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墮胎公投:寂寞、貧窮、少女與不平等

Sunday, October 13, 2019

 

反墮胎公投已通過第一階段連署。有宗教團體推廣「青少年純潔運動」,在全國小學晨讀課有組織地恐嚇不守貞的危險。現在更進一步,訴諸立法懲罰不守貞。去年宗教團體反同公投一役,持續以劍橋分析政治公關公司的手法操弄資訊。甚至在投票所前分送指導投票的傳單,誤導年長選民。原先民進黨的支持者和中間選民,許多人因為被LINE群組的恐同謠言轟炸說服,採取反同立場,大規模轉藍。

圖片來源:Sharon McCutcheon@Pexel

 

反墮胎公投繼續把選民洗藍,國民黨主席吳敦義說,國民黨執政就簽《兩岸和平協議》。那麼簽完兩岸問題變成中國內政問題,就算台灣人被送中,各國也無從插手支援反送中,統一在望。無論選舉結果如何,2020大選以後台灣如果僥倖還有選舉,每屆附贈宗教立法公投絕不意外。現在政府縱容劍橋分析的後繼者肆虐,是民主危機和國安問題。

 

尤美女立委表示,反同公投過關後,導致九位同志自殺。事後得到「人權不能公投」的血淚教訓,如果今天又被政府當成空話一句,這樣可以嗎?

 

反墮胎公投以懲罰懷孕青少年作為政治套利的祭品,令人無法原諒。是否對他們來說,沒有一巴掌解決不了的事;如果有,那就兩巴掌。本文說明,為什麼甩巴掌無法阻止青少年懷孕。

 

 

如果無法想像青少年為什麼要替自己找這種麻煩,看看韓片《寄生上流》裡的兩個女兒。

 

第一個是窮人家少女金基婷,假扮上流千金「潔西卡老師」面試當社長小兒子家教,端起冷酷高傲的貴族架子鎮住富太太,撒謊面不改色,流暢自信。富家男童多頌手持玩具弓箭滿屋子亂跑、朝人胡亂射擊,流氓舉動連富太太都連說沒轍。金基婷試教,堅持跟多頌單獨闢室密談。

 

再跟富太太談時,金基婷叫多頌離席,多頌竟然手貼褲縫、恭敬鞠躬才敢走,前後判若兩人。治得了外強中乾的富太太,也治得了寂寞無依的小霸王,乍看金基婷能擺平任何事。然後電影才逐漸鋪陳她內心的無助騷亂。

 

全片父親初次注意到她,是評價她偽造學歷證件,說「如果有首爾大學偽造文書系,一定榜首」。然後,女兒冒充派遣公司電話客服騙人,父親也在旁自豪吹噓「女兒聲音好聽,像我」,乍看父親讚美了女兒的才能,但卻是用來證明父親自己的價值。

 

女兒設計陷害了社長僱的尹司機,讓父親當上新司機,起初顯得自私,犧牲別人毫不在乎。父親擔憂尹司機失業後能否找到工作、新老闆好不好時,女兒突然情緒崩潰,抱怨「與其同情別人,不如先顧好自己,我們才危險。有時間關心尹司機,不如關心我就好」。

 

一家人享受豪宅之樂,爸媽客廳沙發睡醒了就問兒子在幹嘛,沒想到女兒。只有女兒遠離全家,一個人躲在樓上豪華浴缸裡泡澡看電視。這個鏡頭,對應於富爸爸社長在異時同地獨自泡澡的鏡頭,也對應於金基婷在自家坐馬桶的悲慘畫面。

窮人家的一對兄妹。圖片來源:CATCHPLAY CLASSICS FB

 

窮人家遇到危機,女兒問父親怎麼辦,父親說不用怕,就交給他處理。女兒不相信,回到貧民窟豪雨水災淹水的家,獨自默默坐在馬桶上,對著腳下灰色水面抽菸。泡澡鏡頭說明女兒的快樂無從分享,坐馬桶鏡頭說明她的憂慮無人商量,內心荒涼。

 

為什麼?原因要從前頭的戲去找:在父親擔憂尹司機時,女兒大叫:「別擔心什麼尹司機了,關心我啊!」但,還是沒有人關心她。她才能雖然高,雖然盡力守護家庭,但爸媽只圍繞著兒子過活,女兒非常寂寞。

 

第二個是富人家女兒朴多蕙。家教凱文老師教多蕙,多蕙罵多頌扮無厘頭藝術天才全是裝的。因為她嫉妒,她寂寞。見到凱文老師帶潔西卡老師來面試,多蕙問「她是你什麼人」,凱文以為騙局被揭穿;等多蕙問「是你女友吧」,凱文才鬆一口氣,揭露多蕙嫉妒,她寂寞。許多父親缺席的女兒,經常會懷疑伴侶有第三者。

 

她在嫉妒什麼呢?

 

第一次,社長每天下班回家,不只家人,連三條狗都衝出來迎接。而社長只顧大喊:「朴多頌!你在哪裡!」狂抱多頌。

 

第二次,在豪宅庭園,多頌隔著墨鏡看太陽,用爸爸送的無線電對講機報告雲況。爸爸在屋裡聽,對講機甜蜜直播「朴多蕙嘟著嘴,臉超臭」。因為多蕙說不想去露營,想跟凱文老師留在家中讀英文,爸爸不准。富太太恐嚇她說,弟弟生日露營大事,不去你一定後悔。

 

第三次,露營回家,多蕙抱怨母親只想到多頌、爸爸。因為富太太回家前先叫女傭煮麵給多頌吃;結果問了多頌、社長,他們都不吃。富太太自己吃掉,沒想過多蕙。富太太無辜,說若多蕙想吃,就叫女傭再煮好了嘛。這話當然是閃避問題。多蕙講的不是麵,是愛。

 

第四次,爸媽在庭院辦多頌生日宴熱鬧非凡,多蕙就像當初金基婷一樣,躲在樓上。

 

第五次,生日宴出事,爸媽圍著多頌驚慌失措,沒人注意到多蕙。

 

所有戲都說明,這家媽媽以爸爸為主。爸爸的自戀展現於只關注兒子,所以媽媽也只關注兒子。為什麼多蕙會跟每個家教男老師談戀愛?為什麼《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房思琪會遭受補教老師性虐待?因為老師侵犯她時,她只想到母親在欣賞她的獎狀,所以她沒有對象可以投訴。在高度成就競爭下,富爸爸關注女兒只關注成績,所以媽媽也只關注成績。

 

沒有人關心女兒們。

 

 

在現實中,只有更慘。

 

懲罰無法預防青少女懷孕,這是現場經驗殘酷的結論。中山醫大婦產科醫師林靜儀的醫療紀實《診間裡的女人》當中的一篇〈小兒科來的女孩〉中說,十三歲的女孩半夜三點肚子痛急診,小兒科發現月經過期,會診婦產科,發現有孕。結果是女孩因為子宮外孕切除一條輸卵管,醫師以經驗判斷「很可能短期內會再懷孕」,那另一條也會被切掉。果然一年後又見到女孩挺著六個月大的肚子等產檢。

 

當初女兒第一次懷孕,爸爸臉色鐵青出現在病房,痛罵女兒一頓。醫護和家長都以為女兒「以後就知道怕了」,但作者表示,責罵或懲罰無法預防青少女再懷孕。

 

要預防很難,因為背後因素是男女交往的地位不平等,少女不敢開口要求男生戴套,或男生堅持要少女冒險不戴套;缺乏知識,無法明確抉擇懷孕計劃。婦產科醫師無法片面解決,只能充實青少年男女的避孕知識、保險套,稍微減少機會。書中描述的責任源頭是什麼?女孩沒有做好性把關,還有不負責任的男孩。

 

公投要懲罰墮胎的女性和醫師,是性別歧視的一部分。男性決定不戴套,女性受罰生小孩,未來墮胎還要被宗教團體懲罰,這有沒有罰錯人呢。退一百步說,如果要以反墮胎來懲罰性行為,豈不是應該罰這些不戴套的自私男性,無論是否懷孕都是一砲一百萬,消除心存僥倖賭不會懷孕的想法。也許這能讓他們想想女性為生養小孩付出的代價,那遠遠不止於此。

 

 

一擲數千萬連署公投的宗教團體也許從未想過,未成年生育是貧窮問題,經常只是因為少女無家可歸。

 

報導者網站李雪莉、簡永達、余志偉的《廢墟少年:被遺忘的高風險家庭孩子們》一書紀錄,一個十七歲少年說,有天有個男人開車到他家,放下一個男孩,車就開走了。那陌生男孩是少年同母異父的兄弟,被沒見過面的一家人收留後,趁夜拿石頭去砸外勞。老師以為,砸外勞是氣媽媽交了外勞男友。但是,男孩說,他猜自己的爸爸應該是個外勞。

 

生育回應了底層高風險生活的寂寞飢渴,滾雪球擴大傷害。

 

台灣一年兩萬多件高風險家庭通報,新北市佔了近四成。善牧蘆洲少年福利服務中心主任侯雯琪形容欠缺照顧的孩子為「百元少年」,他們每天怎麼吃,就是早午一顆茶葉蛋加一罐豆奶,晚上一大碗滷肉飯配免錢的湯,偶爾去少年之家等機構吃一頓飽。

 

二十二歲的嘉妤就曾是這樣的孩子,水泥工父親長期家暴她和她母親,失業後成天酗酒,常捶女兒的肚子,拿她頭去撞牆。所以她十四歲就逃家,被通報中輟。高二她半刻意懷孕,奉子成婚,「明知道這條路不好,但為了逃離原生家庭,腿斷了也要爬過去。」父親去年多重疾病過世,她覺得解脫了。婆婆常給嘉妤臉色看,丈夫愛玩交友軟體,離婚後嘉妤失業,無處可去,只好暫住夫家。

 

每年約有九百位十五到十七歲的少女生育,再就學者不到四分之一。貧富懸殊正在加劇,2011到2017年,低收入戶和中低收入戶,戶數和人數都不斷升高,從十六萬三千戶增加到二十六萬戶,從四十三萬人增加到六十七萬人。2013年調查發現,低收入戶和中低收入戶,父母四七.九國中學歷以下,離婚和分居是一般家庭的一倍以上,更多喪偶和貧病。這為少女未來一生的漫長受虐,準備好了一切條件。

 

南台南家扶中心督導蔡雅貞,擔任兒保社工督導後,轉到婦女庇護所。卻碰到輔導過的兒保個案,十五歲懷孕,被男友毆打,來申請緊急庇護。在婦女庇護所,她發現受暴婦女很多小時候是兒保案,長大就離家,在外面誰要收留她?通常會碰到不合適的男人,男友對她們家暴,然後她們又打小孩。虐待使她們感到自己毫無價值,靠酗酒吸毒填補空虛,影響教養風格,導致傷害代代世襲。

 

 

她們和嘉妤的處境,是醫師教育青少女避孕能改變的嗎?

 

國內外學者都注意到這些少女的性早熟表現。《診間裡的女人》裡,林靜儀醫師看著國中女生懷孕,想起自己當年在南投讀國中,剪了耳上兩公分的西瓜皮髮型,滿心焦慮比不過台中國中生英文讀三本補充教材時;後段班女生已經把制服改出腰身、燙出線條,把裙子改短,吹瀏海,週末兩女各自找男同學回家開房間,幾個月後懷孕休學結婚。難再有如林靜儀醫師升學和事業的機會,脫貧無望。

 

後段班女生的提早性成熟,統計上很明顯。英國流行病學學者理查.威金森、凱特.皮凱特的《社會不平等:為何國家越富裕,社會問題越多?》書中談到,有許多研究證明,幼年衝突,與父親缺席,預示較早成熟。她們比沒有這種壓力的女孩早發育和進入生理期,而較早進入青春期也較常提早性行為和未成年生育。

 

心理學家布魯斯艾利斯追蹤研究美國和紐西蘭的女孩成長過程,發現父親缺席的時間越長,女兒越可能提早有性行為、和未成年懷孕。父親缺席的影響,遠超過女孩的行為問題、家庭壓力、管教風格、社經地位或社區環境。

 

讀者會驚訝發現,性早熟是女兒治療困境的適應行為,滿足依戀父親、尋求保護的需求。這種適應冷不防把她們拖入懷孕的困境。

 

這些家庭沒父親,是因為因為高失業、低薪地區的年輕男人自顧不暇,要養小孩無疑雪上加霜。收入低到無法養家,無法負擔責任束縛,也受不了養不起家的自尊壓力,而逃離家庭或忽略家庭。

 

未成年生育可說是貧窮厄運的放大機,容易導致早產、嬰兒猝死、教育失敗、犯罪、世襲未成年生育、失學、貧窮等。書中談到,假如青少年學會了不信任別人,相信人性自私投機,資源稀少而且難以預測,那麼他們會生理早熟、提早發育性徵、感情關係短暫、較少投資於親子關係。

 

金基婷不信任別人,相信人性自私投機,資源稀少而且難以預測,所以她才能抓住機會輕易犧牲尹司機。

 

弱勢女兒會不會未成年懷孕,取決於她遇到什麼男人,是無心接吻的凱文老師,還是補教老師李國華無情的利用少女來滿足心靈空虛。《社會不平等》書中案例是二○○五年十二歲、十四歲、十六歲的英國三姊妹分別產子,小妹男友分手,二姊男友否認有上床,大姊男友是三十八歲的男人,至少是四個孩子的爸。

 

 

《社會不平等》指出,英國未成年少女生育率,最窮的四分之一家庭有5%,是最有錢四分之一家庭的四倍。美國也相仿。較不平等的國家如美國,未成年生育率是富國OCED國家第一名,是較平等的國家如歐盟平均的四倍,日本的十倍。

 

貧富懸殊,原因在政治分配。政府決定了利率、稅率、匯率、勞動法令,就決定了房價、薪資、物價、工會是否存在、勞工有沒有勞資談判籌碼。民主是消除貧窮,爭取平等機會。獨裁就是繼續呼青少年巴掌,要求最末端受害者負責,期待事態因此有所改變。

 

弱勢少女需要有地方住,需要有東西吃,需要有人照顧、疼愛,需要有人陪伴她、聽她講話,需要受教育的機會,需要有人期待她成長,需要被人需要。事情就這麼簡單。有錢有勢的大人把錢花在甩她們巴掌上,於事無補。

 

《診間裡的女人》中的另一篇〈陸橋〉,救護車把一個年輕女孩送進急診室,到院已經沒有呼吸心跳,白皙清秀,烏黑的短髮被血黏在額頭,雙眼緊閉,表情安詳。醫師奮力為她做心肺復甦術,不斷注射各種藥品,卻一直測不到心跳血壓。最後才發現,女孩的後腦全碎了。像是打過仗的一團亂,全安靜下來。隔天的報紙說,第一志願的高中女生,跟已婚男友談判後,從陸橋上一躍而下。

 

你可以繼續呼屍體巴掌,期待她會醒。但,拼命裝睡的人是你。

 

 

 

作者曾任《自由時報》主編、台北之音電台主持、《Premiere首映》雜誌總編、《明日報》、《蘋果日報》主編、金石堂書店行銷總監,現職寫作。獲《聯合報》等文學獎,著《帽田雪人》、《愛比死更冷》等書。​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