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宇韶/政黨辯論各取所需,國民黨顯然是最大輸家

Saturday, December 21, 2019

 

圖片來源:截圖自民視新聞網

 

2020大選倒數不到30天,選戰進入白熱化階段,在三場總統政見會登場前,由公民團體與媒體合辦的政黨政見辯論會率先暖身,從各政黨在辯論的表現,大抵可以看出當下選情的客觀局勢。

 

國民黨:以仇恨與抱怨貫穿全場

 

理性觀察,大黨與小黨扮演的角色有所不同,依據民調的領先與落後,其所採取的競選策略也會有所差異。對於處於領先地位的執政黨而言,保守持穩與展現政績是可預期的操作,更何況韓國瑜陣營向來疏於政策闡述,將「改變現狀」的舉證責任與壓力丟給挑戰者是合理的選擇。

 

相形之下,國民黨必須在應然層面論證現狀必須被取代的原因外,更必須在實然面,說明可行的替代方案與政策內容。遺憾的是,國民黨既提不出「未來遠景」或「價值理念」,更說不出解決問題的「有效辦法」,貫穿全場就是仇恨與抱怨。這種情緒勒索與道德綁架的作法,就是韓國瑜選戰模式的翻版,不僅欠缺高度且內容空洞,給外界的觀感,就是選情崩盤下,陷入黔驢技窮的窘境。

 

試問,一個試圖重新執政,與宣示要在國會過半的百年大黨,難道只會在卡神議題上重複跳針、換取當下政治利益;或是在只會揶揄民進黨「派出不分區二十八名(辯論),難道沒有人」這種話題打轉?

 

出此言者似乎忘記,張顯耀不分區的資格是被中央委員打槍否決的,更忘記張是被自己前老闆馬英九直接認證的「共諜」,其身份正當性遠遠低於各政黨代表。而辯場上以這種說法作為戰術設定,顯然比高中辯論新生盃的程度還差。

 

大黨小黨化的辯論困境

 

相較於大黨選票最大化的目標,小黨在辯場上的角色則是跨過3%與5%兩個高低門檻;前者攸關政黨發展的關鍵資源(政黨補助款),後者則是進入權力體制的鎖匙(國會席次)。如何透過「議題最大簡單化」的操作,讓選民對其政黨政治性格有鮮明與深刻的印象,則是小黨辯論的主打方向。

 

深入觀察,與當下柯文哲對民進黨採取趨近「無差別攻擊」的激進作法相比,位於民調領先的民眾黨則刻意採取「溫和理性」的策略。一來有助於爭取對藍綠失望的選民支持,同時試圖擺脫「一人政黨」的包袱;同樣的策略似乎也出現在親民黨的論述技巧中。

 

而對其他尚處於落後群的小黨來說,採取單點突破達到「時間換取空間」的媒體效果就是可理解的策略。

 

持平說,新黨的「中國夢與一國兩制」、綠黨與基進黨的「抗中保台」與時代力量的「公平正義」主張訴求,都成功讓自己的政黨在這場辯論中「標籤符號化」。小黨的理性抉擇更突顯國民黨的荒謬與困境:何以大黨居然選擇與小黨類似的辯論套路?

 

值得觀察的是,由於國民黨的選情低迷,即便意識形態較為接近的新黨與親民黨,卻無在路線上向其靠攏的動機,甚至適度做出了某種市場切割。新黨直接往中國統移動,親民黨則試圖透過「經濟整合」稀釋政治上的尷尬立場。

 

時代力量與民眾黨由於標榜「超越藍綠」、「小黨主體性」,因此無法在意識形態上走綠黨或基進黨的「大局與民進黨合作,小局各自努力」路數。諷刺的是,由於張善政先前推薦支持者將民眾黨作為次佳選擇,再加上柯文哲近來與國民黨區域候選人眉來眼去,使其在選戰關鍵時刻失去瓜分國民黨選票的契機。

 

圖片來源:截圖自民視新聞網

 

最後,小黨為了在辯論中強化觀眾印象,都會將黨內的招牌明星作為加分要件,這足以解釋綠黨的鄧惠文、基進黨的陳柏惟,以及時代力量小燈泡媽媽王婉諭的表現遠比大黨亮麗之故。至於新黨兩位代表名氣雖然遠甚他人,但根深蒂固的形象顯然在鎂光燈前難有吸睛效果。

 

 

 

 

 

 

作者為政大東亞所碩博士。現任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致理科大及東吳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媒體專欄作家,復興電台兩岸櫥窗節目主持人。

 

 

 

 

推薦閱讀:​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