠言因而被約談,都可以扭曲成政治迫害。

 

韓國瑜日前更在台南造勢場合上刻意挑起軍公教族對民進黨政府的仇恨,說軍公教沒有利用價值,被當成黨國餘孽,不讓選民知道年金改革的真相。讀者們應該還記得,鼓勵軍公教「能撈則撈、能混則混」,也就是作賤軍公教的正是韓國瑜本人。即便這幾天正當全國都在為不幸墜機罹難的軍官哀悼的時候,國民黨依然持續進行謠言攻擊和仇恨動員,宣稱蔡英文總統不顧墜機意外,繼續跑選舉行程,甚至更有國民黨立委候選人宣稱是因為民進黨街頭造勢才造成墜機。

 

韓國瑜本人在桃園造勢場合上大談在民進黨執政下,台灣像是中邪一樣,才會發生軍機墜毀。各位讀者如果有興趣了解事實,不妨用「軍機墜毀」做關鍵字進行估狗搜尋,國民黨執政時期發生過多少次的軍機墜毀。國民黨不只消費墜機災難,更把九(政黨票號次)、二(總統)、一(立委)當作投票密碼,誓言製造如九二一地震的大震撼。

 

韓國於競選高雄市長的口號是「愛與包容」,韓粉爸媽們也都宣稱愛他們的子女,何其反諷!年輕世代要認同這樣充滿仇恨、價值觀扭曲的候選人和政黨嗎?

 

韓陣營以品質低落為由停辦大港音樂祭,陳菊時代的代言人五月天被換成白冰冰,有著濃濃靈堂風格的燈會品質與隔壁的屏東縣天壤之別,任意盜用或抄襲他人作品…年輕世代會支持和他們的生活嚴重脫節、欠缺創造力、不尊重藝術創作的候選人和政黨嗎?韓國瑜和國民黨誓言,勝選之後「全部要改回來」,同婚專法、轉型正義工程、非核家園、年金改革都會被廢止,更恢復總統只接操控的特偵組。年輕世代會支持韓國瑜和國民黨將台灣帶向年金制度破產、性別不平權、沒有歷史正義、核災威脅、政治操控司法偵查的未來嗎?

 

當人類毫無節制地使用塑膠與石油的當下,他們可能不會覺得又更靠近不可逆的災難一步,因為災難還未發生在眼前。民主選舉或民主與極權之間的選擇不是像選擇咖啡品牌那樣麼簡單隨意,而是會造成不可逆的結果。

 

二十多年前香港人接受中英聯合公報回歸中國的時候,會想到現今香港的慘狀嗎?韓粉爸媽們也許會覺得台灣如果變成極權中國的一部分事不關己,年輕世代和他們的子女要在台灣安身立命更長一段時間,願意認同讓台灣更靠近極權中國的候選人和政黨嗎?香港年輕人為了爭取自由民主的慘烈犧牲,不早已告訴世人民主與極權之間不是可以隨意變換的選擇嗎?

 

愛自己的家人、愛任何人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是一個充滿衝突的過程。愛若使人盲目否認事實,愛若是將自我願望和情緒強加在他人身上,愛若是要求自己的子女支持仇恨動員的候選人和政黨,那是宰制不是真愛。年輕世代較無歷史與政黨歸屬的羈絆,更有愛自由、追求自由之愛的可能。

 

生活在當下的年輕世代依著自己的成長經驗、所受的教育和所見所聞,決定支持什麼候選人和政黨。對抗惡質的選舉文化、假新聞攻擊和極權中國,選擇民主價值與生活、進步的國家改造方向,拿回決定未來的主導權——這些都是保有差異與多元性必要的行動,愛才可能發生。

 

筆者認為,任何一個世代的人都該思考要讓下一代在什麼樣的國家長大,來決定支持什麼候選人和政黨。筆者已年過半百,周遭也不少年齡相仿的人願意和年輕世代一同前進,我們因此覺得年輕。年輕人,勇敢站出來決定自己的未來,一個講事實愛真理、不需要仇恨動員、讓你的小孩能自由幸褔長大、有真愛的未來!

 

 

作者任教於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不務正業,致力跨越學術藩籬,畢生最大夢想是臺灣人成為有知識、正義感和寬闊世界觀的新民族。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