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的新中東危機是否會讓台灣大選翻盤?

Wednesday, September 18, 2019


 

9月14日發生的沙國煉油廠遭遇無人機攻擊事件。圖片來源:華視YouTube

 

9月14日發生的沙國煉油廠遭遇無人機攻擊事件,讓周一的原油交易價格一度上漲高達20%,是自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以來國際油價最大的漲幅。

 

之所以會發生如此劇烈的震盪,是因為受到攻擊的 Abqaiq 煉油廠是處理近70%沙國外銷到世界各地的原油。目前已經確定攻擊後該廠每日會損失約三分之一的產能,相當於五百萬桶的原油產量,佔目前供應量的6%。

 

更讓人擔心的是,要修復這些受到損害的設備讓產能完全恢復,可能需要數月之久。本文要探討的,便是為什麼在這個時候,會忽然發生影響如此重大的突發性攻擊?接下來可能的發展為何?對兩岸三地局勢有什麼影響?

 

首先要指出的是,這場攻擊發生的時點非常耐人尋味。就在一向主張對伊朗強硬,並主導美國於去年五月退出伊朗核協議的國家安全顧問波頓去職,世人正以為也許美伊高度對立的局勢可能有所緩和時,便發生了這場對中東局勢和世界經濟產生重大衝擊的攻擊事件。雖然表面上是由位於葉門的叛亂組織 Houthis 宣稱發動了攻擊,但美國並不接受這樣的說法。目前的證據指向無人機和飛彈是由位於伊拉克南部親伊朗民兵組織的 Hashd al-Shaabi 基地所派出。

 

 

川普也在推特上表明,美國已經處於槍膛鎖緊、鎖滿(locked and loaded)的狀態,就等沙國確認發動攻擊的原兇到底是誰,雙方便會商討下一步要如何行動。這是繼六月美國為了報復伊朗擊落一架美國的無人機,差一點要進行對伊朗的武裝攻擊,但到最後一刻被川普決定取消後,又一次中東陷入戰雲密佈的狀態。

 

而上一次伊朗做出對美國無人機的攻擊,是為了回應美國在五月初出人意料的取消了對八個國家可以向伊朗購買石油的豁免、將伊朗的革命衛隊列為恐佈組織、宣佈對更多石油之外的伊朗出口產品的制裁,以及對波斯灣地區增兵和佈署B-52轟炸機等種種新「極限施壓」措施。但川普不顧波頓和國務卿龐培奧的聯手反對,在行動開始前十分鐘取消攻擊伊朗的飛彈基地,讓雙方終究並沒有兵戎相見。

 

六月的危機在最後一刻解除、內閣中最大的鷹派也閃電去職後,更大的攻擊反而馬上隨之而來。讓人忍不住懷疑:似乎是有股力量不希望看到中東局勢就此平靜,因此這次還刻意選定伊朗在中東最大的死敵沙烏地阿拉伯的經濟命脈─煉油廠為狙擊目標,想讓美國像2003發動伊拉克戰爭般再度大舉介入。而這樣的劇本如果發生,最大的得利者就是現在因為貿易戰繼續升高和香港問題焦頭爛額的中共。

 

雖說目前尚無證據顯示中共和伊朗對沙國的攻擊有關。但從下面幾個角度來分析可以看出中共的確有誘因去煽動伊朗把區域緊張情勢升高,趁美國無暇他顧的情況下重新壯大自己。

 

首先,在小布希時代,當時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原本就要將中共定位為「戰略競爭對手」,是因為發生了911恐怖攻擊才改弦易轍,和中共在全球範圍反恐上展開密切的合作。而中共的國力也在小布希當政、美國深陷阿富汗、伊拉克泥沼時有了長足的進步。如果美國再一次重蹈捲入中東的覆轍,那又會是中共絕佳的喘息機會。

 

更重要的是,和21世紀第一個十年比起來,中共現在更希望美國將焦點從自己身上移開。在被美國三輪加稅,但為了面子盲目報復的負面效果逐步顯現後,中共現在被迫做了一些不是真正傷筋動骨的讓步來止損,以防美國加速往讓兩國經濟徹底脫鉤的方向走,這些讓步包括:

 

一、第一次購買了20萬噸的美國大豆

二、宣佈了對美國豬肉和大豆產品的關稅豁免

三、在美國宣佈延遲提高5%的稅率兩周後,《人民日報》的鐘聲評論竟然對此微小的恩惠做出了「中美兩國良性互動多多益善」的評論

四、向美方清楚表明,香港議題和貿易談判要分開處理

 

這些舉動的目的不外乎把美國再度拉回談判桌上,希望再次透過冗長的談判拖延到美國經濟轉弱來逼迫川普放棄施壓。同時也避免美國再度祭出更高的關稅或是如對華為禁運的制裁,進一步打擊經濟與民眾的預期。

 

事實上,中共的製造業已經明顯出現下滑的跡象。根據剛公佈的統計數據顯示,工業生產值只比前一年高出4.4%,是從2009年初降到3.8%以來的最低增幅。零售業和投資方面的數據一樣不樂觀,以銷售數量來看,八月汽車掉了1%、手機掉了11%、機器人跌幅達19%、機械器具下滑21%。至於出口工業產品總值則是比去年同期下滑4%,是2016十月以來的首次下滑。中共為了拉動經濟,已再度降低存款準備率並決定發行基礎建設債券。

 

從2018年四月到現在累積已有五次降準,合計將存款準備率調降了4%,但中長期的資本支出貸款總額依然持續減少。另一方面,因為持續靠放鬆貨幣與豬肉短缺形成的物價上漲,讓中共的經濟面臨停滯性通膨的巨大壓力,再也沒有辦法繼續以強硬姿態抵抗美國的要求。但如果真的在談判桌上迅速讓步,又會對共產黨的統治基礎形成巨大威脅,唯有靠另闢戰場來分散美國的注意力。

 

除了前述的兩個原因,中共面臨毫無停息之勢的香港抗議浪潮,也開始為更強力的鎮壓做準備。例如有警隊協會的成員公開投書,表明如有必要會以實彈對付示威者。另外內地的媒體也開始將輿論的炮口,指向香港的大地產商,試圖把民怨全部歸咎於此,來迴避抗議者持續強調的五大訴求中還沒得到回應的四項。

 

最具指標性的是中共政法委,在網站上公開駁斥李嘉誠表示對年輕人應該網開一面的說法。種種跡象都顯示,中共在為收網、迅速平息示威做準備,以避免示威持續下去對美共關係、台灣選情還有內地民情的巨大負面影響。如果在中共決心出重手鎮壓時,能讓美國困在中東無暇他顧,便能大幅減低隨之而來的副作用。

 

以上提到的三點,除了香港議題在5、6月時未成熱點外,中共早已意識到5月初的談判徹底破裂會引來大麻煩。剛好伊朗也遭到美國新一波的極限施壓,正需要刻意擺出強硬的姿態,來平息國內鷹派對遵守協議卻還是被加重制裁的反彈。於是在雙方誘因高度重合的情況下,六月美伊雙方就差一點要真的動武直到川普忽然叫停。

 

這次伊朗一改之前只是劫持郵輪或是打下無人機的相對輕度挑釁,改以直搗死對頭經濟命脈並可能對世界經濟產生巨大衝擊的方式,就是為了確保在大鷹派波頓已經不在的情況下,還是可以把美國甚至全世界的注意力拉過來。即使沒有真的發生武裝衝突或開戰,讓本區持續處於高度對峙的緊急狀態來影響世界經濟,也是高明的脫困戰略(川普為了安撫金融與能源交易市場,還發了一個只有三個英文字的最短推文:Plenty of Oil)。

 

所以即使接下來的發展是最樂觀的無武裝衝突情況。如果沙烏地阿拉伯無法迅速修復損壞的煉油設施,加上美伊、伊沙依然在中東劍拔弩張的對峙,那油價就有可能在未來一段時間持續在高檔徘徊。更讓人擔心的是,中共可能趁美軍備力多分的情形下,在南海挑起事端或是在香港升高鎮壓的手段。如果高油價影響到金融市場行情與經濟,配上不穩定的東亞區域情勢,勢必會對台灣的總統選情產生不可忽視的影響。

 

在台灣經濟還沒有真正復甦時,若因為高油價的陰影再受衝擊,那對於蔡總統的連任會是不利的。若是經濟方面的衝擊不大,但發生區域內美共衝突或是香港局勢失控,則會對綠營有利。如果是兩者同時降臨,比較可能的狀況是在深沉的危機感籠罩下,現任總統靠強而有力的方式應對,從而贏得更多選民支持(當然也很可能伴隨更多由於不安引發的衝突、對立)。

 

但值得進一步點出來的是,只要有區域衝突的情況發生,到目前為止在政策、處理實際政務上,幾乎沒有任何表現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很可能會被徹底看破手腳,連一直堅貞不移的鋼鐵韓粉也會大幅流失。在選情徹底崩盤的威脅下,國民黨大老是否會集體覺醒,果斷的演出「換柱2.0版」,讓剛宣佈不參加總統候選人連署的郭台銘代韓上陣對決蔡英文,是個耐人尋味的問題。

 

如果是出現經濟和國安受到雙重衝擊的局面,郭以一個國際知名企業家的形象,如果能表現出其建立企業帝國時的霸氣和魄力,那麼蔡就不一定能發揮其行政權在手的優勢。總之,如果川普政府無法冷靜迅速處理好伊朗這次刻意高強度的挑釁(很可能有中共在背後撐腰),其後果絕對不只是影響中東而已,在東亞的權力遊戲棋盤上一樣會刮起一陣狂風。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