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東德你不能不知道的幾件真相

Sunday, November 10, 2019

 

三萬條親手撰寫的和平彩帶,一個德國國民共同懷抱的和平希望,猶如彩色海浪一般,飄揚在布蘭登堡門前廣場,象徵著德國的記憶文化與柏林圍牆倒塌的世紀意義,仍鮮活的活躍在德國上空。現正舉辦中的柏林圍牆倒塌卅周年紀念活動,估計耗資一千萬歐元,但柏林圍牆可曾阻隔了人流,圍牆倒塌後的東西德社會文化差異,是否始終如既定印象中的西強東弱,不少關於東德的真實事件,就非常值得再三探究與挖掘細嚼。

 

 

二戰結束時,德國與柏林部分領土由蘇聯佔領(簡稱蘇占區),隨後於1949年成立德意志民主共和國(簡稱東德DDR),美英法盟軍佔領的西柏林地區,反而形成獨立於東德境內的孤島(外飛地exclave)。東德成立隨即面臨公民無法適應意識形態與生活等問題,並藉由東西柏林「有限度」的開放,國內開始出現移民與逃亡潮,頻繁奔赴至西柏林後乘空運或偷渡離境,東德鑑於人口流失造成的國安危機,遂計畫興建長約170公里的柏林圍牆隔絕。(根據聯合國估計,在柏林圍牆興建前,約有270─350萬的東德人口移出,造成東德在教育與經濟等方面巨量的損失,另關於偷渡細節,可參見電影《無主之作》)

 

最終圍牆完工於1961年隔絕東西柏林,直至1989年11月9日,數以萬計的市民走上街頭,拆毀牆體造成部分柏林圍牆「倒塌」,很快地西柏林無需護照即可進入東柏林,總計柏林圍牆服役期間約達卅年。

   

東西柏林允許交通

 

兩德統一後,布蘭登堡門除了是德國跨年慶典、民眾陳抗的所在地,布蘭登堡門昔日就是區分東西柏林最好的鮮明地標,包含知名的柏林洪堡大學、博物館島、柏林電視塔,凡是位於布蘭登堡門以東範圍,大致是由東德東柏林所管轄。雖然圍牆就梗立緊臨布蘭登堡門面前,並長期由東德軍警所衛戍區隔民眾親近,然而,圍牆始終沒有阻隔民主陣營的公民前往東德一探究竟。

 

柏林圍牆確實設有證件檢查站、公路鐵路水道檢查,經東德國家安全部(史塔西STASI)認證後進入東柏林,例如知名的查理檢查哨,就是專門審查外國人與外交人員出入境證件的檢查站。反之亦然,所以東西柏林不僅沒有隔絕民主與共產陣營,凡是借道東柏林進入東歐北歐等地,欲使用高速公路與鐵路交通,只要不與東德人民接觸搭乘通聯快道,東西柏林一直是有限度暢通的。

 

柏林圍牆的個別檢查站。圖片來源:Berlinmap360

 

CIA檔案解密人口遷移

 

透過眾多統計的趨勢,東德在柏林圍牆建立前的人口移出,確實給予東德政權重創,許多專業技能人士,如工程師、醫生、教師、律師和熟練工人,都至西德另覓更好的出路。然而,這只是部分事實,透過中央情報局(CIA)的檔案解密,提供了許多豐富的參考以了解東西德人口移動的全貌。據CIA在1951至1955年中的調查統計顯示,西德也有近卅萬人口移入東德,且男女比例相差不遠(男性十七萬、女性十三萬)。

 

對於為數不少的西德人口移動,CIA除了補充說明移民的身分,主因係二次大戰被迫遷徙的德國人或德裔返鄉之外,也有科技、藝術等專業人才視東德為機會之地,主動舉家遷移。更有趣的是,在東西德對向移民的職業背景比例,也有高度相似,多半我們既定印象中的高階人才,只佔了10%上下,其餘多是礦工、鐵工、紡織工與商業代表。從檔案中我們不僅超越了想像,CIA亦說明了西德移民在東德,提供了立即與重大的貢獻,最終在柏林圍牆矗立之前,西德移入東德的人口很可能超越CIA調查結果,東西德對向移民都為彼此帶來了繁盛與哀傷,或許才是在柏林圍牆倒塌時,西德備有熱茶與巧克力等待東德人民回歸等主流論述下,已經遺忘的真相。

 

西德進入東德人口約有半數從事農工行業。圖片來源:CIA.gov

 

亮麗與缺陷並存的東德

 

繼續抱持著東德普遍落後的想法,終究無法觸摸與了解東德的亮麗與缺陷深處,光是柏林的輕軌系統,凡是漆上亮黃色的列車駛向前東柏林地區,就與駛向前西柏林的藍綠色列車,有著截然不同的起點與終點。西德學者Tanja Brande與Markus Decker就曾公布德國統一前,東西德女性繼承自母親和祖母的性別角色認知有明顯差異。

 

共產制度得讓公民一齊肩負生產義務,所以逾90%的東德女性都得進入職場,相較之下,接近80年代末期,西德職業婦女的比例僅有約50%。另從2017年聯邦議會(Bundestag)的七個政黨,包含基民盟Angela Merkel(CDU)、另類選擇黨Frauke Petry(AFD)、綠黨Katrin Göring Eckardt(Greens)、左翼黨Sahra Wagenknecht(The left)等四個政黨,都是由出身東德的女性所領導,都可以凸顯東德女性自主性比較高。

東德禁入區與今日駛向東德地區的輕軌對照圖。圖片來源:Berliner morgenpost

 

兩德統一後,我們必須承認,在性別薪資平均差距遠高於歐盟平均的德國,因為東德失業率較高的關係,東德反而延續著女性自主的傳統,不僅性別薪資差異不大,在Cottbus、Schwerin、Frankfurt an der Oder等地區,女性則較男性富裕。同時,東德人口確實持續向西德移動,但透過下方圖表也可以發現,近年東西德彼此互相遷徙的人口差距不大,2017年東西德對向的人口遷徙中,西德移入東德人次更首次超越東德移出,這也是超越既定印象的真確事實。

 

東西德對向遷徙人口統計。圖片來源:zeit online

 

無論是柏林圍牆倒塌卅周年紀念活動的參與者,亦或深受柏林自由塗鴉吸引的觀光客,以及近年在全球興起,德國當代藝術最知名的旗手東德新萊比錫畫派(New Leipzig School),東德依舊佇立在很多人心裡。

 

近日,「德國與臺灣建交」的國會連署請願案正式通過,即將於十二月初舉行公聽會,我們可千萬別忘記了連署案的發起人,就是出身東德的德國人Michael Kreuzberg。

 

 

 

作者為歷史暨全球政經雙碩士,獨立評論散見想想論壇、關鍵評論網、天下雜誌、換日線、思想坦克。臺灣歐洲聯盟研究協會,開放文化基金會,有細節的生活,並經多家媒體轉載。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