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快說髒話,山雨欲來風滿樓

Monday, December 2, 2019

 

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日前,行政院公布歷史檔案,顯示蘭嶼核廢料儲存場之規劃、興建、啟用完全未曾徵詢蘭嶼住民達悟人的意願。因應中國國民黨專政時期的黑歷史,當前政府主動提供蘭嶼25億元以上的賠償。當年罔顧民意與國民健康,掩耳盜鈴地列為機密的公文上,赫然是孫運璿、蔣經國的決行。坊間廉能、親民,效能治理的形象妝點,畢竟遮掩不了中國國民黨專政獨裁時期的壓迫本質。

 

這跟韓國瑜有什麼關係?

 

韓國瑜掀起的潮流再怎麼風行草偃,「韓粉」近乎藝術性的狂熱再怎麼非理性,沒有人會認為韓國瑜足以和孫運璿相提並論。連韓國瑜自己都不認為。當韓國瑜要召喚中國國民黨往日的榮光,他自己都知道把副手張善政比擬為孫運璿才不會產生太強烈的違和感。就算孫運璿效忠的政權實際上的面目猙獰醜陋,孫運璿本人之溫文儒雅畢竟是街談巷議中尚且沒有破滅的定見。張善政要是果真有孫運璿之溫文儒雅也就罷了。殊不知,張善政日前論及行政院長蘇貞昌時,用上了極不溫潤厚道的咒詛,最後落得悻悻然表達歉意。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韓國瑜本人在競選期間使用的政治語言始終不脫酒色財氣、插賭狎妓,以及種種排泄與性器官也就算了。竟然連團隊中和粗俗、卑鄙之相對距離最遙遠的張善政都「liâu--lo̍h-khì 蹽落去」延用不登大雅之堂的語言。究竟怎麼回事?就算蔣介石其實只是個假裝手上拎本書的鄙夫,但畢竟有李國鼎有孫運璿有葉公超的中國國民黨何以淪落至此?這到底是種怎麼樣的墮落?

 

有人說是川普,是歐巴馬以後席捲全球的右傾民粹風潮在台灣借殼上市。這個說法怎麼看怎麼不準確。川普的路數是理直氣壯底援引效率、實用等價值來規避理想性、道德性的問題。在實用輾壓(trumps)道德的大旗下,對於善待性少數、尊重女性等等關乎人的溫潤敦厚粗暴地視而不見甚或嗤之以鼻。這種粗鄙的台灣版本,怎麼看都是柯文哲。

 

有人說,是人口結構,是韓國瑜的眷村背景。居住空間的高密度以及政治效忠的高壓力下,人們的注意力越發被擠壓向私密而禁忌的宣洩出口,也就是性。就如王童的電影《香蕉天堂》裡描述的那樣,韓國瑜的態度和語言下作,是在做他自己,是在和他的支持者中最中堅的組成份子交心。

 

但是,沒道理放棄其他並不使用同樣語言的族群。作為志在總統大位的候選人,更沒有道理不運用新的語言去開採新的選票。這是韓國瑜的所謂「團隊」裡至少要有風評尚佳的張善政之原因。這也是連張善政都全然不愛惜羽毛地在語言上「韓國瑜化」令人訝異的原因。

 

連準第一夫人李佳芬在羶色腥的辛辣度都不遑多讓。自甘讓渡主體性的女性「護夫心切」可以理解。但連陳佩琪也只不過是氣急敗壞地用文字表達「怨恨蔡英文一輩子」。而僅只如此也就足以讓他的形象在各種「迷因」圖文中大幅度地劣化。反觀李佳芬,針對性別平等教育造謠也就算了,但造謠的文眼赫然是「肛交」、「性高潮」。不免讓人在訝異中歎一句,「這位大嬸好『浮氣』啊。」

 

中國國民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他的配偶,他的團隊,他所代表的政治文化,全都口徑一致地使用粗鄙而不堪入耳的語言。究其原因,你說川普、柯文哲?我說白冰冰。

 

情緒動員。從高雄市長候選人到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的格局毫無改變。他所設想的勝選途徑,同樣毫無改變。那就是情緒動員,用恨發電。標靶是蔡英文,以及叫做「蔡英文」的這一次民主進步黨中央執政。「民主進步黨執政」本身就可以是恨的來源。江山、天下不是中國國民黨的,那就足以恨了。

 

年金改革,18%被刪減的人,也是一種恨。婚姻平權,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他們連法案名稱恐怕都說不全,就先恨下去了。「陸客不來」也可以恨。這些恨,還可以外溢;喊「時代革命,光復香港」的外國年輕人可恨,「新疆有數百萬人被關入再教育集中營」的新聞可恨……。甚至,連丟掉了江山的馬英九,狂熱忘我的韓粉乩身只要還沒退駕,都不妨拿來恨一下。

 

恨一旦成為預期勝選的方程式,想要訴求恨以外途徑的人便「不得已不能選」。朱立倫的自我解嘲,無比精準地描述了中國國民黨當前的狀況。選前不到40天,韓國瑜的民調數字不斷探底。人們說「知識藍」支持不下去。實情恰恰相反。朱立倫不得已不能選,郭台銘不得已不能選;不是「知識藍」無法支持韓國瑜,而是這個選局自始容不下「知識藍」的語言。

 

自2016年初到現在,縱使支持率有其消長,中國國民黨在進步論述,獨、統立場等議題上幾乎全面失守。朱立倫、郭台銘等人的應變,是嘗試將戰局從普遍性的公民社會、社會正義挑整回「策略性運用中國獲利」。姑且不論他們提出政策的可行性,他們的致命傷都是:

 

說出來完全沒有說對手「得民調者得痔瘡」來得痛快。

 

中國國民黨目前馬首是瞻的候選人,政治語彙從來不脫狎妓和性器,與其說是政治文化的墮落,不如說是中國國民黨前路上的殃雲密佈。不能說是「墮落」,因為韓國瑜的粗鄙語言顯然已經在大局中失去票房。真正等在前頭的是明年選後,中國國民黨「路線之爭」腥風血雨的惡兆。

 

如果在性笑話和論述方針中選一個也能算是種路線之爭的話。

 

 

 

 

作者為美國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亞洲研究學系台灣文學博士。靜宜大學、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台文系兼任助理教授。與《星際大戰》(Star Wars)同年,成年才發現支持台灣獨立不會變成絕地武士。異性戀男性,佔盡一切便宜。思想復仇者。研究旨趣包含性別理論、台語文,及不必壓迫性少數的基督新教神學。為人傲慢。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