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抗爭下的香港電視新聞

Wednesday, July 31, 2019

 

從6月起,香港「反送中」運動展開,要求撤回《送中條例》、特首下台與警方無差別攻擊無辜市民與記者的抗議、示威與集會,每週接連上演,規模龐大,讓香港受到海外媒體注意。就連在南韓,看到如此情況,也都很難好好工作。

港警。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許多南韓民眾從媒體上看到警民衝突的影像與報導,也意識到:與香港的近況相較,2016年底南韓群眾發動燭光示威,要求朴槿惠總統下台,根本算是「小兒科」。港警發射催淚瓦斯、橡皮子彈並毆打示威者,樣樣都是「玩真的」。如此情景幾乎只在1987年6月抗爭,還有民主化之後的90年代,幾次大型抗議才發生。倒朴「燭光示威」時根本都沒這樣激烈。

 

而7月21日,發生在元朗一帶的白衣人無差別攻擊事件,警方毫無作為,至今真相未明。「警黑勾結」的指責不脛而走,當局至今卻未給出清楚解釋,令人擔憂,相同情況是否隨時會重演。

 

這幾週,身在首爾的我,協助南韓同業處理相關報導,也接觸並認識許多新的香港朋友。我發現在彼此言談中,能發現一個問題:在試圖接收這些抗爭報導與相關議題討論時,香港的電視新聞,已出現若干侷限性。

 

在南韓,看慣的是JTBC(首先發現崔順實平板電腦,揭發干政案序曲,迫使朴槿惠總統下台)、MBC(披露勝利投資的燒陽俱樂部性侵與逃稅風波),以及KBS(深入追蹤前法務部次長召妓與性侵案)。南韓主要電視台黃金時段檔新聞,近來揭發諸多爭議與弊端,第四權獲得有效發揮。

 

回頭來看香港,自亞洲電視(ATV)收攤後,目前唯一一家免費電視服務無綫電視(TVB),近年來不斷被指責偏頗失真,甚至不少人冠上「CCTVB」的稱號,亦即嘲諷無綫電視的水準等同中國中央電視台。而亞視停播後,就只剩TVB獨大,所以香港民眾也常以「大台」稱呼。

 

高中時,曾有段時間每天收看無綫新聞練廣東話。香港電視新聞一直鏡面簡潔,主播與記者播報時,都直接搭配字幕,甚為方便,而相較花樣百出又充斥八卦的台灣電視新聞,香港至今還維持著嚴肅沉穩報導公共議題的型態。

 

但無綫新聞問題在於,報導太過側重對事件與畫面的直述,缺乏發現與指謫問題的本質。而反送中示威爆發後,若觀察無綫新聞,也能發現若干比例失衡與對緊急新聞事件反應過慢等問題。

 

我們以6月12日為例,當天示威者佔據立法會週遭道路,拉起障礙物,並對警方丟擲物品,而警方最後施放催淚彈、發射橡膠子彈強制驅離。但過程中,出現有和平示威者一眼被橡膠子彈射中,幾近全盲,有人被毆打、記者遭辱罵等事情發生,當天TVB重點時段、收視率最高的《6點半新聞報道》編排(有關示威相關報導)如下:

  1. 立法會原定恢復二讀《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一批反對修例的示威者,佔據金鐘一帶道路,下午有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大樓,警方也採取行動,逐步驅散示威者。

  2. 示威者在早上8點,先後衝出龍和道、夏慤道,之後將佔據範圍延伸至金鐘道一帶。

  3.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形容,示威者的行為是「騷亂」,期間曾出動橡膠彈及手擲催淚彈等制止,警方強調按照嚴格指引,有信心、有能力控制情況。

  4. 灣仔與金鐘多處交通受阻,警方強烈譴責,有汽車刻意阻塞道路,對有人建議罷課,中學校長會重申不贊成。

  5. 立法會秘書處向議員發信,指今天不會舉行立法會大會會議。

  6. 【專訪】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承認,政府推動修訂《逃犯條例》帶來政治代價,對示威者佔據道路等行動,表示擔心,但不會撤回草案,將繼續提交立法會大會審議。

總時長共21分鐘的《6點半新聞報道》,當晚前3條新聞,共14分鐘,都在聚焦示威者抗爭及與警方發生對峙衝突過程,但沒有帶出任何一位示威者或傷者,為何要行動的主張陳述、被驅散的過程碰到的問題等。反而是呈現抗爭畫面後,就先後帶出警方和特首等政府單位主事者的說法。

 

而雖然示威者本身就該設想到,參與這樣的反體制衝突,可能會受鎮壓,甚至要負起刑事責任。但有人未做出過激行為,眼睛卻被射中或當場遭催淚液還擊、有人被毆打、記者亦遭辱罵驅趕等,也暴露出警方執法過程也有相當程度的可議空間。但這些問題在當晚新聞中皆未被探討。

 

如此操作方式,儘管未刻意表達任何立場,卻能讓外人在無形中認定將示威群眾全部貼上「騷亂者」或「暴徒」的標籤。

 

而7月21日,元朗發生白衣人無差別攻擊事件,早在此前幾天,地方上與警局都已接到可能集結與展開襲擊行動的傳聞。從6點半左右,就能見到白衣人在元朗一帶出現,8點半左右手持藤條或鐵棍大規模集結。

 

第一起白衣人在道路上公然攻擊路人事件,發生在9點45分左右,而過約1小時候,大批白衣人進入地鐵站,開始無差別毆打市民,當時包括《立場新聞》記者何桂藍在內,有多人在地鐵站中直播時遭襲,消息立刻在網上傳開。

 

但TVB在當天深夜11點半播出的《晚間新聞》,全部集中報導當天反送中示威者衝擊中聯辦、對國徽與門牌噴漆等消息,白衣人襲擊市民事件,則隻字未提,直到隔天的晨間新聞《香港早晨》才正式報導。

 

或許對電視台新聞主管而言,因太過突然,難以立刻調派人手前往現場採訪,但在消息及被襲直播畫面於網上傳開的同時,TVB連最簡短的新聞插播都未做到。

 

在南韓,若發生同樣事情,三大無線電視台與有線的JTBC,通常都會直接中斷常規節目播送,緊急開棚插播,若畫面或情報有限,會設法尋找剛才在現場的民眾連線,帶出事發經過。

 

但面對此番重大公安危害,TVB作為壟斷市場的唯一「大台」無法立刻反應,並提醒民眾留意、主動施壓警方關注,暴露出無綫新聞對重大緊急事件,毫無反應能力,甚至可能會落人口實:是故意沒有反應。

 

隔天,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與警務處長盧偉聰的記者會上,面對白衣攻擊事件,眾家記者尖銳提問,其中,公營的香港電台記者利君雅的話語,引發眾人注意。

 

「我想問特首,在文明社會中,昨晚元朗發生的事,可被定義為恐襲,你過往在立法會所謂『受(示威者)衝擊』時,你凌晨4點都可以出來見市民,昨晚你去哪邊呢?」

 

「(盧偉聰)處長,你講到人手(因調派至示威現場而不足)問題,但你沒具體講到人手是如何分配;如果你都可以順見定義(反送中示威者的抗爭行動為)一宗暴動時,昨晚你又是去哪邊呢?」

 

「(有市民被打到)流血了,見不到嗎?昨晚睡不睡得著啊?可不可以先回答我問題啊?」

 

記者會中,林鄭特首與盧處長不斷將群眾集結在中聯辦徒損國徽的嚴重性,和造成45人受傷的白衣人攻擊事件相提並論,而利君雅記者的尖銳提問,也引發其他媒體跟進質疑:「特首是否今早才知道啊?」

 

但在場官員並未釋疑,最後演變成記者群憤怒大喊,要求給予清楚交代,最後特首與處長掉頭離開,這些問題,最後仍得有記者持續問個清楚。

 

香港電台的老牌專題報導節目《鏗鏘集》製作單位,調閱元朗周遭地區的監視攝影器,並取得商家、目擊者、被攻擊的當事人等多重說法,不僅還原完整經過,還用事實拼湊出警察在事發前後,皆敷衍應對、放任攻擊事件發生的失職問題。

 

目前香港電台已有3個數位電視頻道,但除廣播新聞,還有電視的專題報導節目外,還未像TVB一樣製作每日電視新聞的團隊。面對「大台獨占」,卻又未達眾人期待的當下,或許香港社會應期待並給予香港電台支持與資源,讓公共媒體在每日電視新聞上,能發揮更大影響力與監督職責。

 

 

 

作者為定居首爾的駐韓獨立記者,《韓半島新聞平台》創辦人,長年採訪與評論南北韓時事,希望注入具有台灣觀點和現場觀察的韓半島新聞。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