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逆轉勝的初步:區議會選舉的意義

Monday, November 25, 2019

 

眾所矚目的香港第六屆區議會選舉結果順利揭曉,之前一向在基層選舉中居下風的民主派不出意料的獲得輾壓式的勝利,贏得了全部452席中的388 席,在比例上是85%左右(上一屆區議員選舉泛民僅贏得104席,佔所有席次的24.1%)。除了離島選區因為還有一些委任的當然區議員使得親北京的建制派還能繼續控制外,其他17個區議會的控制權都就此轉手到民主派陣營。

泛民候選人林浩波的支持者。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這是政治版圖的板塊挪移式大改變,會發生這樣的劇變當然是由已經進入第五個月的大規模街頭抗爭所引發,那這場選舉的結果還有什麼其他值得注意的地方、選舉後新的區議會生態會如何影響香港的日常政治運作以及之後的街頭抗爭,就是本文要探討的主題。

 

毫無疑問的,這次的區議會選舉完全不被當作是純屬決定社區、街坊事務的選舉,而被視為向港府與背後撐腰的北京發出另一種抗議的管道。所以不但選舉結果出現戲劇性翻轉,一反基層議會多年來被建制派把持的局面,連過往此類選舉向來低迷的投票率都達到了破紀錄的71%。(上一屆的投票率僅有47.01%,當時還已經是歷年新高)

 

僅僅一場基層選舉卻達到和台灣總統選舉差不多的驚人投票率(台灣2016、2012兩次總統大選的投票率分別是66%和74%)便可看出人心的向背。這個多出來的投票率換算成人數是高達294萬多的選民投下了自己神聖的一票,而上一屆的投票人數僅有146萬。扣掉本屆新增的39萬新合格選民,這多出來的百萬餘選民可以想像大部分是為了發出抗議之聲才現身投票所的。這個鐵一般的事實是對建制派扭曲反送中抗爭,說在街頭上的人並不代表大部份民意的最有力反駁。

 

其次,不只是在席次上的潰敗,建制派的許多政治明星都不幸落馬,證明長期累積的實力與光環一樣無法抵擋住民怨。建制派同時具有立法會議員身份的參選人,除了建制派主要政黨民建聯主席李慧琼和九龍東選區的柯創盛外,其他政壇老將如田北辰、麥美娟和政治明星周浩鼎、鄭泳舜通通落選。

 

相反的,參選的8名泛民立法會議員中,只有朱凱迪不幸第三度敗給郷事派的老將黎永添。而最引人矚目的,就是在反送中抗爭中屢屢以高度親北京言行惹出極大爭議的雙料議員何君堯也被擊敗,當何君堯確定敗選的一剎那,在屯門樂翠選區的民眾甚至記者和工作人員都歡聲雷動、還像贏得職業運動大賽般開香檳慶祝就證明了親北京/反反送中的政治勢力有多不得人心。

黃之鋒雖被剝奪參選資格,但林浩波順利當選。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另一個同樣不可小覷的例子是在海怡西選區,在著名政治人物黃之鋒被選舉主任判定不符參選資格後,由黃所支持的林浩波打敗了現任的建制派區議員陳家珮。該區的投票率更創下了近8成的驚人紀錄,也是全港投票率數一數二的選區。

 

再者雖然說區議員的權力並不大,只是一個不具有立法權和審批公共開支權的諮詢機構,但是在新一屆區議會改由泛民主控的情勢下,仍然有下面三點具有不可忽視的重要性:

 

一、以本次選舉為契機,民主派可以開始削弱建制派在充分財力支持下於地方建立的各種基層組織,扭轉之後在選舉的「陸戰」中實力大不如人的窘境。

 

二、如果香港之後仍然未出現選制的重大改革,使得下屆特首選舉依然由約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選出,那麽下屆委員會中由區議員擔任委員的117席將首次全由泛民陣營拿下,對想完全操縱特首選舉的北京來說會增加操弄的難度。

 

三、在下一屆立法會議員的選舉中,所謂超級區議會界別的選情也會產生重大影響,這個新增的五席功能界別議席是由區議員參選、提名,再由未有其他功能界別的香港登記選民一人一票選出。(香港立法會功能界別議席類似台灣過去的職業團體立委,只是在香港選舉功能界別的投票人不是一般選民,而是符合一定資格、屬於該功能團體、或是說職業分類的機構代表人)現在泛民於區議會有壓倒性優勢下,要拿下這五席超級區議會界別的立法會議員席次也會容易許多。

 

最後在民主派挾著強大新民意的優勢下,是否能在反送中/爭取其他四大訴求的街頭抗爭中迫使港府讓步也是值得矚目的焦點。在子夜選舉結果明朗化時,在臉書上已經有香港的政治評論家主張獲勝的新科民主派區議員不應該花時間謝票,而該親赴還處於被包圍的理工大學現場,營救少數還困在裡面的示威者。

選舉當天,聲援理工大學的行動。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除了要讓政府在理大的抗爭中軟化立場,尋求和平收場之外,逼迫政府轉向,決定成立獨立的調查委員會來調查7月21日元朗白衣人爆打參與遊行者但警方袖手、8月31日太子車站速龍小隊爆打無辜市民車站內錄像又無故消失,以及周梓樂墜樓身亡但警方說詞前後矛盾,三件嚴重引發眾怒的事件,也是民主派應該努力的方向。

 

此外如洪水般的民意只能改變基層諮詢機構的組成,卻無法決定一個理論上擁有高度自治權的國際金融中心的政治領袖由誰出任,這個諷刺的事實無疑又一次被赤裸裸攤在陽光下。所以民主派也該思考如何靠在基層議會的優勢,結合街頭抗爭的力量來壓迫政府重啟政改、落實延宕已久的雙普選承諾。

 

除了由投票箱展現的強烈民意外,(泛民在本次選舉中的得票率從上次的將近三成大幅提升到57%)外在形勢也對香港的下一步抗爭極為有利。在中大、理大圍城中顯現出來的濫用武力鎮壓與濫捕後,美國參議員院在Rubio議員等人的大力奔走下,以快速通道火速通過了之前算是被多數黨領袖McConnell技術性擱置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眾議院為了表達對香港民眾的支持,竟然連協調兩院法案不一致的時間都省略,直接表決參議院通過的版本,一樣以417贊成、1票反對的壓倒性優勢通過。

 

以這種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兩院都通過法案,在美國政治史上也是很罕見的,即使川普總統想換取簽訂第一階段貿易協定,賣中共一個面子而否決了這部法案,國會用三分之二的絕對多數推翻總統的否決,也是幾乎可以百分之百確定的事。而這個法案一旦付諸實行,會對香港情勢產生如下的衝擊。

 

最快產生明顯與而立即效果的,就是對迫害人權的港府官員的制裁。一旦被列在制裁名單上,不但終生無法入境美國,在美國境內的財產會被沒收,更嚴重的是,法案中已經明定美國會要求英國、加拿大、韓國、日本等盟邦也配合制裁。所以如果港府再不收手而一味配合北京的要求強力鎮壓「暴徒」,決策的官員和執行的基層人員都有可能迅速上黑名單,終生無法入境美國和其他美國的重要盟邦、甚至無法透過銀行系統進行任何用到美元的交易。

 

這不是危言聳聽,一個最好的例子就是日前在倫敦,因為遭到示威者推擠不慎摔傷,現在還滯留英國的香港律政司長鄭若驊,很可能根本只是以接受治療為藉口,其實是準備跳船以免變成第一波被制裁的對象。所以只要法案一正式生效,可以預期整個香港的執法部門會出現人心惶惶的亂象,林鄭月娥是否還能堅持強硬路線是一大問號。

 

其次整個最核心的精神,在於行政部門有義務要以年度為單位,向國會提出評估香港是否還擁有高度自治地位的報告。如果香港在各方面如政治自由、政府施政等,都明顯無法維持自主並遵守中英聯合聲明和聯合國人權公約等文件,那美國也有權力檢討當年為了因應香港移交訂定的《香港政策法》,來決定是否取消香港有別於中國的特殊地位如較低的關稅、較鬆散的出口管制和港幣與美元的自由兌換等。

 

換言之,如果抗爭持續,港府依然在北京的壓力下死守強硬路線而漠視港人各種合理合法的訴求,美國現在完全有法源一步步封死香港做為中共的籌資、置產與轉口中心的金融貿易樞紐位置。雖然表面上一般香調港人的生活與也難免會受到衝擊,但要中共軟化、讓步甚至被迫改革最好的方法,便是讓中共感到其核心利益受到威脅。

川普手上有了一隻活棋。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更進一步說,這是美國繼柯林頓政府不顧國會反對,成功將人權狀況與給予中共最惠國待遇脫鈎後,再一次貿易與人權問題之間又重新掛鈎,而在鈎子上的是有高度國際能見度與支持的香港。這對中共來說不啻於頭上被架了緊箍咒,如果鐵了心要掙脫,勢必付出慘痛的代價。

 

自從六月中的各種大小抗爭以來,香港人已經靠堅忍、勇氣和追求的自由的決心贏得了舉世的敬重和美國國會的全力相挺,逼得北京和其在港代理人只能用抹黑、扭曲事實的方式來應對危機。這次294萬有投票權的港人從周日一早起便傾巢而出用選票毫不含糊的表達了自己的憤怒,讓政府掩耳盜鈴的宣傳不攻自破。

 

也許接下來北京會以更陰險的招數來平息「暴亂」,但整個大環境已經讓這種陰謀詭計難以持續奏效,只要香港人能堅持和平、理性、靈活的抗爭,大衛擊倒巨人歌利亞的經典畫面即將要重現。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