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去中國化更徹底一些吧!

Wednesday, September 4, 2019

 

近日香港二連三發生由港警、黑道與中國解放軍合作的暴力流血鎮壓。830大逮捕的同時,林鄭月娥甚至發出狂言要抓到沒人抗議為止。香港的局勢早已引起國際社會與媒體嚴重的關注,港府和中國政府何以還肆無忌憚甚至變本加厲,不惜以強勢武力鎮壓民主抗爭,甚至在地鐵站無區分爆打民眾?

 

曾幾何時,告訴台灣人他們要「光復大陸國土,解救大陸同胞」的國民黨和統派人士,若非支持港警依法行使公權力,就是噤聲不語。當民主制度和生活已成為普世價值,中國及其附隨勢力還不惜與民主為敵,背後的歷史與文化結構性因素值得深思。

香港的局勢引起國際社會關注。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即便中國政府大言不慚地宣稱中國是世界最大的民主政體和法治國家,現今和歷史上的中國適不適合民主體制,或者有沒有施行民主的可能,一直都是政治與歷史學家的大哉問。而人口與領土規模、儒家思想、科舉制度、民族性格、中國宇宙中心論等等,也都是學者們宏觀的歷史考察的面向。

 

就近代中國史而言,宣稱代表工農階級的共產黨,在內戰中擊潰代表資產階級的國民黨建立「新中國」,但實際上並未真的徹底改造中國自古以來的統治與階級社會結構。不同的是「黨天下」取代了「君天下」,傳統的朝廷進化為更具效率、更全面的極權主義統治結構。

 

到底是什麼因素造就了中國會走到了現今的極權體制,恐怕不是本文有能力討論的議題,筆者只能夠談這個體制的「症狀」。

 

如同「民主」不僅是政治組織,也關乎社會運作、生活方式、道德價值觀與世界觀,極權體制的症狀(或者造成的衝擊與毀滅)也不僅只是政治組織的層面而已。現代政治哲學家對於極權體制有最深刻的理解莫過於鄂蘭(Hannah Arendt)。

 

根據鄂蘭的《極權主義的根源》(The Origins of Totalitarianism),極權體制最重要的特質是「全面統治」。表示統治機器掌控整個社會,讓整個社會保持在超穩定狀態,每個人都被固定在特定的位置,日常生活大大小小,不管多私密都無一倖免。在這樣的統治下,人失去個體性,人們變成了一部超大型機器的齒輪,隨時都可以被替換和清除,可有可無。

 

近日中國政府更是鋪天蓋地將極權主義數位化,人民成為無所遁形隨時待宰的「裸命」。在全面監控之下,人與人之間失去信賴,清白與罪過之間也失去區隔,人們無從做出清楚的道德判斷。人性當中很多重要的特質,包括自主性、創造性等等,也都消失不見。這樣的毀滅力量其實來自於高度系統化與技術化,我們不太清楚中國政府會把這樣的傾向推向什麼樣極端的狀態。

 

極權體制可怕的地方在於它並不是完全沒有法律,而是以最冷酷無情的方式,把實踐領袖個人意志,當成類似「歷史法則」和「自然法則」來包裝。

 

用這些抽象法則來看人、看民族,是把他們看成沒有個體性的整體,甚至當做物看待。任何被當作歷史或民族的罪人或自然法則的敵人,就必須被清除。納粹就是這樣看待猶太人,中國政府不也是如此對待為維吾爾人、任何被控「顛覆國家」和主張台灣獨立的人?

 

日前台北市長柯文哲被記者問到自己是「台灣人」或「中國人」的問題,他以一貫的幹話風格回應,中國人可分為歷史上的、政治上的、文化上的、經濟上的……筆者不太清楚如何他得出這些區分,只在此強調:任何一種極權體制一定都有「沈默的大多數」的支持。領袖的意志如同一種內建裝置,隨時都可自動運作,運作的效力有時甚至超出政體和獨裁者有限的生命,陰魂不散。

 

看看在台灣有多少人即便生活在當下的自由民主體制,仍然緬懷獨裁者,緬懷那「族群和諧、沒有貪污和治安問題」如烏托邦的戒嚴時代。價值混淆、精神錯亂莫過於此!

 

國民黨以前告訴台灣人,當「大陸」經濟起飛變富有,就會走向民主化,就可以完成統一大業。現今的中國表面上經濟實力雄厚,但不只沒有民主化,極權主義統治的發展速度令人震驚,國民黨卻堂而皇之地把以統一為目標的「和平協議」納入黨綱,讓統一變成「國內」問題!

 

國民黨把以統一為目標的「和平協議」納入黨綱。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筆者無意用一種本質化的觀點來看中國和中國人,指稱「看,中國(人),就是那樣,」就是不適合民主體制,註定是自由世界的敵人。然而,當國際社會都在密切關注「中國崛起」帶來的衝擊,我們也不能置身事外,畢竟受到中國一舉一動影響最大的國家非台灣莫屬。事實上,中國正在向全世界輸出他們的極權體制,全世界都可能成為他們滲透、攻擊和掌控的對象。

 

中國儼然已是全世界假新聞和網軍攻擊最大的發動基地,台灣自去年大選期間至今深受其害。中國不僅透過假新聞和網軍影響各國選舉和政局,也透過「紅媒」、僑民社群和各種代理人,大肆滲透和干預各國輿論,進而影響政策方向,左右政經局勢。

 

澳洲查爾斯史都華大學公共倫理教授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的《無聲的入侵》(Silent Invasion: China’s Influence in Australia)就深刻地分析了中國如何「染紅」澳洲。

 

中國在各國廣設的孔子學院,自然也是這個對外輸出極權主義的脈絡的一環,以學術之名,行控制言論與思想、干預學術與教學之實。自2013年起,包括美國和加拿大,已有三十多所大學關閉孔子學院。一帶一路更不用說,就是透過輸入大量資金與勞工進行的中國式經濟殖民。包括吉爾吉斯、希臘等國都因為參與一帶一路,面臨重大經濟與社會危機,因此爆發排華運動。

 

現今的中國人以「狼性」著稱,大量出國旅遊和留學的中國人,普遍並沒有表現出與經濟能力相對應的文化涵養。他們四處搜刮物資,旅遊時製造髒亂和噪音、推擠等各種脫序行為,教學場景裡以言語暴力攻擊政治立場相異者,時有所聞。

 

更甚者,近日世界各大校園舉行聲援香港返送中抗爭行動,在紐西蘭與澳洲大學都發生中國留學生暴力攻擊事件,高唱中國國歌和高舉納粹舉手禮。中國人為什麼會是這樣的民族,得不到世人普遍的尊敬,政治宣傳裡的「禮儀之邦」、「愛好和平」的民族到哪裡去了?

 

歷史上的中國何時曾是禮儀之邦?那所謂的禮儀會不會是規訓和壓迫的藉口,如魯迅所說的是「吃人的禮教」?歷史上又真的存在「中華民族」這樣作為實體和概念的民族嗎?「中華民族」是在什麼樣的時空背景、透過什麼樣的政治權力中被虛構出來,而後被當成理所當然,甚至是排除壓迫異己的理由?世界上還有哪一個民族比中國人更在乎誰是或不是中國人,又有誰比他們更會動輒以「漢奸」、「賣國賊」、「數典忘祖」、「民族罪人」控訴那些追求自由民主或立場和他們不同的人?有誰比他們更擅長用鬥爭,包括軟禁、暗殺、被自殺、被消失等手段,而不是用民主透明的方式解決政治歧異?

 

中國人的史觀也是令人歎為觀止,不同種族和血緣或「外族」入侵建立的政權都被納入中國的「朝代」,中國的「固有領土」無遠弗屆。日前更有中國官方學術機構發表重大發現包括英語、德語、法語等歐陸語言其實都是漢語的方言,自卑轉自大、扭曲的歷史觀不言可諭。

 

在台灣以中國國民黨為首的親中政黨,從不曾是台灣民主化的推動者。他們將台灣民主化歸功於蔣經國的政績,完全不提蔣經國如何是白色恐怖的推手,以及蔣政權是因為抵擋不住當時國內的反對勢力和國際壓力,才被動鬆綁。這些親中政黨充其量不過是寄生在民主體制的便利和自由,不改其反動、反民主的立場,隨時都準備反撲。

 

國民黨不就信誓旦旦宣告,一旦他們重返執政,將廢止轉型正義、追討黨產和年金改革嗎?日前不也才有一批統派學者強力批判讓台灣走向世界、把中國放入東亞脈絡的108課綱?他們主張儒家文化是台灣的「重中之重」,多元文化讓台灣人陷入認同錯亂,不知道自己是誰,他們威脅2020若民進黨勝選,台灣將被中國統治!

 

簡而言之,這些人、這些政黨和極權中國隔海唱和。他們與民主思維、民主的生活方式和民主的世界觀,距離遙遠到無法丈量,他們自然不會站在以血肉之軀對抗國家暴力的香港人民這邊!

 

「中國」不論作為一個政治實體或民族的概念,是否註定是民主的絕緣體,不是筆者有能力、有意願處理的問題。台灣的民主化進程尚在進行之中,包括政府體制、司法、賦稅、社福等改革都還需要持續進行,而在目前嚴峻的形勢下,外來的和台灣內部的中國勢力絕對是民主化進程的破壞力量。

 

如果去中國化意謂著抵抗反民主的勢力,如果去中國化是站在民主陣營不得不的選擇,如果台灣人要成為一個愛好和平和對國際社會作出貢獻的新興民族,那就去中國化更徹底一些吧!

 

 

 

作者任教於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不務正業,致力跨越學術藩籬,畢生最大夢想是臺灣人成為有知識、正義感和寬闊世界觀的新民族。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