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離心後的中國

Wednesday, December 25, 2019

 

屍體發現案。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先說一個冰冷的數字,香港自6月至9月間,有256宗自殺案加上2537具「屍體發現案」,超出5年內同期數據,數字不尋常地高。關於抗爭者被政權「處理」,在香港已不是都市傳說,而是共識。

 

例如不少示威者被警察拘捕帶走的時候,會高喊自己的名字、大叫「不會自殺」,旁邊的人也會火速記下,放在網上廣傳。這是為了自己不幸成為「屍體發現」之後,至少其他香港人會知道他的死法並不尋常。

 

有人認為,如果家人發現家中有成員失蹤,為何不追究?這其實也沒有那麼順理成章。很多人去了示威現場,或者碰巧路過,家人是不知道的,也不會預先告知。於是情況也可能是受害者被拘捕之後,被私刑處理,之後家人朋友就以為他是「失蹤」,之後就變了「屍體發現案」。只要警察和政權都不說,你根本不知道2537具「屍體發現」究竟是怎樣死。

 

再者,即使家人發現死因有問題,也可能會受到政治壓力而滅聲。這就是一個信與不信的問題,因為個人掌握的資訊始終是有限,而非全知。去到最後就是你忖度,究竟香港官方是否已經去到這個程度,是否已經去到威權時期的南韓或者台灣。但最近南韓的光州監獄就發現40具不明遺骸,身份不明,那麼究竟有甚麼不會發生?

 

香港有一些志願組織在追蹤「不正常死亡」的案件,發現有一些家屬不尋常地強調,親人之死「與社運無關」。應該是香港第一宗不尋常女浮屍,是少女陳彥霖。本身懂得游泳的陳彥霖,在9月22日被發現全身赤裸,成為油塘一帶海面的浮屍。警察接手之後起初列為謀殺,後來不知為何改為「屍體發現」,遺體更火速火化,於是引起香港人極大恐懼和對抗。

 

更奇怪的是立場親中的無線電視,火速找到自稱是陳彥霖母親的女人接受訪問。女人在訪問中表示女兒是自殺,希望其他人不要再猜測死因,「放過她們一家人,讓女兒安息」。直屬共產黨的喉舌《文匯報》和《大公報》也破天荒報導事件,力帶「陳彥霖死因無可疑」的風向。凡此種種,都證明事情黑幕甚深。這還只是256或者2537這兩個數字的其中之一。

 

如果大規模而隱密的「處理」確實在進行,那麼其目的也是十分明顯,就是中國認為香港的「激進抗爭者」有一個定數,只要殺光就可以「止暴制亂」。因為香港的建制派自身難保,他們對香港社會也沒有任何影響力;泛民的社會賢達則礙於選情和黑警半年暴行,不便割席(但北京和特區方面已經一再呼籲他們割席,以打擊港人士氣,但亦效果不彰);而香港人內部亦發展出「不能割席」的內部信條。以往那種分而治之的政治技術不再有效。

 

而北京89年模式解放軍入城屠殺,震懾香港人,也是選項之一,但美國不會容許,也會馬上毀滅中國聲稱「香港已經受控」的謊言。最後剩下的選項當然就只有通過香港警察去「處理」示威者,只要拉光就行了。在8月期間,與北京關係密切的香港01表示自己引述親北京派圈子的消息,謂特區不會答應五大訴求,將採取「消耗戰」拘捕激進派,「拉到無人為止」。雖然香港01「引述消息」到底多真,令人懷疑。但後來的確也發現了中文大學和理工大學的警察圍城戰,尤其是理大一役的確令香港人損失慘重。雖然最後這場圍城戰令美國火速通過了中國官方強烈反對的《香港民主人權法案》,但「消耗戰」確實存在。

 

「消耗戰」是中國四面受敵,戰略空間窄小之下的計策。半年下來,中國在香港問題是色厲內荏。雖然百萬大軍就在旁邊,警察也受公安系統指揮,如身之使臂;法院和檢察系統也完全受中共控制,檢察標準完全不公正,也完全配合「止暴制亂」,例如9月期間一次在金鐘的示威,律政司一次過告96人暴動罪,但四個月都不提供任何證據,明顯是用法律程序去纏擾被告,進而達到恐嚇香港人的政治目的。

香港局面進入消耗戰。達志影像/路透社

 

因為中國在香港的選項不多,所以習近平在出席「澳門回歸」大慶時的表態,也是這個結構下的結果。習近平當然欣賞和表揚澳門的服從,吹捧澳門證明「一國兩制」行得通,也送很多「大禮」,但棉中也帶針,中國吹風要澳門成為金融中心,可能是因為覺得香港太過麻煩,又馴服不了,外國勢力已瞄準,安全系數不太夠,但澳門候任特首賀一誠亦表示,澳門暫時未有足夠人才和法例,建立外界所說的金融中心。

 

這當然是實情,金融中心是外國承認才有的,不是可以閉門造車造出來。2009年中國也「下令」說要上海成為金融中心,但10年之後當然沒有成功,所以又將目標放在澳門。但澳門也不會成功,而且澳門是不是想成為中國與伊朗、北韓之類地方貿易、盜取外國戰略物資的白手套,繼而引來全球封殺,如賀一誠是個明白人,自然就會推辭。

 

事實上澳門只有六十幾萬人口,加上族群經歷,使他們對中國而言容易管治。澳門和香港恰恰是一個反向發展的故事。以前由葡國管治的澳門,今日認為中國是個較好的新主人,而香港則認為英國是較好的主人,「祖國」來了卻迎來幻滅的現實,跟很多年前台灣的林獻堂一模一樣。但香港的金融能量自然不是澳門能夠輕易取代,在1997年之後其實中國也不斷推出各種項目分擔「香港風險」,例如上海、自貿區、雄安新區、深圳之類,但沒有一個成功。

 

深圳近半年的經濟也下降,因為香港才是輸出秩序的,香港不好,深圳也不會好。澳門和上述的各種「新香港計劃」本質一樣,都是中國希望要香港,卻不想要反叛的香港人的心理狀態下的政策。但「人滾地留」也不是那麼容易,種族滅絕不容易做到,而且香港變成焦土,對中國將是巨大損失。半年來抓了六千多人,但香港有將近八百萬人口,抓不完的,在抓捕過程中,又會產生更多的叛亂份子。半年的鎮壓也令香港人離心更大,「回歸」以來的哄騙基本破局。不管是抓人殺人還是拉抬澳門,都是中國沒有方法改變香港現狀的表現。

 

香港的離心、美國的圍堵,已經成為難以逆轉的趨勢,半年來的「鎮壓公關工程」也喚醒了世界其他國家的人民,令他們警醒中國的野心,這些民意未來也將影響他們的政府,慢慢對中國會形成更實際的壓力。此際中國的內外形勢,是不戰、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十分內耗。但他們會用一個比較好的方法來說:不要低估北京的戰略定力。

 

 

 

作者為香港本土主義者、作家,評論人。關注中國殖民主義、香港主體性發展。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