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繞香港白衣黑幫的血色之謎

Thursday, July 25, 2019

 

7月21日(星期日)深夜發生的元朗恐怖襲擊案,有疑似鄉事勢力與黑社會暴徒在元朗地鐵站周邊無差別的襲擊市民,造成至少45人受傷。

出現在元朗的神秘白衣黑幫。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事件吸引了包括美國、英國、日本、韓國、新加坡與台灣等地的主要傳媒與政要表示關切與譴責,愛爾蘭甚至對香港發出罕見的旅遊警示。然而整個事件疑點重重,一方面顯示我們對香港新界地區的政治了解有限;另一方面流言與陰謀論四起,將牽動反《條犯條例》修訂運動的走向。

 

香港是都市化極高的國際城市,自七十年代起住房與人口逐漸由港島與九龍地區向新界發展,元朗、屯門、天水圍等地(簡稱「元屯天」)更是吸引了大量的年輕家庭與基層新移民。元朗位於新界西北,至今整個區約有64萬人口,元朗也是香港貧窮率較高的地區,根據2018年的《香港貧窮情況報告》顯示貧窮人口佔該區22.6%,在18個區中排名第六。

 

現代化並沒有根絕傳統鄉紳勢力的延續與發展,新界原居民與非原居民更是香港政治一條不明顯卻又充滿張力的界線,新界的鄉郊政治往往讓一般香港人霧裡看花、不甚了解(也並不關心),今年六月鄉議局舉行四年一次的主席副主席換屆選舉,劉業強在沒有競爭之下自動連任當選,延續他父親劉皇發自1980年開啟長達近四十年的「新界王」霸業。

 

新界自然不是獨立王國,但是卻有其獨特的運作邏輯與勢力平衡。唯有了解新界的政經發展,才能更明白包括黑社會、鄉紳勢力、警察、甚至中聯辦在元朗恐襲案中的可能角色。恐襲案當日有以下疑點讓人質疑:

 

首先,警方在「七二一」當日因應示威遊行的佈署主要集中在港島的灣仔警察總部、金鐘政府總部周邊等地,然而對西環的中聯辦卻沒有佈防與戒備,讓示威者得以輕易包圍,最後演變成深夜以催淚彈並開槍彈壓驅散群眾。此舉甚至令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亦感到莫名其妙,認為難以常理作出解釋。

 

其次,在警方抽調新界警力支援港島遊行的秩序維持時,至遲在當日下午六時前已經有網路瘋傳元朗晚間將有事件發生,警察的情報部門不可能不知道,卻顯然誤判而沒有做出回應,顯示警務處與新界警方之間的聯繫與協調出現問題,甚至未必掌握現場情況。

 

第三,「新界王」劉業強否認事先知情,並且立即表示反對暴力。對一場動員數百人統一身著白衣、手繫紅布為記,持藤條與鐵枝事先經過大街張揚的攻擊行動表示不知情,實在讓人起疑。劉業強與當日涉嫌以「保家衛族」名義鼓吹與支持暴力行為的立法會(新界西)議員何君堯撇清關係,除了回應民憤以自保更有可能涉及新界政治競爭的考量。

 

第四,中聯辦究竟有沒有涉及恐襲案?指控敏感而充滿爭議。何君堯被稱為「西環契仔」正是蔑稱其如乾兒子般受到中聯辦的扶持,何在2016年當選議員時更直言要多謝中聯辦支持,足證其關係之密切,以及中聯辦積極介入新界選舉與政治。民主黨元朗區議員黃偉賢指中聯辦早在7月11日鄉事委員會活動上即呼籲不要讓示威者到元朗「生事」;新界西立法會議員朱凱迪近日更直指中聯辦扮演恐襲案的上線,質疑其為背後指揮。如果有實質證據顯示中聯辦涉及相關襲擊,政治效應將不可想像。

 

第五,特首林鄭月娥究竟還能否有效管治香港?她是否如部分論者所言刻意升高對抗的局勢(包括「七一」立法會被占事件、「七一四」沙田新城市廣場警民嚴重衝突等)以謀取更多的政治利益?在7月22日所召開的記者會上,林鄭似乎無法掌握與協調政府各部門的運作,特別是她使警隊陷入示威者與政府之間成為磨心更飽受爭議。林鄭月娥與新界鄉紳勢力因為土地利益問題關係錯綜複雜,關係時好時壞,現在元朗黑社會暴衝究竟目的為何,令人猜度。

 

元朗恐襲案影響深遠,與北京關注當晚示威者包圍中聯辦汙損國徽、衝擊「一國兩制」底線不同(事件引發反送中運動以來第二次開槍鎮壓),香港本地傳媒與民眾更關切恐襲案的後續發展,轉移了衝擊中聯辦的效應。北京的進一步動作需要考慮能力、意願、時機以及代價四方面。

 

目前解放軍處於高度戒備的狀況,沒有人會懷疑北京有能力介入香港的抗爭運動,但是相信只是作為可能性極低的最後選項;在意願上,全國人大常委會也不會輕易依據《基本法》第18條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態;同時難以想像特區政府會依據《駐軍法》第三章14條請求駐港解放軍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因為「八九六四」以來香港人對解放軍有非常敏感的情緒,駐港解放軍也長期維持低調的姿態。

 

最主要的考量可能是代價,對內解放軍介入將帶來金融市場的負面信號,嚴重影響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對外,不論是中美貿易戰或者是一帶一路的策略(香港作為重要的節點)都會因而受到負面衝擊。

 

然而對暴力的不安與恐懼瀰漫整個城市,不同政治立場民眾之間的對立甚至憎恨快速升溫。有意見認為示威者應該「見好就收」,避免民心轉向甚至是悲劇的清場,但是香港的現實可能是民心並沒有轉向,而且示威者並不認為他們已經爭取到具體的運動成果。警察顯然已經失去對社會秩序的有效控制,民眾對警察的信任也幾近崩潰,整個香港像一個壓力鍋,市民情緒壓力極大,對心理健康戕害至深,令人擔心自殺行為將有可能增加。

 

元朗恐襲案極可能是一場有組織而「操作過頭」的暴力事件,原本只在「教訓」部分特定示威人士,不在取命,然而情勢不受控反而衝擊元朗與新界的政治生態。原本政府有意配合立法會休會將整個反《條犯條例》修訂運動拖延至九月開學後,以減少學生與市民參與並爭取時間換取空間迴旋,元朗恐襲案後短期已經看不到抗爭終結的可能性。

 

在特首林鄭月娥的要求下,目前警方已經逮捕至少11名具有黑社會背景的嫌疑人士 (「七二一」當日暴徒無一人被捕),然而這一種「交差式」的逮捕行動無法清除新界「警黑合作」的嚴重指控,也無法解答上述五項「血色之謎」。已經有市民決定在7月27日(星期六)發動「光復元朗」行動,提出包括「抗議政權無能、譴責警黑勾結」等口號,較為激進的示威者強調「自救、救香港」,進一步流血對抗迫在眉睫。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客席講師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