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靡一時的南韓「無名小站」

Wednesday, November 6, 2019

 

10月中旬,一則消息在南韓網上引起軒然大波:曾是國家最具代表性的網路社群─賽我(Cyworld),網站突然無法連結。又有人發現,賽我的網域使用期限,只到11月12日。眼見只剩1個月,網友們擔心,沒落多時的賽我,是否「無預警」關閉,屆時過去存放的發文和照片都將消逝,引發恐慌。

賽我(Cyworld)首頁截圖。

 

有南韓同業前往賽我總部,想探究清楚情況為何,卻發現幾乎人去樓空,只剩一兩人看守。在引起輿論關注後,賽我才續約網域至明年11月,但目前都還未宣布提供備份服務。沒人敢說1年後,這家曾風靡一時的網路服務,是否真會走入歷史。

 

賽我在南韓曾有過的輝煌地位,就如同部落格服務「無名小站」之於台灣,最早是由理工界殿堂學府─韓國科學技術院(KAIST)的幾位學生於1999年創設。起初是以同好會社群服務(類似過往雅虎奇摩的「家族」功能)起家,但當時不敵同樣提供社群服務的自由挑戰(Freechal)與Daum等南韓大型入口網站。

 

在同好會社群長年來作為南韓網友使用重心的階段,賽我率先於2001年開發了南韓第一個人社群服務─「迷你小窩」。網友申請後,就會出現彈跳式網頁視窗,就像個屋子模樣。裡頭不僅有日記、相冊和留言版,同時還建立名為「一等親」的好友互加連結功能,能依此設定瀏覽權限或互贈禮物。

 

眼見「迷你小窩」誕生,競爭對手─自由挑戰也在不久後推出名為「我的小窩」的類似服務。賽我憤而提告侵權,雖然以敗訴告終,賽我卻因禍得福地受到媒體關注,獲得免錢宣傳。2002年底,競爭者自由挑戰因使用者規模龐大,須耗費龐大成本維護伺服器,社長全濟完最後拍板─將網站改為收費服務。

 

原本自由挑戰靠著同好會社群功能,流量一度進逼當時最大的入口網站─南韓雅虎(2014年關閉)。但免費轉付費策略一出,用戶大量流失,曾與自由挑戰對簿公堂的賽我,趁勢打出「自由挑戰要錢,賽我不要錢」的口號。大批用戶遂移轉至賽我提供的同好會功能「俱樂部」,連帶掀起迷你小窩的使用風潮。

 

迷你小窩的用戶數,從2002年不到50萬人,暴增至隔年的400萬人。但很快地,賽我也碰到與自由挑戰相同的問題:隨用戶與流量擴大,維護伺服器的順暢運作、處理客戶問題,皆需龐大成本。作為中小企業的賽我卻難以負擔,最後在2003年,宣告與南韓鮮京集團經營的SK電信公司合併。

 

被SK併購後,迷你小窩用戶在2004年突破1千萬,2007年又突破2千萬,之後幾年一直維持在2500萬左右,佔南韓人口近一半。從小中大學生到偶像團體、議員、總統,每人都有自己的「迷你小窩」。隨著「韓流」興起,賽我還一度讓迷你小窩服務,進軍日本、台灣、中國與越南,與本土部落格服務競爭。

 

賽我還同時推出名為「松果」的代幣,儲值100韓元可購買1顆松果,橡果能在賽我網上用來購買各種小窩板型、人偶服裝、家具裝飾、字體與背景音樂。極盛時期,賽我單單靠販售松果,一天就能賺進3億韓元(當時折合新台幣1100萬元),迷你小窩也成為當今南韓30歲以上世代,保存人生紀錄之處。

 

2000年初到後半期,賽我的用戶與收益,屢創新高。鮮為人知的是,過往的創業人馬和曾積極扶植中小型新創公司發展、注入投資的股東,在賽我被SK收購後,相繼撤離。大規模通信部門人士入駐,但此時正逢賽我的黃金期,又搭上SK作為財閥的巨大品牌加乘,甚為風光,並無太多人嗅到問題所在。

 

榮景維持10年,推特、臉書、Instagram等西方網路社群,在2009年後接連興起。此時智慧型手機與平板電腦也陸續興起,但迷你小窩功能並未翻新,最初也無符合攜帶型裝置的響應式設計。非電腦使用族群持續增加,但網友要瀏覽迷你小窩卻極為不便,導致用戶開始流失。

 

好不容易研發出迷你小窩APP,但當時因蘋果生產的iphone,初期由韓國電信公司(KT)獨家代理販售,SK也與三星等手機廠商合作力抗,導致迷你小窩APP只在安卓系統出現,未能在iOS系統上架,大批蘋果用戶就此隔絕。2011年,賽我又爆發個人隱私資料遭駭客入侵外洩,形象重創,就此衰退。

無名小站在2013年終止服務。圖片來源:歷史截圖

 

迷你小窩使用人數從2012年起幾乎停滯,就跟同期的台灣無名小站一樣,每個小窩都「生蜘蛛網」,主人都不怎麼發文貼照了。隨後歷經幾次改版,包括一等親、留言板、服裝與擺飾等享負盛名的功能,都一一取消,引發老客戶撻伐。最後招不到新用戶,舊用戶也紛紛脫離,賽我的經營,每下愈況。

 

眼見從搖錢樹成為燙手山芋,SK電信在2014年決定將賽我脫手。諷刺的是,賽我被賣給因轉換付費而衰退、最後結束營業的自由挑戰創辦人全濟完。全代表起初認為,賽我還保有大量用戶資訊,仍有商機,還取得來自三星的50億韓元投資,透過開發新聞APP和虛擬貨幣要力振版圖,卻都以失敗收場。

 

賽我由盛轉衰的歷程,看似只是無法跟上網路時代潮流而被淘汰,背後凸顯出大問題:原本作為一家新創公司,被賣給財閥後,SK的經營方向,不是讓賽我在極盛期持續探詢網路市場的其他可能性、進一步研發新功能,而是在未察覺社群媒體趨勢的情況下,強迫其融入傳統通信市場競爭。

 

如此結果,讓因「迷你小窩」保存住大半南韓成年民眾珍貴記憶的賽我,成為被財閥「削足適履」而喪失競爭力的受害者與犧牲者。賽我從「生於憂患」到「死於安樂」,在黃金時期錯過了趨勢轉換的關鍵時刻,發現不妙欲挽回,卻已太遲。最後被財閥吃飽飽後「棄之如敝屣」,令人不勝唏噓。

 

 

 

作者為定居首爾的駐韓獨立記者,《韓半島新聞平台》創辦人,長年採訪與評論南北韓時事,希望注入具有台灣觀點和現場觀察的韓半島新聞。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