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柯文哲談談明治維新

Friday, August 30, 2019

 

看到柯市長與館長直播說:「我們要『明治維新』,不是當『義和團』。」差點笑出來!聯想到今年六月底,柯市長參訪屏東時,買了本《明治維新》,成為報導焦點。從新聞照片中的書影,可看出柯市長買的是玉山社出版、田中彰原著、何源湖翻譯的那本。

 

柯文哲自詡要明治維新。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關於明治維新的中文書數量不少,在台灣最受歡迎的大概是這三本:呂理州、威廉比斯利、田中彰分別以此為題,撰寫的專著。三本書各有隱含的重點。

 

呂著字裡行間實際在問:為何日本維新能成,中國變法卻失敗?威廉比斯利則在探討,大航海時代以來,西歐帝國主義肆虐剝削全球,亞洲國家對此的抗衡與反撲。田中彰則是把過往將大政奉還與明治維新這一系列堪稱革命的社會變革,簡化成英雄志士表演舞台的觀點打掉,以人民的需求為首要考慮,自下而上,重新檢視這段歷史。

 

如果曾通讀這三本,可明顯觀察到一個人的出身、背景與知識結構如何影響這人的作品。

 

田中彰既是以底層民眾為觀點,自然從民眾對體制的反抗出發。第一章描寫了「這不挺好嗎」的民間反抗運動,說明了倒幕的民心向背;第十二章則以士族的叛亂失敗,因其與民心需求的潮流背反;西南戰爭結束後,國家體制完全確立,田中氏將此視為明治維新的落幕。

 

從反抗始、以叛亂終,明治維新絕非上位者一道命令,公卿士民一體景從的簡單變革,而是無數人命鮮血堆積成的體制革命。柯市長一句輕巧的「我們要『明治維新』」,合理懷疑他六月底買的書,至今尚未閱讀吧?柯市長大概也不知道,台灣的體制改革,早已超越明治維新了,難道他要台灣走回頭路?

 

從田中氏的觀點出發,把時間拉長,井伊直弼發動安政大獄處死吉田松陰那刻,幕府的未來就已決定了吧?看看吉田松陰的學生名單:高杉晉作、木戶孝允、伊藤博文、山縣有朋、久坂玄瑞、吉田稔磨……,如若加上進過短期班的坂本龍馬,松下村塾大概是成材率最高的學校吧?只活到廿九的吉田氏如何教出這麼多優秀學生?如果能找出吉田式教學的關鍵,或許就可以量產人才吧?

 

明治天皇登基時的五條誓言第五條:「求知識於世界,以大振皇基。」其實就是吉田氏的一貫主張,明治時代重塑日本的岩倉外訪團,正是這句誓言的實踐。之後大批大批到歐美學習的日本留學生,從根重新打造了日本社會與文化。

 

簡言之,如果只以明治維新框架明治時代,未免過於褊狹。明治的時代精神,實際上是這群開眼看世界的新日本文化人架構的。借用關川夏央與谷口治郎合作的超絕漫畫作品,我更願稱之為「少爺的時代」。畢竟,夏目漱石的小說《少爺》定義了明治時代!少爺、豪豬、阿清、瑪丹娜,這些人物結合起來對抗腐朽的舊俗代表紅襯衫、馬屁精,就是明治維新的精神。

 

只可惜這股昂揚的新文化氣息,被日俄戰爭打碎。吉田松陰學生中,學問、心胸最差的山縣有朋只因活得最久,明治末期大權在握,成為地下首相。為了掩蓋乃木希典的無能,與戰爭已經耗盡國力的事實,發動幸德秋水大逆案,將敢於揭發農民困苦真相、為民請願的一干文人一體抓捕,誣指他們將發動暗殺天皇行動。依照相當於台灣刑法一百條的二條一條款,以日本當時的刑法七十三條,將廿六位共犯,廿四人判死刑、二人有期。判決一出,社會譁然,隔天不得不特赦十二人為無期。

 

當1911年一月十八日,聽完死刑判決後,管野須賀子脫下草笠高喊:「諸君,再見了!」六天後,當幸德秋水聽到行刑的指令,卻還從容不迫地說:「再給我一點時間,把文章寫完。」當石川啄木寫下〈時代閉塞的現狀〉卻被朝日新聞拒絕刊登。

 

即使還要一年多明治才結束,但這時,少爺的時代已宣告徹底完結!明治維新的一切努力,終究不敵馬基維利式的軍方大佬,日本後來的歷史與發展,這時就可預見了。

 

以安政大獄始,至大逆事件終,嚴格說來明治維新只是個半成品。兩次大獄只證明了,安定的社會需要敢說真話、敢提出不同意見的人。這是明治維新對現代人最大的啟發吧?

 

托克維爾在《舊制度與大革命》中寫道:「開始改革的壞政府,是最危險的。」以明治維新的歷史,觀照現在香港的抓補行動,不知會成為變革的起點或終點?只能在悲觀中,留著一絲樂觀,為港人祈福!

 

 

 

作者為台北愛樂電台首任工程師,主持過該台所有類型節目,台北爵士夜首任主持人,《爵士樂的故事》作者,目前是閒遊作者。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