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國民黨歷史,就知道韓流必退

Wednesday, July 24, 2019

 

國民黨的總統初選已經結束,韓國瑜勝出,郭台銘居次,朱立倫第三,王金平則在開賽前就宣布退出。這是國民黨第一次真正的總統初選,值得人民肯定。問題是,威權的國民黨沒有「由下而上」提名文化,各方勢力公開競爭的結果,就是統治基礎的裂解。以下我將就國民黨在台的統治歷史,分析這場總統初選的後遺症。

 

韓國瑜背後有一群狂熱的韓粉。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兩蔣政權的統治基礎

 

國民黨撤退來台時,帶了將近兩百萬的軍民。這群新住民及其後代,主要散佈在「軍公教」各階層。這是蔣家父子統治基礎的第一個區塊,後來還增加了被馴服的台籍知識分子。

 

為了加速經濟發展,國民黨採行「重商輕農」的政策。原本小規模經營的本土企業,還有遷台的外省企業,漸漸發展為可以左右政策的財團。雖然蔣家父子與財團保持適度的距離,財團是他們統治基礎的第二個區塊。

 

在實施鐵腕統治的同時,蔣家父子也籠絡聽話的地方仕紳。透過基層選舉的操兵,以地方仕紳為中心的社會網路,漸漸形成地方派系。儘管蔣家父子也與地方派系保持距離,這是國民黨統治基礎的第三個區塊。

 

李登輝與外省族群的疏離

 

蔣經國過世後,李登輝並未完整繼承蔣家父子的統治基礎,主要是外省族群的出走。國民黨內的外省族群曾多次挑戰李登輝的統治,從最早的「主流」與「非主流」之爭,新黨的成立,陳履安與郝伯村分別投入總(副)統直選,到最後的宋楚瑜脫黨挑戰連戰接班。

 

為了對抗外省族群的挑戰,李登輝脫下國民黨的白手套,直接與本土財團和地方派系接觸。可是本土財團與地方派系的掌握,尚不足以鞏固李登輝的統治基礎。仗著他的「省籍」優勢,李登輝又順勢收服了部分反國民黨的台派勢力。

 

在李登輝主政時期,蔣家父子的統治基礎已實質分裂,當中最大的受益者就是陳水扁。在三方競選的情況下,陳水扁接連當選台北市長與總統。陳水扁的當選並未激發國民黨團結,連戰反而把敗選的責任全加在李登輝身上,造成國民黨台派勢力的出走,並推舉李登輝為精神領袖。連任後的陳水扁又收服了一些地方派系,進一步削弱國民黨的統治基礎。

 

馬英九雙殺地方派系與外省基層

 

李登輝將政權交給陳水扁,倒是促成外省族群的團結。這股的「反李、反本土」外省勢力第一次操兵,就是紅衫軍的倒扁運動。紅衫軍巧妙的把「省籍對立」包裝成「清廉對抗貪腐」,接著馬英九又把「黑金」的標籤順勢貼在王金平身上。

 

馬英九為國民黨奪回政權後,出走的外省族群重新歸隊。馬英九當選的功臣,還包括民進黨執政期間「挨餓八年」的地方派系,加上「不得其門而入」的企業財團。蔣家父子為國民黨建立的三大統治基礎,再度團結在馬英九的領導之下。

 

可惜的是,自戀的馬英九缺乏領導能力。在他八年的任期,外省籍的馬英九並未拉近他與地方派系的距離,反而一再以黑金羞辱他們。為了塑造清廉的個人形象,馬英九刪除退休公職的年節慰問金,還研議軍公教年金改革。雖然財團對馬英九依然支持,地方派系與外省軍公教對馬英九的怨懟已深,導致朱立倫在2016的大選潰敗。

 

朱立倫與外省基層的恩怨

 

馬英九的年金改革倡議,讓隱藏在國民黨內的階級矛盾浮出檯面。從兩蔣到李登輝,國民黨的統治有個規矩,那就是高層在吃香喝辣之餘,都會留點剩菜給基層。馬英九倡議的軍公教年改,打破了這個統治傳統,讓黨內的階級矛盾檯面化。

 

在2016的總統選舉,外省軍公教基層力挺洪秀柱參選。洪秀柱獲得支持的原因,除了她的大中國情結,還有她外省軍公教基層出身的背景。洪秀柱的勝出引起黨內本土勢力的反彈,因為支持洪的外省族群一向視地方派系為黑金代表。

 

地方派系的反彈引發後來的換柱戲碼,迫使外省軍公教基層再度出走國民黨。取而代之的朱立倫跛腳上陣,只剩下財團與派系的支持,最後大輸蔡英文三百多萬票。對換柱戲碼不滿的外省軍公教族群,則轉而支持插花參選宋楚瑜,讓國民黨流失超過百萬張的選票。

 

分裂國民黨的總統初選

 

在去年地方選舉之前,朱立倫被公認是國民黨奪回政權的首要人選。民進黨的年金改革凝聚了外省軍公教基層的士氣,這是朱立倫再戰蔡英文的最大本錢。加上原有的財團與派系支持,朱立倫再戰2020的勝算頗高。

 

問題是,國民黨的外省基層並未忘懷朱立倫換柱的過往。在2020的戰局開始之前,年改受害的外省軍公教已經有了支持對象,那就是同屬基層出身的韓國瑜。把韓國瑜送入高雄市府後,這群狂熱的韓粉還要把他送進總統府。

 

韓國瑜的崛起,讓自認正統的黨國權貴覺得不是滋味。在外省權貴子弟的眼裡,韓國瑜根本不學無術,不堪擔當總統大位。瞧不起韓國瑜的黨國權貴,於是策動具有財團背景的郭台銘參選。而自認在高雄有戰功的王金平,也期待韓國瑜投桃報李,早就宣佈投入2020大選。面對支持者的勸進,韓國瑜則是欲迎還拒,以鴨子划水的方式準備參選。

 

朱立倫原來的計畫,就是統領黨內三股勢力再戰蔡英文。未料外省軍公教、企業財團、和地方派系這三大區塊,分別出現自己的參選人。在韓國瑜、郭台銘、和王金平的夾攻之下,本來是儲君的朱立倫最後被徹底邊緣化了。

 

三大區塊自相殘殺的結果,就是裂解了國民黨的統治基礎。在國民黨初選開始前,自認有恩於韓國瑜的王金平就宣布退出,因為他能動員的地方派系已倒向韓國瑜。財大氣粗郭台銘則以懸殊的差距落敗,證明有錢未必能使鬼推磨。被邊緣化的朱立倫果然退居老三,未來只能期待韓國瑜關愛的眼神。

 

韓國瑜大選的隱憂

 

這次的總統初選,證明國民黨已經沒有可以「服眾」的領導人。兩蔣建立的三個統治區塊,都有人出面挑戰儲君朱立倫。韓國瑜的勝出,將使國民黨的內部矛盾深化,成為他大選時的隱憂。

 

雖然韓國瑜在初選勝出,大選時他將面對「雞兔不同籠」的問題。韓國瑜的主要支持者是外省軍公教與地方派系。黨內的這兩股勢力本來就沒交集,甚至彼此看不順眼。在大選期間,這兩股互有敵意的力量如何共存,這是韓國瑜的挑戰。

 

郭台銘的落敗還給韓國瑜帶來兩個難題。一是瞧不起韓國瑜的黨國權貴將何去何從?回頭支持韓國瑜,冷眼旁觀,甚至另尋支持對象?二是企業財團信得過韓國瑜的執政能力嗎?他們願意把龐大的身家,託付給一個曾「閒賦在家17年」的地方型政治人物嗎?

 

王金平也是韓國瑜能否贏得大選的變數。王金平退出國民黨的初選,係因韓國瑜的參選吸引部份地方派系的倒戈。地方派系對韓國瑜的支持,係建立在他超高的人氣。萬一韓國瑜的人氣下降,以自身利益為重的地方派系很容易就琵琶別抱。雖然王、韓沒有公開撕破臉,屆時王金平極可能袖手旁觀。

 

對韓國瑜真正死忠的支持者,只有年改受害的外省軍公教族群。這樣的選民結構會讓韓國瑜看起來像「黃復興黨部」的候選人。黃復興黨部的選票有限,不僅無法讓韓國瑜當選,還會嚇跑背景不同的支持者。

 

結語

 

依照國民黨過去「由上而下」的決策機制,2020總統提名應是吳敦義與朱立倫兩人之爭。不論最後誰出線,國民黨的統治基礎不會崩裂。在首次的總統初選,兩蔣建立的三個統治區塊,竟然真刀實槍互相砍殺。

 

在國民黨分裂的情況下,韓國瑜初選的民意支持,應該就是他大選得票率的上限。韓國瑜的聲勢只會往下降,問題是他的谷底在哪裡。儘管如此,換柱的戲碼不會重現,因為韓國瑜背後有一群狂熱的韓粉。

 

 

 

作者為美國大學教授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