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會有五十萬人上街—從背景脈絡到後續看群眾心情

Tuesday, December 24, 2019

罷韓遊行。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五十萬人走上街頭,這是繼2014年太陽花學運之後,台灣規模最大的社會運動,更令人驚訝的是,地點並非在政治中心台北,而是南方的高雄。一場以罷免市長為訴求的遊行,即使扣除外地聲援的群眾,也有高達數十萬的在地人走上街頭。這般人潮,已經不是傳統政黨動員所能成就的數字,背後蘊含的群眾心情,摻雜著羞愧、憤怒,以及負責。

 

去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韓國瑜以89萬票入主高雄市府,一時間南方崛起、發大財,成為這座城市最為人所知的口號。高雄市民選擇將發展城市的權力,交給一位淡出政界已久的外地人。高雄市民的寬容,並不是第一次,包括三位前市長吳敦義、謝長廷、陳菊,全部都不是高雄人。「換人做做看」,在當時的高雄市民想法中,佔據了主要的地位。

 

好景不常,熱鬧的就職典禮,只能為發大財的承諾,帶來幾十天的實現。緊接著,高雄提前爆發全國最嚴重的登革熱疫情,韓國瑜的態度是中央協助慢半拍;市議會的質詢,韓國瑜一問三不知,除了跳針發大財外都交給幕僚回答,獲得總機的名號;颱風季出現的淹水與坑洞,韓國瑜只強調有清很多水溝。

 

年中的全國縣市長評比,韓國瑜創下歷史性記錄,將陳菊在2016年創下的全國第三名高滿意度,在就任半年的時間裡,一口氣衰退到全國最後一名。這個高雄人釋放的警訊,韓國瑜沒有聽進去,最後在十月份,正式宣佈請假三個月,全力投入總統大選。

 

從這一刻起,高雄人的不滿,從累積轉變成等比級數的暴增。原先期待韓國瑜的心情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羞愧與憤怒。罷韓遊行的啟動,是高雄市民對自己曾犯下的過錯,負責並且善後的行動。

 

遊行當日,雖說下午一點集合,但十一點半過後,捷運就已經人滿為患。與韓粉集中在左營高鐵站到挺韓遊行起點的凹子底站之間不同,罷韓遊行無論是縱向的捷運紅線或橫向的捷運橘線,都充滿著貼有相關貼紙或凸顯罷韓意象衣著的群眾。罷韓遊行起點的文化中心站,寸步難行。遊行前的紛雜人聲中,透過麥克風傳來一陣幽默又令人亢奮的發言:「韓國瑜說,外縣市的人千千萬萬不要搭遊覽車來參加遊行,我要跟韓國瑜說,不搭遊覽車,我們就搭高鐵、搭飛機,就算用走的,也要走到高雄來!」

 

在所有大隊之中,最鮮明的旗幟,莫過於台灣基進大隊。從去年韓流尚未崛起之時,就已站在第一線「抗韓」的年輕政黨,前導車附近,早早就聚集大批民眾。基進的工作人員準備的布條「因為愛高雄,所以站出來」,代表了所有參與這一次遊行之人的心聲。

 

在韓流席捲全台時,台灣基進的這些人,承受來自全國各地韓粉的攻擊與霸凌,甚至在2018年的地方選舉中,五名高雄市議員參選人全軍覆沒。然而一年後,他們不但還在,更聚集數以萬計的群眾,跟著前導車與布條走。

 

這就是高雄人的個性。僅管韓國瑜陣營拼命要把罷韓遊行與民進黨掛鉤;罷韓遊行主辦單位致力要降低政黨與政治的色彩,但當天走上街頭的高雄人,對領頭的民進黨議員、在路邊加油的民進黨立委,不吝給予掌聲和鼓勵。台灣基進,更是在群眾的簇擁下,大聲喊出自己的名字。遊行群眾的肯定,證明高雄人清楚這一次遊行的目的,不是什麼「公民歸公民,政黨歸政黨」,而是「光復高雄,保衛台灣」。

 

守護自己的家鄉,只有要不要一起站出來的問題,執著於「公民運動」、「政黨造勢」的區別,在高雄人的眼裡,不具任何意義。

 

這一股五十萬人凝聚的意志,不但壓制全國集結而來的挺韓遊行,也迫使韓國瑜陣營從遊行當天晚上,就開始瘋狂的攻擊行動。先是有韓粉質疑中央社新聞照片作假,隨後由台北市議員游淑慧跟進;韓國瑜本人則透過臉書與受訪,親自出手批判罷韓遊行是「遮羞布」、「48萬人藏在布條下」。

 

在本文寫作的當下,韓陣營也開記者會,批評發起罷免韓國瑜遊行的主辦單位,是假民主的名義霸凌韓國瑜。韓國瑜競選辦公室的副總幹事周錫瑋也批評民進黨,抹紅韓國瑜跟國民黨;此外,也宣布要以22日被韓國瑜嚇哭的小女嬰為主題,聲稱要提告並抓出「黑韓產業鍊」。

 

韓陣營的目的,明顯到連政治外行人都看得出來,趕緊從挺韓遊行與罷韓遊行的戰場中脫身,想辦法從新的議題中,找回一些選情的得分。原先在韓陣營的設想中,透過挺韓遊行的大成功,重新整頓支持者的士氣,並且營造出「守住高雄、擴散全國」的氣勢效果,換言之,就是去年「三山大造勢」的翻版。

 

然而,韓國瑜就任高雄市長後的不堪檢驗、國民黨初選期間韓粉對同黨同志與一般民眾的攻擊,都使得支持基礎快速流失;香港反送中示威的情勢升高、國民黨不分區名單爭議,都讓進過香港與澳門中聯辦,形象定調為極度親中的韓國瑜遭受重傷;至於副手張善政,也並未能夠替韓國瑜加分,而是競相失言,將原欲爭取的知識藍族群趕跑。

 

於是,以高雄市政作為最長期與核心的環境因素,加以上述新聞事件,累積下來的結果,讓罷韓遊行與挺韓遊行的勝敗,成為本屆總統大選的「天王山之役」。

 

高雄市民只是希望能有一個好好做事、認真做事的市長;套一句韓國瑜曾引用過的電影台詞:「罷韓遊行的人數,不是韓黑決定,而是由韓國瑜決定的」。相較於此,黃士修順著韓國瑜睜眼說瞎話的定調,認為罷韓遊行只有兩萬人,將實際的數十萬群眾批評是「灌水25倍」、「超過業界行規」,讓人不笑掉大牙都難。

 

經過罷韓遊行之後,只要投票率穩定,韓國瑜的總統夢必然破滅,隨之而來的罷免戰役,將由高雄人親手為韓國瑜的政治生命,畫上句點的開始。

 

 

 

 

作者為五十萬分之一的高雄人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