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觀點看中美貿易戰

Friday, September 6, 2019

中美貿易戰沒有最糟,只有更糟。圖片來源:Pixabay

 

2019年夏天應該是中美貿易戰一個重要轉折點。5月中美貿易談判破局,大家擔心美國會發動新一波三千億美元商品規模的懲罰關稅,這一波發動下去,幾乎從中國出口到美國的所有商品都要被加上懲罰關稅。

 

幸好6月底在日本大阪舉辦的G20高峰會,川普跟習近平握手言和,雙方願意重啟談判。七月底中美在上海重啟動談判,這個談判之後的結果就是:9月1日起美國對中國發動第四波懲罰性關稅,中國也在同一天啟動新一波報復關稅作為回應。中美貿易戰似乎還沒走到最糟,只有墜向更糟。

 

這個夏天是中美貿易戰的發展關鍵,筆者整整七月與八月,在東京的青山學院大學經濟學部當訪問學人。剛好可以參照日本的多元觀點,來看中美貿易戰與對台灣經濟影響。

 

日本觀點的第一個場景,是在銀座一丁目的高知縣特產大樓。在大樓裡一間專賣高知縣食材的居酒屋(柚子氣泡酒真是好喝啊!),筆者和經產省智庫亞細亞經濟研究所的三位台灣經濟研究學者聚餐。

 

席間佐藤幸人老師說,依照目前大陸台商回流的氣勢,台灣到今年年底之前的景氣應該都會不錯。可是中美貿易戰這樣持續下去,全球景氣勢必會被拖累,可能到了明年台灣經濟也會受到波及吧。在場的川上桃子、寺尾忠能兩位老師也點頭認同。

 

佐藤老師的擔憂不無道理。《日經新聞》報導,德國今年4到6月的經濟成長率轉為負成長,最主要原因是中美貿易戰下,德國製造業出口低迷。高盛最近的報告指出,美國今年下半年跟明年上半年的經濟成長率,會因為關稅戰爭而下調0.5%。金融調查公司Refinitiv評估今年7到9月,美國主要五百企業的淨獲利會比去年同期減少4%。如果市場已經預估到美國企業未來獲利大幅減少,那紐約股市與全球股市(其中當然也包括台北股市),未來恐怕也難有亮眼表現。

 

日本觀點的第二個場景是在中央大學(在日本以考司法官高中榜率而聞名)的後樂園校區。筆者從十多年前還在博士班時代,就一直是日本中國經濟經營學會的會員,但是回國教書後就比較少參加這個學會的活動。剛好這次訪日碰到學會的中國情勢分析研究會,就報名參加。這個學會大概隔幾個月,就會舉辦一次分析會,請訪日的中國學者或是日本國內學者報告與討論,最新的中國經濟與產業狀況。

 

在日本,中國經濟研究是一個產(例如金融界的研究機構)、官(政府智庫)、學(大學教授、學生)的龐大複合體。因此這樣的學術研究會雖然枯燥(不會出現笑話),但是坐滿一教室學者不是問題。我參加的場次,報告題目是〈中國經濟兩個主題:總體資料分析與日資企業動向〉,報告人是政府智庫,亞細亞經濟研究所研究員的箱崎大老師。

 

箱崎老師的報告中,最讓人有收穫的重點,是他提到在中美貿易戰中,中國經濟並不像大家想像的脆弱。因為中國的失業率並不嚴重,這是中國可以撐下去的重要關鍵。

 

他舉例,2019年的求人倍率(求人倍率是勞動力市場需求人數與求職人數之比。如果求人倍率數字大於1,說明人才供不應求;如果求人倍率數字小於1,說明職位供不應求。),從1.3下滑到1.2,表示可以找的工作減少,但是每個找工作的人平均還是有1.2個工作機會,顯示失業問題不嚴重。

 

貿易戰雖然使得外商工廠離開中國,減少就業機會。但是箱崎老師認為,中國求人倍率居高不下,有其結構性因素。因為一胎化政策,使得中國勞動人口不足的問題開始顯現,2018年中國的就業人口首次出現負成長,減少54萬人。

 

箱崎老師報告結束後,我私下去問他,問他中美貿易戰會持續到何時呢?他說希望能夠早點結束,不然中美兩國人民都不會幸福,貿易戰持續下去,會讓雙方的貿易總額持續縮小。然而就現況來看,箱崎老師的擔憂應該是惡夢持續。

 

五月談判破裂後,至今已經三、四個月了。中美雙方只有七月底在上海談判過兩天,而兩天的談判時間,加總起來大概只有五小時。雙方如此不積極的態度,應該是雙方之間鴻溝太大,談判也無意義的結果。現在美國的失業率是歷史的低點,而中國因為勞動人口減少,貿易戰所造成的失業率問題也不嚴重,既然雙方在失業率這個根本經濟指標上,目前壓力都不大,那似乎也就沒有任何一方會先低頭了吧。

 

日本觀點的第三個場景還是中國經濟經營學會的研究會。筆者遇到多年不見的慶應義塾大學經濟學部教授,大西廣老師。當年筆者還在京都大學經濟學部念博士班時,大西老師也在京大經濟學部教書。因為筆者專攻中國經濟,而大西廣老師是馬克思學派的中國經濟研究,因此與大西老師有不少的互動。

 

大西老師與我打招呼之後,就拿出他最近在中國《環球時報》所發表的評論跟筆者分享,題目是:〈中國不要重蹈日本曾經的覆轍〉。

 

多年不見,大西老師的左派戰鬥力依舊不減,他在評論中說:「日本的半導體曾經領先世界,如今則一蹶不振。這其中,美國的打壓是重要原因。不論是當時,還是現在,美國的打壓都是非常不可理喻的,而這樣不可理喻的目的正是『美國優先』。換句話說,正是因為在外交上依附美國的日本無力抵抗這樣不可理喻的打壓,所以毀掉了日本半導體等產業的未來。現在,我希望中國不要重蹈日本的覆轍,不要成為美國蠻橫無理的新犧牲品。」

 

大西老師拿給我看的《環球時報》紙本版面,他的文章是剛好放在社論旁邊,看來中國方面是很欣賞大西老師的反美思想武裝理論。大西老師的左派反美立場,在中美貿易戰中,應該是與中國強硬派的口味吻合。

 

然而,在中美貿易戰中,中國的知識界裡,也是有聲音期待,透過美國政府的壓力,讓中國可以擺脫對國有企業不當補貼等國家資本主義手段,朝向更公平與自由的經濟體制。不過這個期待應該是落空的機會比較大。

中美雙方恐將迎來一場持久對抗戰。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著名的中國獨立智庫,號稱自由經濟思想的罕見燈塔,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於8月下旬發表聲明:因中國政府禁令,將關閉所有營運。看來中美貿易戰的未來發展中,中國國內自由經濟派的發言空間應該越來越小,且中國的政策選擇空間也會越來越少。除非美方有重大改變,貿易戰就是一場,中美雙方築起高關稅城牆的持久對抗戰。

 

 

 

作者為日本京都大學經濟學博士,現為國立臺中科技大學國際貿易與經營系教授,曾任職中國文化大學國家發展與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教育部早稻田大學台灣研究講座學者,日本慶應義塾大學總合政策學部、中央大學經濟學部訪問學人台中科技大學國貿系教授。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