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選總統,得先回答這些問題

Tuesday, August 6, 2019

 

韓國瑜從國民黨初選勝出,七二八並在國民黨全代會發表演說代表國民黨出征,宣稱要在2020年把蔡總統拉下來。韓更以個人名義「發出一支呼群保義的穿雲箭:一人一封信,捍衛中華民國,請每一位僑胞寫信、發email、用所有可能的管道給你們的國會議員、你們城市的市長、市議員、和你們僑居地的總統,讓他們知道民進黨執政無能、腐敗的殘酷事實,他們不但有意識地消滅中華民國、把海峽兩岸帶向戰爭邊緣,一旦台海發生戰爭,還一定會把國際社會也拖下水。」

 

但韓國瑜可能不知道,這支穿雲箭可能會成為回馬槍,被國際社會笑看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的國際認識是如此的淺薄與過時。畢竟現在國際上消滅中華民國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時發動軍機、軍艦繞行威嚇台灣,宣稱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解決所謂台灣問題的,也是北京政府。韓說法不僅與事實差很大,其顛倒黑白的指控,也反讓國際社會懷疑韓與北京政府是否存在某種不能為外人道的關係。

如何因應習近平強勢的國際佈局,是總統候選人不可迴避的課題。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從韓擔任高雄市長後的演講與發言,鮮少看到對國際事務有著墨,但對於兩岸關係的經營卻發表了很多意見。基本上兩岸關係的處理與對環繞台海的國際現勢息息相關,兩岸關係的經營是奠基在對國際現勢的理解,在合乎台灣民主價值的前提下,找出一個捍衛台灣主權與自由的可行政策作為。

 

從李、扁、馬到小英政府,有關兩岸政策的判斷是基於這個理解。即使有所出入,也往往是因為對國際現勢或是何謂應持守的台灣價值,在判斷上有出入。而一個將代表國會第二大黨參選總統的候選人韓國瑜,至今還未對這個議題有所主張,形同在國際現勢上交白卷,這是很奇怪的現象。

 

五十年後看今天,2016─2020期間世界變動的劇烈程度不下於1945─1950這段期間。後者代表世界從二戰廢墟中快速邁向冷戰體制的過程,伴隨著安全與經濟國際體制的再造、與國際政治新秩序的出場。決定世界權力遞嬗的軸線更從布拉格以西的歐洲陸權對壘,轉到華府與莫斯科所代表的海陸對立體制。現在的局勢不亞於當時的變化。

 

2016年英國的脫歐公投雖然引發震驚,但年底的川普當選才真正令人意外。當時大家都把重點放在使脫歐公投成功或是讓川普當選的英美內部的社會因素,但孰料之後最大的變化,卻是在美國的對外政策上,特別是對中政策的根本翻轉。

 

而這個翻轉被體制化的速度更是驚人,除了把五十年前尼克森「不能讓中國憤怒地孤立於世界」的對中政策主張反轉,更將中國界定為具敵意的全球競爭者,美中關係呈現類似美蘇冷戰時代的意識形態對壘色彩。

 

這個變化讓國內的國際關係主流分析家們跟不上步伐,對把競爭對抗視為外交政策管理失敗的多數國關學者們來說,美國川普政府的作為完全無理可循。

 

有趣的是,當美中的競爭,以及競爭關係的長期化變成硬道理時,國內還有不少人對這個關係以「崛起強權VS.既存強權」的「修習底德陷阱」之習式主張,來看待美中互動。無視於川普政府多次強調彼此會有競爭關係,更多是出於對國際秩序與政治價值的基本分歧,而不是基於守成強權對崛起強權的恐懼。

 

是否正確認識美中競爭關係的長期化,以及如何理解這個長期化對台海局勢,與對台灣的美中關係經營的衝擊,這是韓國瑜必須回答的第一個問題。

 

中國在2016明確拒絕南海國際仲裁庭的判決,之後更在國防白皮書中主張南海諸島以及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是中國固有領土。2017年的政治工作報告提到要對外輸出中國治理模式,2018年更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使習近平取得永久擔任國家主席的法律依據。這些與2012前大家對中共「十年換領導班子」、「集體領導」的政治理解大相逕庭。

 

當時對於不是那麼清楚的習近平,不少人以「胡規習隨」來預期習的作為。但孰料習上台後利用大力反腐清算政敵,對付江澤民在軍中的勢力,刑上中常委等,使得中共呈現非常不同的景象。

 

特別是習上台後對台灣明顯收緊的作為,與其對內強力遞壓的模式相符。在2013年六月國民黨特使團與習近平第一次碰面時,習近平就宣讀了四點聲明,第一點就要求「國共兩黨理應堅持一個中國立場、共同維護一個中國框架」。明確與胡錦濤時代尚容許某種九二共識模糊空間的作為大相逕庭,之後更在APEC會議對蕭萬長說兩岸分歧不能一代傳一代。

 

由於這些主張是在馬政府時代即出現,但在2017年底十九大結束,習確立其領導權後變得更加強悍。包括在2019年一月二日重新定義九二共識,提到要發動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各界座談,把一國兩制的統一從提案轉向操作化,讓台灣連說不統的空間都不存在。

 

但除了對台灣外,中國的區域作為同樣變得十分具侵略性。除了對台灣外,對日本、對南海、對印度的軍事挑釁作為也是日益激烈。換句話說,中國在台海周邊的侵略性作為不是孤立的針對台灣,而是與其要對美鬥爭以宰制第一島鏈,截斷印太,突穿進入第二島鏈的作為相聯繫。

 

胡規習不隨,習近平要把台灣滅殺到非一國兩制無以為繼,還有意利用台灣為其對美鬥爭與宰制亞太的棋子。這是一個就算你不理他他還是要搞掉你,更不惜把台灣當成其霸權對壘砲灰的政權,韓國瑜卻把中華民國要消失的帳算到蔡英文頭上。這種回答實在很離譜。

 

韓國瑜說大陸客要進來,台灣貨去中國以便發大財。但美中貿易戰開打與持久化,日前川普還嗆說要對剩下三千億美金的中國輸美產品課十趴關稅,中國還單方面關掉四十七城的陸客自由行。台灣貨從中國出去輸美反被課高額關稅,關掉陸客來台還是北京,韓國瑜主張被打臉的很腫。

 

但真正的問題,是國民黨過去二十年主張的台灣接單、中國生產、外銷美日歐的兩岸製造業鏈結模式,會隨著美中貿易戰的長期化而出現質變。

 

固然中國之前已因工資提高,土地被隨意徵收改變,以及大力發展紅色供應鏈等變化,使得兩岸的鏈結已經在鬆脫。而美中貿易戰開打,以及現在出現的新工業革命等,則是讓這個鏈結有加速解離的趨勢。現在也發現美國更開始提醒台灣,其高科技業無法避免要在美中選邊。

 

這都意味著兩岸經濟模式在未來幾年一定會出現很大變化,今年到現在已有四千多億在中台商回台投資。所代表的,就是這個局勢。

 

因此台灣未來經濟發展的趨向,特別是如何因應與美中的經濟關係結構調整,這是攸關台灣發展的重要問題。之前蔡總統發動的新南向政策,不管現在是否達到預期效果,但起碼是因應美中貿易戰的一條可行道路。韓國瑜的「陸客進來、台貨輸中」的發大財模式,遇到「台貨不輸中、陸客不進來」的局勢該怎麼辦?這份答卷至今還是白紙一張。

 

當然這些問卷不僅是針對韓國瑜,對所有有志參選總統者也都要回答。蔡總統積極回應美國印太戰略以提升台灣的戰略價值,並強力抵抗中國的併台壓力,並策略性的運用新南向政策與台美日合作以建構台灣在第一島鏈的角色。

 

韓國瑜(或是柯文哲、郭台銘等)可以不同意這些作為,但這起碼是蔡總統度這個新區域局勢的答卷。韓國瑜(或是柯文哲、郭台銘等有志參選總統者),你們的答卷是什麼,台灣人民有權知道。

 

 

 

作者為讀錯書,入錯行,生錯時代的政治邊緣人。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