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

Monday, December 23, 2019

 

 

總統大選已經進入最後衝刺,民進黨與國民黨這兩大陣營的交鋒越見激烈,在一旁觀戰的媒體人也沒有閒著。

 

稍早,媒體人彭文正指控蔡英文偽造博士學歷。這個毫無根據的指控,沸沸揚揚鬧了好幾個月,到現在還未落幕。接著,韓國瑜提出一連串莫須有的指控,全都劍指蔡英文,包括汽車追蹤器、媒體假民調、合成性愛照等。近日,國民黨還指控蔡政府養網軍,黨籍民代抗爭的戲碼,包括抬棺示威、推擠執勤女警,自導自演夾手秀,還利用醫院重症病房作秀。

 

圖片來源:蔡英文粉絲專頁

 

藍營政治人物對蔡英文的人身攻擊,更是不勝枚舉,從吳敦義的「衰尾查某」、韓國瑜的「武大郎和潘金蓮蓋一條棉被」、到張善政的「沒生小孩不懂父母心」,低俗沒下限。

 

有一部份氣不過的綠營支持者,也對國民黨反唇相譏,甚至惡言相向,用「垃圾」、「人渣」、「藍蛆」等言詞辱罵對手。同溫層也有人轉貼錯誤甚至捏造的訊息,回擊韓國瑜和國民黨。

 

綠營支持者的反擊,我認為完全沒有必要!對真正關心台灣未來的朋友們,我反而要引用一句話共勉:「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

 

這句話的直譯,就是「當他們向下沈淪時,我們要往上提升」,出自美國前第一夫人蜜雪兒.歐巴馬。在上屆美國總統大選,川普以各種不實、低俗的語言攻擊希拉蕊。民主黨支持者打算反擊,但蜜雪兒說了「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這句話。

 

蜜雪兒的這句話,純屬對自己人的道德勸說。我借用這句話,當然也有對自己人道德勸說的成份。更重要的,我引用這句話的背後,有三個攸關利害的考量:

 

一、有理的那方無須謾罵抹黑

 

在這場總統大選,蔡英文與韓國瑜所代表的,是兩套價值觀與兩個版本的願景:

 

蔡英文代表「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以及台灣人當家作主的決心。作為一個島國,台灣不僅沒有侵犯他國的企圖,而且願意善盡國際社會的責任。

 

在韓國瑜的背後,則有一股視台灣為中國一部分的勢力,要把台灣圈入「專制、封閉」的社會體制,協助中共達成擴充領土的野心。

 

韓陣營深知他們代表的價值與願景,無法被多數台灣人民接受,所以只能遮遮掩掩。為了掩飾「無理」,只好祭出「烏賊」戰術,以攻擊取代防守。

 

如果我們隨之起舞,選民就會有「天下烏鴉一般黑」的錯覺,最後各打五十大板。只要我們用相同的手法回擊一次,對手就可用來合理化他們無止盡的謾罵與抹黑。

 

因此,我們不能中了這個詭計。既然道理在我們這邊,只要「說清楚、講明白」,就可贏得選民的認同,犯不著互相潑糞。我們要堅信「邪不勝正」,不能跟著對手沈淪。

 

所以要謹記: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

 

二、留給子孫一個潔淨的家園

 

由於歷史的作弄,台灣有兩群屬性完全不同的住民。

 

以我為例,我的祖先來自中國福建,在清朝嘉慶年間移居台灣。當年他們離鄉背井,不是為了替大清王朝開疆拓土,而是為了改善自己生活,許給後代一個更美好的未來。經過八個世代的繁衍,我們家族的根已深植台灣,無法拔除。

 

台灣還有另一群「非志願性」住民,二戰結束後,因故鄉的戰亂被迫避難台灣。他們藉著嚴密的組織,支配台灣的政局數十年。這群沒有根的住民,把這塊育養子孫的土地,當成反攻的跳板,或移民美國的中繼站。他們可隨時拋棄台灣,少有感情的牽連。

 

不幸的是,在台灣的這兩群住民,政治取向南轅北轍。在這場選戰,韓國瑜和蔡英文的支持者,展現的言行也與他們的家族背景息息相關。

 

韓國瑜的支持者(或蔡英文的反對者),有人把太太送到美國生產,有人把子女送到加拿大就學置產,也有人子女在中國經商。為了勝選,他們可以把台灣搞臭搞爛。就算最後敗選,他們也可一走了之。他們何必在乎台灣的未來!

 

可是根留台灣的我們,不能也不願一走了之。就算可以用潑糞贏得選舉,我們也不忍把台灣搞得烏煙瘴氣,因為這是子孫安身立命的家園。我們的祖先千辛萬苦移居台灣,就是要許給我們一個美好的未來。我們有責任留給後代一個潔淨的家園。

 

家族背景不同的這兩群台灣住民,就像索羅門王面前的兩位媽媽,最後退讓的是有骨肉牽連的那一位。

 

所以要謹記: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

 

三、結合正直與公義實現理想

 

選舉不是投完票就結束了!事實上,選舉就是一個「自我篩選」的過程,讓志同道合的公民主動集結,在當選人的帶領下,共同努力實現集體的理想。

 

懷有理想的候選人,就像鮮花招蜂引蝶,可以號召正直的支持者,體現社會公義。懷有不軌的候選人,則像牛糞引蚊蠅,只會吸引邪惡的支持者,造成社會沈淪。

 

對手以口號取代政見,用謾罵逃避論述,只能吸引「笨」或「壞」的支持者,就算勝選也無法成事。若要號召正直與公義的選民,一起完成共同的志業,我們就必須自我約束,不能隨著對手起舞。

 

所以要謹記: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

 

在所有以「華人」為主體的社會,只有台灣由人民直選國家元首。這個民主果實不是從天而降,而是無數前輩在街頭衝撞的結果。當年站在歷史反面的那群人,如今也享受一樣的公民權利。讓人痛心的是,他們不知道珍惜得之不易的民主成果,反而在這次大選,濫用言論自由遂行謾罵的自由,透過民主選舉腐蝕民主的根基。我們不願片面終止他們的公民權利,但我們也不容許民主文明倒退。

 

面對這個兩難的局面,我們只能反求諸己:「當他們向下沈淪時,我們要往上提升」。雖然選戰已接近尾聲,我要再次提醒關心台灣未來的所有朋友,道德上我們無需與對手惡言相向。從利害的考量,我們也必須忍讓,以確保子孫都能活在自由與開放的國度,擁有一個潔淨的家園,普受正直與公義的保護。

 

所以要謹記: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

 

 

 

 

作者為美國大學教授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