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通烏門,讓中共喘了一口氣?

Wednesday, October 16, 2019

 

美國時間上周五,川普再度在白宮接見中共貿易談判代表、國家主席習近平特使劉鶴,並召開記者會,強調美共雙方將會達成第一階段協議。雖然具體文本還要經過雙方3─5周的磋商,預計下個月才會在智利舉行的亞太經合會中簽字,這個宣佈是經歷了一年多、十三回合談判之後,終於有了一點正面的曙光。

川普在白宮接見劉鶴。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然而從雙方會後初步發表的聲明看來,除了美方表示中共會購買價值約400─500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是首次出現的具體金額之外,其他內容並沒有什麼實質上的突破。反而是讓美國強調的即將達成第一階段協議,看起來是刻意為之又空泛。

 

為什麼美國這時候硬要營造一個皆大歡喜、談判成功在望的氣氛?中共真的靠屢次出爾反爾的拖延戰術,換到了美國出於無奈的讓步嗎?就是本文接下來要探討的主題。

 

本次會談中雙方最大的「交易」,是中方承諾購買數量龐大的農產品,而美方會停止調升關稅稅率(美方原定在10月15日,對價值約2500億美元的商品,把關稅稅率從25%調升到30%)。

 

雖然美方還提到中方將於明年大幅開放國內金融市場,與雙方即將對智慧財產權保護簽訂部分協議,但是美共兩邊都沒有公佈任何具體內容。另外原本各方預期會在非敏感性零件上對華為鬆綁的議題,美國談判代表萊特希澤也直接了當的表示:華為並非雙方談判的議程,要另尋機制處理。

 

這種強調雙方很快會達成共識並擇期簽字,結束談判與貿易戰的說辭,其實在2019上半年屢見不鮮,但到了最後總是以川普突然在推特上暴怒發文說要加稅收場。就連本次唯一明確的談判成果─中共購買美國農產品,中共也是在5月和6月大阪G20高峰會後兩度食言。因此這次到底會不會真的屢行承諾,恐怕都還要觀察。

 

那基於上述這些都是老調重彈、屈指可數的談判成果,是否可以說美國很可能又一次被中共耍了?答案也不盡然。對比五月初雙方談判首次出現嚴重破局時,中共代表劉鶴還義正詞嚴地,提出無法接受協議的三大理由。但這次中共根本不敢再拿三大理由出來和美國討價還價,反而是繼續乖乖地上談判桌,和美國討論同樣的議題。

 

五月的時候,劉鶴強調美國要求中共買農產品的數量必須符合實際。然而這次中共對美國畫的400─500億美金大餅,是以往中共對美國農產品採購最高年度總量約200億美金的兩倍不止,證明了當時的說法完全經不起考驗。

 

其次,五月劉鶴也表示雙方談判達成共識後,美方必須撤銷所有加徵的關稅讓雙方貿易恢復正常。但這次中共完全不顧自己的「實際」農產品需求,承諾加碼採購只換到了美國取消把稅率再往上加5%。這其實是一個非常屈辱的條件,這很可能也是為什麼在美共於白宮開完記者會後,中共官媒根本不願意把這個唯一具體的談判結論寫出來,只是含糊的說雙方在各項議題的協商有了實質性的進展。

 

最後劉鶴還要求雙方協議文本必須「平衡,不損害國家主權與尊嚴」。這句話說白了就是指美國欺人太甚,要把中共以國家力量鼓勵、支持企業竊取美國先進技術來帶動經濟發展的不堪醜事白紙黑字寫出來昭告世人,還得承諾絕不再犯。這是對中共高度自豪的「中國模式」一記響亮的耳光,也讓中共難以和人民交代。但這次中共絲毫不敢再提這個看似致命的問題,反而要和美國簽下關於遏止強制技術轉讓的初步協議,還答應要繼續分階段協商。

 

從以上的簡短討論可以明顯看出,只要能讓談判在沒有明確時限的前提下無邊無際的拖下去,中共是非常樂意時而張牙舞爪、時而卑躬屈膝的,以各種方式和美國周旋,來逃避一旦答應全面改革,共產黨所面臨的權貴資本主義統治根基崩塌的風險。

 

中共的行為模式和動機雖不難理解,但要行得通也需要美國的配合。而美國在八月初看到中共在大阪峰會對於屢行承諾依然和之前一樣毫無誠意,不但再度加稅,讓幾乎所有中共輸美商品都被涵蓋。在看到中共試圖讓人民幣貶值以抵消關稅的副作用後,又閃電將中共列為匯率操縱國。再加上美方考慮逼在美國上市的中共企業退市、禁止美國基金投資中共等措施,也預告了美國已經意識到:如果加關稅尚不足以讓中共在談判桌上屈服,勢必要在金融領域上再開新戰線加壓。

 

此外本次談判開始前,美國國務院首次發佈了對迫害新疆維吾爾人的中共官員與機構的制裁措施。雖然制裁的層級和數目,都還不足以產生足夠的威嚇效果,但也預告了如果有必要,美國完全有能力在貿易、金融、人權三個戰場,同時對中共施壓。但值得思索的問題就在於:為何美國眼看要接連下重手的關頭,川普卻忽然放軟身段,願意再讓美國被中共拖進曠日費時的低效談判輪迴呢?

 

關鍵就在當美共雙方原本在九月初訂下了十月要再談、各種新的制裁也都箭在弦上,川普還曾在白宮草皮上受訪時說自己是在經濟上對抗中共的天選之人(The Chosen One),連殺傷力更強的《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都被端上檯面成為加速美共經濟脫鉤的考慮選項時。在9月24日美國政壇上卻天外飛來一顆爆彈:由於政府內一名官員匿名舉報川普施壓烏克蘭總統調查民主黨政敵、總統候選人拜登以謀求個人政治利益,眾議院議長裴洛西決定啟動對川普的彈劾調查。

 

雖然說本次的彈劾案要被裁定成立的機會甚微。但到目前為止民主黨在眾議院主導彈劾案調查展現的強硬手法,還有川普委託私人律師朱利安尼私下在美國、烏克蘭之間穿積極穿梭所牽涉到的利益糾葛和權力濫用等問題,隨著眾議院聽證會的進行、揭露後,都會對川普的選情產生重大影響。

 

面臨比較搖擺的選民可能會被民主黨的揭弊拉走的情況,川普需要先回防固好在2016選舉非常支持他的中西部農民選票,而這個群體也的確是美共實力高度不對等的貿易戰中美方較明顯的受害者。因此先逼中共掏出真金白銀大買農產品解決農民困境以固樁,擱置其他議題之後再處理是最合理的策略。

 

畢竟如果本次談判又以類似7月底在上海提早結束的不歡而散局面收場,川普勢必要使出更大動作來壓迫中共讓步,不然會被對手攻擊軟弱,也會讓中共食髓知味繼續不認帳。不過升高對抗短期內必定給美國的經濟與金融市場帶來更多不確定性,打擊到川普的選情。要是民主黨主導的聽證會還持續流出不利川普的消息,那選情出現明顯逆轉的機率就更為大增了。

 

的確目前在通烏門彈劾調查上已經浮現了一些不利於川普的情勢,比方說朱利安尼兩位在烏克蘭調查拜登和希拉蕊的合作夥伴Igor Fruman和Lev Parnas,10月9號於華盛頓杜勒斯國際機場被捕,罪名是非法運用一位烏克蘭匿名政治人物提供的資金捐助選舉,並影響美國政治。

 

另外在上周五的眾議院聽證會中,美國前駐烏克蘭大使Marie Yovanovitch也表示,包括朱利安尼在內的總統親信們有針對她的高度不利行動。本周一則有剛去職的國家安全會議負責俄羅斯事務官員Fiona Hill,接受了眾議員關於白宮是否有刻意隱藏和外國領袖通話的紀錄的訊問,她也被要求交出和上述兩位朱利安尼同夥相關的文件。

出席聽證會的Marie Yovanovitch。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按照目前彈劾案調查都是由眾院情報委員會處理,跳過了理應接手的司法委員會。情報委員會又以一種高度不透明、調查程序也缺乏明確規則(比方說:白宮方是否有權力交叉詰問證人、聽證紀錄是否公佈等)來進行的情況看來,川普是非常有理由擔心會有更多不利於他的事證流出來。所以國務院還曾禁止美國駐歐盟大使Sondland到眾院做證(雖然他本人改變主意還是決定前去),鐵了心要和國會對抗。這時候選擇先從和中共對抗的戰場退下,暫時休兵集中精力絕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然而如果過一陣子到了2020年初,不論民主黨再怎麼翻箱倒櫃都找不出足以構成彈劾要件的重大證據,讓川普選情下滑的危機解除。屆時中共的經濟會比現在更糟(因為美國並沒有撤掉任何關稅)、香港又發生更多明顯迫害人權的殘酷鎮壓或是示威者失蹤後神秘自殺事件,可以合理預期大難不死的川普會精力充沛的回到美共經濟甚至是全面對抗的戰場上,以更多元的武器向中共全力開砲。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