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面真軍

網軍與新型態選戰的模式



日前台北地檢署起訴卡神楊蕙如在網路上侮辱公務員一案,掀起國內政局一波互相攻訐。隨著事件過去一周多,新聞的高峰期已過,衍生出來的其他新聞(夾手事件)也造成了新的影響,這樣的時間點或許大家比較能靜下心來思考一些問題。基於自我揭露,真軍必須先說明我們跟政黨沒有任何金錢往來,也與楊蕙如毫不相識。真軍曾多次說明,我們僅有透過投稿、邀稿獲得稿酬,除此之外皆屬興趣,事實上如果收錢的粉專發文頻率像我們這樣愛發不發,那個KPI應該已經慘到沒救了吧。

圖片來源:pixabay


關於這次的事件,雙方陣營後續肯定有網軍的輿論攻防,這中間的細節還有許多仍未揭露,事實真相如何還有待檢調進一步查明。在此時急切地為對方貼上某政黨御用網軍的標籤,不僅無法釐清真相最終也只是淪為選戰口水戰。但選舉已經迫在眉梢,這種貼標籤的方式確實是最快最有效的方式。


有趣的是向來嘴巴不饒人且多次大喊被網軍追殺的柯文哲,在這次事件上的發言曖昧且「充滿無奈」。楊蕙如與潘恆旭的好情誼也被挖出,潘恆旭也毫不切割。其實不難發現楊蕙如就是典型的生意人,她有自己的政治傾向、她有自己的人際網絡,但作為生意人,她為願意出錢的人辦事,這應該是無庸置疑的。


網軍的本質是什麼


關於網軍的議題,真軍曾寫過幾篇這方面的文章可以參考。首先,不妨把此類業者歸類在行銷公司,但是是以候選人或政黨當作品牌的觀念,主要客戶包括政治人物、政黨或甚至是境外勢力等,提供各項量身定作的服務,客戶不一定受到政黨立場的限制,也可能同時接不同黨派立場的案子,是以營利為目標導向的企業。他們會向客戶提供服務報價,內容包括:選戰議題的操作、廣告媒材的製作以及社群媒體的廣告投放及後台數據分析等。


談到社群媒體廣告的投放與選戰操盤都不得不提到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事件,這間公司將新型態的技術應用在英國脫歐公投與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以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為例,他們以假造的心理測驗獲取選民的個資建構出的模型資料為基礎,借由Facebook廣告中的類似廣告受眾、興趣標籤、語言地區等設定參數,精準投放廣告到會影響大選勝負的幾個關鍵搖擺州(勝負關鍵),再根據性別、種族還有政治傾向製造不同內容的影片廣告幫助川普陣營去打擊對手候選人。


雖然劍橋分析公司在政府介入調查後已經申請破產而消失,但這樣的模式並沒有消失,他們示範了新型態的選戰操盤模式給政治公關公司。社群網路廣告的投放比傳統紙媒與電視廣告更具優勢的地方在於可以透過受眾資料的設定精準找到你要投遞內容的對象,並且透過後台數據的追蹤分析來評估廣告的成效與預算的合理性,這種模式早已經是數位廣告行銷領域的ABC,這在電商領域已經是一個常態手法,只是如今被大量應用在選戰操盤當中。

行銷影響選舉結果。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假帳號引發混亂


如果你是一個長期在使用Youtube、Line、PTT、Facebook及Instagram的網路使用者,會發現近年在接近有越來越多假帳號來留言搗亂,甚至是散播假消息的源頭。此類帳號的頭像與名稱通常都是假的,且使用簡體字留言。他們的目的除了針對特定對象攻擊謾罵外,也意圖將網路輿論導向某個方向或是挑起正反雙方的對立來製造混亂。


台灣並不是一個推行網路實名制的國家,網路實名制在台灣也不應該成為一個選項,也因此我們在說「假帳號」的時候會比較難以定義。一個人在網路世界中當然可以有不同的呈現面貌,但若經營帳號並不是為了己身意見紓發,而只是為了受雇於人大量的透過帳號來「洗文章」,這樣的行為就具有可非難性。


舉例來說,2013年三星公司委託鵬泰公司進行網路的口碑行銷,並透過大量的「網軍」來監控知名網站、寫假心得、批評對手或自問自答,透過病毒式行銷達成其拉抬自身品牌的目的。後來這個事件遭到爆料,也受到公平會的裁罰,這應該是我國史上最知名的「網軍」被裁罰事件。


這些假帳號到底是來自於境內或境外,我們沒有具體證據,無法妄下定論。但是這些假帳號的所作所為值得被非難的地方,是他們透過虛構的故事、設計好的說法、集體的行為,以欺騙的方式去不公平拉抬某些品牌、某些人的聲量或者為其行銷。如果拉高到政治場域或者是國與國的場域,那麼就不只是行銷或錢的問題,這些假帳號的目的很有可能是為該國家帶來混亂,讓特定的政治勢力得到好處。


水軍帳號「帶風向」


PTT八卦版在過去曾經是政治及新聞的討論主版面,過往幾次的重大社會議題都是以八卦版作為主要的攻防焦點。特別是2014年318事件後,八卦版成為了重要公眾事務討論據點。前幾年新聞媒體高度仰賴PTT八卦版的文章,只要文章被推爆了,就很有可能在傳統媒體、政論節目出現,若再把這些報導轉回八卦版,又是一輪新的操作。這樣的狀況形成八卦版文章與新聞的交互產生,比起買業配,這樣的方式快上許多。

圖片來源:pixabay


也因此發文如何快速地吸引瀏覽八卦版的使用者注目就成為重要的課題,快速的上熱門就會被APP推薦。這兩年來從目前每日上熱搜的文章來看,佔前幾名的通常是風向文、過度深奧的懶人包或是爆卦文等,不難發現類似文章都是有專業團隊在後面操盤的痕跡。


既然文章的推文數逐漸成為個人或媒體衡量是否點閱、參考的關鍵依據,在熱門的時段,一篇文章可能只需要二十分鐘就會被洗到三五頁之外,因PTT使用者通常爬文的時間有限,如何在二十分鐘內把文章內的推文拉起來就會是重要的議題。


也因此公關公司會大量註冊帳號或是透過買帳號的方式來養ID,透過短時間內的大量推文可以把文章的推文數衝高,並且把輿論導往一致的風向。行銷公司會提供一則爆文或一則發文的價格給客戶,這已是業界公開的行情。特別是在PTT停止開放註冊新帳號後,價格也跟著水漲船高。


這一年多以來八卦版有「玩壞了」的傾向,各個陣營對於文章都操作的太凶,發文門檻越來越高,新聞也越來越不去抄八卦版的文章,文章變得比較「洗不出來」,議題越來越冷僻,已經到了「深度政治討論」的程度,一看就覺得不是一般使用者,對於新聞輿論的作用越來越小。


版主的各種紛爭、帳號的清除、站方的中立性、資料取得的精確度,都讓人覺得八卦版已經是「專業人士」的修羅場。想看的人其實也越來越少。我們認為八卦版正在沒落,影響力正在降低。


網軍義勇軍還是什麼軍


各種不同的媒體有著不同的立場及勢力,電視媒體、傳統紙媒、網路媒體各有其山頭。以《風傳媒》為例,2018年起對於社論的擇取品質及方向變得極其失能,去年真軍曾透過投稿的實驗勸戒該媒體,一年過後水準依舊,媒體經營者的立場往往來自於對經營考量。


要左右電視、報紙、網媒,所需要的成本實在太大太驚人,相對起來在臉書、粉專、PTT所需要的成本低非常多,但這幾年看起來效果不差。也因此才會越來越盛行。大家都知道「金主—政治力—傳統媒體」間千絲萬縷的關係,但因這個結構太強太穩固而無法有任何改變餘地。


然而網路是相對價格低廉而超限的宣傳方式,也是窮人如我們能表達自己想法少見的園地,因此若仍遭過度的資本污染,會讓人更絕望。我們無法證明哪些人是拿了誰的錢,但是這個時代沒拿錢的義勇軍也是一大堆。若不論義勇軍或正規軍或雇傭兵,真軍認為在PTT上柯文哲的軍隊最多,綠營與「泛反綠營」次之,時力支持者有一些,作風也最直來直往。

作者認為PTT上柯文哲的軍隊最多。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網軍不是問題但資訊透明化是


政治人物找廣告公司很可惡嗎?相信大家都覺得不會。舉例而言博恩夜夜秀讓張瀚天做專訪,但不提他的前科及過去,這是否有業配的性質大家能夠自己想看看。其實只要明顯、大家知道你是政治出資或政治人際關係所致,也不會多加譴責。


目前的「網軍」多半是偽裝身分的病毒式行銷,想要帶出「網民都這樣想」的風向或攻擊特定人,這是大家所詬病的事情。目前國內仍未有一套機制能規範此類行為的發生,要進一步預防透過社群網路散播假訊息的行為,政府得針對是社群平台對使用者個資的使用規範、廣告投遞者的身分揭露以及平台具備查核訊息真偽的機制等。這些都是因應新時代的改變而隨之而來的,我們都應該正視這種潛在威脅到民主機制的行為。


最後回到大阪事件,真軍認為那些在電視造謠的名嘴(某朱等人)、網路鬼扯的大學生、想帶風向的楊蕙如,都是一樣的可惡。同時更可惡的是日日夜夜想要併吞台灣而製造出假消息的源頭。在煩惱網軍帶風向的同時,或許受眾也可以增強資訊分析及判斷的能力,才能不被風向左右。




作者為部落客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