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該如何處理私菸事件?

Tuesday, July 30, 2019

 

首先我們來了解私菸事件的背景故事,國際機場都有免稅店,航空公司會在機場販售免稅商品。其中香菸因為菸稅、菸捐的關係,免稅後價差頗大,所以旅客喜歡在機場購買免稅菸,但是免稅菸有數量限制,以免破壞國內市場。

 

這次出包的根源是,國安局官員隨總統出訪時有行李免檢特權。國安局官員濫用這項特權,事先預購大量免稅煙放在華航的保稅倉庫,總統出訪回台時,再把私菸藏在總統車隊中,違法偷運免稅菸入境。

 

從這邊我們可以看得出來,違法必須咎責的單位有國安局及華航。在事件爆發第一時間,蔡英文總統做得很好,馬上拔掉國安局局長、特勤中心主任、總統府侍衛長,以昭示政府革弊的決心。只可惜後續公關顛三倒四,令人搖頭,希望檢調儘速查辦相關涉案人員,讓國人不安與憤怒的情緒得以舒緩。

 

第二個需要咎責的是華航。這個單位也是專門放火,在第一時間給出的資料東缺西漏,還撇清責任,說什麼交易是在飛機上境外完成,跟華航毫無關係,根本是提油救火。

 

交通部長林佳龍第一時間派遣交通部次長、航發會董事長王國材進駐華航,強力施壓下,許多資料才被發掘。奇怪的是部分資料疑似被華航內部員工銷毀,這點也要釐清。因為華航第一時間的懲處就是要大事化小,我建議交通部要主導調查報告,待報告出來後由官股召開臨時董事會決定懲處,以免民眾質疑政府決心。

 

其次我們來處理媒體公關,這次私菸事件簡直是經典負面教材。政府官員絲毫沒有體認到自己身為政治人物,肩負最重的社會責任,政治不僅是執行而已,最重要的是和人民溝通。社會運作依靠的是人與人之間的了解與互信,很少人能夠了解全貌,許多基層人民根本無法想像世界、社會、法規的複雜樣貌,只能憑著有限的印象和記憶去想像。

 

行為經濟學告訴我們,人類依靠刻板印象去歸類外在世界,讓生活變得簡單,行為決策變得輕鬆,這是非常日常的,即便認知的結果是錯誤的。如果沒有體認到這一點,用人民根本不可能理解的高度複雜資訊去說明,就是讓民眾以自己的角度去解讀政府的言行,這一點在「超買」、「境外交易」上,顯示得淋漓盡致。

 

處理公關,我們就得先知道人民想要什麼,台灣人喜歡包青天、喜歡狗頭鍘、喜歡道歉、不喜歡等待、沒有耐心、急公好義、崇尚重刑。我不是叫蔡英文或林佳龍當包青天,而是要學會揀選重點,會說話才好辦事,政治尤其如此,只要跟人與人互動有關的都是如此。

 

蔡英文在第一時間開鍘三位國安高層,相關官員不是收押禁見就是交保候傳,不論行政調查或司法偵查都積極釐清背後的不當網路,情勢還算穩定。結果後續無力,連續幾天沒有積極講話,沒有更新資訊或宣示態度,讓支持者越來越焦慮。

 

在第五天忽然跑出新名詞「超買」,臉書、新聞稿、記者會都有露出,發言人還再三強調「超買」。相關畫面被瘋狂後製流傳,不僅泛藍瘋狂攻擊,連新媒體、Youtuber也拿來做文章,根本是在傷口上灑鹽。還好總統迅速道歉重新定調為「違法私菸」,這才稍微止血。

 

政治人物的社會責任是什麼?如果人民是股東,管理者的義務就是向股東報告,要用股東聽得懂的方式報告,不然能算是有效溝通嗎?這篇文章沒有要討論「超買」在法律上的定義,或這件事到底是走私、貪污還是其他罪責,通通都不是重點,因為這個體制少的是和人民溝通的能力,我們的法治足以處理法律問題,而這件事也確定違法。

 

至於私菸事件要強調什麼?蔡英文該說這件事絕對追查到底,只要法院起訴,一律免職取消退休金。這是他可以執行的權力,而且不涉入司法調查。這比什麼「超買」重要多了,人民想要看到的是總統的態度,人民不懂也不想搞懂法律到底如何規定,人民想看到的是總統如何運用自己的權力。

 

蔡英文該道歉,但不應該僅僅是因為「超買」這個詞道歉。應該趁著道歉的時機,說明總統府知道什麼、總統府不知道什麼、總統府打算做什麼,同時再三向社會大眾道歉。

 

道歉與魄力是台灣社會的兩大法寶,先道歉再表達行動力就是最佳的處理方案。像是偵查不公開、靜候調查之類的詞彙就是讓人民認為總統府沒有做事,依法行政再爛都比這些好。這就叫說話的藝術,詞彙帶給人民的感受。

 

人民目前對這件事的認知就是走私,就是走私,就是走私,很重要所以講三遍。如果政府認為這件事不是走私,或者不想干預司法,很簡單,不論講什麼,首先都要強調違法,接著才是可能違什麼法有什麼刑責,這才是讓人民有感的說詞。更何況,定調為「超買」就沒有干預司法的嫌疑嗎?真的不要把自己的影響力看小了,但也千萬不要以為政治案件可以完全跟政治脫鉤。

 

生在台灣的政治人物要知道,台灣人就是崇尚包青天辦案,崇尚應報,離法治的普及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要學會溝通。這還沒有考量到中國勢力滲透台灣社會,故意分化族群,紅色媒體針對台灣政府等等因素。台灣的民主路走得很快,旁邊又有中國想要影響社會,自然會比較艱辛,這是泛綠政治人物在從政之初就該認知的事情。

 

政治人物的責任是將資訊轉化為受眾聽得懂、能接受的形式,不應該天真地以為講出去的話會百分之百傳達正確。即便是知識分子之間的溝通都有一百套理解,更何況差異度更大的現代社會百工百業?在民主社會中,意識形態與媒體立場的不同,各種平台的同溫層效應,傳出去的資訊會被修剪跟整理,這是資訊傳播上要考量的因素。

 

更重要的是,政治人物位居社會權力的上層,又能接觸到社會各階層的資訊,能夠知道較多面向的社會樣貌,擁有較高程度的理解能力。但是不能以為這是世界的常態,要記得越底層的人或生活越單純的人就越不可能理解世界的複雜度,他們只能依靠自身的常識,生活的經驗去理解世界。

政治人物要用受眾聽得懂、能接受的形式溝通。圖片來源:總統府flickr

 

所以「超買」這件事就公關的角度才會那麼罪大惡極,因為這遠遠脫離人民的經驗與想像,是公關專業上的最大疏失。民眾失去對政治人物的理解,政治人物就會失去溝通的機會,沒有與基層的溝通管道,在民主政治就會朝向滅亡的結局。

 

最後,蔡英文政府在上台後抽出中央黨部、地方執政的人才輸入中央政府,讓民進黨原先對接基層的能力消退。雖然歷經數次整頓,於蔡賴初選對決時稍有起色,但還是沒有恢復到原來的狀態。

 

民進黨真的要好好經營各種人際平台和在地組織,小英之友會等後援會也要發揮地方與中央雙向運輸資訊的能力。重新找回舊時代的人際網路再用新時代的工具乘載,提升泛綠的抵抗能力,支持者才不會面對一波波的髒彈與謠言攻擊無可奈何,只能日漸「亡國感」焦慮。

 

有時候亡國感不是因為對手如何強,而是看不到本陣將帥的作為,只要有戰鬥的理由和合適的戰場,我相信基層民眾還是有很多人願意站出來為「無辜」的總統辯護。雖然,政治人物沒有搞清楚自己的社會責任,這就不能算是「無辜」了。

 

 

 

作者就讀台大法律系時碰到社運狂潮,大三遇到318,於是義無反顧地鑽入政治。當時自認熱血青年但其實根本半瓶水,只有拼勁比別人多一些。大學還沒畢業就去當黨工,試圖改變體制。畢業後在立法院待滿兩年半離開,開始接案子、上節目、寫專欄,過去一年歷經創業、開公司、當顧問、集資登報,甚至參與戲劇製作,未來不知道會斜到哪條槓去。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