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知識藍,但這一次我絕不含淚歸隊

Sunday, January 5, 2020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在國內所定義的政治光譜中,我自認是不折不扣的知識藍。我是本省人,祖先早在曾曾曾曾祖父那一代就已經搬遷來台,世世代代務農維生。二戰期間祖父還曾被日本人徵編、派到中國大陸南京擔任後勤工作。國民政府來台後,家族中不多的土地部分被徵收,但沒有人多說些甚麼,繼續生活。

 

而我,從小在國民黨的教育下長大,不太關心自己父祖輩的歷史,卻熱愛中華文化,熟讀中國史地,熟讀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熟讀夏商周秦漢魏晉南北朝隋唐五代宋元明清,嚮往青海的草原,嚮往天蒼蒼、野茫茫、祁連山下的好牛羊,被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的「龍的傳人」感動得無法自己,最想成為「八千里路雲和月」的劇組人員去親眼目睹大好河山,對國民黨失去中華江山扼腕不已、栽在相關研究書籍中久久無法自拔;兩岸恢復來往之後,我遊覽中國江山,甚至練起簡體字。

 

秉著對文史的熱愛,我一路考上台大、出國留學、回到國內工作,心中一直感激國家的栽培。每每到黨國意味濃厚的地方,總是默默遙想當年領袖的生活情形,肅然起敬、追思無限。

 

我還期待著兩岸統一,嚮往身為大國國民的那種驕傲,因此在海外遇到大陸同胞總是備感親切,以兄弟相稱。

 

但是,這滿腔情懷,在我從事教育工作這幾年、接觸越多年輕孩子後,有了大幅度的轉變。我所教的孩子們,是讀台灣史長大的,出生在這塊土地、成長在這塊土地,關心的就是這塊土地上發生的事;他們未來還將在這塊土地上工作、成家,繼續在這塊土地上養育下一代、下下一代。

 

是這些孩子教我,我應該要張開眼睛看看周圍,珍惜眼前的人事物,而不是遙想過去;是這些孩子教我,不管自己是當初最早遷台的閩南、客家後代,或是是1949年國民政府遷台的軍民後代,經過70年的融合後,我們真的是血淚交織、彼此生命相繫的一家人,世界上沒有另一批華人,與我們經歷過一樣的故事、經歷過一樣的日子,因此我們真真確確是一家人。只有我們自己才會關心自己,希望自己的家園好、希望台灣好、希望台灣長長久久。

 

另一個大幅度的轉變,是自己曾經有過的統一夢,在眼見中國大陸近幾年來的轉變後,也正式夢醒。2017年中共19大開幕式上中國國家主席兼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報告,提到一黨專政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拓展了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的途徑,給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發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獨立性的國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選擇,為解決人類問題貢獻了中國方案。這個發言意味著中國政治走向西方化和民主化的不可能。

 

此外,2019年習近平兩次的談話,《告台灣同胞書》40週年紀念會與「建政七十年」招待會致詞,更明確定義「九二共識」為「在一個中國原則基礎上達成『海峽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並且將探索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

 

參考香港的例子,這代表中國所認定的統一將是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中心,中華人民共和國為祖國、為父母,台灣則為從小分散、但重回父母懷抱之孩子,如同1997年回歸父母的另一個孩子香港一般,父母會容忍孩子在不同環境成長所導致暫時的價值觀念的不同,但長期而言還是要由父母全權接管,將孩子真正轉變為父母的孩子、接受父母的價值與管教。換言之,兩岸之間不是兄弟齊心、共同治家的概念,不會是以平起平坐的對等方式來統一,而是只會有一個權力中心、一個永遠的執政黨—中國共產黨。

 

對岸送出這樣明確的訊息,國內怎麼還有人再提得出「堅持九二共識、創造模糊地帶」這樣的兩岸論述?經過了這些年的進步,我們怎麼可能還願意回到威權政府的體制?多年來民進黨執政品質、酬庸任命等問題讓我望之卻步,這輩子票從沒投過民進黨候選人,但仔細想想,若國家沒了,我們真的願意成為特區、受特區政府管轄?更何況,這一次國民黨的候選人,所展現出來的執政能力又如何能說服得了人?

 

我開始認清事實,我就是一個台灣人,生命與這塊土地相連,兩岸的歷史早已經岔開,我們註定就是小島人。

 

我愛台灣,想要保守這個民主、自由的家園。這一次總統大選,我雖是知識藍,但絕不會含淚歸隊。我決定要逃脫藍色框架,為了台灣、為了我愛的下一代,投給一個敢於捍衛台灣主權的候選人。

 

 

 

作者為大學教授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