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彈劾調查為哪樁?往哪去?

Tuesday, October 1, 2019

 

美國眾議院啟動對川普總統的彈劾調查,是史上第四次有總統面臨彈劾的威脅。然而前面三次發動彈劾的起因都是內政或法律議題[1],相形之下,這一次和不但牽涉到了川普主要的民主黨競選對手前副總統拜登,還和美、俄在國際政治舞台上的角力有關。

川普遭到彈劾調查。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雖然目前看來真的通過彈劾案的機會不大,但如果匿名舉報川普的情報人員,在之後眾議院舉行的秘密聽證會公佈更多爆炸性證據,那不論本案最終的結局為何,對於美國國內外政治都會有比其他彈劾案有更大的影響。本文將會先快速回顧本案爆發的過程和相關背景,其次討論對牽涉其中的美國朝野有何衝擊,最後對在國際政治層面的影響做初步的預估。

 

本次政治風暴的起因,源於美國行政部門內部的匿名舉報。舉報指控川普總統對外國元首施壓,要藉以攻擊自己的國內政敵,來謀取自己的政治利益。因為這項舉報,眾議院議長決定啟動針對川普的彈劾調查。

 

根據舉報,川普在7月25日和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通話中,反覆要求澤倫斯基調查當時的美國副總統、現在的民主黨總統初選大熱門拜登。當年烏克蘭的Burisma天然氣公司爆發弊案,而拜登的兒子Hunter Biden正在該公司擔任董事。川普要求澤倫斯基調查的,正是拜登在任副總統時,有沒有對烏克蘭施壓,要求該國撤換調查弊案的烏克蘭總檢察官。

 

川普還要求澤倫斯基提供烏克蘭前任總統干預美國2106大選的證據,並且在通話中有意無意地暗示:烏克蘭得要配合,美國預定要撥款給烏克蘭的3.91億美金軍援款項才會放行。

 

這樣有利益輸送之嫌的對話內容,迅速釀成一場新政治風暴。雖然白宮迅速公佈通話內容,並強調絕對沒有不法情事,但之前一直不贊成民主黨嚐試彈劾川普的眾議院議長裴洛西,還是堅持要啟動彈劾調查。

 

裴洛西議長這次之所以轉念,是因為在美國時間9月22晚上,在《華盛頓郵報》網站上刊出了一篇聯名投書,呼籲要彈劾川普。投書的署名者是七位新科民主黨眾議員,他們在進入國會前都有在軍方或是國安單位任職的經歷,而更重要的,是這七人的選區都屬於萬眾矚目的搖擺州,在2016的大選中川普在其中的四個獲勝。連搖擺州對國安事務有經驗的新科溫和派議員,都力主在彈劾案上開闢戰場,裴洛西無法再次擋下主戰的聲浪。

 

根據美國ABC電視網和民調公司Ipso聯合進行的民調也發現,高達63%受訪的美國民眾認為對川普的指控是很嚴重的。另外一家Quinnipac公司做的民調也顯示,在白宮公佈了通話紀錄的五天後,贊成川普該被彈劾下台的選民比例從前一周的37%上升到了47%,還有52%的受訪選民贊成眾院啟動彈劾案的調查。另一個會讓川普坐立難安的新消息是:參議院的多數黨領袖麥康納議員也表示,如果眾議院通過彈劾案,參議院必須要進行接下來對彈劾案的裁判程序。

 

雖說需要參議員2/3多數裁定眾議院的彈劾案成立才能讓總統去職,所以目前看來要在共和黨佔多數的參院通過的機會並不大。然而如果回顧整個通烏門的完整過程,即使最後本案無疾而終,對美國總統大選的選情依然會有重大影響。

 

首先在川普這邊。川普和烏克蘭總統通話前,川普的私人律師,也就是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已經多次以總統私人律師身份和烏克蘭的政府高層接觸。雖然說朱利安尼早在五月,就在推特帳號上公開呼籲調查民主黨和烏克蘭間存在的利益牽扯,所以他的行動並非是全然秘密進行。但是他以私人的身分,代表總統去接觸外國高層,討論調查政敵的潛在弊案,適法性依然會引起諸多爭議。

 

連目前代理的國家情報總監Joseph Maquire,之前在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作證時都表示:是看了電視才知道朱利安尼之前做了什麼。所以朱利安尼預計也會受到該委員會的傳喚去作證,說明他在通烏門中扮演的角色。其實朱利安尼能接手擔任川普的私人律師,正是因為上一任川普的私人律師Cohen,因為多項違法行為正在入獄服刑。

 

而朱利安尼除了今年開始和烏克蘭總統顧問和檢察長接觸外,他在2008年尋求競選總統失敗後,就曾擔任烏克蘭前拳擊手Vitali Klitschko競選Kyiv市長的顧問。在Klitschko2014年當選市長後,面對烏克蘭的政治抗議活動,Kyiv市也曾考慮和朱利安尼的保全公司簽定維護該城秩序的合約。

 

2017年六月在烏克蘭寡頭巨商Victor Pinchuk舉辦的活動上,朱利安尼和當時的總統Poroshenko 還有時任檢察總長Lutsenko都曾見面。之後他又再度前往Kyiv 和東部城市Kharkov,洽談關於他的保全公司的商業合作。他和川普之間親密的私人關係(他雖然在白宮內無正式職位,卻是川普委任的無給職網路安全顧問),讓烏克蘭的政商高層覺得透過他便能建立和川普溝通的管道。這些長期的往來,勢必會在聽證會中造成民主黨眾議院的嚴格檢視。

 

以上是在川普這邊存在的可能未爆彈。至於被動捲入的前副總統、現任民主黨總統初選參選人拜登,雖然說目前烏克蘭的司法單位已經表示查無不法情事,而且事實上,根據美國和歐洲的官方看法,烏克蘭的檢察總長Victor Shokin在打擊前述貪腐案件上,是非常不夠力的。這和川普方面的指控剛好相反,拜登沒有必要向烏克蘭施壓,撤換這樣一位檢察總長。

 

然而Burisma公司的負責人Zlochevsky,是在擔任政府的生態部長期間,為自己的公司取得了各項開採天然氣的許可。致使自己的公司成為最大的天然氣公司,他自己也成了烏克蘭最有錢的人之一,他的公司還曾被控非法轉移資產到倫敦。他的女兒還在首都基輔開設名為Zlocci的高檔精品店,販售鱷魚皮和鴕鳥皮製的鞋子。Burisma的Zlochevsky,就是這樣充滿爭議的一個人。

 

很諷刺的,拜登的兒子雖然宣稱要負責增強該公司的透明度、公司治理和社會責任,但在受邀擔任董事之後,並沒有看到他在這方面舉出任何改革的實例。事實上,小拜登接受這個職位也引發了副總統拜登幕僚的憂心,曾試圖和他溝通這件事可能牽扯到的利益衝突,但不了了之。

 

所以這件政治風暴絕非只是一面倒的對川普不利,因為這個彈劾調查的啟動讓人注意到,原來代表美國敦促烏克蘭打擊嚴重貪腐、進行改革以對抗俄國壓力的拜登副總統,竟然自己的兒子在烏克蘭大有問題的天然氣寡頭公司裡擔任董事。而拜登甚至在2018一場於智庫對外關係協會的演講中說到:他曾經和前任總統Poroshenko直接了當的放話,「如果在我六小時離開前,檢察總長還不拔掉,你就休想拿到一分錢」。錢是指數十億美金的貸款,要換掉總長是因為他在美國眼中查賄不力。

 

事實上,除了烏克蘭,小拜登在中共境內的投資公司「渤海華美基金」,還曾投資一家名為「曠視科技」旗下的臉部辨視平台「Face++」,而這個平台的科技被用於在新疆監視穆斯林。民主黨在彈劾案尚未成功前,是否反而讓自己的有力總統候選人曝露出更多利益輸送醜聞而提前出局,也是值得關注的焦點。

老拜登與小拜登。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另一方面,從白宮公佈的和烏克蘭通話紀錄來看,很明顯地歐洲和美國似乎不真正在乎烏克蘭是否得到足夠援助,以成功抵抗俄羅斯的壓力。在對話中,川普就是在烏克蘭總統提出想購買美國的Javelin反坦克飛彈以對付俄羅斯的攻擊時,川普反過來提出要他們著手調查拜登父子的問題。所以更多調查聽證的進行,是否會讓美國在國際政治上的對手如俄羅斯、伊朗甚至中共,覺得美國在川普掌舵下嚴重心口不一,進而從事更多大膽的挑釁行為打擊美國的利益,最後影響到川普的選情,也是另一個觀察的重點。

 

如果把焦點轉回美國國內,在通烏門爆開後,希拉蕊高調的批評川普是在和烏克蘭勒索保護費,也大力支持拜登。加上希拉蕊和女兒雀喜合著的新書也剛上市,大動作頻頻,讓人懷疑如果拜登因為兒子的醜聞退選,希拉蕊有可能捲土重來再和川普對決一次。

 

撇除可能三度問鼎總統大位的希拉蕊,如果拜登聲勢持續下滑,另一位最可能代表民主黨競逐大位的,就是廣受中下層民眾支持,但被華爾街所痛恨的前法學教授、參議員華倫。表面上看華倫算是個初入選舉政治的新人,但她提出的政見,是奠基於個人鄉下出身的經驗,以及教職時期對於美國高度偏袒富人/大公司的資本主義制度缺陷,累積的深入研究。這讓她晚出的從政之路,往往有出人意料的好表現。華倫是否會因通烏門受惠出馬,以一套和川普完全不同的治國藍圖對決,也值得密切關注。

 

最後從川普的外交手腕來看。他雖然常在有所求的時候,不論對盟邦或對手都出言恐嚇,但往往只是想增加交易的籌碼,而不是真的強硬。但通烏門如果嚴重傷害聲望和民調的逆境下,他是很有可能靠對香港問題或是美共貿易談判強硬來爭回失分,並將民意拉回反對彈劾。以上這些都是本次政治風暴對美國內外政情可能產生重大衝擊的推測,實際會如何演變,未來幾個月很快會分曉。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1]美國第17任總統Andrew Johnson是因為戰爭部長的任命爭議被彈劾;尼克森是因為竊聽民主黨全國總部的水門案相關爭議;柯林頓是因為對Paula. Jones的性騷擾案中做偽證和妨礙司法。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