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全台灣公民社會,從下架旺中開始

Wednesday, July 24, 2019

 

旺中集團又要告人了!到底是捍衛名譽和言論自由,或是見笑轉生氣,以龐大財力興訟,昭「告」天下,對其他媒體和社會大眾發動司法恐怖攻擊?

旺中大量報導韓國瑜,引人非議。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此次告人的大動作導因於日前《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大中華地區」特派員席佳琳(Kathrin Hillie)的一篇報導〈台灣初選凸顯對中國政治影響力的擔憂〉(Taiwan primaries highlight fears over China’s influence on media),報導中引述中天新聞及中國時報內部人員指證,中國國台辦經常透過電話直接指揮旺中高層,拉抬韓國瑜聲勢,有關兩岸議題的報導必須符合中國立場和利益。

 

該報導後由包括中央通訊社、《蘋果日報》等媒體轉述,並在網路社群媒體被迅速轉載。旺中集團由政媒兩棲的副董事長胡自強去函《金融時報》表達提告的「遺憾」決定,還大陣仗地夥同數位國民黨籍立法委員召開記者會,揚言對《金融時報》以及轉載該報導的中央通訊社、《蘋果日報》與其他轉貼該報導的媒體與個人提告,並且鋪天蓋地在自家新聞媒體發動反擊,誓言捍衛新聞自由。

 

頗令人玩味的是,網路社群在旺中大動作的同時出現一股集體向旺中「自首」的風潮,表達被旺中提告是一種榮耀的反諷。

 

要爭論旺中提告的正當性與否,我們必須在比較充分的現實和歷史脈絡裡,看待旺中新聞報導的本質以及對對台灣公民社會的意義。根據筆者長期的觀察,旺中集團的新聞報導具有以下幾個特性:

 

一,為個人量身打造不符比例的報導——

 

各位讀者不妨回想,在去年韓國瑜宣佈參選高雄市長之前,旺中新聞有關韓國瑜的報導和他宣布參選之後到今日的比例落差之巨大,就可以很輕易看出整個新聞報導嚴重失衡,中天新聞台因此被戲稱「韓天新聞台」不是沒有事實基礎的。根據NCC公佈的數據,中天和中視新聞台五月份報導韓國瑜的新聞,竟高達總新聞數量的百分之七十之多!

 

失衡的不僅是數量,內容本身更是極盡神化之能事。中天新聞台獨樹一幟的「韓國瑜貼身主播」從全天候的現場新聞報導到晚間的談話節目,給觀眾滿滿的韓國瑜,再加上許多餐廳小吃店和公共場所神秘地「有志一同」播放中天新聞,形成變相的言論壟斷,成了所謂的「韓流」或「韓粉現象」最主要的動力,打造出一群「非韓不看」、「非韓不投」的群眾,運用強烈的影像和情緒制約他們的反應。

 

二,綜藝化與弱智化的報導——

 

從先前的髮蠟哥、日月潭茶葉蛋姐、中華民國快滅亡的凍未條哥,到這幾天的我氣氣氣氣氣激動姐,都是拜旺中爆紅的新聞臨時演員,旺中也讓我們見識到新聞報導不需要客觀,新聞可以用演的,包括韓粉直接食用冷凍包子大讚好吃。

 

中天甚至隨時可以從綜藝新聞台變身為超自然宗教命理台,韓國瑜一家都有明星氣質,可以從韓國瑜的姓名筆數和八字、雲的形狀推算他有總統命,連韓國瑜襯衫第一顆紐扣不扣都可以做一則新聞談他的養生之道!

 

三,散佈假新聞——

 

讀者們還記得旺中在談話節目透過中國如何營救因颱風受困大阪機場的中國旅客的假新聞,抨擊大阪辦事處救災不力,導致前大阪新聞處處長蘇啟誠承受不了壓力而自殺,事後旺中不僅沒有為假新聞正式道歉,更轉移焦點指稱蘇處長自殺的原因是駐日高層施壓。

 

日前《中國時報》更是完全憑空杜撰頭版頭條,報導李遠哲主導副總統陳建仁搶奪中研院院長一職。當各家媒體大肆報導這幾天的高雄風災,新聞畫面和民眾自行拍攝的影片不乏公車、汽機車泡水,水淹及半身高,大樓地下室嚴重浸水等等,旺中的新聞報導彷彿是平行時空,大言以前淹水要半天才退,現在三十分鐘不到就退,足見韓國瑜治水成功。

 

有興趣的讀者請輸入「中天假新聞」估狗搜尋,高達六千多萬條結果提供充分的素材了解旺中和假新聞的深厚淵源。

 

四,針對特定人士的惡意——

 

2011至12年總統大選期間旺中主打宇昌假案構陷蔡英文,大家應該還記憶猶新。2012年當時的黃國昌與其他學者和公民團體推動「反媒體壟斷」(反對旺中集團併購中嘉系統),旺中新聞照三餐修理黃國昌,甚至連黃在路邊抽煙都可成為一則新聞。

 

太陽花運動期間更極盡所能刻意傳送各種片段的負面影像帶風向,包括議場內的啤酒和東倒西歪的睡姿。日前國民黨初選期間,旺中更是極為頻繁地攻擊郭台銘,介入國民黨黨內初選的用意不言可諭,對於蔡英文和民進黨人士刻意的負面報導自然不在話下。

 

五,中國的傳聲筒——

 

大肆美化中國的政經形勢和政策,包括對台灣的一國兩制方案,甚至連中方軍機越國海峽中線嚴重侵犯我國領土主權,或者在中國東南沿海軍演企圖恫嚇台灣,旺中(特別是談話節目)竟然會宣稱海峽中線是虛構的,甚至大力讚揚中方軍容壯盛。

 

在六四週年期間,旺中新聞的搜尋系統全面封鎖六四相關新聞報導,當全球社會都在關注中國在新疆集中營違反人性的罪行,旺中新聞當然完全消音,而近日香港人一次又一次的百萬人抗爭反對逃犯條例修正案(俗稱的《送中條例》),旺中更是大力吹捧修法的正當性,強調「沒有犯罪怕什麼」,諸如此類的情事不生枚舉。

 

當然,旺中在法律層面對於《金融時報》的報導的確有權提出訴訟,但平心而論,中國國台辦是否事必躬親下指導棋不是重點。在極權體制的權力運作下,「老大哥」已經不需要耳提面命,他的命令或意志已經被內化成一種自動裝置,旺中就是那自動裝置的一部份,想的說的做的都完全順從中國老大哥的意志。

 

出席旺中訴訟記者會的國民黨立法委員沈智慧強調,他是為了老東家《中國時報》的聲譽聲援旺中,時空錯置顛倒是非的發言令人感到困惑。如果她真的是要捍衛老東家《中國時報》,她更應該強力批判現今的旺中完全背叛了余紀忠先生所創設的《中國時報》。

 

當年的余老先生即使具有中國國民黨員身份,仍然秉持文人風骨,敢在戒嚴高壓時期聲援因言論自由受到當局打壓的陶百川先生。民進黨在一九八六年成立的時候,余先生也能突破重重難關加以報導。

 

旺中的背叛歸因於蔡衍明狹大量資金在馬英九執政時期,從中國班師回朝併購中字輩媒體,完全扭曲旗下媒體的專業運作方式,讓它們成為中國的傳聲筒、與台灣公民社會為敵、戕害台灣民主和精神文明的媒體怪獸。

 

旺中總裁蔡衍明並不諱言收受中國資金購買新聞,日前更是帶領六十多人參訪團出席兩岸媒體高峰會聆聽中國官方訓示。團員不乏多次發表辱台言論的「高級外省人」郭冠英、統戰刊物《祖國文摘》主筆和已被中國收買開始播放中國國歌的南部地方電台負責人。

 

諸如此類的狀況說明國台辦有沒有打電話給旺中高層下指導棋已經不再是重點,紅媒不會自稱是紅媒,連極權中國都自稱自己是全球最大的民主體,紅媒也不需要抹紅,紅媒毫不遮掩的就是紅!

 

從筆者自己的體驗來說,讀過余紀忠先生時期的《中國時報》的讀者看到繼承者旺中淪落至此,該是多麼感傷,那時的《中國時報》是多少知識青年的精神食糧!旺中旗下的新聞讓人彷彿置身小說《一九八四》的情節之中,謊言永遠跑在真相之前,真相可以不斷被改寫,無知即是力量!

 

即便單純從商品消費的角度來說,許許多多消費者對其言論商品表達不滿,作為商品製造者的旺中內部仍然我行我素、有恃無恐,無心改善商品品質,對於未經查證甚至刻意偏頗扭曲的報導不曾有深切的檢討,不僅媒體自律機制和公共道德蕩然無存,更無心與公民社會對話,動輒對質疑者興訟恐嚇。

 

中國透過大量的金錢買通、滲透各國媒體,利用民主體制的脆弱性由內部腐蝕民主體制,早已引起全球社會注意。加拿大、澳洲等國都已訂定法令防治中國的滲透,台灣不管是被假新聞攻擊和中國滲透的國家名單裡,都算是超級重災區,我們是否準備好採取防衛和反制行動呢?從積極面來說,解鈴還需繫鈴人,歸根究柢還是需要旺中內部有專業道德的人站出來,發揮媒體自律精神,反抗高層的操控。

 

如果這樣算是不切實際的烏托邦幻想,NCC就不應該再怠忽職守,不能只是開幾張不痛不癢的罰單,必須向旺中傳遞明確的訊息,他們已經逾越民主體制所保障的言論自由,重罰、停播甚至撤照都應該有斷然的處置。公民團體和旺中的戰爭已經持續了將近十年,近日更有大學生團體發起拒看旺中和拒絕假新聞的行動,要求旺中回應公民社會的訴求。

 

如果旺中持續以興訟回應、恐嚇公民社會的要求,公民社會恐怕還是得集結更大的力量,直到下架旺中、直到旺中退出台灣言論市場為止!旺中不應該做的,任何一家媒體都不應該做。我們的目標並非下架任何特定媒體,而是為了強化民主體制,健全公民社會免於扭曲、脅迫和恐懼的言論和思想自由!

 

 

 

作者任教於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不務正業,致力跨越學術藩籬,畢生最大夢想是臺灣人成為有知識、正義感和寬闊世界觀的新民族。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