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宏恩

看數字解讀國民黨初選

首先,初選民調是動員的結果,當然跟大選不一樣,但初選民調的數字還是可以挖掘出一些「初選參與者」們的行為與動機,這裡提供五點討論。


第一,從數字來看,可以推估這次國民黨內初選裡「非韓不投」的比例最高可能高達三成。


這個數字是根據民調裡未表態來計算的。假如受訪者回答非韓不投,那只有在韓國瑜那題會算給韓國瑜,其他題則會歸為未表態或不算。在張亞中以及周錫瑋題目裡,未表態的比例50%,朱立倫未表態45%,郭台銘未表態42%,而韓國瑜題目未表態為19%。


假設有些選民在全部題目都不表態X%,非韓不投H%,非郭不投G%,非朱不投C%,並假設蔡英文跟柯文哲支持者不用回答非蔡或非柯不投(因為每一題都有這兩個選項),則我們可以得到:


X+H+G+C=50% X+H+G=45% X+H+C=42% X+G+C=19%


透過計算後可以得到X=6%,H=31%,G=8%,C=5%,也就是全體參加國民黨初選電話民調的民眾裡約有三成是非韓不投。當然,郭跟朱的比例或許可以加起來,視為國民黨內建制派的不投韓,但比例也只有13%,連韓國瑜鐵粉的一半也不到。


第二,從這些非太陽不投的數字來看,可以看出這次國民黨初選裡,選民們被「訓練」的非常紮實。我國自從隨著日治時期留下的複數選區制開始,政黨總是會教選民如何配票來極大化政黨的當選席次,許多選民都聽過甚麼四季紅、八仙過海、身分證最後一碼單雙號等配票方式。而這次民調中光是非太陽不投的比例加起來就幾乎一半(31%+8%+5%=44%),雖然說這是動員下的結果,但同樣代表這些被動員的民眾不只更願意待在家接電話,也願意接受太陽們的指示回答問卷題目,企圖極大化自己候選人當選的機會。


第三,隨之而來的問題就是,為何這次這些參與初選的選民會這麼聽話?過去的研究顯示,雖然大多數選民有聽過怎麼配票,但真的會照著配的人並不多,甚至成大政治的王金壽巨擎的研究就指出,在三十年前台灣選民拿了錢會有四成的人不照著樁腳說的投。


當然,這次黨內初選比較單純,沒有複數選區的人人喊搶救的賽局與資訊過載,但我覺得有這麼高的比例,很可能是因為社群網站所造成的集體行動的效果。在初選民調的第一天,幾個韓國瑜的粉絲團就紛紛出現各種自拍,接到電話之後一邊滿懷欣喜地回答非韓不投,一邊把影片上傳,瞬間拿到上千上萬個欽羨支持與鼓勵。


這些支持者們雖然沒有賄款,也可能不設籍高雄而沒有直接的政策受益,但因為對韓國瑜的長期支持,透過社群網站已經營造出一整個可以互相打氣的人際網絡,因此這些社會資本帶給支持者的回報與資訊是無比強大的,你就算只是個無名氏,只要你加入這個大家庭,只要你照著非韓不投的指示做,只要你接到電話後回報,這一輩子最紅的十五分鐘馬上就降臨到你身上。


這些新的動機是過去研究策略投票或初選時不會有的。同時,這也意味著這些支持者不會那麼快消散,因為他們並不是單打獨鬥,而是可以每天不斷從團體中獲得新的朝拜的能量。


第四,相較於非太陽不投,那些最廣泛的「非國民黨不投」的比例也相對少很多,從民調數字來看,可能在這次初選中僅有一成左右(考量到最低的張亞中的投票,到最高的韓國瑜支持者扣掉非韓不投的比例)。這個數字比較低當然可能跟這次的初選制度設計有關,鼓勵選民支持特定候選人而非政黨本身,也跟自從2012年總統、立委合併選舉之後的政黨總統化有關(Party Presidentialization)。


同時,有這麼多的非特定候選人不投,要完成這樣的操作,必須要在初選的過程中拉大自己候選人跟其他候選人之間的鴻溝。換言之,在國民黨初選完成之後,要如何把這些非郭或非朱不投的國民黨支持者拉回來,就是韓國瑜重要的課題之一。 


第五,假如初選會造就這些非太陽不投以及黨內支持者之間的鴻溝,而且初選的參與者也極度偏差,跟傳統民調的代表性無關、以及預測未來大選毫無效果,兩大黨有可能會因此放棄用全民調的方式來進行黨內初選嗎?我覺得不會。


因為初選的重點在於選出最有戰力的人,而這樣的初選民調方式,代表可以選出最有動員能力、最可以在民調執行期間能動員支持者待在家的候選人。民調結果雖然無法代表全體,但出線的候選人無疑的是可以在初選階段有最多死忠支持者的。這也意味著這位候選人在接下來的大選中,至少在起跑點上就有許多人願意花時間待在家接電話,之後也一定會更願意出錢出力幫忙打選戰、願意幫忙把這候選人的好宣傳出去。


至於要減少黨內紛爭的問題,最好的處理方式其實是越早訂下初選規則越好。這樣不只可以增加黨中央的威信,也可以讓候選人知道該如何打選戰、該吸引怎麼樣的支持者。這一點這次兩大黨都沒有做得很好,理想狀況應該是在大選結束後一年內就把規則給定下來。


一個比較弔詭的現象,就是這次兩大黨大量動員的初選民調,最後造成的實質效果,跟美國兩大黨舉辦的黨內初選差不多。美國兩大黨黨內初選投票率極低,因此都是最熱情、最極端的支持者才願意多花時間跑一次投票所去投票,而候選人們也不得不去討好這些支持者。相對的,在台灣,初選時期也都是最熱情的黨內支持者才願意花一整周的晚上來等電話,這同樣付出了許多時間成本,而最後也讓民調結果跟大選的關係不大。


最後,也是許多評論者已經提到的,從民調外部數字與內部消息中都有發現,真正蔡英文支持者反串非韓不投的比例並不高,倒是柯文哲支持者在有郭台銘時支持郭台銘的現象有出現,這也跟我兩周前的專欄文章提到的現象類似。




作者為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在台中一中被選進數學校隊,接著考取台大電機系後想當個科學家。在椰林繞了一圈後,覺得還是人類有趣多了,於是跟著數學一起投入研究政治,成了政治科學家。

美日同盟與台海安全(下)──邁向以同盟為主的區域戰略回應

後冷戰時代美日同盟兩次指針修正的戰略演進軌跡 美日同盟防衛指針是在1978年第一次設立,當時剛好發生美蘇冷戰再度白熱化,美日同盟防衛指針是以此確立對抗蘇聯從北邊入侵日本時,美日軍隊之角色與任務分擔,即所謂美軍擔任反攻的矛,日本擔任防守的盾之角色。日後所謂日本美日同盟是「專守...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